奇书网 > 凡间有客栈 > 第二十三章 冲突

第二十三章 冲突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凡间有客栈最新章节!

    仇小三睡得很晚,都快天明了他才沉沉睡去,很快又被外面响起的敲门声惊醒。把门打开原来是嵇茹在外面,她的面容精心修饰过,换了条青色长裙,肩披薄纱,唇上半点桃红。仇小三迷迷糊糊的道:“打扮成这个样子是要去见谁啊?”嵇茹脸上羞红,娇声道:“我想让仇大哥陪我去逛街。”“不去”他直接拒绝,把门关上后还想继续睡觉,可外面的敲门声就没停过,吵得他实在睡不着。“还让不让人休息了。”他嘀咕两句不得不起来穿好衣服挎上剑匣,要是不陪嵇茹去逛街自己别想休息。开门后她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仇小三,满脸的委屈,他道:“走吧,我陪你去。”小妹脸上委屈立马消失不见,换上一副笑颜,伸手拉住仇小三的手朝着楼下走。他挣扎了两下,可嵇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死不放手,几下后仇小三也就任由她拉着走。

    雁郡比起斗南郡还要繁华不少,街上热闹非凡,其中不乏许多穿着华丽的富家公子,只要瞧见了嵇茹,便好似丢了魂一般,被她容貌气质吸引踏不动步子,纷纷投来炙热的眼神。可惜嵇茹一颗芳心全放在仇小三身上,半点正眼都不愿分给别人,一昧带着他四处游荡。仇小三虽然被瞧了烦了,也不愿平白多事,只是装作没看到,像个木偶呆呆的跟在嵇茹后头。

    “仇大哥,这个好看吗?”两人在一间绸缎庄前停下,原来是嵇茹看上一件粉色长裙,拿在身上比划两下朝他问道。仇小三木讷的回到:“好看,好看。”他困的不行,直打哈欠。嵇茹哪里肯放过他,又娇嗔道:“你看都没看,怎么知道好看。”仇小三急忙睁大眼睛,有模有样的围着她走了两步才道:“这件裙子你穿着一定很漂亮。”“掌柜的,把包起来我们带走。”他大手一挥豪气道,然后下一刻就变得尴尬无比,出来的急了,钱袋没在身上。仇小三对她低声道:“小妹,我忘带钱袋了,你有没有带。”

    “噗嗤”嵇茹捂着嘴笑个不停,仇小三尴尬不以,她白了仇小三一眼:“我还以为仇大哥要替我结账。”他讪笑两声道:“等明儿我替你买件更漂亮的。”谁知嵇茹狡黠一笑,立刻道:“仇大哥不许骗我。”说完她从腰间取出个绣花锦囊,正准备取出银钱。一旁却突然响起道轻佻的声音:“怎能劳烦佳人,掌柜的去把裙子给姑娘包好,这账本公子结。”是个瘦弱的白衣少年,十七八岁,面如白纸,穿的华丽无比,佩着玉璧,手持一柄绣金折扇,身后跟着一群黑衣壮汉。街上行人纷纷避开,也有一些喜欢看热闹的待在远处等着看戏。

    仇小三见他脸色便知其人精气亏损,想来多是风流,又见其目光阴翳,眼眶深陷,一副短命模样,想必是雁郡哪家大户子弟,他懒得理会这人,自顾自抱着手站在看戏。熟料这人竟瞪他一眼讥讽道:“哪里来的穷小子,连件好些的衣服都买不起。”身后一群壮汉跟着起哄,口中尽说些污言秽语。

    仇小三不喜欢惹事,但也不怕事,能够面不改色将饿虎岭山贼屠杀一空,又怎么可能会惧怕他区区一个世俗之人,只是臭婆娘和老道士一再告诫他不可多造杀孽。仇小三不动声色,只是淡淡的一眼扫过他们,便吓的这些壮汉惊惧男人,浑身发凉,一个个不敢多说半句。

