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试婚老公强势宠 > 第596章 被包养的感觉

第596章 被包养的感觉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试婚老公强势宠最新章节!

    陈遇白发现郁可可好可爱,明明对他有防备,又好奇地问出所有的好奇,萌死了。他笑道:“原因很简单,我不想让你离开这个城市。”

    “仅仅是因为这个吗?”

    “对,如果你走了,肯定会留下很多的遗憾。不如找个地方住下来,好好弄清楚这些问题。说不定,等到手术那天,你后悔了,会改变主意。”

    郁可可点点头,话说,对于他所说的这些,她貌似找不到理由去反驳。所以,除了相信,她还是应该相信。

    “可儿,实话说吧,我这样做,有我自己的私心。”

    “什么私心?”

    “我不知道你和凌湛闹了什么矛盾,但是我希望,通过这段时间,你可以重新审视和考虑一下你和凌湛的关系,看看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合适……”

    “嗯,谢谢你。”

    “没事,这是你应该谢的。”

    郁可可忍俊不禁,大笑过后所换来的,是难过和郁闷,是落寞。

    聊完这些,陈遇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郁可可觉得吧,张口把他赶走,这样好像不太妥当。可是,和他这么相处着,总是觉得怪怪的。于是,她用婉转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想让他走。

    或许是因为陈遇白本身是一个喜欢直来直往的家伙,这样的人,你和他兜圈子讲话,他压根听不懂。

    郁可可累死了N多个脑细胞,终究还是没有把他劝说走。

    尴尬+沉默之中,门铃声响起。

    “怎么会有人来找我,我要不要躲起来?”郁可可分分钟进入戒备状态。

    “不用,你去开门吧。”

    “……”郁可可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总不能使唤他这个病号,讪讪地去开门。打开门,只见外面站着两个黑衣男人。

    “进来吧。”陈遇白招呼。

    那两个黑衣男人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花花绿绿的包装,里面装着的是各种零食,专门为郁可可这个吃货准备。

    “少爷,这是您的衣服。”黑衣人把茶几上摆放的满满当当,递上一个纸袋给陈遇白。

    “可儿,我去换衣服。”他拎着衣服走向卫生间。

    “他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话说,陈遇白出门的时候,不是没有带着钥匙吗?也没有带手机和钱包,为什么他可以开房间?天哪,她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好惊悚。

    不弄清楚这些问题,她才不敢在这里住下来。

    “我借用前台的电话,打电话给他们让准备这些。”陈遇白笑着解释。

    “可是,你哪来的钱开房间啊?”

    陈遇白沉默半秒,老实交代道:“这家酒店是我开的!”

    郁可可:“……”

    陈遇白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他们家很有钱吗?NO,读书的时候,大家都说他是高帅帅,却没有人说他是高富帅的。为什么?因为听说他们家庭情况一般。

    据说,去国外学医的学费还是他靠着勤工俭学赚来的。

    这样一个家庭,怎么可能忽然暴富开五星级酒店?

    原因只有一个:他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这些钱!

    郁可可靠着自己做到这些,这算是不指望了。所以,她郑重决定了:以后有了孩子,砸锅卖铁也要把他送到国外去学医!等到他学成回来赚很多很多钱,她可以做富二代他妈了。

    胡思乱想之间,陈遇白早换好了衣服出来。西装革履,英气逼人。

    “以后我会派他们两个人来给你送一日三餐以及日用品,记清楚他们的模样,换做别人,千万不要开门,记住了么?”

    郁可可回头看看他们,摇头道:“还是算了吧!”

    “什么算了?”

    “你给我安排住处,还派人给我送吃的喝的,我有种被包养的感觉,我不喜欢这样。所以,我还是需要什么了自己出去吧!”郁可可解释。

    被包养的感觉?

    陈遇白微微眯眼。怎么办呢,他倒是喜欢死了这样的感觉。可以把她包养,说明是拥有过她。

    这样很好,不是么?

    “?还记得你给我转账的那三万块吗?所有的费用都是从这三万块扣除的。等余额不足了,我还会找你报销。”为了不让她乱想,他笑着解释。

    “是这样吗?”

    “嗯。”

    “那好吧……晚些我再转点钱给你。”

    “不用,我数学不好,账目一笔笔的算,否则容易乱套。”他笑道,“好了,先这样,我回去了。”

    “嗯,谢谢你。”

    陈遇白带着两名手下走向电梯。

    没错,留着郁可可在这里,他是有私心,他希望,她能够真正的清楚凌湛的本来面目,让她知道他骗了她这件事。否则,她是不会轻易忘记这个人的。

    “陈先生,怎么是你?”电梯门打开,切斯特·伯蒂从里面出来,看到陈遇白后热情的招呼。

    “我来有点事……”陈遇白把郁可可安排在这里是一回事,但是,他并不希望让切斯特知道。

    “不好意思,我临时出去有点事。差点和你错过。既然这样,赶紧进来吧!”切斯特·伯蒂以为陈遇白是来找他的,边说边和陈遇白走向房间。

    陈遇白无奈,只好进门和他聊了起来。

    ……

    送走了陈遇白,郁可可靠在门上,看着房间里的一切,短暂的叹息。

    她理应相信陈遇白是一个好人,相信他不会乱来。否则,他会安排郁可可离开这里而不是留下。

    劝说她留下,是为了挽留她和凌湛的这段感情吧?不然,陈遇白直接把她送走,这不是很好吗!

    可是……她和凌湛以后究竟何去何从……她不知道。说实话,心很乱。

    郁可可正靠在沙发上发呆,茶几上的手机响了。她急匆匆地拿出手机,看到是凌湛的电话,努努嘴,接通:“喂?”

    “小多肉,跑到哪里去了?”他语气很隐忍。

    郁可可轻哼,都这么长时间了,凌湛没有联系她,还以为他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呢!怎么,终于想到打电话了?

    “我离开洛城了。”她撒谎道。

    “离开洛城?去哪了?”

    “这个跟你没关系。”她盯着手腕上凌湛送给她的“紧箍咒”手镯,“反正你找不到我,安心和你喜欢的人过日子吧!”“……谁说我找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