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收集末日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曹操传(三)

第四百五十五章 曹操传(三)

作者:晶晶小魔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收集末日最新章节!

    ——公元166年——

    延熹九年(166年),桓帝崩,无子。

    因桓帝在位期间,崇信宦官,又加封侯览、曹节、王甫三名宦官为公候,因原本“五候”中左倌病死,其余宦官并称或“七候”,桓帝崩后,七侯欲立同他们关系密切的渤海王刘悝(kui)为帝。

    时有太尉窦武、陈蕃与士人荀昱、刘表等人因德行卓越而并称“十君子”,窦武之妹窦妙为桓帝皇后,不愿素来与其不睦的刘悝登基,遂联络包括窦武在内的十君子和诸多外戚与宦官相争,要依律立解渎亭侯刘宏为帝。

    双方相持不下,最终大打出手,门下收罗的“无双”勇士暗中在洛阳进行了一场大乱斗,后称“七候战十君”或“党锢之祸”。

    因剑圣王越弹压之故,双方均未把斗争摆上明面,最终“十君子”获得胜利,窦武迎年仅十岁的刘宏为帝,称汉灵帝,而后自封大将军。

    残余宦官势力向升为太后的窦妙摇尾乞怜,得以身免,而窦武为使自己地位稳固,将其他君子以定策有功之名向外分封,一时洛阳朝局再次为外戚势力把持。

    同年,塞外大灾,胡人鲜卑入塞,匈奴与叛羌纷纷响应入寇,幽、凉、并三州同时告急。

    朝廷拜后将军张奂为护匈奴中郎将,以平三州之乱,张奂自往胡患最重的并州,派遣属下分别前往凉州与幽州于当地募兵。

    凉州有豪士名董卓,统领一州游侠,时任武威羽林郎,率部接受张奂招募后,不出旬月便将叛羌剿灭,张奂大喜,表为别部司马,官拜郎中。

    有流言称凉州羌人早已被董卓收服,叛羌是被其属下谋士以计从外地骗来,趁鲜卑入塞时壮其声势,而后剿灭以图进身之资,然张奂并未取信。

    并、幽二州战况则较为胶着,虽有南县丁原及涿郡公孙瓒等作战出彩的将领,仍耗时近半年才将劫掠胡人击退,遂班师回朝。

    经此大战,张奂所率部队却损伤甚少,他自以为领兵有方而沾沾自喜,于是在听到属下禀告说,诸多兵士都有饮用可使伤势快速复原的“符水”时,怒而斥之逐出。

    ————

    灵帝即位后,拜曹嵩为大司农,掌管国家财政,位列九卿,毕竟此时外戚掌权,司隶校尉这洛阳周边的监察举报之责无疑要收回,于是曹嵩硬生生从一个人见人怕的“监察”变成了人见人爱的“财神”。

    曹嵩升官,蔡邕也没有停步不前,六年间依次升任郎中、议郎,并且在做学问时结识了洛阳的许多大儒,比如卢植、郑玄等,似乎还准备和他们一起做一桩文化方面的大事。

    不过这些事都和如今年仅十一的曹操没有什么关系。

    对曹操来说,直观的感受便是老师的话越发难懂,而自己家里更加有钱了,能够把袁绍比下去,顺便还可以送给蔡琬一些比较名贵的箜篌。

    当然,这不是曹操对蔡家小姐有什么想法,而是希望她在准备拿箜篌砸人的时候,能想到这是自己送的,不去砸他而去砸袁绍。

    蔡琬现年十二、身量长开,容姿清丽,有辩才、懂诗词歌赋,又擅长音律,虽然年岁未足,却已经有不少官宦人家前来试探是否有幸和蔡邕攀亲。

    对此,曹操只能表示那些人大概眼睛都是瞎的,虽然她看起来娇娇弱弱,但没事捧着个那么大个的箜篌走来走去,明显是天生怪力吧。

    这也与她拿箜篌只对曹操和袁绍用砸的,对旁人却是用弹的有关——醒醒!令你们听的如痴如醉的那玩意不是乐器,它是个凶器啊!

    袁绍逐渐长大后,身上的肥肉不见了,容貌也依稀能看出袁家一贯的英伟,不过脑袋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使,曹操原本两句话就能骗到他,现在不得不提升为三句。

    袁绍的弟弟袁术,不但继承了袁家一贯的口头禅“我袁家四世三公”,还喜欢金光闪闪的东西,不过不知为何颇为畏惧蔡琬,只去过两次蔡府便再也不肯去了。

    至于曹操自己。随着日渐年长,除身量长高外,眉目亦开始锋利,同曹嵩一起出去时,旁人恭维时的话语已然变成了:“曹小公子英武不凡,将来必为将军。”

    “说什么将军,便是大将军我也不屑于做,”曹操这话没有别人可讲,只得对“替身”说:“我十分想当丞相。”

    同样位于三公九卿之上,“大将军”是目前官职最高的武职,而“丞相”却是被弃用多年,地位相仿的文职。

    “为何不当皇帝?”因为旁人断无可能听到,“替身”的讲话更加大胆:“你看这连着三位皇帝,除了全都姓刘之外,根本和前任皇帝毫无干系吧。”

    “不……‘全都姓刘’其实是最重要的一点,”曹操看看“替身”低声说道:“毕竟四百年的江山啊。”

