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会抽奖的科学家 > 第0519章 设下圈套

第0519章 设下圈套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会抽奖的科学家最新章节!

    第0519章设下圈套

    接连在三生植物研究所呆了三天的时间,谷雨一行几乎把三生植物研究所的科研人员给掏空了,行政后勤等方面的人员也都被挖了个七七八八,三生植物研究所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把缺口补上,那么三生植物研究所就会陷入到停顿之中,即将蒙受的损失将会是非常巨大的。

    代理所长面对着这样的局面,欲哭无泪,没有了这些帮手,他还怎么玩得转三生植物研究所,还如何向上面交差。

    心里面恨得牙根痒痒,但是在谷雨他们一行人离开的时候,他还得脸上挂着笑去相送,他可没有邹赫威那种去挑衅谷雨的胆量,对谷雨,他是既佩服又忌惮,持敬而远之的态度的。

    看到代理所长前来相送,谷雨给储智博使了个眼色,储智博心领神会,走到了代理所长的面前,然后递给了他一份邀请函。

    代理所长看了一眼邀请函,不由得一愣,这竟然是一份邀请他加盟谷超植物研究所的函件,如果肯跳槽过来,直接就是谷超植物研究所的副所长,薪酬待以及各项福利一点都不比他在三生植物研究所的时候差,甚至还有所胜出。

    谷雨自然不是因为想挖空三生植物研究所,而发出来的这份邀请函,他专门用中级信息收集处理仪查了关于代理所长魏华康的一些信息,发现这个人在管理上绝对是一把好手,而且对植物研究相关领域的业务也不是外行,如果能够拉拢过来,对于充实谷超植物研究所的管理层,是有莫大好处的,于是,才有了这份邀请函。

    魏华康天神交战了一会儿,随后一咬牙一跺脚,接受了这份邀请。

    当华夏科学院的当家人徐天接到了魏华康的辞职申请的时候,差点吐出一口老血。魏华康可是他相当看好的一个人才,准备当成华夏科学院中高层管理者培养的,没想到只是才委派到三生植物研究所两三天的时间,就让谷雨给挖走了,以后华夏科学院就少了一个栋梁之才。

    徐天有心找谷雨理论,但是想到他曾经答应过谷雨,任由谷雨招聘三生植物研究所中的员工,而魏华康做为三生植物研究所的代理所长,自然也在谷雨可以招聘的范围之内,他就算是想理论,也找不到理由呀。

    徐天郁闷的连连跺脚,自己一向料敌于先,却没有想到在今天下了一招臭棋,可怜他的一世英名呀。

    三生植物研究所这次被挖空,谷超植物研究所这边一下子多出了几百号人,他们如何安顿,工作如何分配等等,都是事儿。不过这些事情,谷雨不再打算插手,要不然还要储智博、魏华康这些人干什么。

    谷雨只是叮嘱储智博,要抓紧时间生产,不要耽误了植物展上签订的合同的履行之后,就匆匆地带着叶柔等人离开了滨海市。

    日国那边已经不止一次打电话催促谷雨过去了,到了后来,橘先生的语气中甚至都带上了哀求,樱园的那株国运之树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了,如果谷雨再不过去,搞不好国运之树真的要死掉了。

    谷雨的私人飞机直接从滨海市的机场起飞,然后直飞日国东||京。在飞离滨海市的时候,谷雨特意让驾驶飞机的叶柔往取水口那里转了一圈,他欣喜看到正有一架货运飞船在这里取水。在取水口的围墙之外,有不少人在围观,看着清澈的水被抽取到天上的货运飞船中,发出阵阵的惊呼声。随着他们的惊呼,一个个的声望值就这样贡献了出来。

    私人飞机在空中拐了一个弯儿,然后就朝着日国的方向飞了过去。数个小时后,私人飞机进入到了日国的领空,日国自卫队出动了两架F16战机给谷雨的私人飞机护航,一直护送到私人飞机在东||京的国际机场降落,这才返回。

    这次日国方面出动的欢迎阵容依旧强大,除了日国皇室的一位亲王之外,还有几位部长,另外还有一些商界大佬,社会名流,橘先生就在其中。

    亲王亲自主持了欢迎仪式,然后就邀请谷雨上了专车,直接驶往橘先生的樱园。别看谷雨不止一次造访日国,不过这次却只是谷雨第二次来到樱园,和上次来的时候不一样,樱园大门洞开,到处张灯结彩,悬挂欢迎谷雨访问的条幅,每一个在樱园服务的工作人员都是身着盛装,整个樱园是以欢迎国家元首的规格来欢迎谷雨的。

    谷雨没有浪费时间去和橘先生他们寒暄,而是直奔国运之树的位置,来到这里后,他发现这里明显有人员活动过的踪迹,国运之树上有被人整治过的痕迹,有些伤口分明是非常新的。

    国运之树在日国的意义是非同一般的,在它濒临死亡的时候,橘先生请人过来救治,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对于谷雨来讲,是好事,别人无能,他要是把国运之树治好了,不正好显示出他的不可替代性吗?