    “仇大哥。”嵇茹媃夷握住他手柔声道:“让我来吧。”她转头对那人展颜一笑,当真美艳难言,直让那人失了魂,谁知嵇茹脸色骤冷,面若寒霜的骂道:“本姑娘买东西用的着你掺和,瞎了你的狗眼,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再不滚还等着姑奶奶收拾你不成。”一通好骂不止让那少年和身后家丁目瞪口呆,连仇小三都被吓到了,似乎一时之间没回过神来。且说那人如何遇见过似嵇茹一般蛮横的女子,连连后退,脸色铁青说不出半句话,最后留了个怨恨的眼神带着手下壮汉灰溜溜的走了。嵇茹不经意间看到仇小三被吓坏的表情,俏脸一下就红,心头忐忑,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此时此刻她想的是:“丢脸丢大了,要是以后仇大哥讨厌我怎么办。”越想就越忐忑,双手不停地搓着衣角。仇小三轻笑道:“人都走了,拿着东西我们也走吧,雁郡中许多地方都还没去呢,再站下去天就要黑了。”

    突如其来的插曲并不曾影响嵇茹的兴致,拉着仇小三走遍了雁郡郡城大半地方,直到天快黑了才回到客栈,她是玩的开心,但仇小三累的不行,倒头就睡。连着在郡城待了两天,他怕误了嵇汕的安排,只得催促她去王家。

    仇小三毫不怀疑,倘若他不提,小妹能一直玩下去。

    原来王氏并不在雁郡郡城,而是在城外三十里出有座山庄,唤作“王家庄”,名字虽然平庸,却是王氏数百年底蕴所在。他也是才知道,王氏不仅仅是雁郡三大世家之首,在朝中也有不少族人,名声源长,据说往上三代出过宰相,与许多朝中大臣渊源颇厚。这也难怪会看不上嵇汕,一个县令还不足以让王氏动容。

    “不许再胡闹,等到了王家别给嵇大人添麻烦。”仇小三用很严肃的语气对嵇茹说道。她乖巧的点点头,然后跨上马车,由仇小三驾车赶往王家庄。一路上多有马车往来,都随着护卫,俱是和他们一道赶往王家庄。足以看出王氏在雁郡影响力之强,实力之浑厚。

    过了半日有余,马车停在处恢弘的宅院之前。

    红墙高筑,琉璃成片,楼阁密布,隔着院墙都能感受到一股富贵之气扑面而来,往来之人皆羡慕,唯有仇小三心头有些不安,总觉得这府苑就如同一只凶兽,越是靠近心头的不安就愈发严重。嵇茹从马车上下来,瞧见他楞在那里关切道:“仇大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是不习惯我们就不进去了,把东西留下便去京城找爹爹。”仇小三直接拆穿她的心思:“我看是你不舒服吧,要去京城也得等这事完了再说。”她嘟着嘴,背过身去不说话。他安慰道:“放心吧,有仇大哥在不会让人欺负你的。”仇小三好说歹说才拉着嵇茹进了王家庄,里面张灯结彩的,好不热闹。两人在院子里转了片刻,有一王家子弟径直走过来,惊喜道:“表妹你终于来了,老祖宗盼你可是盼了许久,前些日子姑父传信来说你会来参加老祖宗的寿诞可是让我高兴的不行。”

    “二表哥。”嵇茹甜甜的喊了一声,那被她唤作表哥的男人脸上挂着和煦轻笑,两人关系不差。这人是王氏二公子,名叫王明,行事颇有君子之风,也是王家唯一真正关心嵇茹的人,两人自小便好。兄妹料了几句,王明这才注意到仇小三,对嵇茹打趣道:“今年可是带了意中人前来,应该可以熄了大哥的歪心思。”嵇茹对她那个大表哥厌恶至极,提一下也不愿意,只冷哼一声。仇小三本想解释,可又怕让小妹难做,索性不说话就呆呆的站在后头左顾右盼。他总感觉这府中有一些其他的东西。“看来得找个没人的时候出来探查一番。”他在心底暗道。

    王明给他们两个安排的房间靠在一起,寿宴明日才正式开始,仇小三难得有时间可以休息下,进了房间便埋头大睡,直到第二日早上嵇茹来叫他才醒来。她手里抱着件中规中矩的白色长袍让仇小三换上。将剑匣藏在房中,两人并肩去大殿,隐隐有嘈杂的声音从前院传来。顺着走廊转了七八圈遇到王明。仇小三本想待在大殿外面,谁知嵇茹拉着他的手大大方方的从王氏众人前走过。

    “是茹而来了,快上前来,让祖奶奶好生瞧瞧,有没有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