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实现之二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实现之二

作者:晶晶小魔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收集末日最新章节!

    我叫阿赖耶,

    我在给世界收尾。

    00:00:00

    冬木如往常一样迎来了平静的清晨。

    无论是晨练的老人、上班上学的年轻人还是准备采购午饭食材的主妇都不会知道,他们原本应该在这清晨来临之前消失在红莲业火之中,而这座普通的沿海小城,也将无法再普通下去。

    在拥有魔力血脉或魔术天赋的人眼中,冬木市上空出现了一个异常巨大的冰蓝色圆环,它垂下的柱状灵光,将整座城市牢牢罩住,没有放走其中任何一丝的——根源气息。

    这里必将成为魔术界的圣地,稍微有见识的魔术师们都这么想着。

    而在冬木市东南,深山中的幽灵洋馆外,此时身处冬木的魔术师中最杰出的一员和他的未婚妻以及弟子对那道光环没有分出哪怕一丝关注,他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庭院正中的银色球体上。

    “Rider和Assassin是在露娜变成这样的同时消失的,”最终沉不住气的韦伯先开口打破了安静:“所以她只是在‘复活’吧?”

    “很难说一件魔术礼装是不是‘活着’,”肯尼斯摇头:“Caster化身的圣杯虽然不会像原本那样刻意歪曲地实现愿望,但它继承了那位小姐对世界的认知,很可能在实现愿望时会产生偏差。”

    “嗯……”韦伯回想了一下许愿结束后,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一语不发地同时向对方进攻,结果打了个平手后双方脸色都不好看的样子。

    “‘复活’应该已经达成却迟迟无法出来,多半是因为和其他人的愿望起了冲突。”索拉围着银色球体踱步:“但谁会特地以她为目标许愿?”

    “【大概是我自己。】”哗啦一声,银色球体如水泡般破裂,露出其中身着女仆装,有着蓬松长发的露娜:“【除非进行重塑,我将无法再随意转化成其他形象】”

    “这个外表……也行,”索拉上下打量着她:“蕾妮大概会非常喜欢你。”

    “【我的荣幸】。”

    ——10天后——

    “啊啊啊!意大利的海关和警司也都是白痴吗?”

    “卫宫切嗣!如果你在附近埋伏就快点出来!马上就要到他的老巢了!”

    “救命啊!有人帮忙报警吗?这是个绑架犯!”

    意大利第三大城市都灵的街道上,身穿黑色法衣,面容严肃的神年轻父正推着一架轮椅前行,而轮椅上有个张牙舞爪的东方少女正用路上行人听不懂的语言不停吵嚷着。

    “【意大利语】神父,这位姑娘怎么了?需要帮助吗?”

    “【意大利语】不必了,多谢,具体原因不方便说,但我正要带她去‘驱魔修女’那里。”

    “【意大利语】这样啊……小小年纪,真可怜。”

    偶尔有好心的路人上前询问,但都被言峰绮礼轻松打发走了,完全不懂意大利语的林好只能干瞪眼,她就算做手势,别人也无法理解。

    “哼,就算你把我绑来,我不帮你做事也一样。”眼看着一座华丽的教堂出现在面前,自觉逃不掉的林好开始嘟囔:“或者出工不出力甚至故意捣乱。”

    “【汉语】身在曹营心在汉?”言峰绮礼看着轮椅上的少女忽然瞪大了眼睛,继续说道:“既然没有请你帮忙,自然有让你不得不帮忙的办法。”

    “那不可能……”林好抱起双臂,看着言峰绮礼敲响了教堂的侧门。

    “恶魔退散!”侧门还没完全打开,随着一声娇喝,一条红色的绸带从门口飞出,刷刷地把林好缠个结实,下个瞬间又自动散开飞了回去。

    “还给我!”林好大惊失色,立刻跳起来冲进门去——那条缎带直接把她的“瘫痪”给吸走了!

    “哎哟!”噗通!显然绸带的主人也没想到转移的是那种坑人的症状,拔腿想跑时不受控制地扑倒在地。

    噗通!不习惯双腿走路的林好也是一扑,但总算抓到了犯人——那是一个银发金瞳的小女孩,然后毫不犹豫地发动【李代桃僵】把瘫痪吸了回来。

    “老实点,”林好把那个女孩按在地上,恶狠狠地说:“小心我把你这个吸人疾病的能力也拿走!”

    “你身上竟然有两种恶魔!”小女孩显然不打算听话,立刻反手抓住林好往回抽取“瘫痪”,而且一副打算动动【李代桃僵】的样子。

    “呵……”言峰绮礼没有理会倒在地上互相拥抱看起来关系很好的两个少女,而是把目光投向自他出现后就一直呆滞的修女:“好久不见,克劳蒂亚·奥尔黛西亚(Claudia Ortensia)。”

    “呃……”和小女孩同样银发金眸的修女偏过头:“我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

    ——1个月后——

    “上啊,碾碎那个金闪闪——【神威不够的车轮】!”

