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傲世花都 > 第四十一章 这样还要耍赖

第四十一章 这样还要耍赖

奇书网 www.qsw.la,最快更新傲世花都最新章节!

    急诊室在医务大楼的七层楼上,钻出了过道的气窗,萧然和诗凡香就直接贴到了七层大楼光滑的墙壁上。

    “不要啊,老子可不喜欢蹦极。”

    萧然在心中大声叫喊着,看着楼下小蚂蚁一般走动的人们,火柴盒大小的汽车,感受着高空中凛冽的寒风,汗毛都一根根地竖立起来了,但是依旧浑身僵硬,就连大声呼号,也只能喊在心中。

    诗凡香身子虽然高挑,但是却不能和萧然相比,萧然被她拎着腰带,脑袋刚好在她饱满的胸脯附近擦来擦去,天堂一般的温暖,和地狱一般的恐怖,完美的结合一起。

    此时此刻,萧然欲哭无泪,想叫叫不出来,只在心中翻来覆去的念着周星驰的一句经典台词:“这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太tmd刺激了。”

    诗凡香仿佛看穿了萧然的想法,贴在墙上,静静不动,等过道之中喧闹人声一掠而过,便展动身形往上爬,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赤手空拳,在医务大楼光滑的墙壁上,一路爬了上去。

    只见周围的景物迅速变幻,三下两下,凉风习习,萧然发现自己居然到了医务大楼的顶楼上。

    这医务大楼一共十八层,站到十八层大楼顶端的边缘,萧然只觉得两腿颤抖,摇摇欲坠,就在此时,后背上几个大穴一阵酸疼,便“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诗护士,你……好高啊。”

    萧然一有知觉,便觉得浑身酸软,差点一头栽了下去,当下一把抱住了诗凡香的纤腰,勉强笑道:“还是这样保险。”

    诗凡香眉头一皱,没有想到这小子如此无赖,在这样的时刻,还敢对自己无礼,轻轻哼了一声,道:“如果你不想死,就到那边站好了。”

    说着,手臂轻轻一挥,也不见她如何用力,萧然只觉得胸口一热,一股大力涌了过来,不由得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下,大口大口的喘气,道:“鬼才想抱着你呢,但是这么高,摔下去就没命了,我可还是原装货呢,这么死了,你舍得啊?”

    不知道怎么的,诗凡香如果神情淡淡地不动声色,萧然还有些忌惮,但是像这种无礼相待,萧然反而放开了,跟她嬉皮笑脸起来。

    诗凡香脸上掠过一丝恼意,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道:“你这人古里古怪,我要将你问清楚才好,不然坏了大事就不好了。”

    萧然听她有事询问自己,顿时轻松下来,至少现在自己的小命是保住了,嘻嘻一笑道:“我这个人好说话得很,你这样的仙子跟我说话,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能不能找个地方详谈,这个地方真是太刺激了,我心脏受不了。”

    “不用!”诗凡香依旧是淡淡的样子,不悲不喜,道:“就在这里,如果你胡说八道的话,摔下去也方便一些。”

    “这……”

    萧然顿时打了个寒噤,看着诗凡香就站在哪里,脚下是虚空,身上依然穿着白大褂,随风猎猎飞舞,一头柔顺的长发,也在风中不羁地飞舞着,就好像传说中的飞天之术,飘飘欲飞,圣洁飘渺,又仿佛天上的一缕流云,飘忽无方,让人无可捉摸。

    诗凡香看着远方翻翻滚滚,不断变换形态的云海,半晌才道:“你是什么人?属于何门何派?”

    萧然嘿嘿一笑,心中放下了大半的心,道:“我小混混一个,属于清云堂,整天泡妞混日子,我倒是想知道,你这个天仙一般的小护士,又是什么来历,什么门派?”

    “清云堂…清云堂…那是什么门派,没听说过啊?”诗凡香陷入了沉思,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萧然忍不住嘻嘻一笑,道:“清云堂是我两天前所创,不才区区在下,正是清云堂的总瓢把子,旗下共有四家中药药店。”

    他挺胸凹肚,神气活现,看起来得意洋洋,一副暴发户老板的造型。

    “你这个油嘴滑舌的小混混,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诗凡香语气依旧淡淡的,但是眉眼之中,却闪现出一股冷冷的味道,让萧然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诗凡香看也不看萧然,依旧是淡淡地说:“现在问你第二个问题,余瑶的伤,是不是你治好的?”

    说起这件事来,正是萧然得意之作,他高高一仰头,道:“正是!”随即笑嘻嘻地瞥了诗凡香一眼:“知道我怎么帮她疗伤的吗?”

    “怎么疗伤的?”

    虽然诗凡香万事不挂于怀,但是此事关系非同小可,还是违反常性地追着问。

    “切,你让我说我就说啊,你又不是我媳妇。”萧然一副振振有理的样子,嬉皮笑脸的道:“除非,你让我亲一下。”

    本来诗凡香圣洁高贵,自有一股慑人的风度,换了平时,萧然绝对不会和她油嘴滑舌,但是此刻身处险境,这小混混横了心思,把自己平时养成的无赖混混的招数,全都拿出来。

    萧然相信,如果自己老老实实全部招认,下场一定不会很好,但是如果自己插科打诨,诗凡香得不到确切的消息,一定不会杀了自己。

    这完全就是一种赌赛,赌的就是自己身上藏着的消息对诗凡香有多么重要,如果诗凡香对余瑶根本没有兴趣,只怕一抬手,自己就掉下去完蛋大吉了。

    果然,听见萧然这句话,诗凡香脸蛋上涌起红晕,但是眉眼之中却一下子冷冽起来。她的手指接了一个奇怪的法印,一根银针便朝着萧然飞窜而来,同时她自己也好像仙鹤一般轻飘飘地滑了过来,身姿曼妙,难描难画,但是速度却快得惊人,萧然才一眨眼,诗凡香就到了他眼前。

    萧然早知道她会这样,但是没有想到她居然如此这般快得惊人,当下吃了一惊,一个懒驴打滚,往后便躲。

    这一个打滚,乃是萧然在街斗之中苦练两年的绝技,别看这一滚一翻,讲究却是很多,乃是萧然保命绝学,此刻情急之下,便用了出来,诗凡香没有跟混混打架的经验,这样的烂招使出来,居然让开了她的银针。

    只是虽然让开了面门,但屁股上却冷丝丝一阵疼痛,萧然百忙之中偷眼一瞥,却见屁股上,插了一根亮晶晶的银针。

    萧然苦笑不得,自己天天用银针刺人,没想到山水有相逢,自己这下也被人用银针刺了,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啊。

    诗凡香也没有想到这个普通人竟然能躲开自己的银针一刺,顿时一愣,她原本听着这小子胡说八道,心中烦闷,想用银针制住他,然后慢慢地拷问再说,没想到一个大意,竟然失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