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一女御皇 > 第1584章 姐妹相认?

第1584章 姐妹相认?

作者:沧澜止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一女御皇最新章节!

    <!--go-->    千山暮雪是唯一一个能,敢,也会走到她身边的人。

    “我没想过你会以这种形式接受长渊的记忆”

    代离垂眸,手指曲着,轻轻落在没有一根琴弦的焦尾琴上。“应该说,我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形式让我接受..”

    “主动以你为尊?”

    “嗯”代离闭上眼,“他比我想象的还要憎恶曾经的自己”

    千山暮雪不知那种悔恨到自我毁灭的情感有多炽热,却明白长渊那种各方面达到极致的人,对于自我的要求也很极端,当年有多无情,后来便有多痛恨。

    “那你呢?如今可放下了?”千山暮雪细细看着代离的眉眼,为何觉得这人眉宇间还有散不去的阴郁。

    “我?”代离反问自己,将焦尾琴小心收起,抬起手,手心那块双鱼玉扣。

    “这是商朝歌”

    她说,这话很突兀。

    千山暮雪皱眉:“我知道,没想到他是这样的来历,可..”

    总觉得奇怪。

    “他跟长渊大概有九千年的陪伴,跟我...是五百年,那五百年..”

    九千年跟五百年,那是时间。

    代离轻描淡写将那五百年里面她跟商朝歌的恩怨情仇说完。

    其实很简单,最初的起因是他居心不良,将她带到地球并给了代氏一族抚养,第二起因便是他当着她的面杀死了代是一族,并将她变成了血族...

    千山暮雪或许是第一个知道这一切的人,却也是第一个察觉到疑点的人。

    “商朝歌..这人的说辞有些勉强”

    “是很勉强..他是唯一一个骗了我一次又一次的人”代离轻轻一笑。

    千山暮雪以为这个话题有些危险,如果小表妹就这么被人拐走了怎么办?

    她皱着眉觉得有必要结束这个话题。

    结果代离手指摩挲着玉扣,忽然轻声说:“我之前的疯魔大概有三次。第一次,是荻久那一次,第二次,是...杀死情词他们那一次..第三次,最后一战..今日这一次,是第五次”

    千山暮雪目光闪了下:“还有第四次是...”

    “我那些家人..是我杀的..”

    你还以为能骗我一辈子?

    代离握住双鱼玉扣。

    商朝歌,你若是别有所图。那么这次到底图谋的是什么?

    ------

    千山暮雪离开代离边上的时候提起了商朝歌给她的传音:“他或许是不想让你怀疑起那件事。所以舍近求远来提醒我,不过既然你已经察觉到了,那我就没必要隐瞒了..”

    她重复了商朝歌的话。说完也没发表自己的观点,只说:“大概你自己心理也有底了吧”

    代离点头,千山暮雪便是拍拍她肩膀,“墨子阮来了”

    她走了。墨子阮来了。

    准确的说,是突兀就出现在那栏杆石墩上。衣袍烈烈,眉眼骄阳,却很冷漠。

    代离看着她...她也看着代离..半响,她说:“对于她。你有什么建议?”

    好像于她而言,长渊,大荒九子。还是兽神妖族什么的这些都已经过去,或者是独立在墨然之外的事情。

    她提的。自然是最重要的事情。

    哪怕她下一句便说:“大概那个女人更希望你这个二女儿去救她..”

    她加重了那个二字。

    二?代离眉头一皱,说:“你吃醋?”

    或许墨家人都有一个如出一格的臭毛病--高冷艳。

    其中之最便是墨少轩,但是墨子阮这人虽然高冷艳略次,却在心狠手辣之外别舔了一份特殊的傲娇,比如她现在一听吃醋这个词便是眉头挑了个45度,嘴角一撇,那神态表达出来的中心意思是这样的--神经病!你才吃醋,你全家都吃醋!

    “从自傲又臭美这点上,你跟她倒真的是像极了”墨子阮有些讽刺。

    代离歪头,看着她,“所以你又嫉妒了?”

    墨子阮一晒:“你时常都这么是自说自话?不说人话?”

    “我觉得主要问题是..我说了,你听不懂”

    “我怎觉得你是在挑衅我?”墨子阮面无表情。

    “没有啊”代离一脸正经,有点儿类似长渊那忧郁跟代离式山寨版纯朴。

    远处的千山暮雪远远看着,有些郁卒,姐妹相认还带挑衅撕逼pk情节?

    口味有点重了。

    墨子阮终究是遏制了杀人的**,毕竟墨少轩那厮都能忍,她难道还忍不得了?

    “今日之事,大荒九子那边是你的事情,我不管,但是冰帝身边那个女人有些古怪,这是其一,其二,无面是天都太子的人,但是出兵天都厥不可能不知道,也许就在他的摆布之下,其三,要救墨然,去天空之城势在必行..”

