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傲世花都 > 第六十三章 飞斧帮来袭

第六十三章 飞斧帮来袭

奇书网 www.qsw.la,最快更新傲世花都最新章节!

    萧然刚刚将姿势摆对,只觉得浑身肌肉一阵奇异的颤动,一股灼热的气流从两腿发出,一直奔流到膝盖,在小腹汇合成一团热烘烘的气流,再向自己的上身蔓延。

    气流所到之处,皮肤阵阵灼热,每个毛孔都敞开,舒畅的感觉难以形容,好像蒸桑拿一样,只是这气流却不沿经脉运行,是沿着皮肤表面蔓延,气流每到一处,肌肤便好像被烧红的钢刀刮过似的,又是难熬,又是痛快。

    萧然心中暗暗称奇,修炼第一式通灵的时候,温和的真气从丹田之中发出,然后沿着奇经八脉运转周天,绵绵汩汩,然后再回到丹田之中,所谓养浩然之气,壮大魂魄是也。

    但是此番修炼这巫体却大是不同,通灵术温和恬淡犹如春风拂面,沿着经脉之中静静潜行,但是巫体却暴烈狂躁犹如烈火灼烧,在皮肤表面肆无忌惮的奔涌。这两种功法前者注重灵魂内在,后者却注重肉身外表,一阴一阳,相印成趣。

    这样整整折腾了半个多小时,萧然就在公园的草地上打滚,不少人还以为萧然疯了呢。

    不知不觉的,萧然翻转过身子,只觉得神采奕奕,他不但没有半点疲累之意,而且反而精力旺盛,举手投足之间,好像有着无穷的爆发力,心中十分愉悦。他做了几个扩胸运动,心中暗暗感叹:“就算修炼不到‘巫’的程度,但是能当一个绝顶武林高手,那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吧?”

    萧然炼得这么顺利,心里很是舒畅,起身连忙赶往医院,去看看丁坚那小子。忽然,他眼角瞥了一眼后面,心中暗骂了一声:“妈的,那两个人还在跟着自己,好在刚才练功的时候他们没过来打扰,不过那么奇怪的姿势,谁会知道我在干嘛呢,没准他们都被我吓坏了。”

    想着,萧然拳头一握,忽然离开正街,走进了一条偏僻的街道,七拐八弯,十来分钟就走到一个寂静无人的小巷,忽然身影一闪,不见了踪影。

    后面的两个汉子一直紧紧盯着他,不觉眼前一花,眼前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心中顿时吃了一惊,赶紧追进小巷之中。

    夜黑沉沉的,这条小巷子很是偏僻,只有主城区辉煌的灯火隐隐照亮这里,可以看见不远的地方有着一栋废弃的烂尾楼,孤零零的站着。

    两个汉子惊疑不定,东张西望,后面的一个汉子胆子较小,躲在第一个汉子后面,颤声道:“那人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不会是鬼吧?”

    前面一个汉子虽然胆气豪壮,但是看着黑漆漆的烂尾楼,阴风阵阵,心中也是发毛,道:“别瞎咧咧,哪有什么鬼啊怪的,那小子要是跑掉了,老大饶不了我们。”

    说到老大,两个人都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后面汉子忽然感觉此刻胆子也大了很多,和同伴一前一后,向黑洞洞的巷子之中走去。

    就在此时,一个黑影从墙头上飞跃而下,一个手刀,砍在后面汉子的脖子上,那汉子沉闷的哼了一声,顿时像根木头一样倒下去,前面那个汉子大吃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只大手扼住了脖子,抵在墙上。

    黯淡的灯光下,只见扼住自己脖子的手修长白皙,很难想象这样秀气的一只手,竟然有着如此磅礴的力量,那汉子感觉自己的咽喉好像被一只钢铁巨手勒住了,他满脸通红,腿脚乱蹬,可惜撼动不了那手的一丝一毫。

    “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

    黑暗之中,传来低沉的声音,听在这个汉子的耳朵之中,比死神的召唤还要可怕,他稍一犹豫,小腹便中了一拳,汉子感觉小腹剧痛,五脏六腑都好像要翻转过来似的,嘴角边露出血沫来。

    “我再问一遍,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依旧是那低沉的声音,温和而淡沉,但是此刻听在汉子的耳朵之中,却比远古凶兽的咆哮还要可怕十倍,他慌不迭的道:“别打,我说,我说!”

    萧然不再问话,只是把扼住他脖子的手松开,站在黑暗之中,悠然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现在你要告诉我的是,你们有多少人,都埋伏在什么地方?”

    汉子傻眼了,自己都还没有说什么呢,人家已经掌握得清清楚楚了,这个仗还怎么打?

    萧然看他犹豫,不轻不重的又给了他一下,这不轻不重的一下,让那个汉子顿时痛入骨髓,冷汗直流,赶紧叫道:“大哥饶命,我说就是。”

    紧接着,汉子把他们的计划都说了出来,过了十来分钟,萧然施施然从巷子之中走出来,他的身后,两个汉子都晕死过去,他们不过是个小角色,萧然没必要要他们的性命,他嘴角噙着冷笑,走上了正街,一招手,拦了出租车,嘱咐出租车司机两句,小车箭一般的射了出去。

    去医院的路上有一条小巷子弯弯曲曲的通往主城区,那里两边都是狭窄的围墙,这些围墙都是居民自己砌成的,每家都有个小小的院落。

    飞斧帮的埋伏地点,就选择在这里,两边围墙的院落之中,可以埋伏人手,只要目标出现,前后一堵,围墙左右两边人手出动,目标就是插上翅膀也逃不了。

    飞斧帮总瓢把子黑虎此刻,就在东头小院墙头趴着,作为一个江湖大帮的魁首,黑虎每次砍人,都是身先士卒,带头冲锋在前面,手中的一柄斧子,也不知道有多少阴魂萦绕。

    黑虎的兄弟也跟他一样,都是悍勇敢死之辈,组织之中赏罚分明,即便是阵亡了,家属也有兄弟照顾,所谓老有所养,幼有所教,这样一个纪律严明的组织,战斗力简直可以称之为恐怖。

    接这个任务的时候,黑虎还有些不屑,但是巨额的报酬让他很是心动,对方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让他亲自带人出马,一定要达到目标,绝不容许失手。

    黑虎出道十来年了,江湖老不等于他的斧头老了,事实上,黑虎的斧头依旧是东川黑道上最恐怖的兵器之一。

    看着远处渐渐走近的人影,黑虎一直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开了,从那人走路的样子和懒洋洋的步伐,他已经敏锐感觉到这人就是自己苦苦等候的目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