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264章:无漏尸(三)

第264章:无漏尸(三)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三更!今天结束这个大剧情,明天收尾。

    另外,20号左右,一帮作者朋友要过来,到时候更新可能会有波动,反正以后我尽量三更。

    尽量,不是肯定。

    …………………………………………………………

    踏踏踏……海面之上,黑红二色的母衣众,随着奔跑,身后的母衣倏然扬起,从身后看去宛若张开翅膀的蝴蝶。长枪在海面上拉出道道水幕。织田信长一马当先,身后跟着自己的亲卫队。而就在他前方千米处,猿夜叉雪白的铠甲若黑夜明月,天空中三千死神亲卫队似暗夜飞鹰。

    没有人退。这是四百年的渴望。杀子之恨,背叛之仇,织田信长更需要一场杀伐来宣告日本,他,第六天魔王再次回归。

    越来越近,本多忠胜一马当先,而双方人马不约而同地留下了一道通道。本多忠胜看都没有看,一声长啸,名枪蜻蜓切拉出一丈高的海水,轰然冲过母衣众,直逼游轮而来。

    猿夜叉眼中只有织田信长,就在本多忠胜冲过去之后,空中所有纸飞机迅速落下,贴海而飞。如同石雕的亲卫队终于动了。

    缓缓拔出了刀,阴气冲天而起,动作整齐划一,面对着差点征服日本的母衣众毫不退却。三百米,两百米,一百米……双方速度都提升到了极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两只阴兵终于撞击到了一起。

    那是丝毫没有退避的撞击,武士刀面对长枪阵,死神亲卫队面对四百年前的母衣众,刹那之间,阴气翻飞海面,数千道阴灵将这里化为一片地狱。

    根本看不到里面是什么场景,恐怖的阴气形成巨大的漩涡,无数碧绿的鬼火萦绕四周,海水涟漪一圈圈轰然炸开。每时每刻,都有一道阴灵惨叫着飘飞而起,魂归地府……秦夜收回目光,死死咬着牙,看着前方单枪匹马,直冲自己而来的男子。

    本多忠胜的武士全被卷入了那片阴气之海,然而他根本不在意。这是一个极度自信的人,他相信的只有他自己。从一开始,他就打算以自身之力斩杀对方。

    这种无声的气势,无形的自信,将秦夜压的气都喘不过来。

    五百米……三百米……一百米!阴差化的秦夜满头冷汗,目光不安宁地到处乱飘。明世隐忍不住道:“别看了,退无可退。”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包天子威压爆发,我已经毫无用处,而且……这不是靠本镜能砸死的对手。”明世隐言简意赅:“我在几个小时前就给小阿发了信息,你拖住,一定要拖住!她最多还有一个小时,就能赶到这里!”

    一个小时啊!

    杀气太浓,压力太大,秦夜眼中只能看到本多忠胜的身影越来越近,四目交接,杀意凛然。额头冷汗拼命往下滴落。顺手拿过明世隐塞在胸前以防不测。

    怎么办……怎么办!

    自己从没有面对过境界比自己还高的厉鬼!而且不是本国厉鬼,阴差根本不能秒杀对方!尤其对方生前武力值绝对在100以上……马上就要成人棍了啊!

    仿佛感觉到了秦夜的不安,本多忠胜面甲下露出一抹冷笑,就在接近游轮的瞬间,他的战马一声长嘶,人立而起,与此同时,手中长枪响起轰然音爆之声,猛地朝游轮挥来!

    轰!!

    在秦夜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面前海潮暴起十米之高,恐怖的抢风让游轮都晃了晃。如同狂风扑面,他都情不自禁后退了好几步。

    这尼玛……真的是人?

    这还是人能战胜的对手?

    “抓到你了。”海潮落下,化作碎琼乱玉,露出本多忠胜嗜血的身影。秦夜倒抽一口凉气,一步上前,大喊道:“壮士请住手!”

