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362章:白莲花 (发错已修改)

第362章:白莲花 (发错已修改)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月初了,求月票!!

    另外,有几句废话想说~~书已经100多W字了,请喜欢的朋友支持正版,毕竟,作者的每一分收入都是和订阅息息相关,请不要将盗版作为理所当然,任何人的劳动都有他的价值所在。我国的文化版权意识薄弱,我也只能在这里发出微薄的呼唤,不知道有多少人人能看到,请试想,你工作了一个月,不少人认为理所当然不给你一分钱,你的心态如何?

    一张9分钱而已,一个月顶多五块钱,坐几次公交车就足够了。难道开公交的师傅是人,作者就不是人?每一章,我要写一两个小时,如果遇到卡剧情,痛苦更甚。甚至一张改一晚上都有可能,还要构思新剧情,完全的脑力劳动。自认为还对得起3000字9分钱,所以,特此呼唤一下,希望盗版的读者来正版支持,首发纵横中文网。

    ……………………………………………………

    进阶判官,暂缓。

    统筹下一步计划,暂缓。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飞回阳间,告诉所有人,老子还活着!我还没死!千万别把本官火化了!我特么已经几十年没享受过鱼水之欢了!我不要半处男状态进入骨灰盒啊!

    如同发疯的恶犬,秦夜龇牙咧嘴的魂归阳间。下一秒,拼命调整状态,随后做作地睁开眼,用一种“大病初愈”的声音呢喃道:“我是谁……我在哪儿……”

    紧接着,就看到了满房间的花圈。

    哦,不,花篮。

    “祝秦导师康复。”“祝秦导师早日熬过难关!”“秦导师,我们还在等着你给我上课。”等等,相当有灵堂气氛。

    可惜,这是一间病房。

    他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盖着一床雪白的被子,叶星辰正坐在旁边读书,看到他睁开眼睛,嘴巴都张大了,眼睛啪嗒啪嗒如同电灯泡一样闪。

    场面有一种迷之尴尬。

    秦夜一秒入戏,张了张嘴唇,有些干裂,太久没有动用肉体,四肢都有些发酸。眼神迷离而带着哀怨,缓缓转过头,看向对方。

    “你……”

    还不等他说完,叶星辰见鬼一样跳起来,疯了一样跑出去。任由秦夜悄然举起的手风中凌乱。

    看样子……自己是不是又造成了什么医学上的奇迹……

    秦夜吞了口唾沫,心虚地看向四周,很好……床头不知道谁放了一株植物,植物+病人的组合,简直完美!这特么是生怕自己成不了植物人?!

    这间病房应该是重病监护室,四面八方都是仪器,对面一台壁挂液晶电视,居然还有厨房什么的,旁边的陪床上,明显经常有人睡。床头放着一大堆零食,坐角的衣帽箱还堆着不少东西……他收回目光,莫名感觉有些心暖。

    尽管自己不是真正爱教书,但是相处了一年,这些学生竟然能这样对他,在他醒来没看到空荡荡的病房,让他非常欣慰。

    还不等他欣慰,门猛然打开,周先龙风急火燎地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眼里满是关切:“不要说话。”

    他感觉一股精纯的真气进入体内。有些复杂地看向周先龙,这个人……黎季希的事情和他脱不了关系,但是……站在他的位置上说,这其实无可厚非,此刻对他的关心,他也看不出来作假。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只要不违背,他就能挺直腰杆说一声:我是个好人。周先龙显然算的上一个合格的主任。

    可惜真气和他的修炼体系格格不入,阎罗印碎片伪装过的真气勉强接受着。足足十分钟,周先龙才睁开眼睛,沉声道:“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秦夜艰难地摇了摇头,戏精上身。忽然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增加演技的机会。

    “渴……”本来不打算说话,此刻却用一种朦胧的眼光看向周先龙,干裂的嘴唇衬托得他如同娇花。嘶哑开口道。

    周先龙立刻去倒了杯水,吹凉了送了过来。

    哎呦卧槽?

    能让判官给自己倒水……话说自己身边有一个判官一年多了,从来没有给自己倒过一!杯!水!

    “艰难”地抿了一口,演技已经触及灵魂,沙哑道:“饿……”

    如果周先龙得知真实情况一定会大义灭亲系列……

    周先龙却没有丝毫犹豫,去厨房端出一碗温热的粥来,用勺子舀起送到嘴边:“来,张嘴。”

    没错了……就是这个feel,倍儿爽!

    秦夜微微张开嘴,那种我见犹怜的气质简直如同圣洁的白莲花,然后……

    一勺子怼到了他的牙齿上。

    当一声脆响,秦夜痛的差点跳起来,这尼玛乐极生悲啊……显然这二缺不习惯服侍人……

    “……没怎么照顾过病人……”周先龙自我解嘲,喂了秦夜好几勺子放下了碗:“你先休息,刚醒来不能吃太多,医生马上到……”

    话音未落,病房门就被推开了,陶然带头,后面跟着四五位医生。看到秦夜转过来的头,所有医生眼睛都是一亮。

    不用废话,他们苍蝇一样围着秦夜,调查各种仪表,许久后,一位老医生激动地开口:“医学史上的奇迹啊……”

    ……就知道得有这句台词!

