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太浩 > 第九十八章天网诡秘

第九十八章天网诡秘

作者:无极书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太浩最新章节!

    梦界,那一片片明曜星空轰然坍塌,梦龙母从梦中醒来,她同样做了一个预知梦,内容和元清类似:“陛下!”醒来后匆匆赶往梦宫,只见灵感神等人也已经赶到。

    九位梦神坐在神座上,一个个凝眉不语。不单单是龙母,其他几位神明也都梦到姜元辰陨落的事情。而如今随着九神入梦,梦界自身也本能孕育一个预知梦的晶珠,引动整个梦界动荡。

    整个梦界动乱不绝,引得诸多梦神警醒,询问姜元辰的情况。

    姜元辰一边和梦界联系,一边和元清对话,详细询问梦中的情况。

    “按照你的说法,我是被剑斩杀的?”姜元辰心中嘀咕:我本尊一直沉眠在昆仑天柱中,除却在混沌时依仗本尊行动,其他时候在外行走用的都是幻影。将我击杀,莫非是因果类的剑术一口气刺穿我的根源?那么对剑的品质要求极高啊。

    姜元辰默默盘算,只听玉恒道:“万物相生相克,我等修士总有一些厌恶克制的东西。玄皓师弟厌恶剑修,或许也是冥冥中有感自身命数,不喜欢剑修吧。”

    未来会死在剑下?玉恒见多识广,他△∵,自己都是订立劫数的高人,曾无数次亲自动手设置死劫。

    “这个梦,很有可能会实现。”玉恒神色凝重,元清一愣,惊道:“那道兄可有避劫之术?”

    “一般来说这种劫数避无可避。但……”玉恒也有些无奈,他经历过很多,当然清楚越是避免,最终越会走向既定的未来。

    “略尽人事吧。”玉恒道:“待仙帝确立后,我等联名召集群仙,对天地间一应剑修乃至所有剑器施咒。为玄皓师弟做最后的加护。但凡剑器不可伤及其身,应该可以削减部分伤害。”

    “事不宜迟,还请道兄早些行动。”元清和玉恒商议后玉恒直接离开,而姜元辰这个主角默默思考。

    地界,我去地界干嘛?目前地界只有孟芊和周老在,难道是轮回?还有。这个梦的关键是被剑击杀,还是在地界被暗算?

    姜元辰运转河图,推演未来变数。

    瞧着姜元辰举动,元清忍不住问:“道兄,你的道行和天钧比,到底谁更强些?”

    “他比我强,你应该知道我的道更注重于博,这也是原本上古时代道尊们的路线。一生万物,研究自己的宇宙法。除却根本大道外还会涉及宇宙观,各种辅佐大道组合排列,最终在宇宙之外建造新宇宙。这法门还有不少借重圣尊创世的理念。”

    开天辟地是最高大上的法门,这就是圣尊遗留的印记。

    “原先我本以为天钧也是如此,但如今看来他走的是另一条路子,直指根源。”姜元辰面色复杂,他画的那个“太极”包罗万象,其他诸人皆可从中看到自己的道。除却太极玄妙外也足见姜元辰的道行底蕴,能够包容万物引导其他人看向本源大道。但唯独天钧看到的是太极自身。说明他的道行比姜元辰略胜一筹。

    而且,最终他能明白姜元辰的太极到底是怎么画出来的。更说明他的道行距离混元只差临门一脚。

    姜元辰从第一笔开始,由无生有演绎太极,这对应的是他三天尊境界真谛。是他观摩混沌心有灵感,造化太极鸿蒙。那太极便宛如天地一体,万道皆在其中。

    “他只看太极。说明他已经走到起源这一步。”姜元辰一脸忌讳:“正因此我才担心,他会走到九漓那一步。”

    “你说灭世?”

    “不,是离欲。”姜元辰苦笑:“因为道行渐高,境界超拔,各种俗事皆成过眼浮云。别说他。我们不也是如此?小时候我还会为金银犯愁,修道后也要琢磨灵石的用法,但如今这些东西岂会在意?反手之间就可造化出来,境界已经不同了。”

    因为境界的不同,现在看待事物和原先也截然不同。便是当初沈静荷陨落,姜元辰心中也没太大波澜,因为早已习惯。

    “所以说时间是最大的敌人,习惯是最难察觉的伤害。在岁月磨砺下有多少人能够保持初心?即便是我现在也不敢说和最初的心性一模一样。”姜元辰道:“我都如此,更遑论天钧?他道行还在我之上,若是到了心中唯道独存,舍道之外再无一物,恐怕行事起来就少了诸多顾忌,有入魔的可能。”

    高处不胜寒,在孤寂之中很容易走上歧途。

    所以,姜元辰对元清另眼相看,因为元清的道路,除却大道理念外跟他最契合,无形中也是一个道标,如果他走入歧途,元清可以将他拉回来。但天钧可有这种道友?

    元清想想目前的天钧:“怎么看也不至于吧?”回想天钧这些年的行动,元清道:“妾身倒觉得他这些年越来越人性化了。”

    “人性?”姜元辰脸色难看:“不怕告诉你,你应该也有所觉,我目前在大罗天中并非真身。那么天钧出现在我等面前的岂是真身?”

    “我从不敢小看天钧之智。别忘了,他修行才多少年,就能不逊色那些开辟之初的老人。他对道行的追求和理解,远胜其他人。”

    “我一直提醒他天网有问题,但是他一直要推行天网,你觉得他是看不清其中的问题,还是早已有解决之策?”

