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二十章 契约与干扰

第二百二十章 契约与干扰

作者:晶晶小魔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收集末日最新章节!

    我叫阿卡托什,

    我搅黄了黑暗兄弟会的三桩生意。

    ——4E,201年,末种之月,30日,23:17——

    德西昂·艾维库斯是一名正在天际省旅行的【圣蛾祭司】。

    这个名字很奇怪的祭司团体不向任何圣灵或魔神祈祷,同时也不对任何势力负责,他们常年居住在帝国首都省的白金塔的图书馆中,日复一日锻炼自己的精神,以期能够阅读出【上古卷轴】的内容用来保护皇帝。

    即使锻炼一切顺利,一般的祭司也至少要在五十岁之后才能顺利阅读上古卷轴,在此之前,也可以通过聚集大量“先祖圣蛾”,借用其振翅频率阻挡上古卷轴的反噬来强行阅读,因此得名“圣蛾祭司”。

    【上古卷轴】的外形是足有一人高,不知由何人撰写的巨大金属卷轴,在塔玛瑞尔的历史上出现过多份,其中大部分都被收集到白金塔图书馆中等待圣蛾祭司们阅读。

    普通无资质的人如果打开上古卷轴,会被一阵刺眼的强光暂时摧毁视力,大约两三天后才能恢复,有阅读资质但锻炼不足者打开后,可能看到破碎的词句和无意义的图画,然后会在持续一周的剧烈头痛中完全忘掉自己看到的东西,只有经过艰苦训练,或者有先祖圣蛾庇护的情况下,才能从上古卷轴上看到具体的内容。

    每支上古卷轴的内容都不相同,同一支卷轴被不同的人打开,或者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段打开时所看到的东西也不会重复,大部分情况下看到的是一些毫无意义的事实,极少情况下会有正好顺应阅读者诉求的情况出现,如果坚持要看到自己想要的内容而持续阅读,即使有资质或者圣蛾的庇护,也极可能造成双目失明的严重后果。

    德西昂·艾维库斯今年五十二岁,已经能够初步阅读上古卷轴,作为一名诺德人,他希望能在上古卷轴中找出制止天际省内战的办法,为此即使双目失明也在所不惜,但就在他准备付诸行动时,他的导师,一名为了从上古卷轴中找出结束帝国和梭莫战争而双目失明的祭司长老阻止了他。

    “离开天际省很久的你,如果在卷轴上读出完全不知道意义的名词该怎么办?”在揭示如何击败梭莫之前,曾经游历过整个塔玛瑞尔大陆的长老当时这么说道,“我的建议是,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那么不妨先回天际省一趟,了解它具体的变化,那样才能在丢失视力之前明确地把解决办法记录下来。”

    最终,德西昂接受了长老的建议,和前往“平叛”的艾米莉亚公主一起来到天际省,之后他拒绝了锐眼鹰的保护,开始独自游历,打算最后用自己的双眼看一看这个久别的故乡。

    虽然风暴斗篷对圣蛾祭司的身份十分忌惮而不敢出手,但果然还是有人觉得他碍事啊,德西昂停下脚步,看向默不作声远远将他包围起来的几名黑袍人。

    这里是瑞驰领的野外,离任何一个城镇和村庄都有很远的距离,所以无论这里发生什么事都不可能引起他人的注意。

    “德西昂·艾维库斯,”其中一名黑袍人开口,听起来是个上了年纪的男性:“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会出现在这里只不过有人掏钱想让你死而已。”

    “莫拉格帮?”德西昂试探着说出塔玛瑞尔最有名的暗杀组织名称。

    “那种弱小的组织怎么能和我们相提并论。”对方回答。

    成立不久,只在天际省活动,见识浅薄的暗杀组织,德西昂瞬间得出结论,但目前来说毫无意义,对方既然表露出杀意,那么不动手是不可能的,所幸,这个组织的情报似乎有误,以为自己挂了个“祭司”的名头,还穿着祭司长袍,就真的是祭司?派来的几个人身上都泛着黑暗和阴冷的魔法气息,那种魔法确实挺克制普通祭司的,但——

