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官路弯弯 > 第八卷 第二百六十四章 绵州,不能没有你!

第八卷 第二百六十四章 绵州,不能没有你!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官路弯弯最新章节!

    韩铁林没有想到,这个邵逸先,居然把所有的责任一肩挑了!

    这样一来,那韩铁林还怎么搞李毅的名堂?

    “邵逸先同志,你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吗?你确定是你一个人力主此事的?你真的想好了,要把所有的责任担在自己身上?”韩铁林声色俱厉的说道。

    邵逸先冷静的说道:“不错,这就是我的主意。市里的常委会,也是我力主通过的。所有的常委,都是我说服他们的。”

    韩铁林鹰目圆瞪,盯着邵逸先,脸色变得铁青,缓缓问道:“邵逸先,你好大的胆子啊!你知不知道,这个绵涪化工厂,是我们省的工业明星企业!你不思保护和提携,居然轻易的就将之关闭了!你这肩膀上扛的,到底是个什么脑袋?是猪脑袋吗?”

    邵逸先好歹也是一个地级市的正厅级别高官,在绵州市里面,他就是天,就是土皇帝啊,现在被韩铁林拿来跟猪当同类!

    这对邵逸先来讲,实在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他长这么大,几时被人这么训斥过?

    “韩省长”邵逸先老脸通红,哽咽着说道:“您是一省之长,也是我一直以来学习的榜样,您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令我心寒啊!”

    韩铁林可不管他心不心寒,冷笑道:“我骂你猪脑子,还算是轻的了!就你这种傻蛋,你能在市委〖书〗记的宝座上坐到今天,真是个奇迹了!”

    邵逸先道:“士可杀不可辱,韩省长,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辱我!”

    韩铁林讥笑道:“邵逸先,我真的很奇怪啊,那个李毅,又不是什么美女,你怎么会被他灌了迷魂汤呢?我早听说了,绵涪化工厂的关闭,出自李毅的手笔,你只不过是一个协从犯!你为什么要替他背这个黑锅呢?”

    邵逸先道:“韩省长,请恕我不能芶同你的意见。什么叫协从犯?我没有协从过谁,也没有犯过什么罪!”

    韩铁林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要一力承担所有的责任?”

    邵逸先正了正脸色,高声说道:“韩省长,说句心里话吧,我自打上任绵州那天开始,我就关注到了绵涪化工厂对仙子湖造成的巨大污染,早就想把这个问题彻底的解决掉。只不过,我那个时候,魄力还不够。一直拖到了现在。正巧,江首长西巡,来到了我们绵州,并做出了整治污染企业的重要讲话。趁着这个机会,我就提出了关闭绵涪化工厂的决定!”

    韩铁林冷笑道:“这么说来,你还是蓄谋已久了?哼,你好大的胆子啊!”

    邵逸先道:“韩省长,这不叫蓄谋已久,而叫谋划已久。绵涪化工厂的污染情况,已经严重到了非关闭不可的地步了。江首长西巡讲话也提出来了,务必整治环境,关停污染企业。我只不过是遵从〖中〗央的指示办事而已。”

    他还蛮聪明的,不是一味的揽责在身,急难之时,把江首长这面大旗给扯上了。

    江兆南西巡之时,的确讲过这番话,韩铁林自然不好攻击,只道:“你甭拿江首长来说事!江首长的指示精神,我比你吃得透!对那些重污染的中小型企业,我们是应该进行关闭处理,但对绵涪化工厂这样的大厂,我们要区别对待的!这不只是你们绵州市的企业,更是咱们省里的明星企业!你说关就给关了?你请示过谁,你向谁做过汇报?”

    话说开来了,架也吵起来了,邵逸先反而没有那么害怕了,理直气壮的说道:“绵涪化工厂在我们绵州市里,危害的是我们绵州的百姓。做为父母官,我这个市委〖书〗记,有责任,也有义务,将之关闭,还百姓一片清新家园!”

    韩铁林将脸一板,沉声说道:“邵逸先,你现在还不明白我的用意吗?”

    邵逸先道:“韩省长,您的用意是?我还真的不太了解。现在厂子已经关了,你不可能再叫我们重新开业吧?”

    韩铁林道:“绵涪化工厂关闭后,市民百姓的反应如何?”

    邵逸先道:“大家都是拍手称快呢!如果再次复工,那我们绵州市委市政府,要怎样向他们交待?”

    韩铁林道:“这样吧,既然关闭绵涪化工厂,是民心所向,这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邵逸先略感诧异,心想韩铁林何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啊?他真的不追究了?

    “韩省长,您说的是真的?同意我们市里关闭绵涪化工厂了?”

