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傲世花都 > 第二十一章 再施奇针

第二十一章 再施奇针

奇书网 www.qsw.la,最快更新傲世花都最新章节!

    就在这时,门外匆匆跑来了一个人,边跑还边喊:“萧大师,萧大师,太好了,又看见你了。”

    萧然往门外一瞧,原来是清云堂的老板童伯修,此刻正一脸焦急之色,匆匆而来。

    而周围一些认识老童的人看见他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堂堂东川中医界第一人怎么会把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叫成大师?

    虽然刚才萧然展现出的医术的确让人叹为观止,但也轮不到他当大师吧!

    人家老童学医多年,在中医界纵横半生,到现在的大师地位也已经半老中年,岂是这个小伙子可比的?

    大家心中都很对萧然好奇,慢慢的开始产生了兴趣。

    萧然纳闷,脱口一问:“老童你这是怎么了?把你急成这样。”

    “哎呀,萧大师,你有所不知啊,隔壁病房有个病人,医院现在没办法医治,让我去看看呢,不如萧大师也同我一起去?”

    老童征求性的问道,事实上他是想看看萧然有没有办法,对于这大医院都没办法医治的病,老童虽然被人称为大师,但也不是神仙,不能包治百病,可是萧然就不同了,光看他捡药时就身手不凡,没准医术也是在老童之上。

    老童自是大师,但对于医道界从来都是虚心好学,面对萧然这等奇人,他只有敬佩,现在邀他一同前往也是情理之中。

    萧然看了眼还在病床上的丁坚,有些犹豫,心里打鼓,好歹这老童现在是自己的老板,而且丁坚现在也没什么事了,只要多加休养就行,索性就过去看看。

    说罢,萧然点头跟了过去,在场许多人都爱看热闹,也跟了过去。

    到了隔壁病房内,只见一个面目清丽,五官端正的女孩在病床上躺着。

    旁边站着一位中年男人,此刻正一脸忧愁的看着病床上的女子,想必是家属吧。

    萧然上前看了一眼,发现那女孩脸色煞白,精巧的小嘴巴艰难的张合着,气息也变得极为微弱。

    看到这样的情景,老童连忙上前把了把脉,脸上的神情随之大变:“哎呀,气相微弱,脉门混乱,恐怕命不久矣!”

    就在老童说话这会儿功夫,九鼎的声音传到了萧然的脑海中:“这女孩心脏功能已经减退,就算现在医院手术成功,也不能弥补造化之功,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小姑娘活不到二十岁就会死去。”

    萧然吃了一惊,用意识传音问道:“这要怎么办?”

    九鼎沉声道:“先用回春丹滋补五脏元气,修补破裂的心脏血管再说,然后我再谈到下一步,反正过程很复杂,还好不至于无法可医。”

    老童此刻神情虽然有些慌乱,但还是有条不紊,很快就从随身带着的一个大箱子中,取出一排明晃晃的银针,看他这架势就知道是那种经验丰富的老医生。

    老童看了一下围观的人,皱了皱眉头,道:“诸位能不能回避一下,我要施针救人,待会儿可能有些不方便。萧大师你就留下吧。”

    施针过程中,势必要小心翼翼,人多了肯定会有所干扰,中医行针,尺寸不能错过一丝一毫,一旦施针有误,后果可是谁都承担不起的。

    一旁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轻声道:“那么琪儿就交给你了。”

    他说完首先退了出去,其他人自然也不好逗留,都自觉的出去了,只有萧然好像木头一样,还在小小的临时诊所之中。

    这时萧然趁着老童慢悠悠扎针的时候,将他手中的银针接了过来,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来治吧,你现在刺的这个京门穴只会让心脏负担加重,甚至会残留淤血。”

    “萧大师难道还会施针?”对于萧然的本事老童自然没有疑虑,只是出于惊讶才问了出来,而且萧然刚才说的,经过老童细细推敲,的确是这么回事,没想到萧大师真是高手,真是太好了。

    亏自己还学医多年,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萧大师还这么年轻就已经把医道参透得这么清楚,老朽真是愧矣。

    萧然拇指和中指拈着银针,银针闪烁出一线银光,那银针竟然在他的手心中高速旋转着。

    “搓针!”

    看着银针在萧然手心中旋转着,老童不由得惊愕的瞪大了眼睛,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像捡到金元宝一般叫了起来。

    萧然微微一笑,道:“你还算识货,知道这失传已久的刺穴手法。”

    他将易梦琪的上衣轻轻往上褪去,露出雪白的小腹,喝道:“看好了!”

    手中银针轻轻一转,插到了“石门穴”上,紧接着又是刷刷几针,分别刺在小腹上“水分”、“建里”、“巨阙”等几个大穴上。

    尺寸把握,不差一丝一厘,看得老童目瞪口呆。

    他研究中医大半生,如今已经算是小成,深知刺穴之难,尤其尺寸手法,一点都不能错,所以每次刺穴,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哪里见过萧然这种随便乱插的。

    可是,奇就奇在萧然看似随便乱刺,但是每一针,都妙到极点。

    看得老童心旷神怡,就好像自己身上的某个地方一直痒痒,一直用手挠不到,但是现在却被萧然挠到一般,舒服到了极点。

    萧然插了几针,看着易梦琪微微隆起的胸,不由得皱了眉头。

    剩下的几个穴道,全在她的胸部附近,要想施针,非揭开她的内衣不可,萧然就是再神,隔着衣服,也不能刺穴治病。

    老童此刻已经对萧然佩服之极,看着他发愣,知道他的意思,轻轻道:“医者父母心,这些礼教之防就只好放在一边了。”

    萧然想了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而且刚才的几针,已经把气血催到易梦琪的心脏部位,如果此刻停诊的话,上移的气血不能灌输到她的心房中,势必要出大问题。

    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去掀易梦琪的衣服,老童在一旁也不好看着,皱了皱眉,道:“我先出去吧。”

    萧然点点头,毕竟一个女孩的名节,是很重要的。萧然等老童出去了,方才平心静气,去脱易梦琪的上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