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特种教师 > 第2980章 除污秽

第2980章 除污秽

作者:黑暗崛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特种教师最新章节!

    “哎,你砸了他干嘛啊,这可都是钱啊?”

    乌查本来还准备阻止,谁想到这老者这么果断。

    “大师这核桃害人,留着它干嘛?”

    老者不解的问道。

    “东西不会害人,只有人会害人,这文玩核桃虽说被人布置的阵法,可是只要改几道阵法脉络,便可以保护人,你倒是爽快,直接砸了个稀碎。”

    乌查显得颇为有些无奈。

    这有钱归有钱,可也不是这种浪费法子不是?

    这老者,比他们这些年轻人,还大方。

    “嗨!别说这东西现在是个祸害,就算是真可以将其变废为宝,我也不敢再留在身边了,这心魔可是不好除啊。”

    老者笑了笑,“若是大师真的想要这文玩核桃,我到门头沟给你弄一对,亲自送过去,您看成吗?”

    老者是有意套近乎,于是笑着说道。

    “算了,这东西我一个年轻人玩,暮气沉沉的。有那时间,我干什么不行。”

    “我只是觉得能利用就利用一下,不关钱的关系。”

    乌查摇了摇头笑了笑,便是没再多说什么。

    “大师,您看这收徒的事情?”

    老者虽然年事颇高,可是刚才乌查说他能活到百岁,那边是还有三十年时间。

    这对于他想学风水术法却是已经足够。

    “老人家,不是我不教您,乃至我这一门受五弊三缺束缚,入我一门,必定要遭天谴的,您还敢学吗?”

    说着话的乌查带着一抹苦涩之色。

    而这老人闻听之后,神色不由的大变。

    在风水玄学中有这么一类人,他们可以窥测天机,预兆未来,演化先天八卦,伏羲阵图。

    这一类人,已经不能用风水师来形容,在风水界之中,他们几乎为神。

    如果他们想,他们可以轻易布置出坑杀数十万人的巨大阵法,同样如果他们愿意,也可以布置出,造福一方数百年乃至前年的巨大阵法。

    而这种人,一脉传一脉,流传千年经久不衰。

    不过,这一类人却也有着不为人知的隐秘,那便是受到了天地的诅咒。

    而这些诅咒一般会造成五弊三缺的后果。

    只是这些一直在传言之中,老者在现实世界之中,并未真正遇到过。

    这段时间,他也是听闻叶家有位能人,风水术法上造化通天,前两年燕京周围的龙脉布置,乃是他亲手所为。

    据传,就连中南海方面的中央领导,对这乌查大叔都是很看重。

    不过,他还是没想到乌查会厉害到那般程度,现在他亲口承认自己用有五弊三缺,却是给了他深深的震撼。

    “五弊三缺,原来大师也是通晓上古之法者,晚辈这厢有礼了。”

    说着话,老者对着乌查直接行了一个大礼。

    虽说他年纪要比乌查大上好几旬,可是在风水术法的传承上,备份却没乌查高。

    而且乌查的造诣远高于他,说一声晚辈倒是也没什么。

    “呵呵,老人家客气了,我这一脉鳏寡孤独残,每一代必定中其中之一,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还是不要趟这一趟浑水了。”

    笑了笑,老人家活这么久不容易。

    真若是沾染了这份因果,这五弊三缺必中其一。

    轻的是三缺之一,重的可就是无比之一。

    人缺钱,缺钱倒是没什么,若是缺命亦或者五弊之一,那就惨了。

    只是这五弊三缺,到底会中哪一道,就算是风水术士,通晓天地玄机,也料不到。

    必须你入了门,才清楚。

    “那晚辈回去好好考虑一番。”

    老者虽然对风水玄学很是想学,可是这五弊三缺可不是闹着玩的。

    自己如今七十有余,亲朋好友都健在,家庭和睦,真要是为了学这玄学搞的家中出现什么事情,那就不好了。

    “对了,冒昧的问一句,这鬼玉应该是乌查大师准备用吧?”

    “呵呵,朋友结婚,准备用这鬼玉做一道护身符,怎么,你对鬼玉也有所了解?”

    乌查问道。

    虽说如今他在玄学上造诣很深,可是好学、不耻下问,乃是他的品格。

    天大如此之大,总归有他不清楚、不明白的东西。

    兴许能从这老者这里学到一些什么。

    “这鬼玉我只是听老一辈说起过,至于它能做什么,老朽却是不知的。我知识有限,只知这东西。“

    尴尬的笑了笑,他只不过是想要问一下乌查想要这东西做什么,至于其他他真的懂的不多。

    他这些风水术,没有什么系统的传承,纯粹是以前**的时候,道馆里的老道士怕这些东西失传,零碎的传授给他的。

    而后来靠着这些知识,他做了一些年风水先生,给人看宅邸,看面相。

    只不过都是点到即止,再深奥的却也是不懂。

    可即便这点皮毛,也够他受用一生。

    凭着这一项技艺,他累积了数千万的家财。

    其实那时候老者也有机会学习更为深奥的玄学,只是这五弊三缺他很是忌惮,不敢泄露太多天机,以免横遭不测。

    “嗯,这鬼玉目前知道的已经不多了,这块玉其中孕养生魂,乃是至邪之物,一般人碰触了,都会沾染晦气,短则三年五载,长则十年八年,便会一名呜呼。”

    “诸位,刚才若是谁摸了这鬼玉,请站过来,我帮他除掉身上的污秽之气。”

    乌查这话一出,刚才一群围绕在周围的人,呼啦啦的直接涌上来一片。

    别说碰到的,就算是没碰到的,靠的比较近的也过来了。

    一个个生怕应验了乌查的话一般。

    “得了,你自己找麻烦,你自己解决吧,我到旁边茶馆坐一下,大叔,咱们过去坐坐,过一会先到我的住处吃顿饭,回头咱们就去你家。”

    “哎!这位公子,你说怎样就怎样。”

    王二柱连连点头,此刻叶皇和乌查便是他的主心骨,他也只能靠他们二人。

    王二柱跟随叶皇身后到了旁侧茶馆坐下,叶皇要了三杯茶水和一些甜点,静静的等着乌查替这些人解除身上的污秽。

    而趁着这个机会,叶皇也仔细的问了一下王二柱具体的情况。

    后者的存在属于河南洛阳下面栾川县下面重渡沟外不远的一个寨子。

    这几年发展还算不错,不过王二柱的村子却是因为交通不怎么方便,一直比较封闭。

    前些年有考古学家过来所此地可能有古墓存在,政府为了保护古墓,对于周围的山脉进行封山育林,不允许砍伐和播种。

    不过盗墓的可不管国家法规什么的,还是络绎不绝的出现在他们村子。

    王二柱现在基本上把自己儿子昏迷的事情都归咎在了这些盗墓者身上了。

    对此,叶皇也没想说什么,后者没多大文化知识,说的多了,也不能解开他心中的结。

    期间,王二柱从自己山寨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虎头虎脑的,很是惹人喜欢。

    眉宇间带着几分憨厚,可是眼神却给人一种很机灵的感觉。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