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豪门天价前妻 > 第1175章 儿子的选择是对的!

第1175章 儿子的选择是对的!

作者:月下魂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豪门天价前妻最新章节!

    第1175章 儿子的选择是对的!

    男人,什么都可以被质疑,唯独那方面的能力,不能被质疑。

    尤其是在女人面前的时候……

    叶晨宇的脸已经黑的和锅底一样了,看着陈渃的视线,也是阴嗖嗖的。

    这会儿犯罪分子竟然嘲笑他?!

    思及此,叶晨宇的脸,又黑了一层。

    陈渃一点儿没有感觉到叶晨宇的不对,笑的越发不可控制,整个人在叶晨宇身下,因为笑的停不下来,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你再说一遍?”叶晨宇气极。

    陈渃还没有反应过来,惊呼一声,人已经被叶晨宇翻了个个儿……

    巴掌不轻不重的落在了身上,陈渃是又羞又气。

    ……

    顾北辰拿着本财经杂志在看,头等舱里,偶尔传来浅聊的声音,夹杂着有人睡觉而传来的粗重呼吸声。

    看了会儿,顾北辰没有了心情。

    阖起杂志,找空乘要了杯红酒,将自己放空了起来。

    偏头,视线无意中扫到一旁那个男人,他正在素描……而人物是他!

    顾北辰蹙眉。

    那人仿佛也感觉到了顾北辰在看他,视线偏了下,却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继续画着。

    等到空乘将红酒拿过来的时候,那人也正好停手……

    他将素描画从画本上扯了下来,递给顾北辰。

    “学美术的?”顾北辰随口问道。

    那人浅笑,摇摇头,“业余爱好!”

    “画的很好……”顾北辰垂眸看着。

    他辅修过建筑设计,虽然和画画不同,可是对很多线条也有着严苛的要求……

    都是靠笔画的,有异曲同工之处,他自然也就看到这个人的功底。

    只是……

    明明画得是他在看杂志,可是,杂志却没有,只是勾勒出一种虚幻的轮廓。

    “你这幅画想要表达什么?”顾北辰问着,看向那人。

    “你没有微表情,可从你拿杂志的姿势,那是一种心不在焉,甚至是心里有事,企图想要掩盖的心理……”那人声音平静的说道。

    顾北辰鹰眸轻眯了下,墨瞳变得幽深,“研究心理学的?!”

    这次,是疑问,却也是肯定。

    那人耸耸肩,“你好,叶昊阳!”

    叶昊阳伸出手,顾北辰垂眸看了眼,却没有和他握手。

    “心理学本身是研究人类心理现象、精神功能和行为的一种科学……”顾北辰抬眸,看向叶昊阳,“并不是用来窥视别人的。”

    叶昊阳收回手,“顾总拒绝和我握手,是因为我猜透了你的心事,潜意识里形成的自我保护意识……”

    “哦?”顾北辰浅笑,可那样的笑,僵在嘴角,不曾蔓延分毫,“与其说我是自我保护意识,为什么你不认为,你我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我无需和你迂回?”

    一句反问,透着睥睨下的傲气。

    甚至,隐隐约约的,噙着一丝嘲讽。

    顾北辰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并不会让人觉得自大。

    因为,他有这个能力傲视。

    叶昊阳挑眉了下,“其实,是我说的,还是顾总认为的,顾总心里很清楚……”

    深意的话,深意的笑……

    叶昊阳微微点头示意了下,没有再说什么,收回了视线,拿着画本继续在画着。

    顾北辰也没有再理会他,只是视线垂了下,看了看素描,随即将其折起,放入了置物袋,偏头看向了小窗外……

    飞机抵达洛城的时候,是当地的清晨。

    蒙蒙亮的秋日早晨,因为降温,空气中夹杂着一丝湿气。

    顾北辰驱车,径自往顾家庄园驶去……

    到了家的时候,简沫已经起来了,正在和岑兰曦在院子里散步。

    婆媳两个人不知道说着什么,简沫呡嘴笑着,岑兰曦因为表达,手不停的比划着。

    顾北辰站在车跟前,看着侧背着他的那两个女人,薄唇边儿,溢出一抹薄薄的笑意。

    “咦?!”

    突然,简沫惊疑了声。

    她转身,看着停车场那里伫立着的人,先是以为自己看错了,等确定了是顾北辰的时候,简沫只是说了句,“阿辰回来了……”

    也不等岑兰曦反应,已经一手托着腰,就往顾北辰那边儿走去……

    顾北辰跨步,迎上了简沫。

    他揽住她圆润了一圈儿的腰,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吻,“怎么起来这么早?”

    “这两天小家伙淘气的很,睡不安稳……”

    简沫没有说,因为习惯了顾北辰天天在身边儿,养成了习惯,这两天睡不太着。

    “加上庄园这边儿的空气很好,爸妈起来的早,就散散步……”

    简沫眼睛笑成了弯月牙的看着顾北辰,“阿辰,J过两天要和教授弄一个程序的课题,会在学校住几天……不如,我们就在庄园这边儿住几天吧?”

    适时,岑兰曦走了过来,正好听到简沫的话。

    她听了脚步,一脸的欣慰。

    可也因为简沫的好,和善解人意,她对她当初的反对,更加的觉得羞愧……

    儿子的选择,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