    “你是说……”

    “易地而处,若是有人一直提醒我星辰道有问题,我就算不相信,也会暗中推算,寻找防备的法子。我不认为天钧比我蠢。”

    “但天网最大的问题就是制约。即便是他有解决的办法,我也不相信他能保护所有人。”一敲桌面,桌子上浮现一张蛛网:“蛛网的节点有无数个,但最核心的只有一点。恐怕他最终的保护和防御,也仅仅针对自身和少数几人。若真是命河和星辰融入天网,到时候我也有一线出路。但其他人呢?其他人在天网融入天道后就会被彻底坑到里面。最终必须争夺那几个位置,不然永远不能离开天网的束缚。甚至连道行的增进都不再自主,完全由天网决定。”姜元辰自顾自道:“到时候想成仙?只要天网之主开启权限,就能让你证九天,明太乙。完全不需要修行,只要你愉悦天网之主。怎么着不行?想要打落一位大罗仙真,只需天网一扫,千万年苦修付之东流。”

    “他虽然昔年立誓,但这誓言也不过是防君子而不防小人。”姜元辰摇头道:“没多少可信度。若是他为了求道,一心以天网超脱。他自己倒是能走,可倒霉的还是后来人。”

    “所以你担心他道行渐涨,逐渐出现九漓当年的情况?”

    “没错,高处不胜寒,即便是我目前所处。也渐渐失去大多杂念,目前你看我除却少数几件事可曾干预天地?”姜元辰话语中有些懒散:“圆明、素华更是隐居大罗天,无非是懒得争罢了。目前也没什么可争的,除却大道观念外大家其实交情还都可以,不然这道友称呼哪里来的?”

    再度指着天网:“而且天网对我而言根本没用。天网铺张之后蛛网的每一个节点必须用一颗星辰镇压,而命河则衍生无数蛛丝。换句话说,即便没有天网,天钧要做的事情我也能办到。”所以。多蠢的人才会将主权送给天钧,让天钧借助自己的心血超脱离去。

    “而且……而且我怀疑天钧有两个。”

    “两个?”

    “没错。第二元神。他可能将自己一分为二,一者存留执念,一者专心修道。那样一来,他专心修道的化身必然在天网蛰伏。只要天网铺开,他就可以趁机跳出宇宙顺利证道混元道果。”姜元辰当年玩第二元神多少年,对此太了解了。

    “其实还有一个可能。”元清想想。说:“道兄可还记得当年的玄武魔兽?”

    “自然晓得。”姜元辰面带厌恶之色:“所以我可不喜欢天网诞生灵智,如果它诞生灵智包裹整个世界,我们岂不是生活在天网之中,仰仗他人鼻息?”

    “道兄说天钧可能有两个,但如果天网早已诞生灵智。并且进行夺舍呢?”

    姜元辰霍然色变,思考元清所言的可能性。

    没错,这个可能也有!

    “妾身从不敢小看众生之力。众志成城足以翻天覆地。”元清嫣然道:“道兄认为天钧技高一筹,但妾身以为众生之念远胜一人之力。当年天钧重创,玄真诸修联手铸造天网,如果在第一时间天网就汇聚众生之念诞生灵性夺舍天钧呢?或者,后来天网之灵慢慢成型,在天钧悟道时进行打断干涉,时间上很充足。不管是天钧对付倏帝,或者是命河开辟,再或者是后来分离元神塑造太极仙帝,机会太多了。”

    可以说处处都是漏洞。

    “如果真是天网之灵,别说天钧了,只要是真灵寄托天网的仙君乃至天仙,都可以随意被天网夺舍。然后将他们视作傀儡。”姜元辰沉吟道:“按照这个推测,目前那些仙君都可以视作死亡,因为他们的记忆完全可以重塑。只要天网愿意,学着昔年玄武魔兽将记忆传给凡人,不就是一个个仙君了?如此一来,也没什么心性的说法,只要给一具不朽道体,灌注仙君感悟,就可以批量生产仙君。”

    不管是姜元辰也好,元清也罢,在他们的猜测中都将天网,或者说背后的控制者视作大敌。

    河图在桌案展开,水光荡漾,宛如长河奔腾。

    以法宝模拟天道,姜元辰缓缓将右手深入水中探索,随着手指勾动,层层丝线波纹荡开,梳理混乱的天机。

    忽然,某一处领域,有一位红袍道人睁开眼,大袖一摆,茫茫天机混淆,顺着姜元辰的探查反击回来。

    姜元辰不慌不忙,手指在水中连弹三下,三颗星辰飞舞而出。太阳、太阴、紫微三星齐耀,那反击的波动被星光挡下,光辉照亮神秘空间,只见一片银亮蛛网支撑,而在蛛网深处有一股强大的黑暗遮蔽,即便是星光也难以渗透进去。

    “玄皓,你过界了。”通过星光辨认身份,那人缓缓开口,浩然天威碾压而来。瞬间星光被黑暗吞没,姜元辰进退不得。眉头微皱。

    蓦地,一场大雾弥漫,五色云光遮蔽天道。黑暗再度被霞光划破,姜元辰趁机收敛自己的力量。

    “元清?”红袍人看到女仙干涉,放下追击的打算让二人从容退去。

    手从河图中抽出,只见虎口崩裂,一道见骨伤口不断流血,这一试探高下立判。即便是元清施为,造化之力也难以痊愈。

    姜元辰见此,挥挥手,整个右臂消失,然后以幻术重新凝聚。

    “如何?”

    “除却打草惊蛇外什么都没看出来。”

    两人对视,在光辉普照的太昊宫,心中同时升起凉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