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九龙拉棺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伏羲现身

第五百四十六章 伏羲现身

作者:舞独魂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九龙拉棺最新章节!

    还魂崖是一座孤峰,本来就是清冷孤绝于九幽之地,在阴司经历了归墟惨败之后,还魂崖越发显得孤寂冷漠。

    山崖上雾霭重重,亘古不散的哀怨之气一如往昔。

    上次我来还魂崖,女帝赠我凝魂丹,此番重来却是为了赴我自己的杀局。

    我不知道魔道祖师来这里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我自己心中是一片宁静。

    这场杀局,绝对是我今生最大的一场挑战。

    因为,连战争使者这种层面的对手,所扮演的都不过是个引路人的绝色。

    尽管我已经成功开辟出太古剑域,拥有不死战魂和不灭战体,但是我心中依然毫无胜算。

    女娲一直在隐藏着自己的真实战力,从三千年前一直隐忍到今天。

    而她能让娲皇宫超然于三界那么多年,也绝对不仅仅只有明面上的那点战力。

    还有周乞,每一个北阴大帝在阴司都拥有无尽阴气加身。

    在归墟我杀周乞有十成把握,在还魂崖,周乞甚至可以在我的太古剑域中和我决战。

    既然是天道手笔,那么我的敌人绝对不止女娲和周乞。

    一定还有人,还有我无法想象的存在。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还魂崖上不会出现星河之外的战力。

    因为阴司还有一座北冥海,北冥海中还有一条鲲。

    我和鲲已经达成协议,天道以人间三界势力为我设局鲲不会动,因为它也想看看我到底有多少战力。

    但是,一旦天道出动星河之外的战力杀我,鲲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除了鲲,我相信女帝也不会错过还魂崖上的杀局,肯定会破关而出。

    我在还魂崖现身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女帝。许久不见,女帝身上的神圣气息越发庄严。

