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特种教师 > 第885章 大萨满乌墨老人

第885章 大萨满乌墨老人

作者:黑暗崛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特种教师最新章节!

    ,

    “乌山大叔,这事情我做不了主,您要是能说动爷爷,我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听得高猛这样说,乌查回了下头说道。

    其实在高猛之前这种话乌查不知道说了多少次,虽然乌查是单身,但是这几年在城市里做工也是赚不少钱,再加上眼前这位乌山大叔每年也会寄过来两万块钱,现在存在手里的前也有十几万,给自己爷爷养老是绝对够了。

    但是自己爷爷就是一个倔脾气谁说都不管用,硬是要在乡下住着,因为这件事情自己没少跟他怄气。

    “这事情我跟他说好了,要是他不走,咱们直接把他抬回去。”这一次的高猛是下了狠心。

    自己父母死的早,其他亲戚因为自己是煤老板的缘故大多都是冲着自己钱来,真正的亲人很少,而长者也只有乌墨大叔一人,这次听闻乌墨大叔大限将至。

    高猛怎么说也要自己亲自尽孝!

    “您要是能把爷爷给抬走,我今晚上就去卷铺盖。”显然乌查对于高猛的话还是有些不信的,自己也有这些年就从来没受过别人威胁,别人越比越是不听。

    一个月前和爷爷一起上山的几个人,一个都没有回来,全部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山上,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老人绝对是宁折不弯的主。

    平时老人对晚辈虽然很慈祥却并不代表老人没有原则,老人认定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等到了再说吧……”

    叹了口气,高猛脸上写满了忧愁。

    他怎么也没想到突然之间会出这么多事情,自己生意不顺也就算了,现在连儿子也中了引魂术,现在唯一的长者乌墨大叔又大限将至,一切来的太快。

    让着在商场拼杀了多年的高猛都有些喘不过气来,这一天的折腾整个人也是有些疲乏不已。

    “高先生,吃颗提神药吧,这东西很管用的。”旁边的叶皇见高猛脸sè不怎么好,于是拿出了一个小药瓶从中倒了一粒白sè的药丸递给后者道。

    这东西是叶皇当杀手的时候吃的一种提神药,吃了之后一个人可以连续三天不睡觉,不过三天之后整个人就会直接萎靡下去,要休息两三天才能够恢复过来。

    只不过现在叶皇功力已经比以前增长了许多,这东西也基本上用不到了,不过因为做杀手的习惯却是一直带在身上。

    “谢谢,真是难为叶老师了,如果不嫌我高攀,叫我高叔好了。”接过叶皇递过来的药丸,高猛没有任何犹豫的便是含在了嘴里。

    “呵呵,那行,那以后喊你高叔好了。”点了点头,叶皇没有拒绝。

    “高叔,要是老爷子身体经受不住折腾,咱们还是要另作打算。”

    “这个我知道,东北这一块乌墨大叔认识的人也不少,到时候让他介绍一个好了。目前也只能这样做了。”

    “这样也行,实在不行,我打电话回去问问我爷爷,或许那边有法子。”

    “那就拜托你了。”

    “没什么……”

    众人在爬犁上一边聊着天在风雪之中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是进了山林。

    同江这些年发展外贸经济已经是把原有的山林砍伐的剩下不多,好在zhèng fǔ这几年又重视起来,这才留下一部分。

    说是山,其实只是略微高一些的丘陵地带,因为树木较多的缘故,进去之后特别容易迷路。

    乌查驾着爬犁在山里绕了一阵,大约一点多的时候终于是在山林当中一间不起眼的小木屋前停了下来。

    屋子很旧,由于积雪的缘故,大半截已经在雪中了。

    就在叶皇七人下了爬犁的时候却是发现屋子之内透过窗户亮起了微弱的煤油灯的光亮。

    “爷爷估计猜到我们要来了,咱们进入吧。”

    先是给十条狗各自吃了一些鱼干,乌查把爬犁拴好这才带着众人走向小木屋。

    叶皇等人隔了远感觉这小木屋有点小,不过走进才发现这小木屋少说也有几十平米的样子,随着众人的走进,窗户前倒影出了一位长者的影子。

    窗户松动了几下从里面打了开。

    “乌墨大叔……”

    “爷爷……”

    随着高猛同乌查两人的话音,叶皇也看到了屋内的老人。

    八十几岁高龄的乌墨老人已经是须发皆白,整个人给人一种鹤发童颜的感觉。

    不过脸sè却没有福禄寿喜图片上寿星那样的富态发亮,而是有些皱巴,整个人瘦弱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够吹走一般。

    叶皇同刑天都没有说话,只是对着老人笑了笑,微微的躬身给了一个尊敬的礼仪。

    “你们来了,都进来吧。”老人对于众人到来并没有多么惊讶,把窗户打开说道。

    由于门已经被积雪堵住,所以,众人在听到老人的话之后都是一一从窗户爬进了屋里。

    屋内篝火依旧在燃烧着,不大不过却也能够给屋里一点热量。

    “乌墨大叔,您怎么又住到山上来了,上次我不是劝您不要上来嘛,您的风湿病。”在看到乌墨大叔之后,高猛眼睛就发红起来,四十多岁的人直接要哭起来。

    “呵呵,人老了,总是回望过去的,查吉把我的事情跟你们都说了吧?”

    高猛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乌墨大叔,您跟我回双鸭山吧,最后一段时间让乌山尽尽孝。”

    “不了,人总是要尘归尘土归土的,这些年我已经偷的了几年时光心里已经满足了,再说这山是我的根,离开了根你说我会同意吗?”老人气sè虽然不好,不过始终挂着笑容对着高猛道。

    “那赶明儿,我让人给你送些木炭来,你晚上把火生旺一些,你的身体……”

    “都是老毛病了,再说我这可是虎皮褥子,暖和的很呢。”揉搓着旁边小床上东北虎虎皮做的褥子,老人笑呵呵的说道,不过每笑几声便是有咳嗽的举动,不过确实被老人忍住了。

    看到这一幕的乌查直接走到窗前泪珠子往下掉。

    毕竟乌查是乌墨的唯一孙子,这些年一直跟随着老人学习术法,虽然功力不到,却是对很多事情多少心里也清楚。

    眼前自己爷爷的气sè比一个礼拜前又是弱上了不少,整个人身上已经带上了一些死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