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收集末日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曹操传(三十四)

第六百一十九章 曹操传(三十四)

作者:晶晶小魔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收集末日最新章节!

    ——公元187年——

    洛阳,青州军据点。

    荀彧正在阅读一份留书。

    青州军已经占据了洛阳近一半的面积,却没有遇到预想中会遭遇的凉州军,于是按照郭嘉的指示原地驻防,不再扩展控制范围和据点。

    而后续的侦查也证明了,当初突袭张绝以及引诱曹纯踏入陷阱的,只是一小批孤军深入的“无双武将”,那控制赤红飞剑者所自称的“千人斩华雄”应该没错,那么单枪匹马挑衅曹纯虎豹骑大军的自然便是有着类似战绩的张辽张文远。

    这两道计策的实施者额外布置了一批万一事败以便接应的人马,但由于两者皆完全成功而早已撤退,只在临时埋伏的地点留下了些许痕迹。

    如今,凉州军主动往西南方退让,看样子似乎要把东北方让出来留给青州军和“幽州太平道”打架——哦,是战斗。

    毕竟,凉州军之前已经通过一些手段,挑起了一支虎豹骑分队同北方来的那批人的争斗,此时正被他们所包围,虽然探子汇报说双方还没有发生争斗,但看双方对峙的气氛,大概只是迟早的问题。

    按照郭嘉的分析,虽然刘备带了一些人手跟随他们而来,但此时定然不会在队伍之中,,留守者至多是那河北四庭柱中的两人,以及几名“太平道渠帅”而已,具体来说:

    “文若,见字如晤:”

    “据嘉对凉州智囊之判断,在他的计策初步成功后,其理应会将恰恰克制曹纯与张绝之无双武将撤换,继而换来其无双特性克制我方其他将领之人,以应对我方可能之撤换,如此,当反其道而行之,不予理睬,继续沿用原班人马,但则此等行为有些愣头青,嘉却不适合做,故而具体发号施令之责便交与文若,望慎之。”

    “哈哈哈哈哈。”

    “军师郭奉孝字。”

    真是见字如晤啊!还得意的笑了啊!最后还用军师的身份压了一下啊!

    荀彧咯吱吱地抓着竹简,想把它揉成一团但力有未逮,可恶,在能用绢书的情况下非要用竹简留字,已经料到我会这么做了吗?

    暴怒一阵之后,荀彧发现,还真的只能按照郭嘉的谋划行事,他就像当初在荀氏家学时做的一样,先生提出一个问题,大家觉得有点难,但努力一下应该能解决,然后他暗戳戳地告诉自己答案,如果不信他自己思考,会得出相同的结论,但如果信了……那不就等于认输吗?

    “来人!请张绝将军和曹纯将军入账议事。”荀彧最终还是选择认输。

    不过还好,求学期间他坑的最多的其实是戏志才,荀文若安慰自己道。

    ————

    洛阳,皇宫东。

    “……唔,你们的皇宫是这个样子。”

    进入洛阳皇宫的范围之后,郭嘉的幼妹便不再神出鬼没,紧紧地跟在郭嘉身后,小手扯着他的衣摆,并且时不时地瞧一样天空中正在争斗的剑圣的吕布,此时略略环视了一眼四处的残垣断壁,如是评价道。

    “这个嘛,其实皇宫原本不是这个样子的,”万年公主刘奈似乎觉得有些尴尬,主动解释道:“以前虽然有些讨厌的家伙在四处游荡,但还是很漂亮的。”

    “哦。”女孩点头,似乎不太相信,但曹操从她那面无表情的小脸上也看不出情绪。

    “【好!打得好!仙人指路!戳它尾巴!神龙摆尾!扇他的脸!】”“替身”在一旁冲着天空中的战斗胡乱咋呼,也不知道在支持谁。

    曹操略感头疼地暗中叹气,从那次近距离接触剑圣和梅林的战斗后,“替身”就逐渐变得奇怪,具体来说,其他方面,如思维方式、逻辑推理、对客观事物的评价等没什么变化,但外在性格却和自己原本的性格渐行渐远,最明显的例子是,不久前那试图去抱郭幻小姑娘结果撞到无形的墙壁,蹲在地上抱着脑袋抱怨的情形……曹操根本无法想象自己会做出那种动作来。

    “不必担心,”曹操接了一句:“待寻到二皇子,我们便回青州,不会令公主住在这种地方的。”

    此次突入皇宫解救二皇子刘协的计划,是郭嘉“将计就计”的一部分,此时外有凉州军的突然袭击和虎视眈眈,内有吕布与剑圣鏖战造成的大范围无伤,如果以正常人的决断来说,肯定是选择在外观望,并解决因凉州兵而起的两起冲突。

    但郭嘉直接断言,这种行为正是敌人想要达成的目的,他们一定会将突袭张绝与曹纯的那两名无双武将调来支援吕布,毕竟,皇宫内部此时的情况虽然险峻,可吕布是他们一伙的,安全性凭空比其他混水摸鱼的势力多出五成以上。

    所以,曹操必须趁他们达成目的,招呼吕布撤退之前,寻找并救出二皇子刘协,由于这个考量,郭嘉才把大部队转交给荀彧,亲自协助曹操来达成此事,同行者仅有有安抚二皇子的刘奈、不肯留在大营里的典韦,以及用来领路的曹安民——许褚由于目标太显眼,被说服留下了。

