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首席魔女 > chapter 36 阴阳师

chapter 36 阴阳师

作者:第五蓝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首席魔女最新章节!

    在那一抹幽魂开始出现不安的症状时,季苏菲突然抬起手,一把火烧毁了那只铜镜,才让司徒承恩的鬼魂安静下来,随后她又取出一只透明的玻璃瓶,手中的铃铛轻轻晃了一下,当那个清脆的铃声响起。

    司徒承恩的魂魄仿佛有了感应,循着那铃铛的声音走向季苏菲,司徒炎龙只能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木偶一样被人操控着,他根本毫无知觉,也看不到自己这个父亲,看到这里,忍不住的老泪纵横,却又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季苏菲的身上。

    司徒承恩的魂魄终于来到了季苏菲的面前,季苏菲也停止了摇铃,终于取出了之前在赌石大会上,从土财主手里花了十万元买回的那块废料中,所得到的那块上古神器之一的八卦罗盘。

    那时候季苏菲只是依从了小幽的意思,买下了那块废料,之后用制裁之火烧毁包裹在外面的废石,从而得到了一直封锁在这块石头中的八卦罗盘,那块八卦罗盘是用来封印冤魂亡灵的,在得到八卦罗盘后的那一晚,鬼哭狼嚎,她吸收了所有的亡灵。

    而这块八卦罗盘在那一晚之后,也就被闲置了,虽然是上古神器,除了之前用来对付那个“江老头”,但是平日里却只是一个空间里的摆设,几乎都落了灰,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她不是风水师、已不是阴阳大师,这种八卦罗盘对她来说根本毫无作用。

    却不想,今日倒是起了作用,替司徒炎龙的儿子收魂,作为她与司徒炎龙的一场交易。

    有时候,季苏菲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改行做个阴阳大师之类的神棍游走江湖。

    可那终究也只是自娱自乐的一个想法而已,永远也不会做出付诸实际。

    司徒炎龙也看得出来,季苏菲手中这块八卦罗盘要比飘雪送给自己的铜镜厉害的太多,完全就是高大上的感觉,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上,此时此刻他不得不相信,自己这次是遇上贵人了。

    季苏菲的手指点在罗盘上,沿着上面的一个轨道比划着,口中念念有词,事实上,季苏菲对这个八卦罗盘并不是十分的熟练,之前也只是稍稍的学习了一下,并没有实际操作过,这是第一次用,多少有些生硬。

    终于司徒承认的魂魄收到了罗盘中央,此时再看这司徒承恩的魂魄,好像一个“拇指姑娘”,更像是在看一个3D微电影的效果。

    浓缩后的司徒承恩也有了自己的一点意识,透过罗盘更是看到了司徒炎龙,“父亲……父亲……”

    “承恩……承恩……你看到我了……”司徒炎龙更是激动的不行,这些年,不管他栽培了多少爱将,终究心里最疼的还是死去的儿子,如今再听到儿子叫自己一声父亲,那滋味……真的是百感交集。

    “我看到了,父亲,对不起……让你伤心了……”司徒承恩看起来很感性,“这是怎么回事?”

    “我请了季小姐帮忙收你的魂魄,免得你整日做孤魂野鬼,这些年我总是梦魇,一闭上眼睛就看到你,我心里不安,想找人帮我找你……”司徒炎龙一时间也说不清太多的话,因为他看到司徒承恩的看起来越来越支撑不住,终于化作一缕翠绿色的鬼火漂浮在季苏菲的手中。

    季苏菲平静的将那翠绿色的鬼火收入玻璃瓶中,并用一只晶莹剔透的黄龙玉封口,将那只玻璃瓶交到了司徒炎龙的手里。

    司徒炎龙小心的将玻璃瓶护在手心里,仔细的端详着,“这就是承恩的鬼火?”

    “是心火!”季苏菲漫不经心的说道,“若是心火消失,他也将魂飞魄散!若是心火落入有心人手中,他就能成为傀儡、行尸走肉!”