    【闪电链】

    对方在和德西昂套话拖延时间,但德西昂何尝不是?他抬手施放出一道炽白的连锁闪电,毫无阻碍地穿透了那些黑袍人在身上汇聚起的暗红护盾,将他们全都电得飞起。

    【闪电符文】

    下个瞬间,繁杂的电流在地面上绘制出触发型的结界,那些黑袍人落地之后再次被爆发的闪电击飞,不过似乎有一个身影及时避过。

    “你们不是说他只是个普通祭司?!该死!”德西昂听到之前发话者气急败坏的咒骂,而其他黑袍人似乎被电得说不出话,只发出嗬嗬的声音。

    “显然你雇主的情报有误,你似乎没什么事,但是不是该考虑撤退了?”连续两个大范围魔法让德西昂有些脱力,于是尝试着将对方劝退。

    “和他们的帐可以以后再算,”仅剩的黑袍人撩起他的兜帽,露出一个面目凶狠的苍老面容,然后高高举起双手:“现在,为了‘黑暗兄弟会’和我‘费斯图斯·克莱克斯’的信誉,你必须死。”

    麻烦了,德西昂看着费斯图斯手上汇聚的暗红色魔法能量,神色凝重,他报上自己的名字,就是不打算给自己退路,而那个魔法的威力仅从其汇聚的能量规模就能看出来,绝不是随便什么结界能挡住的,加上之前把他们电飞的有些远,即使想打断也做不到——

    “你就从里到外翻个面吧!祭司!”费斯图斯将手中汇聚的暗红色光团狠狠掷向德西昂。

    【内爆术】

    德西昂尝试干涉或者逃跑躲避,但全都无效,那团红光虽然速度不快,但如跗骨之疽一般紧紧地跟着他,如果真的被碰到,他毫不怀疑自己会像对方所说的那样“翻个面”,到最后几乎无计可施之下,他甚至开始向从未信仰的圣灵祷告。

    圣灵在上,我还没有阻止天际省的内战,绝不能死在这里——

    【正牌的‘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呢】

    德西昂似乎听到了一个少女声音在说某种陌生的语言,又好像没听到,一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吓疯了,但下一刻,他就完全失去了自己对身体的控制,莫名其妙地转身,招手,一名倒地的黑袍人随即飞到他面前。

    【念动术】

    轰隆!!紧紧跟着的红色光团准确命中了那个黑袍人,他没有任何预兆地从内向外爆裂开来,但却完全没有血液溅出。

    “真是见鬼!这是那帮吸血鬼!契约作废!”费斯图斯虚弱但能听出恼怒的声音响起,然后飞快地远离。

    确实,普通的势力是不可能知道他的身份的,会想动他的只可能是那些潜伏在天际省平静水面之下的“异物”,德西昂一边想着一边使用火焰系毁灭法术杀死那些倒地的吸血鬼,同时郑重向刚刚救了他的存在道谢。

    没有回应。

    ——23:29——

    弗瑟姆是个典型的诺德大汉,同时也是冒险者、雇佣兵、建筑工、信使甚至农场工人。

    他不从属于任何组织,带着他的剑盾和锁子甲在天际省各处游荡,只要是力气活,并且有合适的报酬,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接下委托,虽然由于体格的原因,需要隐秘行动的任务他完全帮不上忙,但仍然在天际省的雇佣兵圈子里获得了“无畏者”这么个还算不错的称号。

    虽然有人怀疑他是帝国军团或者风暴斗篷的逃兵,所以才一直不敢在某处定居,但就算这件事是真的,忙于交战争夺地盘的双方也不会有空闲刻意去抓个逃兵回来。

    所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最终会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冒险者退休,在某个和平的城市中定居,娶一个能看得上他的妻子,并生几个会听他吹嘘过往经历的孩子。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等等等等——”裂谷城一角,无畏者弗瑟姆正跌坐在地,手脚并用地朝后退去,但速度上令人不敢恭维:“我可不记得自己招惹过你们——”

    而他仓惶躲避的目标,却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布裙小姑娘,容貌十分可爱——如果不去看她血红的眼眸和那对尖锐的犬牙的话。

    “你这种人是最麻烦的,”小姑娘开口,虽然清脆的声音和活泼的语调都符合她的年龄,但莫名透出一种沧桑感:“什么任务都接,完成之后转脸就忘,就算我说出雇主和他想要你命的原因,你也一定想不起来吧。”

