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情敌变成了我的猫怎么办在线等急 > 第79章 喵喵喵喵喵喵喵

第79章 喵喵喵喵喵喵喵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情敌变成了我的猫怎么办在线等急最新章节!

    夏裳舟:呵呵

    难道秦瀚真的是精分上瘾了不成?

    他居然又精分成两个马甲来配同一部剧,难道之前的《逢魔》让他彻底爱上了精分这种飞一般的感觉?

    夏裳舟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他又不可能当面跑去问秦瀚,所以只能一个人默默的把好奇憋回心里,内心却百爪挠心似的。

    ……不过这样一来,秦瀚好像把《藏锋》这部剧里所有和他有感情戏的角色都承包了。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这个策划妹子的动作非常迅速,在夏裳舟答应接剧之后立刻就把他拉进了剧组群,夏裳舟进群一看,然后就囧了,因为这个剧组里的大部分人居然都是熟人。

    竹戈:欢迎小受进群~*★,°*:.☆( ̄▽ ̄)/$:*.°★*。

    画册:小船~又见面啦*★,°*:.☆( ̄▽ ̄)/$:*.°★*。

    牛奶布丁:欢迎小船~*★,°*:.☆( ̄▽ ̄)/$:*.°★*。

    莲子羹:欢迎~*★,°*:.☆( ̄▽ ̄)/$:*.°★*。

    ……

    夏裳舟一脸茫然,牛奶布丁莲子羹他们在也就算了,毕竟他们是cv嘛,但是画册不是策划么,一个剧组有一个策划不就够了,画册来凑什么热闹呢?

    于是夏裳舟下意识便问了——

    香蕉船:画册傻妈你怎么会在这里Σ(っ°Д°;)っ

    画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_(:3ゝ∠)_就许你来不许我来吗

    竹戈:因为画册傻妈是我好基友啦~(*/w\*)

    画册:这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丹青在,所以我就来了~

    牛奶布丁:江湖传闻,哪里有丹青,哪里就有画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句话的笑点在哪里?

    夏裳舟一头雾水,不过他知道牛奶布丁笑点低,所以也没有太执着这个问题。

    在群成员列表里扫了一圈,夏裳舟发现春和水寒和猴头菇都已经在这个群里了,而且现在头像都是亮着的,于是他忽然就心生恶念,想看看秦瀚手忙脚乱的样子,便嘿嘿一笑,同时在群里召唤起这两个马甲来——

    香蕉船:嗷嗷嗷嗷男神已经来了呀~男神我要告白我要给你生猴子!春和水寒

    香蕉船:猴头菇也在呀~粗来打个招呼呀~猴头菇

    画册:哈哈哈哈对呀对呀春和水寒傻妈猴头菇傻妈快粗来!

    春和水寒:……来了

    猴头菇:我来了

    精分得一点都不敬业!差评!

    语气完全就是一模一样的嘛!看上去就跟一个人似的!

    差评差评!

    香蕉船:嗷嗷嗷嗷男神又能合作了我好激动啊(*/w\*)

    香蕉船:猴头菇你什么时候进的群?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

    ……哼!看你怎么在两个马甲之间自由切换还不掉马!

    春和水寒:我也很期待^_^

    猴头菇:进群没多久,刚想和你说

    香蕉船:那个~春和水寒傻妈~能问你一个问题吗~(*/w\*)

    香蕉船:哦~原来是这样啊,暂且原谅你了

    夏裳舟感觉再这样下去秦瀚不精分他都快精分了!为了不让秦瀚看出来他已经看穿了秦瀚的真实身份,他还要小心翼翼的揣测他该用什么语气和秦瀚说话,同时又该用什么语气和春和水寒说话……但是这两个人明明就是一个人啊!他感觉自己简直都快精分了!

    春和水寒:什么问题

    猴头菇:乖,摸头~

    香蕉船:咳咳,就是那个~傻妈为什么要接楚敛……

    香蕉船:之前傻妈不是一直都接主役么~_(:3ゝ∠)_

    香蕉船:当然不想说也没关系qaq

    春和水寒:一直接主役也没什么意思,想尝试一下

    香蕉船:哦!原来是这样!qaq

    ……等等,这样的答案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但是既然他男神不愿意说真相,夏裳舟知道自己再继续追究下去也没意思,于是干脆明智的选择了接受敷衍。_(:3ゝ∠)_

    #论一个机智的脑残粉的自我修养#

    竹戈:香蕉船傻妈看上去和春和水寒傻妈的关系还不错的样子(*/w\*)

    画册:明明看上去小船和猴头菇的关系比较好吧?

    竹戈:可是人家比较萌大神x小透明这种cp~

    画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竹戈:画册你被牛奶布丁傻妈传染了笑点低吗?快吃药!

    牛奶布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牛奶布丁:为什么又关我的事啦

    此时此刻的夏裳舟却忽然想到,既然画册是春和水寒的堂姐,那也就是秦瀚的堂姐,那也就是猴头菇的堂姐……所以画册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春和水寒和猴头菇是一个人!怪不得之前她每次在群里看到春和水寒和猴头菇同时出现的时候都笑得那么奇怪!

    画册:揉揉躺枪的布丁丁~你该减减肥了~

    牛奶布丁:为什么!qaq

    画册:肯定是因为你面积太大了所以才这么容易被误伤

    牛奶布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牛奶布丁:……我才不胖!