    司徒炎龙看着这只玻璃瓶,即便是外行人也看得出,这只瓶子的重点是封口的黄龙玉石,价值不菲。

    “难道承恩以后就这么关在这里面?”司徒炎龙问道。

    “人死不能复生,我可以为你留住他的魂,不代表我可以让他复活!”季苏菲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借尸还魂更不可能,那都是电影里瞎编的!”

    心思被人说透了,司徒炎龙有些不高兴,他的确是想要借尸还魂过,毕竟承认不仅是他的儿子,更是他司徒家的一个希望。

    “那你之前说的用灵魂交换是什么意思?”司徒炎龙追问。

    “即便我收了他的魂在这里,他也一样无法维持,需要用其它的怨灵来供养,而你老宅的老井下面,封印着的就是供养他的怨灵!”

    “难怪你要解开老宅的封印!”司徒炎龙算是听明白了,“那我要怎么才能拿到你说的那些……供养……”司徒炎龙想了想还是用了一个最文明最温柔的词语,供养。

    “午夜子时,带着这个瓶子去老宅,黄龙玉会自动吸收那些怨灵!没有特别的日子,有空就去走走,但是……最长不能超过四十九日!四十九日后,若是没有亡灵的供养,他就会消失,虽然你只能看着这只瓶子,不过……他可以陪你说话。”

    司徒炎龙越听越觉得玄幻了,他无法看到儿子,却能和儿子的魂魄交流,还有比这更让他痛快的事情吗?也就是说,以后很多事情,他又可以有承恩在旁边商讨,多一个人,很多事情都是要看的透彻的。

    “真的没有借尸还魂的办法吗?”司徒炎龙有些贪心了,人就是如此,在得到一个希望的时候,总是渴望更多。

    “有!”季苏菲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声,目光诡异的盯着司徒炎龙,幽幽的说道,“用司徒凌的命来换,只有血亲才可以,整个司徒家,除了你和司徒凌的父亲,就只有司徒凌了,另外两个是女子,你和司徒凌的父亲司徒承泽阳寿不够,剩下的就是司徒凌最合适。”

    季苏菲想了想,很腹黑的去逗这个老头子,“恰好,司徒凌一直都是不学无术,又总是闯祸,活着也只会给司徒家抹黑,用他来换司徒承恩的命,最适合不过!你可以考虑一下!”

    司徒炎龙跳脚了,“你这个黑心丫头,亏小凌子那么喜欢你,你就是这么看不起他的?你太恶毒了?我绝对不同意,别说我,就是承恩,也不会同意,你说是不是,承恩,你说你会同意吗?”

    司徒炎龙举着手里的瓶子问道,那样子格外的滑稽,而瓶子里的那一团火也摇曳着给了司徒炎龙回应。

    “你看,承恩也不答应!”司徒炎龙指着瓶子哼哼道。

    季苏菲目光清冷的扫过司徒炎龙,淡淡的说道:“我什么都没听见!”

    “你这死丫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司徒炎龙对季苏菲的称呼改了,没有之前那么生疏了,季苏菲抬眸看了一眼司徒炎龙,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只是那笑容太过浅,让人很难看清。

    “我先走了!”季苏菲站起身就要离开,司徒炎龙看了一眼外面,很多人都聚在院子里,还在处理之前那一场残酷的战斗痕迹,客厅里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让小凌子送你!”

    “不必!”季苏菲说着便要走,司徒炎龙正要追出去,电话又响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好消息,就是老管家陈伯胸口的子弹已经取出来,命也捡回来了,这让司徒炎龙也松了一口气。

    一扭头,季苏菲已经消失了,他走到窗口,便是看到季苏菲的背影已经上了一辆车,他看着手里的瓶子,“承恩,司徒家这次一定会度过这个难关的对不对?”

    其实,早前,司徒炎龙就已经隐隐的感觉到整个燕京乃至炎黄国的形势有所不对劲,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让他每日都坐立不安,他总是会想到死去的儿子,更加担心还活着的儿子和孙女还有孙子。

    也是因为如此,他不希望司徒凌再步入官场这个混乱的圈子,无论孙女们喜欢做什么,司徒凌这孩子多贪玩,他都会支持,不去刻意的要求他们什么,只求家人平安的活着。

    他孤军奋战,孤立无援,纵然有容家陪着,却也未必能从这虎狼窝里平安度过,万不得已,他只能对言胤宸和飘雪低头,言胤宸是炎黄国的领导者,是未来,而他纵然和他立场不同,此时也必须为了家人放弃立场。

    大约是老天爷的眷顾,在这种时候,司徒凌带回了季苏菲这个少女,一个和飘雪一样拥有深不可测的力量的少女,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司徒家终于有了新的希望?

