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豪门天价前妻 > 第1120章 重生

第1120章 重生

作者:月下魂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豪门天价前妻最新章节!

    第1120章 重生

    叶晨宇微微蹙眉,偏头看向莫少琛。

    莫少琛双臂环胸的倚靠在窗边儿,嘴角勾笑的说道:“挺漂亮,又挺有魄力,也能狠下心……嗯,感觉能压得住你。”

    叶晨宇收回视线,不理会莫少琛的转身。

    “欸,别害羞啊……”莫少琛打趣儿的说道。

    叶晨宇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莫少琛。

    “你哪点儿看到我害羞?”

    “哦,估计看错了。”莫少琛忍着笑,“只不过,有点儿恼羞成怒的征兆……”

    看着叶晨宇有些黑沉的脸,莫少琛继续说道:“人家可是你的直属上司,如果真要对口了,回头你家里给她不痛快,她就能工作上给你不舒服。”

    叶晨宇不想和莫少琛讨论这个问题,上了床,打算睡觉。

    最近真的因为熬过难熬的犯瘾时间,他很疲惫。

    “除去睡觉时间……”莫少琛没有动,索性垂眸开始计算了起来,“怎么算,都上班时间比较多啊。”

    叶晨宇有些头疼,偏头看向莫少琛就淡然开口,“睡觉的时候压着,女人就没有办法翻身!”

    “哦……”

    拐了十八个弯的恍然声音,透着暧昧。

    莫少琛含笑的看向叶晨宇,眼底明显有着揶揄,“原来,你是打着‘压’着她的心思啊?!”

    “……”叶晨宇越发头疼了。

    他怎么不知道一本正经的莫少琛,也会开这样的荤段子玩笑?!

    闭眼睛,叶晨宇没有说话。

    只是,眼睛闭上了,眼前就冷不丁儿的飘过陈渃的影子……

    那些天的难熬,他对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记得。

    那样的自己是预估到的,可那样的陈渃……

    叶晨宇缓缓睁开了眼睛,视线落在房顶,看似平静,却暗地里复杂到了翻涌。

    那样的陈渃他没有想到,甚至用了他惯用的小心机……

    威胁他的针管里,肯定不是毒榀。

    思忖间,叶晨宇收回视线,嘴角噙了抹若有似无的淡笑。

    “干什么,人家在的时候爱搭理不搭理的,走了就想了?”莫少琛倒了杯水在一旁坐下,喝了口。

    叶晨宇看向莫少琛,“你这些天都往这里跑,筱玥就没有怀疑。”

    “不怀疑是假的,”莫少琛耸耸肩,“可谁让我们彼此职业特殊呢?!”

    “婚礼时间定了吗?”叶晨宇问着,偏头看向窗外。

    已经夏尾了,秋天还会慢吗?

    “这不是在等你?”莫少琛一脸无奈,可明显的透着揶揄。

    叶晨宇收回视线,看了看莫少琛……

    顿时,兄弟两个人笑了起来。

    时间,在陈渃执行保护重要人物,叶晨宇继续遏制毒瘾中过去……

    转眼,陈渃和叶晨宇已经四天没有见到彼此。

    叶晨宇也由之前三五个小时才会犯瘾,变成了几乎一天都不会发作。

    “叶队明天就可以办手续离开了……”戒毒所的人笑着说道,“最后能挨过来,叶队的意志力可是我见过最牛逼的。”

    那人长长的吁了口气,“说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瘾头那么大的人能戒掉的。”

    而叶晨宇的瘾头,绝对比平时很多人要厉害。

    毕竟,那可是高纯度的毒榀。

    叶晨宇一边儿剃着胡子,一边儿从镜子里看着在那里自言自语的人,眼底划过一抹笑意,透着邪痞。

    就算钢铁意志般的人,遇到毒榀,都能给你弄成一摊泥。

    他也不例外。

    只是,他有放不下的太多,在乎的人逼着,他也只能逼自己。

    能够重生……

    叶晨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脑子里不经意的划过,陈渃因为他的犀利而几乎崩溃的脸。

    “哎,其实戒毒所里,有一部分人也都是被人陷害才染上的……”那人一脸的无奈,“开端无奈,可最后能撑住,或者不再陷入的太少了。”

    叶晨宇放下剃须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清瘦了很多,脸色到在这几天养得不错。

    转身,叶晨宇收拾着自己东西说道:“只能说,开始的无奈,也抵不过身体的空虚和一时间享受下的欢乐。”

    毒榀能让人出现幻觉,那样的感觉,尝试过的人,在经受一点儿小挫折和不痛快的人,就会想念。

    总觉得第一次自己能戒,第二次自然可以。

    可却遗忘第一次是靠的毅力,而第二次就消耗了……

    直到后来,变成了习以为常也就不在乎了。

    叶晨宇停了手里的动作,看着外面墨色的夜下,晕染出昏黄的灯光,渐渐深了视线。

    “陈局最近好像都没有过来了?”那人若有所思的突然说道。

    叶晨宇微不可见的轻蹙了下剑眉,一脸无奈的看向那人。

    “你口渴吗?”叶晨宇平静问道。

    “还好……”那人愣了下。

    “喝点儿水吧。”叶晨宇示意那人自己倒,“感觉你有些渴。”

    那人咧嘴,以为是叶晨宇想喝,转身去倒了两杯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叶晨宇的潜台词。

    第二天。

    洛城的天气有些阴沉沉的,空气中也微微有些湿气。

    洛城国际机场,VVIP通道已经全部封锁。

    直到某重要人物乘坐专机离开,封锁线才清除。

    “艾玛,终于走了,再不走,我都要爆狂了……”乔睿咬牙嘟囔着,看看时间,“来得及去接宇哥。”

    陈渃看了眼乔睿。

    这次她领头,特警队全程做保护任务。

    “渃妹子,我做你车。”乔睿说着,就欲去拉陈渃的车门。

    从任务回来,只要不是正规场合,乔睿都习惯了喊陈渃‘渃妹子’。

    加上叶晨宇的事情,打心眼儿里,乔睿其实已经把陈渃当做嫂子看待了……

    “为什么?”陈渃皱眉。

    “他们回去,我们去接宇哥啊!”乔睿下意识的回答。

    “我要回局里。”

    乔睿一脸惊愕,“你不去接宇哥啊?”

    “你认为我不需要回去做报告吗?”陈渃反问。

    乔睿愣了下,想想也对。

    到底陈渃是这次的负责人,全程虽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可也是要回总局做报告的。

    “晚上队里大家聚聚,地方定了,我给你电话。”乔睿又把副驾驶的车门关好。

    “他今天肯定是要回家的……”陈渃拉开车门,没有多说什么,启动了车离开。

    看着走了的车,乔睿有些懵。

    “这么冷淡?”乔睿蹙眉,“什么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