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仙声夺人 > 第840章 叭叭

第840章 叭叭

作者:午夜牧羊女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最快更新仙声夺人最新章节!

    姜斐然淡定的喝着茶,对归与那像是看渣男一样的眼神视而不见。

    他可不会承认这是本体的恶趣味,当然他们是同一个人,他对此也喜闻乐见。

    外面,容娴从厨房端着一碗面走出来时,正好撞上走过来的青龙尊和福管家。

    她眼睛一亮,兴高采烈的上前福了福身,脆生生道:“爹。”

    喜当爹的青龙尊:“!!”

    福管家:哦豁。

    不等青龙尊说话,容娴便一脸好奇加羞赧的问:“爹,您喜欢儿子还是孙女?长相要漂亮点的还是普通点的,或者是丑一点的,性格是喜欢热情开朗大方的,还是喜欢羞涩温柔内敛的,或者是狂放不羁的,或者是冷漠冰山的,霸道不讲理也可以……”

    她上下嘴皮子一碰,叭叭叭的超大声道:“那些都是我能想到的您孙子辈的情况了。爹觉得怎么样,一个孙儿够不够,不够的话五六个也可以,其实八九个也能凑合。”

    青龙尊与福管家不受控制的将目光落在了容娴那平坦的小腹上。

    容娴对于这样近乎冒犯的行为完全不在意,反而一脸#我抓住你小辫子#了的表情道:“看来爹确实很想要孙子辈啊。”

    青龙尊: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福管家:是想要些小小少爷了。

    容娴端着茶杯,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青龙尊和福管家恍恍惚惚就跟着她走。

    “啊,您到时候要是觉得孙子辈没有成器的或者喜欢的,重孙辈也可以啊。到时候我在里面挑几个优秀的送给您玩、咳,送给您教养。”

    说到这里,容娴兴致勃勃极了,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有丝分裂一个大家族,千载不朽,万世不堕。

    “玄孙辈可能需要等等,毕竟孩子成长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哪怕您再怎么期待一个旺盛的家族,还是需要时间积累的。”

    容娴说到这里,好似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眉头一皱,颇为苦恼道:“爹,您以后肯定会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这青龙城不够住的。而且儿子的孙子的重孙等等的,他们的婚嫁都少不了银钱。”

    她支支吾吾,踟蹰了好一会儿才问:“您养得起吗?我觉得您是不是不应该这么闲了?”

    青龙尊眉眶一跳,他闲?

    容娴意气风发道:“爹,未来就要靠您了,去吧,给子孙们打下一片江山。”

    说罢,挥挥衣袖轻飘飘的离开了。

    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青龙尊:“……阿福,我是不是在做梦?”

    福管家微微一笑:“城主可以掐自己一把。”

    青龙尊还是回不过神来,他恍惚道:“我觉得人生突然被快进了,跳过了好大一截。”

    儿子都没长大,现在居然讨论子子孙孙养家糊口的事情了。

    福管家忍俊不禁道:“少爷这次找来的这位姑娘看上去稍微活泼些。”

    稍微活泼?

    青龙尊脸皮抽搐了下,只觉得快要不认得‘活泼’这两个字了。

    感受到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不可忽视的目光,只觉得自己的名声在今日就给败了一个干净。

    特别是那未来儿媳妇那一张小嘴叭叭叭的说个不停,不仅超大声,而且莫名还有理有据的,让人忍不住信服。

    他与福管家能绷住没被忽悠走,其他人却都要被忽悠瘸了啊。

    青龙尊木着脸道:“有这样的儿媳妇也好。”

    起码只有她忽悠别人的份,不会让别人忽悠了她。

    这样斐然也轻松一些,不用顾了城里的事情还要顾家事。

    沉默了片刻,青龙尊眼里闪过一道厉芒:“龙五保护好她。”

    福管家脸上带着欣慰的笑意道:“这样也好,有人护着小姐,她便安全一些。”

    容娴逗弄了归与一会儿后,与姜斐然并肩在城内转悠。

    城主府内的暗卫都暗中跟随,保护小主人不受伤害。

    当然,这些也不能掩饰他们偷偷竖起耳朵偷听少主的八卦。

    二人之间沉默许久后,姜斐然突然出声说道:“快要开战了。”

    他的语调很奇怪,像是自言自语。

    东晋与容国即将开战,是否需要青龙城的助力呢?

    若是没有把握拿下东晋,青龙城应该派遣哪些人用何种方式前往才不会将青龙城牵扯进去,也不会惹人生疑。

    容娴嘴角一弯:“这里同样重要。”

    青龙城还不到动弹的时候,这里未来还有用。

    北疆部洲那边,东晋是大容的关卡,需要容国自个儿去闯。

    “昊儿如何?”姜斐然低低询问,又像是问自己。

    容娴目光落在繁华的大街上,心情甚好道:“可以担负起此次大战督军。”

    他们二人虽然一直在交谈,但在暗卫听来,却是满满的违和感。

    一人说完另一人马上接上,语气都是平静无波毫无特色。

    就好像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自问自答。

    暗卫神情古怪了一瞬,心下感慨:这少主子和少夫人没成亲就这么默契了,也难怪少主会这么快将前任抛之脑后了。

    “少主。”二人正逛街的时候,一队巡逻卫远远看见二人,径直走过来打招呼。

    姜斐然眼里含笑道:“是尚指挥啊,不必多礼。我带未婚妻四处转转,你忙你的,公务要紧。”

    尚晨目光从姜斐然身边的女子身上掠过,没有细看:“是,属下告退。”

    姜斐然与容娴的脚步停在了一家看上去稍显冷清的茶肆门口。

    容娴眼波流转间,肆意明艳,火红的衣裙趁着整个人像是一团火一样,燃烧着自己也顺便在别人心里点了一把火。

    她腰间还应景的缠了一根马鞭,对于人设可以说是很敬职敬业了。

    “就是这里吧。”容娴一甩马鞭,嘴角的笑意灿烂又危险。

    姜斐然点点头,二人的行为毫不掩饰。

    只是在茶肆门口说了两句话便直接离开了,但这也惊动了茶肆内的人。

    福管家这段时间派人查了许久的消息,终于查出当初算计归与二少爷与大周小皇子打起来的丁点线索便是在这个小小的茶肆里。

    姜斐然这次来就是为了打草惊蛇,好给他们机会再出手一次。

    只要他们出手了,就能抓到马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