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收集末日 > 第六百一十四章 董卓传(十七)

第六百一十四章 董卓传(十七)

作者:晶晶小魔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收集末日最新章节!

    ——公元187年——

    洛阳西门。

    “呵呵呵,洛阳城。”董卓站在城门楼上,远远眺望这座虽然有些许损毁,但仍透出繁华底蕴的巨型城市,嘲笑般说道:“你们想把我留在凉州,但此刻,我,已经来了。”

    在正式进入这个大汉首都之前,董卓稍稍回顾了一下过往。

    想当初,他还是一个想要凭借自己的本领为朝廷做贡献以此升官,光宗耀祖的单纯少年。

    只因为自己成了西北游侠统领,在边军中一呼百应,与温和派异族关系良好,朝廷就多次对他的功绩视而不见、刻意打压、转嫁他人,甚至还使用一些可笑的小手段对凉州军进行分化,董卓非常想揪住制定这些计划之人的领子问问,他们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他会逆来顺受?就凭那些“大儒”宣扬的“忠君体国”?

    如果说,朝廷一直对他论功行赏,而不是单凭些许怀疑就提前进行打压,那么,即使那些家伙真的在凉州通向关中的关卡上布置重兵做提防状,董卓也不会同他们计较。

    但是很可惜,在朝廷不断打压提防下黑手的情况下,他董仲颖仍然将自己的势力发展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那么,那些自以为高高在上可以胡来的家伙,就得付出代价了。

    呵,当然,那些肯定不是当今皇帝的主意,因为如今他自己也已经沦为了这种手段的牺牲品,不知道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直沉睡不醒呢。

    如今,所有人都以为董卓因为不忿一直以来的区别对待,趁洛阳大乱想要进宫杀掉皇帝,再行王莽之举,但他岂会那么愚蠢?

    只要坐上那个位置的人不姓刘,那些隔岸观火的家伙就会有一百种理由起兵讨伐,即使自己随便抓一个可以控制的“汉制宗亲”继位,理由也能剩下五十种。

    排除不能选择的皇帝本人以及他属意的二皇子刘协,只剩下被皇后支持的大皇子刘辩了。

    用贾诩的话说,此乃一石三鸟之策。

    首先,虽然何进战败,此时被不知哪一派朝臣控制,但他留下的外戚势力仍有很多,推刘辩上位表明态度后可以轻松收编他们。

    其次,自己策反了一部分“貂蝉”并为己所用的事,或许已经被有心人注意到,那么,此时接管外戚势力,便会被认为是他和外戚势力以及皇后早有预谋,反对的呼声会降低许多。

    再次,如果那些人深入追查,还能发现皇后的弟弟,长安监理何苗,曾轻易将长安的控制权拱手相让一事,这会直接令董卓对沿途占领的其他郡县的控制变得名正言顺。

    这么一来,凉州军进京之事的性质便由“不相干的军事力量进京夺权”变成“作为外戚的援军被召唤而来”,此时董卓能够被兴兵讨伐的借口可以说寥寥无几。

    最后,如果有哪个足够精明的谋士看破了这些,还可以透露出“随便立一个皇子,杀掉反对者,然后再立另一个皇子,再杀掉另一批反对者,以此来消灭所有反对者”这种丧心病狂的计划进行干扰,由于这个计划出自吕布之手,更是不会有人怀疑。

    女婿什么的,不就是用来替岳父背锅的吗?

    不过,这番计划是否能够成功,还是在此嘈杂之所,进行一次“占卜”才行。

    董卓深深吸气,令自己的心思放空,倾听洛阳城内传来的纷扰人声。

    【传,至,献,帝,遂,分,三,国。】

    ……这是什么意思?

    ————

    洛阳,城西兵营。

    “来人!备马!传令全军!向西园进发!控制沿途街市!不准任何人离开!”

    大声下达命令之后,吕布就开始在原地打转且絮絮叨叨。

    “可恶,失策了,这里没有一个能出主意的……按照岳父的计划,一个皇子都不能少,如果被他们救走一个的话……”

    由于马厩距离稍远,虽然马夫已经尽快去牵了,但吕布最终还是等不及,又转了两圈之后,直接起跳到半空,卷起一股竖直的红黑闪电龙卷风向皇宫的方向“刮”去。

    收到命令匆匆赶来的高顺张辽和华雄张柯一时呆住。

    “还要执行命令吗?”张柯呆滞地看着吕布“卷”过去的方向。

    虽然吕布没有刻意进行破坏,但雷龙卷过境之后,沿途的房舍还是被摧毁了大半,由于吕布的外形和“无双”太有特色,人人皆知他属于凉州军,如果凉州军按照之前的命令控制沿途街市,很可能连一个据点都无法占领,房子被摧毁的人,无论是什么身份,肯定要用各种手段找他们的麻烦。