    谷雨绕着国运之树转了两圈,一边看,一边摇头,随着他的表情变化,橘先生他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他们不知道谷雨会给出一个什么判断,他们已经把所有能够尝试的方法都尝试过了,但是所有方法都没有效果,不得已这才再次把谷雨给请了过来,要是连谷雨都束手无措,那么国运之树就死定了。

    谷雨开口了,一开口就是很严厉的训斥和指责的口气,申斥橘先生他们不该胡乱请人过来救治国运之树,应该一开始就把他请过来的。本来国运之树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因为中间有那么多不懂装懂的人胡乱插手,导致国运之树的病情加重,变得更复杂,如果想救治好,需要花费的工夫可就大了,就连他都会觉得有些棘手。

    橘先生他们一听,差点跪下。真要是国运之树在他们手中死掉,他们就无法向全体日国国民交代,他们就成了日国的千古罪人。他们连声向谷雨哀求,希望谷雨拿出全部的手段,无论如何都要把国运之树给救活,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都愿意。

    见他们言辞恳切,认罪态度良好,谷雨这才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橘先生,然后这才言明这次花费的工夫至少是上次救治时候的一倍半,按理说收费也该跟着进行相应的调整的,多收一倍都是正常的,但是看在橘先生不远万里,赶到植物展上给他捧场份儿上,他这次就不多收费了,还按照上次救治时候的价格收费,不过也只有这一次而已,下次如果国运之树还犯病,他们要是再胡乱请人救治,从而耽误了救治的最佳时间窗口的话,那么他收费可就不会再给他们任何优惠了。

    橘先生他们连连点头,同时心中又有苦涩,国运之树的病难道就不能来个一次性根治吗?这要是隔上两三年或者三五年,就病一次,一次就收费好几亿美元,任谁也受不了呀。

    橘先生他们彼此见用眼神交流了一番,准备等谷雨这次把国运之树治好之后,就聚在一起商量一下这个问题。无论如何必须要想个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办法。

    谷雨对橘先生他们的眼神熟视无睹,这株国运之树已经用了他的缺陷版枯木逢春药剂,在这种情况下,再使用其他任何手段,都不管用了,只能定期隔上一段时间,全面喷洒一次缺陷版枯木逢春药剂才行,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谷雨不知道的是橘先生他们日后还真商量出来了办法,就是以这株国运之树为母树,培养子树,有了子树的替代,也算是对日国的国民有了交代。只是让橘先生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株号称是日国国运之树的樱花树天生就带有基因缺陷,非常容易感染枯萎病,就算是喷洒了谷雨的正版的枯木逢春药剂都不管用,只有喷洒缺陷版枯木逢春药剂才能够有所好转,结果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得请谷雨出手,最终自然还是老老实实让谷雨宰了一次又一次,而且那时候,日国培育出了多株子树,谷雨可是按照株树收费,一株三亿美元,可是把日国人坑的够呛。

    为了显示出来他的辛苦,谷雨一共花费了几天的时间去救治这株濒死的国运之树,等到这株国运之树重新焕发生机的时候,橘先生已经把三亿美元的款项打入到了谷雨的账户当中了。

    虽然有些心疼,但是相比起谷雨这段时间让他们赚的钱,橘先生还是能够承受这个资费的,何况这笔钱又不需要他一个人出,自然有一大堆人一起出资。这在日国可是一件能够加持光环的事情,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参与进来的。

    谷雨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当初赚取到的第一笔超亿的货款,就是前往日国救治这株国运之树,如今三亿美元虽然已经不能算是他单次赚取的最多的钱,但是一次三亿美元,还是蛮多的。

    谷雨当即决定从中拿出来五千万美元,反馈给日国人民,扶持日国福利事业的发展。用冠冕堂皇的话来讲,那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当然实际上谷雨不过是趁机多捞取一点声望值罢了。

    和上一次日国媒体遮遮掩掩,不肯大肆报道谷雨的事迹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日国大大小小的媒体像是不要钱一样,对谷雨救治国运之树,捐献五千万美元的事迹进行了一连串的报道,把谷雨塑造成了日国人民的亲密朋友。毕竟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谷雨,除了收费狠了点之外,谷雨对他们日国还真是非常的不错的,在日国的投资和经营都不小,而且言辞态度方面,也都很亲切、热情,这不是朋友是什么?

    不得不说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下,谷雨一个华夏人能够在日国赢取到这么高的声望,简直就是创造了一个神迹。

    谷雨拿到钱后,没有急着离开日国。他邀请橘先生做他的同伴,先去谷超科技日国分公司检查工作,又去清酒厂转了转。如今清酒厂可以说是日国最赚钱的企业之一,几乎日国的家家户户都有清酒厂出产的各种档次的清酒,而且日国消耗这一系列清酒的速度要比谷雨原来预期的高不少,清酒厂的产能已经有点趋于饱和了。清酒厂一直在讨论着是否扩大生产线,但是如果这样做,就要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原材料不够的问题,日国的耕地面积有限,经过前段时间的收购和租赁,日国本土能够被占用的耕地基本上都已经被圈占了,能够继续拓展下去的空间相当有限。

    谷雨把橘先生邀请过来,就是想听一听橘先生的意见。

    清酒厂这边倒不是一点方法都没有,那就是日国没有耕地了,可以去国外租赁土地种植原料,然后再出口到清酒厂这边。

    但是这个方案遭到了橘先生的强烈反对,橘先生的理由是冠冕堂皇的那就是这样做会导致原材料的不地道,那么酿造出来的清酒味道就会发生变化,到时候,日国的国民不认账了怎么办?

    橘先生是这样说的,但不是这样想的,或者不完全是这样想的,如果去国外租赁土地,那么橘先生还想着像现在这样,在种植原材料这件事上赚取大量利润,就变得有些困难了。他很清楚清酒厂从他们那里收购原材料,价钱是偏贵的,要是从国外收购,价钱肯定会降下来。到时候,他们产品失去了竞争力,他们就只能降价了。到时候,高额利润不保,他们还怎么赚大钱?

    对橘先生的小心思,谷雨一清二楚,他也不戳破,只是让橘先生这个地头蛇帮着想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出来,要是合适的话,他不介意给予橘先生重奖。

    橘先生根本想不到谷雨这是设下了一个圈套,只等着他往里面钻,可他就算是想到了,为了保住他自身的利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往这个圈套里面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