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豪门天价前妻 > 第2384章 简傑篇(64)

第2384章 简傑篇(64)

作者:月下魂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豪门天价前妻最新章节!

    “嗯?”石玦郗轻咦了下,没明白石墨晨的意思?

    不舍得离开?!

    没有人让他离开,不是吗?

    最主要的是,谁会舍得让他离开?!

    石墨晨轻轻叹了下,将烤炉上的东西翻转着的同时,刷着他特质的酱料。

    “一想到,以后因为身上的责任,还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石墨晨看着那透着殷红的火光渐渐深了视线,“我不可能长期留在墨宫,也不可能一直陪在他身边,就总有几分难过。”

    石玦郗沉默了。

    他走了,因为少钦不想他平静地生活沾染上某些东西,所以,不让他经常回来。

    Star虽然没有这个限制,可不管是和北辰、沫沫相认,还是XK的责任,又怎么会如六年前那十二个春夏秋冬,朝夕相处下的陪伴?!

    “他……”石墨晨抬眸,视线落在了海面上,声音透着叹息下的沉重,说着他说过,更是想过很多次的话,“……太孤单了!”

    孤单到,他就算明明知道,不回到父母身边是对父母的残忍和伤害,却又不能离开那个孤独的人。

    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对和错……

    由心做了决定,却发现,到头来他有可能才是最让石头孤单的那个人。

    因为,始终不能一直陪伴!

    而最让他心疼的是,石头从来不将这份孤单强加在他身上……

    他给他最好的教育,给他最正确的人生向导的同时,从来不干预他对人生道路的选择。

    他仿佛是父亲般的存在,却又给他朋友般的轻松惬意!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让他有着一种是亲人也是知己的难舍情义。

    “有你,他不孤单。”石玦郗轻笑的说道,“Star,你成为最好的你,不仅仅是你想要给北辰和沫沫的,也是对少钦最大的安慰。”

    我知道……

    石墨晨心里如是说道。

    因为石头给了他最好,他不是最好的自己,又如何让石头知道……他不怨恼他的自私。

    思忖间,石墨晨嘴角溢出浅薄地淡笑,在微微火光下,眼底流淌着似水似火的光华。

    他回头扫了眼,视线落在乔雨身上,嘴角翕动了下,似乎觉得不妥,遂收回视线的同时喊了声,“大鬼!”

    “晨少……”大鬼上前。

    “去喊六哥,这都待在枪械库多久了?”石墨晨微微蹙眉,“枪械库还能长腿跑了不成?”

    “是!”大鬼应了声,去找阿六。

    石墨晨将烤好的一部分东西给了小鬼,手里拿了几串去了石少钦那边,“尝尝?”

    所有人视线都落在了石少钦这边,每个人其实都有些无法想象,石少钦那样的人,手里拿着串撸是什么样子?!

    嗯,都很期待!

    因为是石墨晨给的,也是他烤的,石少钦自然不会拒绝。

    一向遇到石墨晨,石少钦从来就是个没有原则的人。

    石少钦接过,看了看,垂眸浅笑了下,“魉都吃的差不多了,才想起我?”

    石墨晨在一旁坐下,顺手接过卿卿递过来的果汁,“是吃醋?”

    微挑的声音透着故意下的玩笑,也是堵住石少钦有那么一丝丝抗拒的心理。

    石少钦微微深了下眸,轻叹的浅笑了下……

    “噗!”

    突然……一声传来,石少钦微微向旁边一侧,石墨晨喷出来的果汁没有溅到他分毫。

    “……”石墨晨俊脸一苦,先是看看手里的果汁杯,然后看看卿卿,见她耸肩摊手,随即郁闷的看向石少钦,“石头?!”

    石少钦浅笑,吃个串都能优雅的他慢条斯理的咀嚼着食物,清浅地说道:“定力不够!”

    石墨晨翻翻眼睛,对于这杯又苦又涩又酸的果汁有些无语。

    “我是没想到你会整我!”石墨晨放下杯子,在大家笑意下擦拭着嘴,明显透着不满。

    “你小时候故意整我,我不是也不知道?”石少钦微微挑眉,眼底有着一丝报复下的笑意。

    “睚眦必报!”石墨晨算是知道了。

    小时候石头宠着他,任由着他折腾。

    现在他成年了,石头就报复回来了。

    想着,石墨晨不满地看向卿卿。

    “我是被逼的……”卿卿笑着讨饶,一脸无辜。

    石墨晨有些无奈,却又哭笑不得。

    顿时,小插曲下,夜色仿佛都因为柔和的星辰变得舒心而开怀起来……

    而因为石墨晨被整,到没有人注意石少钦撸串这件事情了。

    ……

    洛城,飞天大酒店。

    咖啡休闲厅里,流淌着柔和舒缓的音乐。

    偌大的空间,因为被包场,除了轻轻的音乐声,一切都安静的仿佛空气都流动的缓慢起来……

    靠窗的位置,纪凌商交叠着修长的双腿,带着几分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目光微侧,看着洛城午夜下依旧繁华的夜色。

    “七少,帝皇那边好像没有要去处理商场叫停事件的动作。”秦咫走上前,小声恭敬的说道。

    纪凌商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动,仿佛看着夜色已然思绪游离。

    秦咫也没有再说话,他清楚纪凌商听到他说的话了。

    过了会儿,纪凌商收回视线,嘴角溢出一抹淡淡地笑意,很浅,也很冷。

    “顾北辰除了公司大决策外,已经基本不管集团业务了。”纪凌商声音淡淡,“萧翊属于雷厉风行的性子,没动作恐怕也不是她本意。”

    “您的意思是……”

    “顾琰这个人,到底是顾北辰的儿子,未来帝皇的继承人,我真挺有兴趣的一个对手。”纪凌商说着,突然垂眸浅笑,“有点儿感觉大人欺负小孩。”

    “……”秦咫一听,嘴角不受控制的轻抽了下。

    他跟在七少身边快十年了,可这个人的性格他很少能摸透。

    比如,对帝皇的动作。

    帝皇的根基,根本不可能是纪家可以撼动的。

    与此同时……

    顾琰抱着笔记本在出租屋阳台的懒人沙发上和人聊着天,陪着正在啃一本医学书的厉心瑶。

    “小傑,你不用陪我……”厉心瑶头也不抬的在一旁做着笔记。

    “我在处理事情,你安心看书。”顾琰轻笑的说道。

    厉心瑶看了他一眼,视线瞄到聊天对话框,心里趟过暖意的应了声,继续看书。

    顾琰收回视线,聊天框里传来消息:他人已经在洛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