    张柯问出这句话之后,眼神直接拐向了高顺,其他在场的兵士,有八成以上也这么做了,至于剩下的两成,目光在华雄身上停留片刻,待他露出“看我干嘛”的愚蠢表情之后,全数集中到了高顺身上。

    没办法,高顺是伴随吕布征战时间最长的将领,也是【陷阵营】的实际统帅,因为名义上的统帅吕布经常一个冲动就杀出去了,只能由他来指挥跟不上的重步兵部队。

    至于那两成去看华雄的,则是一批实力至上者,毕竟,华雄是吕布所有部下中最能打的,如果抛开智商,他确实可以轻松击败高顺,但人能抛开智商吗?不能,所以他无法击败高顺。

    另外,张辽虽然成长迅速,但此时还只是一个刚刚加冠的小娃娃,他就算发号施令也不会有人听的。

    “避开奉先大人的前进路线,同时向城北和城东进发并控制沿途街市,”高顺略一沉吟,做出了和吕布有些差别的命令:“我与文远率步兵向北,华雄与张柯则引骑兵向东,尽可能的加快速度,我们不能让其他人干扰奉先大人同剑圣的战斗。”

    在明确知道北方和东方各自有敌人的情况下,这番命令并无问题,而人选的搭配上也考虑到了要面对“太平道”和“虎豹骑”的可能,故而在场将领听到后均未表示异议。

    但,还是有人反对。

    “哟哟哟,这可不行啊高顺将军,你这么做的话,之前的谋划岂不全都浪费了?”一个略显轻浮的男子声音从院外响起。

    “来者何人!”

    ————

    来人是一名三十左右的男子,做书吏打扮,身穿蓝紫袍服,眉眼细长,面带精明之色,上唇一对小胡子,下颌留着三缕山羊须,手中捧着一卷宽大竹简。

    “在下名叫陈宫,字公台~”那男子施施然地踏进众将议事的营帐,道:“乃是——”

    “曹操的奸细。”某个在场众人十分熟悉的女童声音应道。

    这时,账内众将才发现,那男子并非自己走进来的,而是被吕玲绮小姑娘举着盾牌押进来的。

    虽然用盾牌“押送”有些奇怪,但看那自称陈宫的男子应该是挨不了一记盾牌拍击的,更别说用盾沿砸了。

    “在下并非……”

    “他骑着一头驴从城东来。”董白也走进帐篷,补充了一句。

    那他的驴呢?在场将领似乎想发问,又似乎觉得没必要问了。

    “在下虽然是从曹孟德之处而来,但并非奸细,”陈宫大约自觉跟小姑娘讲不了道理,于是转而向高顺解释道:“听闻曹孟德席卷兖州,在下只是想去打听一下故人消息。”

    “哦?莫非曹操把你那位故人杀了?”高顺应道:“所以你准备投向我们凉州军?”

    “呃,不,”陈宫说道:“在下原本正在悄悄打探消息,但却不知什么时候被一柄利刃架在了脖子上,她说‘要么离兄长远点,要么交出首级’。”

    “曹操有妹妹吗?”“蔡贞姬么?”“那他岂非应该被拍扁?”几名“貂蝉”在角落里窃窃私语。

    “说下去。”高顺一时不知如何评价,应道。

    “在下虽然被迫离开,但基本的情况已经打听到了,”陈宫道:“他在兖州罢免捉拿了倾向刘岱的近半数官员,那名故人也在此例,在下观此时洛阳形式,只有贵军能破坏他的计划,所以特地前来相助。”

    “唔……”高顺闻言思索起来,发布同主帅有所区别的命令是一回事,但接纳陌生的谋士并依计而行则是另一回事,如果此人心怀不轨的话……

    “你要如何相助?”张辽忽然开口道,“说出你的计划,我们派人执行,你留在这里等待结果,若有不妥,立刻杀之祭旗。”

    “……如此处置可好?”顿了顿之后,张辽不太确定地转头去问高顺。

    “可。”高顺应道,他忽然想起,刚刚吕布“飞走”前,还在抱怨这里没有可以出主意的人。

    “当然没有问题!”陈宫道:“在下之前已经探听清楚,负责管理青州兵后勤的张绝以及虎豹骑统率曹纯即将落单,不需大军出动,只需华雄、张辽两位将军各自携百人左右,便可摧毁他们正在建立的前线据点,若运气好,还能将他们生擒,若有意外,在下亦有应对方案……”

    陈宫侃侃而谈,一时竟将在场众将镇住了。

    他正试图再显摆几句,却见董白打了个哈欠,连忙言归正传。

    “具体来说,应当如此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