    对于这个和自己同步成长,一模一样的“替身”,随着年龄增长和见识的广博,曹操对他的观感逐渐变得复杂,尤其是他偶尔轻描淡写地讲出一些曹操深埋于心底,连想都不敢想的话的时候。

    “好的——你们两个可以过来啦——”蔡琬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令靠在树上休息的曹操循声望了过去。

    今日正值蔡邕休沐,他原本想为曹操和袁绍讲学,却不知怎么被蔡琬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于是准备好车架带着三名少年少女前往郊外的“黑龙潭”游玩。

    蔡邕在潭边为三人讲了一番山水之后,回到车中小憩,令他们自行去玩耍,蔡琬支起画布,说要画下这水潭景色,然后以他们会干扰灵感为由,把曹操和袁绍赶走。

    此时呼唤,想必已经画好?曹操方举步,便见到袁绍抱着一堆野果从另外一边跑过来:“曹操!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我看到一只觅食归来的猴子……

    曹操暗中叹气,唤来周围待命的仆人收走果子,又整整他的衣衫,才领着袁绍去见水潭边的蔡琬。

    “怎么样?”潭边,翠绿衣裙的蔡贞姬已经丢下画笔,捧着她的箜篌望向曹操和袁绍。

    这是如果敢说不好便砸人的意思?曹操一边想着溢美之词一边望向画布,然后愣住。

    此时颜料种类不多,色彩完全写实很难,大部分画作都用纯粹墨色,蔡琬这幅“水潭图”虽然笔法不算上佳,但也有可圈可点之处,但问题在于,画布上那盘旋于水潭之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黑龙潭嘛,没有黑龙怎么叫做黑龙潭?”蔡琬似乎早有预料地解释道:“我画的龙像不像?”

    “说的好像我们谁见过真龙似的——”

    “【呼——呛!】”

    曹操话到一半,便听到一声巨大可怖的咆哮,地面都为之震动,黑龙潭的水面骤然沸腾翻滚,一条庞然巨蛇破水而出,通体漆黑,有鳞有角,血盆巨口,眼放豪光,与蔡琬所画“黑龙”一模一样。

    那黑龙钻出水面之后目光略微一扫,便凌空下扑,张开巨口直冲曹操、蔡琬和袁绍而来。

    “阿瞒!”“替身”拔剑疾声呼唤,唤醒了几乎被镇住的曹操,曹操完全没有时间犹豫,同样拔起平日游侠所用短剑,同“替身”一齐刺向那黑龙的口中尖利獠牙。

    铮!崩!

    曹操和“替身”手中短剑被撞飞,一起向后摔倒,但两颗龙牙也应声而断,黑龙吃痛后退,漆黑龙血四溅,但闻之却没有血腥味,更像是……泼洒的墨水?

    “啊啊啊!想吃曹操,先过我这关!”袁绍如梦初醒,胡乱挥舞着他带鞘的短剑,挡在曹操面前。

    嘣!嘣!啪!啪!蔡琬抱起她的箜篌,猛然弹断两根弦,两道几不可见的音波飞出,打在黑龙身上,令其似乎打算再扑的动作停滞了一下。

    这不是有正常使用方法吗?怎么总用砸的?由于震动剧烈,一时爬不起来,曹操仰倒在地看着蔡琬,忙里偷闲地想道。

    “哈哈,平时看不出来,果然还是我更强啊,阿瞒!”另外一边,“替身”只是打了几个滚就重新站起来,捡回短剑冲向黑龙:“你就老老实实躺着吧!”

    砰——嚓!啪!

    “咦?我竟有‘无双’之力?”袁绍胡乱挥舞着手中短剑,那扑击的黑龙亦总是被奇怪出现的剑痕所击退,于是颇为惊喜:“曹操!贞姬!我定然能保护你们!”

    怎么办……现在想让他快跑也做不到了,曹操身旁是被多次击飞,终于爬不起来的“替身”和所有琴弦皆断,双臂不停颤抖的蔡琬。

    “【孽畜!休得伤人!】”

    铮!

    有清亮女声响起,而后一柄黄金剑身,碧蓝装饰的长剑从天而降,戳着那正欲扑击的黑龙额头将它狠狠撞向地面,黑龙连挣扎都没来得及挣扎,直接化为一蓬墨水四下散落。

    而后,一名年逾二十,身穿黑色紧身劲装和雪白连帽斗篷,周身飘洒粉红花瓣,眉目艳丽,手持长杖的女子从天而降,顺手拔起了那柄黄金剑。

    “【左慈!我知道你在这里!这次你做得太过分了!】”

    那女子目光与表情皆尽冷然,她环视四周时,那挥斥万方的高傲神态,曹操只在皇太后脸上见过类似,但那些深宫妇人与这名女子相比,便有如腐草荧光和当空皓月之间的差距。

    未等那女子讲出第三句话,蔡琬原本用来作画的画布突兀自燃,有一道黑色符箓从火焰中骤然破空而去。

    “【哼!】”女子未有更多言语,追随那符箓飞腾而去。

    一时间,随着黑龙变化成的墨水逐渐干涸,这里的情景变得如同是小儿们拿着墨水玩闹,不小心撒了一地一身的普通情景。

    “呃,疼疼疼,那是谁的‘无双’能力吗?为什么要针对我们?”“替身”一瘸一拐地从旁边走来,伸手欲拉曹操,忽然歪了歪头:“我说阿瞒,你的脸怎么这么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