    “你还记得你是谁吗?”老医生和颜悦色地问道。

    秦夜点了点头。

    “那就好,脑部也没有淤血肿块。”老医生长长舒了口气:“秦导师,你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昏迷在房间一天了,林导师发现的你。到现在为止整整两周。这两周中,脑电波没有反应,基本可以宣告脑死亡。但是心脏却还在跳动,所有功能,除了供血排泄以外完全停止。我们……都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陶然老脸上挂着关心,但马上就道:“算了,你先休息,恢复好再说。这段时间是林导师每天看护你,你们都辛苦了。”

    秦夜点了点头。

    下一秒心脏咯噔一声,毛都差点炸了!

    这尼玛……“除了供血排泄以外完全停止,”岂不是说呆霸王触及了不可言说的绝对领域?!

    他会不会对秀色可餐的自己做了些什么!?

    细思恐极,简直现在就要把那傻逼抓过来审讯一顿。

    强压下将呆霸王就地正法的心态,秦夜终于想起了正事。虚弱地抓着周先龙的手,颤声道:“我的教职……我的学生呢?”

    教职分什么的……这时候说出来就太减印象分了……

    周先龙和陶然愣了愣,眼眶忽然有些发热。

    多好的导师,这种时候,居然还想着自己的教职,自己的学生。这样的导师……怎能不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你放心。”周先龙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都好。”

    都怎么好你倒是说啊!老子的教职分不会就这么吹了吧?!

    心里

    毛焦火辣,脸上一片祥和,秦夜握着周先龙的手紧了紧——在对方看来,这就是关心学生和学校的真情流露。秦夜锲而不舍地问道:“马上要期末……考试了,学生……还好吧?”

    学生还好,教职分就不会少。为了教职分,他已经可以说绞尽脑汁,侧面迂回了。

    “还好。”陶然也感动得不行,拍了拍他的手:“你的课停了,有老师代课。到你恢复好为止,都不用上课。”

    不行啊亲!

    让我起来,我还能再教一学期!

    秦夜心里有苦说不出,只想一只手一个人掐死这两个白痴,你们瞪大眼睛好好看看!这么爱惜学生的老师就该放他去学校啊!看到我眼角挤出来的眼泪了吗?

    就在此刻,他的瞳孔忽然缩了缩。下一秒,一股剧痛毫无预兆地冲上心头。

    嗡!耳朵里顿时懵了一下,那种痛苦……如同撕裂整个人。胸口处一片漆黑的阴火陡然燃烧,仿佛要把他血液都烧个干干净净,瞬间,五脏六腑无一处不在哀鸣。

    鹊桥仙。

    好死不死,这时候发作了。

    轰!一片鬼火瞬间将他吞噬在内,如同从每一个毛孔中喷出来,周先龙和陶然倒抽一口凉气,四周的医生尖叫一声齐齐退到四周。这股鬼火中,他们感觉到了……府君的气息!

    “撑住!”愣了半秒,周先龙一声惊呼,真气不要钱地冲了过来。但是在遇到鬼火的瞬间,仿佛冷水碰到岩浆,轰然化为漫天白雾。这些白雾如有实质,竟然将周先龙直接冲到了墙上。

    “怎么样?”滴滴滴!周围的仪器疯狂尖叫,陶然根本插不上手,关切问道。

    “我没事!但是真气根本输不进去!”周先龙咬牙道:“只能……靠他自己挺过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府君级别的厉鬼?他怎么从没说过!”

    刷拉拉……鬼火越来越旺,然而只围绕在秦夜身边,不外溢一分。所有人都能看到,秦夜可能也忍到了极点,脖子上,手上,青筋道道冒起,牙齿咬得卡卡响。数秒后,终于忍不住大喊出声。

    “啊!!!!”惨叫回荡房间,随着这一声,持续了足足二十秒的鹊桥仙终于熄灭了下去。

    咚……他脱力地躺在了床上,这才发觉,床单都几乎湿透了。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所有医生呆了一秒,马上冲上来,为他检测着。

    秦夜虚弱地拦开对方,他知道,现在必须要一个解释。正好,用它彻底终结新康市的事情。

    信天翁这种东西,他不想再遇到第二次了。而且……虽然他没有感觉到,但……很可能还有信天翁就在周围!

    黎季希曾经说过,信天翁不会放过一切任务。他在地府也问过对方,对方不知道其他信天翁的相貌。每一位信天翁都是点对点联系,且从不透露真容,就算合作办案,见面,都带着仿真面具。

    他一把抓住了周先龙的手,这次是真的虚弱了,用尽全身的力气,从牙缝里说道:“周主任……”

    “什么都不要说……这应该是一种诅咒。你好好休息,我马上看看特别调查处人才档案夹,应该有能缓解你的人。”周先龙一把握住他的手,沉声道。

    秦夜用力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道:“导师S9527,有事情汇报……”

    陶然目光一闪,挥了挥手,所有医生都出去了。秦夜这才虚弱道:“新康市……我们遇到了……一位府君级别的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