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豪门天价前妻 > 第1108章 是护短,也是觉得可悲!

第1108章 是护短,也是觉得可悲!

作者:月下魂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豪门天价前妻最新章节!

    第1108章 是护短,也是觉得可悲!

    质问的话,让鲁小卫等人顿时变得硬气。

    陈渃一双漂亮的杏眸,透着英气下的凌厉。

    缉毒警嘴角咧了咧,“陈警官,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那是什么?”陈渃声音更加冷了,“叶晨宇染上毒榀,不是他自愿的,是为了任务。”

    她咬牙,“如今,我们作为同事,作为同是战斗人员,连最基本的敬畏都没有了吗?”

    缉毒警一个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脸色极为难看。

    “陈警官,我们也是按照程序办事……”缉毒警苦着脸,“你这样护短……”

    “对,我就是护短,你有意见?”陈渃打断了缉毒警的话,“我不仅仅是护短,还觉得可悲。”

    悲愤的情绪带着伤感瞬间弥漫开来,夹杂在叶晨宇痛苦的撕叫声中,格外的震痛人心。

    “坐在办公室里的,不知道前线人员有多辛苦……”陈渃只觉得悲哀,“可你们作为边境缉毒警,你们难道不清楚?”

    缉毒警面面相觑,纷纷觉得无地自容。

    “叶晨宇是个好警察,他为了每一宗案子,都在用最大的能力去保护身边的人,去保护人民财产和生命的安全,去努力的让犯罪分子伏法……”

    陈渃鼻子瞬间一酸,蛰的她眼泪差点儿没有忍住。

    “这样的他,我们难道不该是想办法陪他走出来,而不是用强硬的手段来销毁他的意志力,不是吗?”

    众人沉默着,走廊里的气氛,更是凝重的厉害。

    为首的缉毒警沉沉叹息了声,声音凝重的说道:“陈警官,叶警官的血液样本提取出来了,他的毒瘾……”顿了下,他声音越发凝重,“不好解。”

    他们是接触这一块的。

    能让他们这样沉重说出‘不好解’,必然是纯度极高的毒榀。

    陈渃眼底深处闪烁着复杂的情绪,乔睿等人更是一脸的悲痛。

    他们太清楚,戒毒所里的情况。

    也十分明白,那个过程有多么惨绝人寰了……

    多少人受不了的开始自残?

    又有多少人最后功亏一篑……

    这就是个深渊,进去了,就出不来的深渊!

    “我们谁都不能保证他在途中的情况,陈警官,现在不是我们非要如何,而是必须要去做!”

    虽然在这一刻,他的话透着不近人情。

    但从事实出发,陈渃等人却又不得不承认……

    “我会请示上面,”陈渃坚持,“这会儿,我是不会让你们带走他的!”

    为首的人沉吟了下,想了想,点点头。

    “好,我们可以等你请示完……”

    话落,他又看了眼传来嘶吼声的房间,随即示意跟来的人,一同先行离开。

    “渃妹子……”杨晋域猩红着双眼,“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带他会洛城。”陈渃沉眸了下,转身就往外走去。

    就算路上有多少困难,她也不能把叶晨宇留在岳城。

    谁知道这里有没有被买通的毒瘤?

    放在这里,她就算陪着也不放心……

    思忖间,陈渃拨通了王强的电话,说了自己要将叶晨宇带回洛城的想法。

    “小渃,你应该明白,程序上不符合。”王强脸色也是不好,“规矩是规矩,晨宇现在的情况我也担心,可还是必须要先行在岳城那边儿戒毒。”

    “那我给卢局电话……”陈渃丝毫不退。

    王强沉叹一声,“我刚刚从卢局那边儿过来,不行!”

    “我就不信,我带不回去叶晨宇……”陈渃当即爆了,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冷静,“如果我带不回去人,我陈渃就倒过来写!”

    ‘嘟嘟嘟……’

    暴怒的声音落下,电话被挂断。

    王强听着里面的挂断音,先是愣了下,随即皱眉说道:“怎么才跟着晨宇没多少日子,陈渃的性子都被带偏了?”

    思忖间,王强眼底划过一抹狡诈的笑意。

    叶晨宇的情况,他没有给顾北辰说……

    如今人他是没有办法从正常程序上弄回来了,也不能在这个位子上去找顾北辰。

    可陈渃不同……

    王强沉叹一声,只希望陈渃这会儿别气的忘记了能“利用”的人。

    好在,陈渃气归气,可在叶晨宇的事情上,还是冷静的。

    她想了会儿,就给陈启山拨了电话,“爸,你有没有顾北辰的电话,给我一下……”

    “你还知道打电话?”陈启山完全没有听陈渃的话,直接大吼出声,“你既然要死了,你怎么不死的干脆点儿……啊?!”

    陈渃将手机拿到一旁,那穿耳的声音,简直要捅破她的耳膜了。

    陈渃皱眉着,远远的听着电话里陈启山语无伦次的叫骂声,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陈启山骂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才怒不可遏的说道:“真是好样的,你们出任务,就连我都利用上了……任务也结束了,你今天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陈渃心里全然是愧疚。

    之前是因为大家都受伤昏迷,紧接着就是叶晨宇被注射了毒榀的事情……

    她确实忽略了家里人。

    “爸……”

    电话彼端突然沉默起来,紧接着,陈启山有隐忍的哽咽声传来,“臭丫头,你真是从小就不让你老子省心……”

    “对不起……”陈渃红了眼眶,“以后再也不会了。”

    “你还敢有以后?”陈启山当即吹胡子瞪眼。

    陈渃红着眼眶,被想象中陈启山的样子弄的笑了起来,“没有以后了……”

    陈启山重重的叹息了声,再多的气恼,也抵不过女儿没事来得让他舒心。

    陈启山在电话里开始唠叨,完全没有了一个集团董事长该有的沉着,就仅仅是一个担心女儿、关心女儿的父亲……

    可惜!

    陈渃这会儿没有时间和“唠叨”中的爸爸互相获取温馨……

    “爸,你要骂要我怎么滴,我们回去再说。”陈渃打断了陈启山的话,“那个,你先给我顾北辰的电话,我找他有急事……”

    “指着你今天给我电话,还是因为有事?”陈启山当即拔高了声音。

    陈渃嘴角抽了下,有些头疼。

    “陈渃,我看你眼里就都是别人,我这个爸爸,你妈妈、弟弟,还有陈家你也不需要了……”陈启山气怒的说完,就不给情面的挂了电话。

    陈渃咬牙闭眼的忍了下,刚刚想要再拨过去,就传来了短信抵达的声音。

    打开……

    是陈启山发来的。

    里面有顾北辰的电话,还有一句话:等你回来,看你哄我,我还理不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