    韩铁林嗯了一声,语气一转,说道:“但是,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居然不请示,不汇报,就敢擅自行动,这个责任,你们还是要负起来的!”

    邵逸先道:“您明知道关闭绵涪化工厂,是顺应民心之举,我们的所作所为,又有何过错?您为什么还要追究我们的责任呢?”

    韩铁林神秘兮兮的一笑,说道:“我并不想追究你们的责任,但这么大一个事情,你们市里,总得有个人出面扛起来吧?你别误会,不是我想要追责,而是省里有人要讨个说法啊!”

    邵逸先道:“我不太明白,可否请您明示?”

    韩铁林将脸一沉,刚刚浮现的笑脸,瞬间便消失无踪了,说道:“我的意思很直白,你们市里,必须有一个站出来,承担此次事件的责任!邵逸先,我知道,这个议题,根本就不是你提出来的。这个始作俑者,另有其人,对吗?”

    邵逸先身子一震,他也是官场中的老油条了,岂能听不明白韩铁林话中的含义?

    韩铁林这是在暗示邵逸先,要他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这个别人,不是别个正是李毅同志!

    “不”邵逸先摇了摇头,说道:“韩省长,关闭绵涪化工厂,就是我本人的提议,跟他人无关。李毅同志,也是被我说服之后,这才一力支持我。如果说,这其中有什么责任的话,由我来承担。”

    韩铁林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邵逸先还是不上道!这让韩铁林心里极端的不舒服,他绷紧了脸,指着邵逸先,不怒而威的说:“你懂清楚情况没有?行!既然你要承担这个责任,那就由你来承担好了!哼,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替李毅那小子背黑锅呢?在我印象里,你跟他,尿不到一壶里去吧?”

    邵逸先心想,韩铁林果然是想对付李毅啊!

    如果换在从前,哪怕是一个星期之前,邵逸先都会巴不得李毅受些苦难,最好是被挤走!

    可是,现在的邵逸先,心里却产生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想法!

    “韩省长,我跟李毅同志之间,的确产生过不少的误会,但这些误会,都缘自于工作上的观念不同。我对他本人,是没有任何成见的。凭心而论,他是一个称职的市长,更是一个有能力的市长,我十分敬佩他!”

    听着这番话从邵逸先嘴里说出来,韩铁林震惊不已!

    一个政敌,能为对手如此说好话?韩铁林混迹官场多年,还是头一回见到!

    邵逸先越是为李毅辩护,韩铁林的心里越是不舒服!

    凭什么这个李毅,就能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呢?

    “哼!”韩铁林重重的冷哼一声,说道:“够了!”

    邵逸先闭嘴。

    韩铁林道:“邵逸先同志,你回去吧!”

    邵逸先一怔,心想这就完事了?

    韩铁林刚才不是口口声声的说要追责吗?他不追了?

    “韩省长,那我先走了。”邵逸先试探着问。

    韩铁林阴冷的一笑,说道:“嗯,你回去等候处理吧!”

    邵逸先浑身一震,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说道:“我明白了。

    他的确明白了!为官这么多年,他岂有听不明白韩铁林话中的威胁含义?

    可是,他还是轻轻咬牙,大步迈出了韩铁林的办公室,并没有回头向韩铁林低头妥协。

    也不知道怎么回到市里的,当小车停进市委大院时,邵逸先还怔怔的坐在后排座位上,没有一丝的反应。

    “邵〖书〗记,到家了。”秘书龚红星轻声提醒。

    “嗯!”邵逸先重重的吁出一口浊气,迈步走出车子。

    忽然,他怔住了,看到李毅同志站在车边,正向自己伸出大手来!

    “邵〖书〗记,得知你回来了,特来迎接。”李毅呵呵一笑,说道:“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挨训了吧?”

    邵逸先勉强一笑,摆了摆手,说道:“岂止是挨训啊!恐怕……”他深情的望了一眼市委机关大楼,恋恋不舍的说道:“或许,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李毅眉头一皱,沉声问道:“怎么回事?韩省长说什么了吗?”

    邵逸先把韩铁林的话大致复述了一遍,落寞的说道:“看来,我这顶乌纱帽,是难保啰。”

    李毅听完之后,心里的震惊和感动,难以言表!

    “邵〖书〗记,你怎么把担子往自己身上扛啊?你不知道,韩铁林正想方设法的要对忖你呢?哎呀!你只管往我身上推嘛,他能耐我何?”李毅拍打着手背,急声说道。

    邵逸先伸出手,拍拍李毅的肩膀,说道:“李毅同志,我现在算是明白了,绵州市,可以没有我邵逸先,但却不能没有你李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