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傲世花都 > 第六十二章 巫体神诀

第六十二章 巫体神诀

奇书网 www.qsw.la,最快更新傲世花都最新章节!

    萧然走出了酒会大厅,夏冰旋心事重重,慕容瑾穷于应付,都没有发现萧然已经离开,只有易梦琪的眼光注视着萧然,见他走出大厅门口,心中怦怦跳了起来,她向大厅方向奔了几步,叹了一口气,又缓缓停下来,怔怔的站在大厅之中,看着那个伟岸挺拔的背影。

    萧然出了酒会大厅,就看见两个鬼头鬼脑的汉子,躲躲闪闪跟在自己身后,他心中冷笑,知道小赵的话应验了,陈子阳一伙人果然开始行动了。萧然索性头也不回,一路坐着电梯下了大楼,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长长吸了一口气,坏坏一笑,抬步向大街上走去。

    此刻已经是午夜时分,但是大街上依旧车水马龙,东川这座现代化城市,乃是全国经济文化中心之一,也是著名的不夜城之一,现在虽然已经晚上,但是依然热闹非凡。

    “主人,现在我就告诉你书后面的内容,希望能对你有用。”九鼎说着,也不等萧然回话,自己就讲了起来。

    《地煞术》分三式,第二式乃为巫体,顾名思义,就是炼就外功身形的。如果说第一式通灵是炼就内在真元的,那么这个第二式就是炼体强身,让自己拥有金刚不坏之身。

    巫体乃是上古巫族的独门修炼法决,不修法术,只修肉身,可以练得钢筋铁骨,永恒不灭,到了最高境界,吞星捉日,移山倒海,谈笑之间,可以让整个宇宙化作混沌,威力之大,无双无对。

    关于上古大巫的传说,萧然也听说过不少,共工撞断不周山天柱,后羿射日、夸父逐日、刑天舞干戚,这些神话之中都是赫赫有名的上古大能,都是大巫。

    想到修炼巫诀之后,可以炼成传说中毁天灭地的神通,萧然的心中就砰砰直跳,这不啻于傻郭靖得到了九阴真经啊,别说达到上古大巫的境界,就是达到他们百分之一的程度,也足够自己纵横天下了。

    而炼就巫体的方法其实与第一式大相径庭,同样有一套法诀——巫诀!而且还必须要有个先天条件,那就是修炼者必须是巫族后裔,现在这个末法年代,只有极少数人是巫族中人,不过九鼎选主人当然不会选先天不足的,显然萧然就是巫族后人。

    这就好办了,巫体这个功法,好就好在容易上手,只要巫诀一念,自身体魄就会增强两倍,至于在此之后想要身体更加强大,这就要后天自己的修行和努力了,可以说有点难。

    事实上这个功法有着常人无法控制的煞性,一旦不小心被其所控的话,很可能就会走火入魔,到时候便会成为滥杀无辜的恶魔。这就是九鼎到现在才说这个法诀的原因,若非万不得已,九鼎倒是希望永远都不要让主人知道这一功法。

    试问古代同属萧然巫族中人的下场,秦末的西楚霸王项羽、隋唐时期的战神将军李元霸!他们可谓是名声赫赫,战神级别的人物,但是又有几个是真正打下天下的呢?到头来不都是死的结局吗?不过特例还是很多的,就像咱最初的盘古祖巫倒是比较牛一点,炼就了大巫境界,创下了现在的大好山河。

    巫诀想要在原来的基础上有所突破,只要资质不算太差,勤练不辍,一般人是可以突破一重境界,只不过时间要长点。

    当然,要是寿命足够的前提下,苦苦修炼六十年,倒是还可以继续增长些修为,但是后面的第三重境界,却再也没有时间了,除非那种天赋异禀的人物,才可以破例。

    历史上有两个人破例,一个是西楚霸王项羽,另一个当然是隋唐第一好汉李元霸。

    项羽修炼巫诀二十多年,就达到了巫诀七重楼的境界,力大无穷,金刚不坏,虽然兵败,但是百万铁甲根本杀他不死,可惜中了刘邦奸计,被迫自刎而死。

    而另外一个好汉李元霸更是惊人,修炼巫诀短短十多年,就达到了巫诀八重楼的境界。他掌中两柄铁锤,重八百斤,一人一骑,纵横天下,打翻十八路反王,杀退七十二路烟尘,身影到处,鬼神惊怕,铁锤挥舞,血流成河,隋唐好汉之中,能接他一锤不死的人寥寥无几,要不是被苍天所嫉,降下神雷将其轰死,很有可能便达到上古大巫的境界。

    他们是真正的万人敌,也是古代传说中武将勇力的巅峰,他们的名声和凶悍,已经成为传说中的传说。

    自从上古大巫陨落之后,李元霸和项羽都是巫人之中的佼佼者,可惜都不能称之为大巫,确切的说,连小巫都不算,巫体十二重楼之前,只能成为巫人,巫的成分少,人的成分多,只有真正领悟了天地法则之后,才可以称之为巫,领悟天地法则,又要多少时间呢?一千年?一万年?还是一亿年?

    萧然在心中暗暗猜测,不由得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根本是时间不够,这破法决突破一两级,就要六十多年,要想修炼到共工的程度,非熬个几十亿年不可,到时候地球都毁灭了,老子还混个屁。”

    萧然到了一个公园里,找了个少人的地方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转念一想便也罢了:“不管怎么说,巫体终究是淬炼肉身,打熬经脉的不传之术,我又不当奥特曼拯救地球,说到底,我只是个凡夫俗子,马马虎虎可以当个李元霸第二也不错了。”

    他这个脾气就是这样,不求完美,性子中多了一些恬淡无为的脾气,也幸亏这样,才让他免了一场大祸,此是后话。

    萧然一点都没有迟疑,说炼就炼,听着九鼎把法诀传给了自己,经过反复跟读理解,他已经可以记下,之后九鼎又说了念诀时该如何摆出身形、如何吐纳通身,九鼎表达能力还算不错,萧然很快就神会知晓。

    只见萧然理解之后,按照九鼎所描绘的,摆出了个奇怪的造型,把脑袋从胯下钻了过去,左腿屈膝蹬地,右脚却高高抬起,同时双手结了个古怪的掐法。这番折腾,让萧然吃尽了苦头,首先脑袋无论如何也钻不过胯下去,好容易仗着身子柔韧,脑袋钻到了胯下,左腿却无法屈膝站立。

    如此这般,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跟斗,才把左脚站了起来,双手手指相互缠绕,却又摆不出那个古怪的法决,只折腾得浑身大汗淋漓,骨骼格格作响,苦不堪言,萧然好几次都差点放弃了,但为了自己的将来,为了自己不再被打压,为了给兄弟们报仇,还是咬着牙继续炼:“不就是摆个造型吗?我就不信了?”

    这样站稳了摔,摔倒再站稳,也不知道折腾了多少次,终于是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