    季苏菲坐在车里,千凡在前面开车,千叶则是坐在副驾驶座上,肩膀上的刺青消失了,小幽鬼魅的身影带着一股寒意坐在季苏菲的身边,幽邃的瞳孔空洞的看着外面。

    “你心情不好?”小幽的声音听来没有一点波澜,“利用司徒承恩的魂魄,吸收古井里的怨灵,从而壮大司徒承恩这一缕幽魂的力量,最终化为你的力量,制裁之火也会脱离限制,届时你的灵力会越来越强大。”

    季苏菲看着小幽,有些悲春伤秋了,“拥有再大的灵力又如何?我始终不能扭转乾坤!”

    “因为司徒家?”小幽一下子就猜到了季苏菲的心思。

    前世,季苏菲与司徒家没有任何交集,因为在她进入R组织的时候,司徒家已经被灭口了,不只是家破人亡这么简单,司徒家从老到小,无一活口。

    前世,司徒炎龙惨遭刺杀,生命危在旦夕,就在司徒炎龙命悬一线的时候,宋家突然站出来,例举了司徒炎龙在职期间的十大罪状,司徒炎龙最终被气死了,而司徒炎龙的唯一的儿子,也就是司徒承泽被迫接受调查,锒铛入狱,最后说是心脏病复发死了。

    司徒家的宅院那一晚突然爆炸,司徒家的小辈司徒佑、司徒青还有司徒凌包括几个衷心的佣人保镖全都身亡,葬身火海。

    前世宋家要比这一世来的强悍,势力也

    前世自己对炎黄国的这些政治内幕一无所知,知道的也都是新闻上的那些内容,全球人民都知道的东西,也不去关心这些事情,因为她自从进入R组织开始,再也不是炎黄国的公民,根本就是一个死人,死人根本不需要关心活人的事情。

    这一世,阴差阳错的认识了司徒家的人,想起了前世的那场悲剧,不知道司徒家这一世的结局是不是会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扭转乾坤,至少今夜,司徒家躲过了一劫,宋家失去了先机,定是要被司徒家惦记上了。

    “知道飘雪是什么人吗?”季苏菲幽幽的问道。

    “不清楚!”小幽很诚实的回答,“人类喜欢说三界六道,我只看到阴阳两界,那个女人,便是这阴阳两界之外的人,或者是阴阳两界中间的人。”

    季苏菲眯起眼眸,阴阳两界之外的人,也就是没有六道轮回的痛苦,可她明明是阴阳师。

    季苏菲越想越觉得头疼,如今的自己再拥有血族王者的力量后,便是成为阴阳两界之外的人,飘雪呢?她又是拥有什么样的力量和身份?

    季苏菲突然发现,原本重生之后,她只是单纯的想要为自己的前世讨回一个公道,却渐渐的脱离了那个轨道,越走越远、越陷越深,一些自己根本未知也无知的阴谋、势力都涌出来了。

    季苏菲并没有回酒店,而是去了司徒家的那个位于郊区山上的一座老宅,这座老宅从外面看并没有想象中的破旧,证明这里经常有人来打扫,只是被闲置了而已。

    上了铆钉的红漆大宅门,门外坐落着两只千斤重的石狮子,若仔细看便是发现这两只其实是石头雕刻的貔貅,貔貅素有镇宅驱邪的说法。

    不费任何吹灰之力,季苏菲便是进入了宅院,和电影里的画面差不多,青石板砖铺的地面,小桥流水,夜来清香。

    季苏菲来到后院的那口古井时,发现一个穿着古装的女子正站在那里,若非是季苏菲看清楚对方的面容,真的会以为这是哪个古代女人的鬼魂在这里游荡了。

    “我就知道,你会来!”飘雪转过身,嘴角挂着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