    墨子阮说完就看到代离的眼神有些古怪,“你这是什么眼神?”

    “第一次看你说这么多话”

    “你也没看过我几次”

    “那是,五次里面你有四次是披着别人的皮,今天这是第一次真面目示人”

    墨子阮抿着唇,眼线拉长..因为眯着眼,气息有些危险..

    代离抚着额头,好像无视了她的冷意,说:“天空之城的确必须去..但是得先摸清她的情况如何..”

    墨子阮颔首。“去之前我来找你”

    “还是我去找你吧,我的实力比你强一些..”主权什么的,某人还是蛮在乎的。

    三句里面两句是膈应我的,还有一句是嘲笑我的?

    墨子阮忽然觉得那晚上送骨头兔子的自己就是一傻~逼,绝对是黑历史,这辈子都不能被第二个人知道..

    “随你!”

    她转身,板着脸便要离开,忽然..

    “阮”

    这声音莫名温柔。墨子阮下意识转头,代离微笑。

    “姐”

    墨子阮沉默了一秒,那一秒或许有那卷着废墟尘埃的风吹过,亦或者是蓝天白云渲染的光洒落。

    她偏过脸,默然之下比任何时候都冷,“等她肯见你,亦或者她承认我再喊吧..你这一声。又算什么..”

    她这些年。又算什么..

    她走了。

    --------

    三天后,妖殿的一处平台,代离坐在椅子上。看着已经重建三分之二的妖都建筑群跟妖祭台..

    太擎垂下了自己的头,双手作揖,弯腰。

    代离看了他一眼,“赔礼?”

    “是”

    太擎说:“为之前利用大帝..”

    对于千山暮雪他们而言。长渊必然只能是代离,但是对于龙主跟太擎而言。代离是长渊。

    是原始大帝。

    代离扯了扯嘴角,应了一声嗯,太擎松了口气,直起身子:“我终于明白为何当年的兽神以您为尊。大帝的确不虚当年盛名”

    “你知道当年?”

    “每一代麒麟都又一份祖上传下来的记忆,不过只有历代兽神的记忆是完整的”

    “也就是小鬼也知道我?”

    小鬼?“您说的是兽神?”鬼剑愁已经是墨麒麟,太擎便也不能直呼其名。

    代离点头。

    “自然”

    “是么..那他也许会告诉你。当年一代兽神臣服我可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帝王气度”

    “以理服人?”

    “以力服人”

    “....”

    太擎哑口无言中听到了鬼剑愁的笑声,便是摇摇头。退下了。

    此时的鬼剑愁跟往日再不相同,他已是兽神之尊,普天之下,就是神主也不能让他低头。

    “他会去守兽王陵,除非妖族大难,否则这一世都不能出陵”

    “不是因为冒犯我吧”代离淡笑。

    “不是,是早已决定好的...妖族一代更替,老的必然要被新的替换才能加速崛起,当年你见过的太耀会继承他的位置跟身份..”

    “太耀是他的儿子?”

    “是”

    代离了然,难怪她看到这人之时有点熟悉的感觉,敢情是当年那呆萌麒麟的老爸..

    “你们妖族这边也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等三天,是为了平复她的一些心情。

    “你要去天空之城?”

    “妖族需要你”代离直接堵住了他的心思,“小鬼,现在我们都长大了..”

    那个傲娇气盛的少年长大了,成了兽神。

    那个背负五百年却什么也不知道的女孩也长大了,成了过去的长渊跟如今的代离。

    这世上再无什么是停留不前的。

    时间在走,水在留,记忆的那头牵着你我慢慢走..

    她伸出手往上抬才够到他肩膀,手拍在他肩上,那肩膀那样厚实,她低低一叹:“我们都得为自己想要坚守的而努力...不能退一步”

    她收回手,往后退一步。

    鬼剑愁往前两步,抱住了她。

    代离没有拒绝这个拥抱。

    鬼剑愁什么也没说。

    只静静抱着她。

    忙碌在重建家园的妖们看到这一幕,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缓缓露出笑。

    好像天在那一刻安静了。平台后的走廊上,令狐白等人静静而视,而千山暮雪跟第五轻沙两人安静无声。

    上一世的长渊大帝可以把兽神胖揍百次让他臣服。

    这一世的长渊不用动手就已经让兽神臣服了,却不会有其他。

    如龙主所说,轮回,其实不能改变的有很多..

    因为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

    鬼剑愁闭上眼,叹息藏在胸腔里,心脏空落落,更甚于当年江川那两人抢走那一锅羹的失落..

    但是不管怎么说,妖都的傍晚,黄昏晚霞温暖,在那尘烟废墟之中,岁月静好...

    他放开了她。(未完待续)

    ps:今天就两更<!--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