    画册:一看你取这么个甜点名就知道你喜欢吃甜点!怎么可能不胖!

    牛奶布丁:那你为什么不说小船,小船的名字看起来比我还甜!qaq

    画册:说谁也不能说小船啊!小船可是发誓要成为大神的男人的男人!

    牛奶布丁: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打多了一个男人

    画册:才没有!这可是他自己说的哈哈哈哈!【截图】我已经截图保存为表情了!

    香蕉船:……………………………………

    画册:嘻嘻~顺便采访一下春和水寒傻妈~请问傻妈你对于小船想成为你的男人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呢~

    夏裳舟的小心脏顿时一突,居然忍不住屏起呼吸来,心情紧张得不行,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就像有一匹小马在他心脏里乱闯乱撞。

    春和水寒:不错的目标

    画册:噗!

    竹戈:噗!

    牛奶布丁:噗!

    莲子羹:噗!

    香蕉船:qaq

    画册:为什么我仿佛听到了有什么东西咣当碎了一地的声音……

    竹戈:那一定是春和水寒傻妈节操炸裂的声音!

    画册:哈哈哈哈这简直是我今天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春和水寒他有节操吗?!

    竹戈:嘘,画册别那么直白~小心傻妈他打击报复~

    牛奶布丁: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是在说相声吗哈哈哈哈哈

    ……

    总之话题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拐了个弯,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不过夏裳舟的注意力却始终停留在他男神的那句话上——不错的目标。

    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信息量对于夏裳舟来说却很大,春和水寒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呢?是在鼓励他继续朝着这个目标奋斗吗?还是在委婉的说这个目标不错,但是对于他来说还是有点难度的?或者其实春和水寒是在变相的自夸,单纯的觉得他很有眼光?又或者春和水寒其实什么意思都没有,那句话只是随口那么一说……

    夏裳舟纠结了好半天,但是他又不可能直接去问春和水寒……难道这就是恋爱中不可避免的小烦恼?

    ……等等,恋爱?

    恋爱!

    夏裳舟又纠结了,这就是传说中恋爱的感觉吗?

    不,或许,这只是暗恋吧……

    夏裳舟不清楚秦瀚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有的时候他感觉秦瀚似乎对他有好感,但是有的时候他又会觉得秦瀚似乎对谁都是这个样子。比如秦瀚每次做饭的时候都会记得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但是同样的,他也会注意唐宋的口味和偏好。所有秦瀚对他的好,似乎都不是独一份的……也许秦瀚对他好并不是因为对他有好感,而是因为这只是秦瀚的习惯而已。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夏裳舟觉得,如果他喜欢上一个人,大概会觉得那个人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觉得那个人对于自己而言是特别的,比如,秦瀚在他心里就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可以取代的……但是他却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在秦瀚心里是特别的。

    临近吃晚饭的时候,夏裳舟闻着空气里的香味一路走到客厅,他揉着自己早已经饿得咕咕叫了的肚子,但是当他走到客厅里,往厨房里一瞧,便看见穿着粉红色围裙的秦瀚正在弯腰炒菜,而一边的唐宋也挽着袖子在切肉,两个人的动作看着很默契,秦瀚一熄火,唐宋很自然的就把一旁的盘子递了过去。

    两个人虽然没有什么交流和对话,但是夏裳舟却仿佛看到了两个人之间弥漫开来的默契气息,他轻轻的抽搭了一下鼻子,感觉自己似乎在空气中嗅到了什么酸酸的味道。

    ……尤其是在秦瀚接过唐宋递过来的盘子之后,还朝着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原来秦瀚并不只是会朝着自己一个人露出那样的笑容啊……

    夏裳舟又抽搭了一下鼻子,感觉空气里的酸味越来越浓了。

    虽然他知道唐宋应该还在喜欢着袁茗清,袁茗清似乎也有点回心转意的念头了,但是唐宋看上去这么冷静明智的这么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重新接受袁茗清呢?

    ……但是唐宋明知道他喜欢春和水寒,也知道春和水寒就是秦瀚,那他就应该知道“朋友妻,不可戏”这个道理!

    夏裳舟轻哼了一声,忽然大义凛然的跨进了厨房,他一步挤进了秦瀚和唐宋之间,说:“你们在做饭吗,我也来帮忙!”

    正在炒菜的秦瀚微一挑眉,轻笑着说:“你也来帮忙?”

    唐宋:“……”

    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立刻说:“不用了,你洗洗手到外面等着吧。”

    “不!我就要帮忙!”夏裳舟才不愿意让这两个人孤男寡男的共处一室呢,万一一不小心天雷勾动地火怎么办!

    唐宋:“……”

    唐宋沉默了一会儿,立刻说:“……你想炸了厨房?”

    夏裳舟:“哼!这怎么可能!我又不是诺贝尔!顶多也就摔个盘子而已!”

    他话音刚落,旁边的秦瀚便轻笑着说:“帮我拿个盘子。”

    夏裳舟:“哦!”说着他便从旁边拿起了一个盘子,双手托着,转身就往秦瀚面前递,但是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腰却不小心狠狠的撞上了洗碗台边缘坚硬的棱角,顿时手一滑,手里的盘子便哐当一下掉到了地面上,碎了。

    秦瀚:“……”

    唐宋:“……”

    夏裳舟:“……”

    ……救命!他好像真的在无意之间点亮了什么不得了的技能!

    但是这种名为言灵实为乌鸦嘴的技能他一点都不想要啊!#手动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