    “不不不不,我想得起来!”弗瑟姆叫道:“肯定是之前改建别墅的事情,那两个家伙一看就不像夫妻,还特意要求留下暗门,我早该想到的!他们给你多少钱?我加倍,然后去找‘脸部雕刻师’,保证无畏者弗瑟姆永远消失——”

    “啊哈~没想到还有这种八卦,”女孩眨着猩红的眼睛,左右晃了晃脑袋:“可惜你猜错了哟~”

    “不,不可能,我从不干那些事后会被人灭口的活!”弗瑟姆仓惶地辩解着,如果那些认为他仅仅是个没有心机的莽汉的人听到,一定会惊讶不已。

    “唔——我就干脆告诉你好了,”女孩咧嘴一笑:“你之前搬运了批杉木去卖给一个‘要盖新房’的人不是吗?那些‘杉木’其实全都是‘树精’哦~”

    “见,见鬼——”弗瑟姆脸上满是绝望。

    “虽然你之前的提议很不错,但对方明显在针对你呢,‘脸部雕刻师’那里已经被他们请盗贼工会的人盯着啦。”女孩看着放弃抵抗的弗瑟姆,似乎有些不高兴:“哼,算了,临死之前就赐予你知道我名字的荣幸好了,吾名——”

    咔嚓,獠牙咬破了诺德壮汉的脖颈,他几乎瞬间变成了一具干尸,而那个女孩则叫着“好辣好辣!水~水~”地跑掉了。

    “‘巴贝特’……”片刻之后,干瘪的尸体又重新变回了人,但无论体型还是容貌都完全变了,此时他看起来就像一个瘦小的布莱顿人,下意识地呢喃着一个名字,茫然四顾。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你是个游荡在各大城市的独行盗,来裂谷之后发现无从下手正准备离开,而你的名字是‘基底之扎伊德’,噗——】某个声音响起。

    原来如此……弗瑟姆,不,扎伊德摇摇晃晃走出了无人的小巷。

    ——23:50——

    “吼吼——!”“噫——哈!”

    风盔城附近的虎人商队宿营地,一个体型庞大的赤膊诺德人正在和另外一个无比灵活的虎人交手。

    双方以一种正在瑟瑟发抖的商队成员无法理解的方式战斗着——没有任何兵器,仅仅使用拳脚、手肘、肩膀、膝盖等部位朝对方攻击,并被对方用及其相似的战斗方法格挡或还击,行动和反应全都奇快无比,稍微分神就只能听到交战处传来的气爆声而看不清人影。

    啪啪!轰!双方再次对冲,然后同时后跃,远远地相对而立,由于虎人有爪子可用,诺德壮汉身上有多出血痕,看起来比较狼狈,但暗色毛皮的虎人眼角嘴角溢出的鲜血证明他也绝不轻松。

    “瓦,瓦沙——”商队首领是个上了年纪的虎人老妇,哆哆嗦嗦地起身开口:“你是不是欠这位先生的钱了?快还给人家,不够的话我这里有。”

    “哼,钱?这位先生多半是想要命,”被称为瓦沙的虎人紧盯着对面的诺德壮汉:“肯定是帕菲阿姨你又卖什么东西给不该卖的人类了,这个卑劣的种族在做出什么肮脏的事之后总想着把知情者全都灭口。”

    “呵,不劳你费心,他们还灭不了我的口,”听出虎人言外之意的诺德壮汉哈哈一笑:“另外关于你们这支商队的契约,委托上并没有指出必须灭口,只是要求把你抓回去而已,原本我还怀疑你有什么价值,现在明白了。”

    “哈,果然是那些举办所谓‘地下竞技场’的家伙吗?”瓦沙摆出一个奇异的起手式,连周身的气场都强烈了几分:“飒牙流第七代传人,虎人武僧瓦沙,在此请教!”

    “嘿,那么,没什么流派,只凭直觉战斗,黑暗兄弟会的艾恩伯约恩,全力,应,战——呜嗷——!”随着艾恩伯约恩这番话,他身上飞快地长出黑毛,并在艰难地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变身为一头身形巨大的魁梧狼人。

    嘭轰!双方再次对撞。

    【哇,猫狗大战?薯片薯片——】

    虽然双方似乎都隐约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但很快就因为激烈的战斗而抛之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