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最强狂兵 > 第4311章 心狠手辣之辈!

第4311章 心狠手辣之辈!

作者:烈焰滔滔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最强狂兵最新章节!

    看到了李洪先的铁剑,于是,苏锐便走了过去,把剑捡起来,随后对着那花岗岩的擂台表面……猛然一劈!

    啪!

    铁剑的剑身直接折断了!

    既要伤人,也要毁剑!

    哼,谁让这把破剑刚刚差点伤到老子的?

    台下的那些白君山弟子见状,差点被气得吐血。

    这把铁剑可是伴随着李洪先成名的,此时,就被这么毁掉,如果李洪先事后知道了,可能他的道心就要被破掉了!或许此生再难寸进!

    “真是阴险狡诈的小人!才俊之战有这样卑鄙之人参加,真的是整个江湖的耻辱!”白城壁有些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恶狠狠地说道。

    “这有什么问题吗?这位叫苏锐的年轻人,堂堂正正的赢得了胜利,何来阴险狡诈?何来卑鄙之说?”这时候,旁边的一名江湖前辈说话了,声音冷冷淡淡,但是观摩台上的所有人都能够听出其中的斥责之意。

    他叫陈贤稻,是华东山的带队师叔,平日里为人刚正不阿,掌管华东派的戒律堂,铁面无私,在江湖世界也是很出名的。

    第一局揭幕战,白城壁就直接损失了二十万私房钱,心情简直渣到了极点,怒骂一句之后,发现旁边前辈竟然公然斥责自己,顿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

    不过,他虽然想要反驳,可一时间却找不到合适的说辞,于是乎,只能强词夺理了。

    “用这种方式战胜我的师弟,这就是阴险卑鄙!谁能想到,他竟然用过肩摔!”白城壁咬着牙说道,他的面色已经铁青铁青的了。

    但是,他不这样解释还好,一这么说,更显得自己气量狭小了。

    “技不如人,就不要找这么多的理由了。”陈贤稻看了白城壁一眼,仍旧是声音淡淡:“说到阴险卑鄙,我倒觉得,白君山的李洪先,好像更适用这几个形容词。”

    这时候,白君山的带队师叔也发话了:“陈贤稻,你不要乱讲!”

    “那个名叫苏锐的小友,手中并没有任何的兵器,如果是按照才俊之战的风格,李洪先也应该弃剑不用才是,可是,我只看到了他仗着自己手中有剑,每一剑都刺向苏锐的要害,如果不是对方躲避的及时,恐怕现在擂台上已经见了血了。”陈贤稻淡淡地说道:“现在看来,谁更阴险,谁更堂堂正正,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白城壁被驳斥得哑口无言!

    停顿了一下,陈贤稻又说道:“在我看来,无论是素质,还是气量,这个李洪先都已经被苏锐小友甩开了十万八千里。”

    经过陈贤稻这么一讲,观摩台上的很多人都深以为然!

    好像……确实如此!

    那白君山的带队师叔,也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了!他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虽然这次白君山也派出了几个人参赛,但是李洪先已经是其中的二号种子了,这么有潜力的年轻人,在第一场揭幕战就折戟沉沙了,少了他的保驾护航,这也让白城壁的夺冠之路变得不是那么顺畅了。

    而且,对于李洪先来说,这一战输的如此屈辱,恐怕会对他的心性造成极为严重的影响,也许从此之后,他的武学道路就要停滞不前了!

    那罩着面纱的绝美姑娘把一切尽收眼底,面纱之后的容颜又变得生动了起来。

    至于她旁边的那个小侍女,差点激动的跳起来,这丫头捂着胸口,觉得心脏都要蹦出了嗓子眼了。

    她在比赛之前,跟着自家小姐下了注,一万五千块此时已经变成了十五万!

    要不要这么刺激!

    下方的兔妖也是一样,她攥着拳头,数着账户后面的零,激动地说道:“我要算算这是多少钱,哎呀,手指怎么那么抖呢……怎么数不清呢……”

    军师轻轻一笑。

    不过,随后,她便把目光转向了某个坐在观摩台上的人。

    此人穿着立领的黑色长衫,表情一直很阴郁,时不时地看向军师。

    军师把目光转向他的时候,这个男人也正好在看军师,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完成了碰撞。

    随后,似乎像是怕被军师发现什么一样,这个男人立刻微微扭过头,看向擂台。

    “把领子竖得挺高呢。”军师轻轻笑了起来。

    此时,裁判已经站在了苏锐的旁边:“我宣布,这第一轮揭幕战,钟阳山的苏锐获胜!白君山的李洪先失败!”