    如果不是幽冥之眼诡异莫测,已经无法把她和九幽阴司相联系。

    女帝没有和我打招呼,安静的坐在一块岩石上,手里拈着一朵彼岸花,神情平淡。

    虽然她没有朝我看一眼,可我知道,她在看手里的彼岸花的时候,心里念着的人是我。

    以前我还能分清和她之间的渊源,在知晓了我和魔道祖师是同一条命之后,我已经无法在清晰的判断出她经常念的那个人,究竟是魔道祖师还是我。

    女帝有着我一样的矛盾,她保持着葳蕤的完整记忆。

    当然,我和女帝之间是不可能有情缘牵扯的,我们只不过是彼此承载着对方心中那一份永远的遗憾。

    她为魔道祖师而感伤,而我纪念的是永远的王家佛爷,葳蕤。

    想起葳蕤,九龙窟的那些陈年往事悉数浮上心头。

    可惜即便我想再重新坐一会捞尸人,人间也不是当初的人间了。尘世因果断绝,柳河愁夫妇也战死在小白山。

    人道黄河九曲,毕竟东流去,许多人许多事都再也回不了当初,可我最怀念的就是那个时候。

    我情愿失去一切,失去魔道祖师的身份,失去太古三剑道,失去不死战魂,失去不灭战体,只为换回末法时代。

    漫天神魔我一个也不羡慕,最羡慕的是那天晚上,我和姽婳在下坝村古祭台上的一场夜话。

    若是人和人之间失去了情感上交流,纵然决战星河,又算得了什么英雄好汉。倘若我能成为宇宙之主,漫天神魔,我要他们皆入人间。

    万般神通,不如美人一笑。

    纵然有善有恶,端底是非分明。

    何必有那么多的神神鬼鬼,天地之间有一个六道轮回足以。

    念及此,我又看了九幽女帝一眼。

    如果将来众生能够打败天道,我希望能在人间三界取代天道的人是女帝,而不是我。

    因为,我不会留在人间,肯定会追随姽婳去太古冥界,或者随着蒹葭去太古魔界。

    或许,那时候慕容元睿已经做了太古神王,我还可以偶尔拜访一下太古神界,和慕容对酒言欢。

    可惜这一切都只是我心中的美好愿望,而要把他们变成现实,还不知道有多少路要走,或许永远也等不到愿望实现的那一天。

    除了女帝,我还见到了几位久违的熟面孔,道德天尊,谢流云,瑶池宫主。

    为了帮助人道打赢封神之战,道德天尊把他毕生精力全部献给了人道,以至于他虽然杀戮业绩无多,寿元也几乎到了尽头,本尊无法参与人仙之战。

    我能想到他会来这里见证我的杀局,却没想到谢流云也会出现在这里,他应该随着吕纯阳攻打昆仑才对。

    转而我又想明白,既然是我的生死,谢流云的确应该来。

    如果不是他,我绝不会是今天的样子,或者说,是他亲手把我送上魔道祖师之路。

    至于瑶池宫主,她来这里是代表慕容元睿。

    看的出来,她的神情充满着忧虑和焦灼,她在担忧着昆仑危机,慕容元睿的生死。

    女帝,道德天尊,谢流云,瑶池宫主都是分散在还魂崖边上,他们都是旁观者,就连女娲和周乞都是旁观者,这让我十分好奇,今天的主角到底是谁。

    我是命运之子的身份已经确认无疑,天道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

    而还魂崖上的杀局,是他在因果脱身前,唯一能够灭杀我的机会,所以这场杀局绝不会简单。

    魔道祖师是开始,我是结束。如果要让这句话按照天道的意志应验,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在还魂崖把我杀死。

    只要我死了,世界上绝不会再出新的魔道祖师,也不会再出现心的命运之子。

    不止魔道会消亡,太古神魔三界都会消亡。届时,人间也会成为冰冷无情的人间。

    周乞看我的眼神充满了丝毫不加掩饰的沉重杀机,但是女娲的眼神却极为暧昧。

    不但没有杀机,反而带着几分欣赏的意味。

    “谢岚,原来你已经铸成了不灭战体,可喜可贺。”女娲轻笑着对我说道。

    “女娲,我没想到今天你不会参战。”我说道。

    “我当然不会,今天你的对手只有一个人,在他面前,我们所有人都会成为陪衬。”

    “他是谁?”我问道。

    “魔道祖师,他和你一样都是命运之子。只不过,他是被抛弃的命运之子。”战争使者说道。

    战争使者这样一说,我心中更加好奇,因为我从来不知道以前还有过命运之子。

    “他到底是谁?”我转头望着战争使者问道。  “不用着急,他正在忘川河中吸收无尽怨魂,等他把忘川河中的魂能全部吸收完毕,就会来这里和你决战。战胜他,你就可以得到自由之身,在天道从因果中脱身之前

    ,不会再对你降杀机。”

    我不能留在归墟,就是因为天道随时会对我降下杀机,怕牵连到归墟的魔道弟子。

    所以我才狠心甩下归墟的烂摊子,全部交给姜雪阳。甚至再离开之前,我连去麒麟崖和祖龙山上看一眼都没有去。

    今天我若能活下来,就可以继续在归墟做魔道祖师,等待星河之外太古神魔三界的回归,最后和天道决战于星河古地。

    我等了很久,渐渐的心中生出了几分烦躁。

    这是一种不好的预兆,因为我有七窍玲珑心,应该永远不会迷失本心才对,不应该因为等待乱了情绪。

    可是也说不上为什么,我的心就是烦躁无比。

    或者说,我在恐惧,我是因为恐惧很烦躁。

    “我还要等多久?”我再次询问。

    “我已经来了。”

    随着这句话,我察觉到一股无比磅礴厚重的神念威压降临。

    尚未现身,就给还魂崖带来不堪重负的毁灭杀机。  就连一直淡定无比的九幽女帝都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