    “那种牛犊绝对没办法到达本王的面前——【没有装满的王之宝库】!”

    时钟塔,降灵科的召唤厅中,驾驶着两头小牛拉的战车的红发少年正举着手中短剑朝敌人冲锋,而他的敌人则是踩着金绿相间的滑板以保持距离的金发少年,还时不时凭空朝后面丢一些泛着绿光和蓝光,偶尔泛起紫光的武器。

    “哈哈哈——”莱妮丝一边笑个不停一边挥拳去锤韦伯:“这就是你在冬木参加的圣杯战争?噗哈哈,我不行了——”

    “嗯……基本是这个打法没错,但是当时战斗的都是大人模样的他们。”韦伯看着旁边完全不打算阻止自己被打的女仆露娜,只好苦笑着解释。

    由于冬木产生的异变,魔术师协会们开始重视“圣杯战争”这个一直失败的魔术仪式,并请肯尼斯以及韦伯对这种魔术仪式进行讲解,而自己在假期协助编写教案时,那个应该完全没有用的魔术阵意外召唤出了伊斯坎达尔的幼年版,结果正好被莱妮丝看到,她凑热闹般也画了一个,然后把幼年版的吉尔伽美什召唤了出来——虽然看起来他像是自己主动爬出来的。

    然后,他们就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

    虽然看起来很可爱,但他们可是货真价实的英灵,现在也没有可以约束他们的令咒,韦伯十分机智地在伊斯坎达尔出现的同时就向肯尼斯老师求援了,现在只能在这里看着他们并等待老师的回应。

    “【地之锁】!”最终,拉牛车的牛犊累得趴下之后,幼年吉尔伽美什甩出一条锁链把幼年伊斯坎达尔从牛车上拽了下来。

    “天上天下,有资格称王的只有——”“砰咚!”

    在金发少年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召唤厅的大门被轰然推开。

    “——Saber?”韦伯回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着纯白盔甲,金发金眸,表情冷漠,容貌与两个Saber异常相似的女骑士踏进了大门,她完全不理会韦伯的询问,远远朝两个幼年英灵举起了手中的巨大骑枪。

    【耀于至远之枪!】

    一黑一白两道旋风从骑枪分裂而出,瞬间击中了缠斗的两个幼年英灵,将他们打了个跟头,互相远远分开。

    ——都给我老实点!

    女骑士用锐利的眼神扫视了两个英灵一遍,形象缓缓消散。

    “小灰?”韦伯认出了那位骑士英灵凭依者的身份——格蕾,肯尼斯老师的小助手,来自数千年前为亚瑟王保管兵器,并一直延续至今的家族,她和Saber的容貌极其相似,但却非常讨厌被误认。

    “韦伯先生,肯尼斯导师让你把两个英灵关进锁灵阵,”灰发灰眼的少女瞪着韦伯:“还有,如果你再叫我‘小灰’或者Saber,我不介意让你尝尝圣枪的滋味。”

    ————

    “发现什么了吗?切嗣。”

    国会大厦顶端,飞跃至此的卫宫切嗣稍稍驻足,向大本钟的方向看去,耳机中随即传来久宇舞弥的询问。

    “不是目标,似乎感到了某种熟悉的气息,大概是亚瑟王的某件遗物被激发了,应该无关紧要。”切嗣整了整遮住面孔的斗篷,回转身,展开漆黑的披风朝另一座高楼滑翔而去。

    获得这个世界最高的战斗力,这个愿望被切实实现了,然而代价却是他无法再杀死任何人,无论有意还是无意,甚至只要他已经出手,舞弥也无法进行补刀。

    最终,只能收集证据将目标们绳之以法,或者干脆揍到长期住院的程度。

    “魔术师杀手”的称号已经完全消失,切嗣如今被人提起时会被称为——“正义的伙伴”(batman)。

    ——5年后——

    冬木市作为魔术师以及教会双方面的圣地,在双方互相争斗一段时间发现互相奈何不了对方之后,达成了互不干涉的协定。

    而居住在这里的居民除了感叹城市发展太快之外,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之处。

    而作为冬木最大的地主远坂家,它的声望在其家主抵达根源还能传回消息之后达到了顶峰,而家主夫人的某个青梅竹马总想趁虚而入结果被两位公主殿下之一收拾得很惨已经成了可以当做笑话的日常。

    ——喂,转学生,我叫远坂凛,这是我妹妹远坂樱,你叫什么名字?

    ——士郎,言峰士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