    其实,按照以往的惯例,每一场比赛结束,裁判只要宣布获胜者就可以了,但是,这裁判着实看李洪先不爽,非得在最后时刻也要狠狠踩上一脚不可。

    苏锐笑呵呵的对着武林同道们拱了拱手,随后对裁判和评委鞠了个躬,跳下了擂台。

    “这可真是有礼有节。”观摩台上,陈贤稻的眼睛里面满是激赏。

    他就喜欢有礼貌有素质的后辈,而苏锐在这一点上做的非常好。

    而陈贤稻的这句话,无疑相当于在白城壁的伤口上撒盐了。

    至于玄阴山的袁岳和刁远超,则是面带复杂的看着苏锐,他们的眼光里面有着惊恐,有着惧怕,也有着愤恨。

    当然,同样也有不解。

    这两人之前可都是被苏锐秒杀的,可是,这一次,苏锐却赢得磕磕绊绊,好像是个不会功夫只会乱打一气的初学者。

    李越乾则是猜到了苏锐在演戏,摇了摇头,满是苦笑,同时,他拿出手机,看了看赔率,准备接下来的每一场都要押苏锐获胜。

    “怎么样,赚到了多少?”苏锐站到了军师的旁边,满脸兴奋的说道。

    这个家伙就是那么没出息,即便已经站到了顶级天神的位置了,却还是会因为这一点自己“亲手赚来”的小钱而激动。

    “给你看看。”军师把自己的手机屏幕举在了苏锐的面前,“你自己数数……不过,这是我下的注,都是我的钱。”

    “不,你的钱就是我的钱。”苏锐臭不要脸地说道。

    “凭什么?”军师才不干。

    “你连人都是我的,更别提你的钱也是我的了!”苏锐说道。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倒是没有注意到话语之中的歧义。

    “你在乱说什么呢?”军师的俏脸微红,打了苏锐一下。

    “哎呀,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兔妖立刻揶揄地说道:“大人,军师,你们两个终于开始打情骂俏了哎。”

    此时,观摩台上,还时不时地有一道目光落在军师的身上。

    正是叶普派的掌门,李龙炎。

    看着军师对苏锐言笑晏晏的样子,他的心中很是不爽,脸色也有些难看了。

    但是,这种情况下,李龙炎自然不可能多说什么,他的那些心思也是不可告人的。

    …………

    在揭幕战之后,才俊之战的味道似乎悄然间发生了一点变化。

    接下来每一个参赛选手,似乎都开始提防着“过肩摔”了,他们似乎生怕对手会用出这一招来。

    白城壁第七个出场。

    “白师兄,久仰大名,请多多指教。”白城壁的对手是个看起来虎头虎脑的小伙子,来自西北某门派,一身短打扮的练功服,穿着也比较朴实,衣服上甚至还有补丁。

    “不敢当,别看我白君山的笑话便好。”白城壁冷冷地说了一句。

    那小伙子还有点愕然,他并没搞懂白城壁的怒气从何而来。

    唉,丢了人,又输了钱,还被长辈当着所有人的面怒斥一通,这心情能好吗?

    白城壁的心中压了一肚子的火,等到裁判宣布比赛开始,一出手就是暴烈无比的杀招,在那个朴实的小伙子还没来得及做出防守动作的时候,就直接将其打飞出去了。

    这位小哥的胸口中招,吐了一大口血之后,便昏死了过去。

    其实,这是极有可能要人命的,裁判都来不及制止。

    都是江湖中的武学天才,一脚震碎心脏简直是再常见不过的了,白城壁不可能不知道自己那一脚的威力,却偏偏还是做出了这样暴烈的输出。

    有些评委看的微微摇头。

    华东山的陈贤稻也轻轻地叹了一声,给出了自己的评价:“此子心狠手辣,不好,不好。”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来,白城壁是把他自己之前受过的气,全部撒到了那个西北门派的小伙子身上了。

    还好,这个小伙子的身体素质看来不错,虽然吐了血,但是呼吸还算平稳,但胸骨已经凹陷了下去,距离死亡也只差一线而已。

    白城壁用闪电战解决掉了对手之后,没有等待裁判宣布比赛结果,就先行一步跳下了擂台。

    这裁判看着白城壁的背影,摇了摇头,低声说了一句:“白君山的弟子都是那么心胸狭窄的吗?”

    在白城壁之后,就是刁远超的出场了。

    这个平日里风流倜傥、喜欢梳韩式发型的江湖潮男,此刻看起来滑稽无比,整个人的气质也都变得阴郁了起来。

    “这刁远超的耳朵究竟是怎么了?感觉像是被人给切掉了一样。”

    “好像的确是没有耳朵呢,不然的话,他的脸色也不会那么的难看。”

    “可是,之前可没听说他和谁起冲突啊?难道说,那是一个刁远超乃至整个玄阴山都惹不起的人?”

    “你们别光看他的耳朵了,刁远超的腿走起路还好像也不是那么自然啊。”

    擂台之下,议论纷纷。

    这些声音都钻进了耳朵里面,刁远超的面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有两道目光射到了自己的面庞之上,一扭头,发现正是苏锐。

    后者正笑吟吟地看着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