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傲世花都 > 第二十七章 一本破书和照片

第二十七章 一本破书和照片

奇书网 www.qsw.la,最快更新傲世花都最新章节!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萧然果断跳出车外。车轰然一撞,撞在了栅栏上,车头被撞得粉碎。萧然心中得意,还是老子厉害,吃过一次亏,这次再也不用担心还会出车祸了。

    昏昏暗暗的夜空下,宝马车上的尾灯还在一闪一闪的亮着,萧然踌躇着脚步慢慢走上前去,定睛一看,看见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正慢慢的从车上爬下来。

    他的头上鲜血淋漓,左手软塌塌的往下垂,而里面还有个年轻人,胸口插着一把刀,已经死了。

    “你……你……”萧然有些不知所措,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

    那中年人看见萧然,顿时皱起了眉头,道:“果然是你,小子,想必鼎在你身上吧,哈哈。”

    “你怎么知道?你是什么人?”萧然看着他痴痴的笑意,心里顿时生出一股疑虑。

    中年男人从怀中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了萧然:“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现在留下这口气就是想请你帮个忙。”

    说完他又从袋子里拿出一张照片,给了萧然:“那本书能帮助到你,而这张照片是我私人的一个请求,请你保护好她,一定……”

    “喂你要赔我钱,上次撞了我,可把我害惨了。”

    “喂喂喂……”

    萧然还以为他从怀中要拿钱出来,没想到取出了一把小刀:“小伙子,你应该是个好人,拜托了……”说完他就把刀直插小腹,就这样吐出一口鲜血死了。

    萧然一阵懊恼:“妈的,就这样死了,那我的钱怎么办!怎么办!”

    萧然站在原地喊了好一会儿,身心无力的蹲在了地上,看了眼手中的照片,上面赫然是一个漂亮的女子,长裙飘飘,秀发飞扬,面容精致清丽,有着淡淡的书卷和灵气。

    就像是从红楼梦里走出来的女子一样,顿时让萧然看直了眼睛:“怎么感觉这个人那么熟悉呢?奇怪。”

    萧然喃喃的说,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挠挠脑袋,十分不解。

    萧然又看了下那本书,那书也就一般笔记本一样大小,大概一厘米厚,破破旧旧,连封面都不全,整本书有股发霉的异味,微微泛黄的页章斑斑点点,显得很脏很乱。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夏冰旋的声音:“别动,把手举起来,原来你们真的是一伙的,我刚才在后面看见你们讲话了。”

    “不是吧,这么暗你也看得见?幻觉吧……我先说啊,我不认识他们,你别大嘴巴胡说。”萧然连忙将书和照片放在裤袋里,惊讶的解释道。

    被这小娘皮看见自己和他说话,看来麻烦了,这回跳进黄河都难洗清了,算了,咱就死不承认吧!

    “你不要狡辩,等会救援就会来了,哼,别想跑。”夏冰旋说着,走上前去看了下死去的两个人,怒道:“你竟然还杀人灭口,好恶毒啊你。”

    萧然现在是百口难辨了:“我没有杀人,我怎么就这么倒霉,老遇上这种事。”

    萧然无奈,干脆不再辩解,坐在一旁不说话了,自顾自的喘着粗气,没过一会儿支援就到了,陈东带队风风火火的赶了上来,听了夏冰旋的禀报,果断抓了萧然。

    第二天,警察局审讯室里,周围是水泥墙,只有简单的一张桌子,凳子是用水泥制成的。

    强烈的灯光照射着萧然的眼睛,一切都让人压抑和心慌。这些简单的设置,都是为了冲击嫌疑犯的心里防线的。

    此刻周围静悄悄的,萧然知道警察故意要晾自己一下,让自己的心理紧张,更容易突破心理防线,便伸了个懒腰,长长的打了个哈欠,哼起了小调。

    在另外的一个房间中,只跟审讯室一墙之隔,有几个人透过监视视频,在看着审讯室中的萧然的动静,人人脸上神色复杂。

    夏冰旋赫然就在其中,他盯着萧然,眼中射出无比痛恨的神色,恨声道:“陈队,这混蛋杀人灭口,太过分了!”

    在她的旁边,是一个壮大的男人,大约二十二三岁,看着萧然满不在乎的样子,轻蔑的微笑着:“冰旋你别太着急,等会有他好受的。”

    这个人正是警局的副队张大财。

    陈东看了看表,对着张大财说道:“他先交给你,我去看看验尸报告。”说完就走了,夏冰旋一心想着破案,也一同跟了去。

    没想到他们走没多久,外就来了三两个人,为首的竟然是江正浩,他一来,张大财就走了上去,很客气的说道:“是不是这小子,这次他犯了事儿,死定了。”

    江正浩看了萧然一眼,眼睛里一抹寒光闪过:“哈哈,太好了。”

    张大财领着江正浩出门,微笑道:“反正人是陈东抓进来的,出了问题,还可以把陈东拉下马,我也可以趁机上位,省得陈东成天碍手碍脚的。”

    他清清淡淡的说着,但是谈笑之间,就设定了后续的阴谋和盘算,真可谓是一步一计,绝不简单。

    萧然正悠哉乐哉的在水泥凳子上养神的时候,忽然听得门“咔”的一声响,一个警察走了进来,赫然就是张大财,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神色。

    “小杂种,杀人是吧!”张大财狞笑着,恶狠狠的瞪着萧然。

    萧然看见这人的样子,知道事情不妙,一下子窜了起来,当下皮笑肉不笑的道:“你是谁,我没杀人,咱讲话要有证据。”

    “我是警局的副队张大财,怎么?不认识呀!”张大财说着,还轻蔑的拍了萧然的脸蛋。

    萧然气急败坏,甩开他的手,故意夸张的说道:“哦……张大!财啊!不认识。”

    “你……”张大财被萧然气得不知说什么好,重重的跺了跺脚,却不敢轻易动手。

    这时,萧然突然看见门外的江正浩,顿时恍然大悟,冷冷的道:“作为警察,你居然联合别人陷害良民,你不怕进牢房吗?”

    张大财看见这一幕,也不想隐瞒了,哼了一声,冷冷的道:“审讯过程中,嫌疑人心脏病发作,抢救不及去世,这个理由够不够?告诉你,连医院的诊断书我都弄好了。”

    萧然苦笑,摇了摇头,充满嘲讽意味的道:“这么算来,我还真不得不死啊。”

    江正浩也不再藏着掖着,狞笑着走了进来,压低声音对萧然说道:“小子,就怨你命苦吧,对付了你,我再去对付你那好兄弟丁坚,让你们去地狱做兄弟吧。”

    萧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暗嘀咕:“不就是抢了个女人嘛,怎么这样恶毒,难道还有其他的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