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豪门天价前妻 > 第2616章 麻烦快点,我约了人吃饭

第2616章 麻烦快点,我约了人吃饭

作者:月下魂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豪门天价前妻最新章节!

    顾琰摇摇头,没说什么。

    石墨晨的身份,也就仅限于家里人和几个叔伯知道,小辈里知道的人更少……甚至就连颜颜都不清楚。

    自然,他感觉到墨晨有些不对劲,这事儿,也不可能和王啸去说。

    王啸见顾琰不想说,倒也不多问。

    男人么,询问一下是关心,也不是八卦什么?

    见顾琰不想说,他自然也就不问了。

    “我先出去了,”王啸说道,“半个小时后有个会,你别忘了。”

    “那个会不需要我了吧?”顾琰当即拧眉,“一一这几天胃口不好,我还打算去买些菜回去早些做饭呢!”

    “……”王啸一听,当即呲牙咧嘴,“你有个怀孕的老婆了不起哦,班也不好好上,这会也不开了……你是总裁,还是我是啊?”

    “你是总裁特助啊!”顾琰一副理所当然,“特助是什么意思你到现在还没有理解吗?就是总裁有意外情况发生,能当总裁使用的那种,比如开个……”

    “得得得!”王啸只觉得头大的急忙制止,“你收起你那些歪理吧你!靠!劳资特么的当初上高中的时候,到底是怎么瞎了狗眼,觉得和你做朋友不错的?”

    王啸悔不当初,又想到六年前来帝皇面试的情景,真是想一次,觉得要吐血一次。

    妈的!

    难怪他现在越来越瘦,和“胖子”这个外号,越来越不符合了。

    这特么的是被奴役的根本没有时间享受,才导致只能消耗身体脂肪,没有时间堆积啊!

    “估计那时候你真是眼瞎了。”顾琰挑挑眉,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

    “我呵呵你啊!”王啸翻了个大白眼,一副‘真的不想再多说了’的痛苦神情,带着崩溃的转身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关上门的那刻,一个转身,对着门就比了两个中指。

    这一刻,他简直恨不得多几个手出来可以比中指才过瘾。

    ……

    澳海市,Emp证券交易所指控中心。

    几十台电脑在同时运作着,操盘手一个个盯着各自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数据,有何情况时,及时分析和汇报。

    龙楚恒双手抄裤兜的立在大屏幕前,也是紧盯着被切割成了四宫格的屏幕上的数据,渐渐,拧了眉。

    “有人幕后操控了。”经理声音凝重,“这个时候反击,很容易入套,被有关部门监管。”

    如今是信息飞速发展的时代,和Emp刚刚创立的时候到底不同。

    如果动作过大,很容易引起有关部分的监管,那会是很麻烦的事情。

    “不动作也不行……”龙楚恒声音平静,“这样下去,明天开盘会让很多股民失去信心。”

    经理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估计是有人收到风,知道Emp要脱单,想趁机捞点儿。”

    “这一步始终要走……”龙楚恒声音平静,俊逸的脸上没有太多神情,那独属于龙家人的天生霸气,在这一刻,隐隐间萦绕着,“做吧!”

    经理还是有些担忧,“可万一……”

    “我会处理。”龙楚恒说着,示意了下霄影。

    霄影点点头 ,转身,去取了电脑过来。

    作为龙夏洛的后人,龙楚恒曾经是被龙夏洛说过,和他最像的。

    不管是性格还是各个方面,都极度接近他。

    唯一不同的,就是生长环境造就了一些不可逆的东西。

    比如,龙夏洛基本是在XK长大的,虽然很多时候在学校,可到底没有从小就生活在龙岛,接受着候选掌权人培训的龙楚恒那么被束缚。

    电脑拿过来,龙楚恒直接连接证券所的线路后,切入了操作后台。

    就在一众操盘手举动的时候,他也同时动作的……只不过,他所做的,不是能放在明面上的东西。

    哪怕,其实此刻操盘手所做的,也是不能放到台面的事情。

    时间,一点点过去。

    Emp这边忙碌一片,相较于此,绯夜赌城高级VIP包厢里,气氛凝重到了仿佛空气都凝结。

    石墨晨修长的手指捏着一个藏蓝色的筹码在手里微微转动着,偶尔会触碰到绒布台面,发出很细微的声音。

    可是,纵然此,在此刻凝重的氛围下,声音都显得格外大。

    “还……跟吗?”石墨晨看着对面那个拿着手绢擦汗的中年男人,嘴角有着薄笑,开口问道。

    男人看看石墨晨已经掀开的牌面,再看看自己的,手攥了又攥,额头的汗,已经又密了几分。

    “你还想和之前那样炸我吗?”男人咬牙。

    之前有两把,牌面比他大的这小子诓了他,底牌简直是搞臭了他明牌的好,完全渣到不行。

    这把,他又想故技重施吗?

    石墨晨好看的唇角轻勾了下,“对啊,我就是炸你,那你跟吗?”

    “……”男人脸上的肉因为石墨晨这话开始抽搐。

    这人不管是言语还是表情,让你根本分不出真假。

    男人看看自己的筹码和牌面,手心里仿佛都开始冒汗了。

    “话说……”石墨晨故意停顿了下,将手里的筹码放下,顺手掏出烟和火机,“你这把要是输了,结果可就不好玩了。”

    男人那不大的眼睛瞪了瞪,努力的隐忍着愤怒。

    石墨晨也不理会他,只听‘铛’的一声,钢制火机被弹开后,滑动擦出火花的同时,他将烟点燃。

    明明只是很平常的一个动作,尤其对男人来说,平常的就和吃饭一样……可却也因为这样平常的举动,让人心里都觉得压迫的厉害。

    男人还是没有抉择到底跟还是不跟。

    不跟,扣牌,下一把更被动。

    跟……万一输了,那他输的可不单单是筹码,还有他这辈子打下来的一切东西。

    石墨晨不催促了,吸着烟,手里把玩着钢制打火机,修长的手指翻转间,仿佛打火机都变得有灵魂起来。

    就在一根烟快要见底的时候,石墨晨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了。他拧眉了下,微微坐起身,将烟蹍灭在烟灰缸的同时疑惑道:“时间太久了,还没决定?”他语气里难得有些不耐烦下的嫌弃,“我等下还约了人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