    “元嘉,这里可还有欺负过你的家伙?你把她找出来,我负责揍她一顿。”袁绍插话道。

    “哼,我没告诉过你吗?有仇我基本当场就报了。”公主骄傲地哼了一声。

    哦……对,还有不知道有什么用,但作为公主的挂件也必须带着的袁绍。

    ————

    未央宫。

    根据刘奈所说,这些现在大致已经成了废墟的宫殿整体分为三大部分,即西北方的长乐宫,正中的未央宫,以及东南的建章宫,依照位置,又称中、南、北宫,各自又有许多名称和功能都不同的“殿”。

    一直以来,建章宫和未央宫是皇帝居所和会见群臣的地方,而长乐宫则是后妃们居住的内宫,不过,由于当今皇帝只爱钱不爱色,加上皇后何瑶善妒且手段高超,目前灵帝的亲生子女就只有皇后所出的大皇子刘辩,贵妃王荣所出的二皇子刘协,以及前任皇后留下的万年公主刘奈。

    如今,建章宫由于之前的各方争斗已经彻底损毁,长乐宫和未央宫的诸多偏殿也因为吕布和孙坚的战斗而毁掉不少,只剩长乐宫和未央宫的主殿,分别居住着皇后何瑶和贵妃王荣母子,以及势力崩溃,各自投效她们的十常侍。

    “虽然公主大概恨不得把那些宦官都砍了,但这么做只会令王贵妃和二皇子惊恐,于撤离行动不利,”郭嘉眼见未央宫在望,于是言道:“这些宦官已无人提供庇护,大约只是凭借坚决支持二皇子即位而获得庇护而已,若公主非要出气,将他们带回青州后自可随意炮制。”

    “……”刘奈此时身着符合公主身份的华服,撩了下额前的发丝,远远看着未央宫,又把目光投向长乐宫的方向,皱皱鼻头,嘴角向上弯了一下:“哼,那就暂且放过他们好了,也不必秋后算账,我相信兄长不会令他们再有任何获得权势的机会,不是吗?”

    “当然。”曹操点头表示同意,女皇的皇宫里自然不需宦官,全数填充上宫女即可,至于管理她们的女官,便交给蔡贞姬管理,保证能打。

    “哈哈哈!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张文远在此!……你们不能通过。”

    曹操一行距离未央宫不远时,面前忽然闪出一彪人马,总数大约数百,兵士各个黑盔黑甲,左手擎盾,右手持厚刃斩马刀,而领头者乃是两名骄将,左手将领人过中年,身高体壮,长发纠结,身穿明光甲,手持长刀,右手一名俊俏小将,身形干练,头戴毡帽,身穿灰白硬皮甲,手提一杆钩镰枪。

    “呵呵,”郭嘉全无以寥寥数人面对近千人的不安,指点着他们朝曹操说道:“这便是袭击张绝和曹纯的两名‘无双将领’,华雄和张辽,主公若将他们拿下,董卓便如断掉两条臂膀矣。”

    “那当然——呸,我才不会被捉拿!”华雄举刀喝道:“你们想偷偷去接出皇子的打算已被识破,还不束手就擒?”

    “若想拿下我等,阁下只怕得费些功夫。”张辽则缓缓从进攻姿态转为了防御姿态。

    “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华雄不满道。

    “‘军师’所言,我们会在此地见到曾被我们击退的曹纯和张绝,但他们可在?”张辽紧紧盯着面前诸人:“我们只怕是中计了。”

    “你便是张文远?”曹操未等“替身”催促,便上前一步,热切应道:“果然少年英杰,可有入我青州军之意?”

    “阁下是……”张辽皱眉,却反问而不做答复。

    “青州曹孟德。”曹操还未回答,便听郭嘉在旁应道:“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这是曹操曹孟德?!”华雄似乎也认出了曹操,大声叫道:“没错,你们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张辽眼见华雄踏前两步便要动手,骤然刺出钩镰枪,扯住华雄腰上金带转身便走,口中大喝:“快撤!”

    “等等!我们人多——”华雄不停挣扎,但挣不脱张辽的钩镰,又不能解掉腰带,于是就这么被他一路扯走了,同时撤走的,还有那些沉默寡言毫无异议的近千陷阵营。

    “哎……”郭嘉懊恼拍手,看向身边的妹妹,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出口:“唉!”

    “……”郭幻眨眨眼,将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机关弩收了起来。

    “【唉,真的可惜,那个华雄再踏前两步,就要被‘天罗地网’留下啦。】”“替身”也叹道。

    刚才是某种“埋伏型无双”吗?因为动作大了些被发现了?

    曹操摇头,不再纠结此事,那女孩毕竟是唯一一个能让郭嘉失策的人。

    “既已击退埋伏,我们便前去接走皇子吧,”最终,曹操如此说道:“那些世家安排的护卫由我和本初说服,至于王贵妃和二皇子便有劳元嘉了。”

    “嗯,交给我吧,有何瑶这么个共同的敌人,她应该会愿意听我的。”刘奈应道。

    接下来,劝服他们同自己离开并未花费多少口舌,可能王贵妃早已想过自己可以依托的势力,至于吓得把头埋在母亲怀里的二皇子刘协——他的意见并不重要。

    然而,在曹操踏出未央宫主殿时,忽然看到天空骤然黑下,耳边亦传来剑圣那如黄钟大吕般的吟诵声: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人曾当百万师;】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