    就在同时,本多忠胜双脚一蹬,身形若大鹏展翅,轰一声跳落船顶。距离秦夜不过十米之遥,六米蜻蜓切直指秦夜咽喉:“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距离如此之近,秦夜才真正感觉到,什么是气势。

    那是千军万马杀出来的胆魄,那是一生数十战不曾负伤的自信。此刻,他四面八方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明明枪尖距离自己还有四米远,却感觉……下一刻,就能捅穿自己的咽喉。

    自己从没预想过要肉身开团啊……夺金,庆栾!你们死哪里去了!

    认怂……秦夜从心地深吸一口气,眼睛乱眨,语出惊人:“将军一身神力,不如投靠华国地府?只要你点头,本官立刻上报地府,册封你为镇远大将军!”

    明世隐见鬼一样看着秦夜,为什么……为什么有未来阎罗出现的画面,明明是一场热血沸腾的大战,偏偏能弄出恨不得把他五马分尸的效果?

    不是……面对一位日本武勇第一人,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为了华国地府名誉血战到底,而是招安吗?

    真的不愧是史上最怂未来阎罗啊……

    不光是明世隐愣住,本多忠胜也愣住了。

    这……和他想象中的画面有所不同啊……

    不得不说,秦夜的高冷范做的很足,哪怕是在船上和对方对视,都没有退却半分。颇有东方不败的气势。同为无常,他认为对方肯定会和自己交手。谁想到刚上来就是语言攻击,糖衣炮弹?

    看到本多忠胜没有说话,秦夜心中大石落了……一分米,立刻补充道:“本多将军,你应该知道华国地府威严。你何必要在日本地府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将领?华国地府从来是不拘一格降人才。一旦你到来,一个镇远将军只是开始。接下来,你还能聆听到府君,甚至阎罗大人的亲自授课。而且各种物资也丰富得多!”

    “最关键的是,华国阴灵数以十亿计!你升官的途径也多得多,在日本这么大的地方,你能做出什么政绩?最多给你一个县管管?但是我大华国不同!只要你来,省长也不是不能考虑!再进一步,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也不过十几年的时间!”

    用最快的速度最快的反应说出这句话,秦夜心头狂跳,脸上一片高冷,死死盯着本多忠胜。

    对方终于缓过神来了。

    鬼火跳动地不太明显——在秦夜看来,这就是心情得到安抚的表现。本多忠胜忽然笑了:“说得好。”

    秦夜无声舒了口气:“那……”

    “不过。”本多忠胜的笑声中,带着一抹冷意:“我能感觉到,拿到你身上的东西,就能成为日本之主,伊邪那美也不在话下。能成就一国之主,为什么还稀罕你这个区区将军?”

    话音未落,长枪电射而来,直取秦夜咽喉。

    快。

    无论是谁,在拉足了气势,带着一颗热血沸腾的心冲到面前,却迎来对方一头冷水,谁的战意都会消弭。但是,他没有。

    这一枪快到极致,空中只能看到一道银白虚影。秦夜亡魂大冒之下,本能地一闪。

    没有反击的余地。

    四面八方,都仿佛被对方杀机笼罩。眼中只有这一枪。就在退开的瞬间,招魂幡呼啦啦撑开,硬生生挡开了这一枪。

    然而,脖子上一片温热。秦夜不敢相信地摸了摸,入手生痛,一片血红。这才发觉,对方的枪风竟然瞬间破开了自己的官威,在脖子上拉出了一道半分米长的口子。

    根本不等他松口气,面前枪影如龙,空气都爆发出阵阵裂帛之声。入目之处,只有蜻蜓切无处不在的身影,根本无法想想六米长枪怎么会柔软成这种模样。

    当当当……官威派不上用场,秦夜只能硬撑着招魂幡苦苦支撑。别说反击,对方每一枪的重量简直重得难以置信,他感觉自己就像一片暴风雨中的树叶,随时都有灰飞烟灭的危险。

    “壮士……住手!有事好商量!!”他死死缩在招魂幡后面,拼命大喊。明世隐在衣服中狠狠撞了他一下:“你……不会是要……”

    “闭嘴!”秦夜的声音都在发飘:“我问你!你现在还能做到什么?”

    话音未落,招魂幡所化大伞表面响如同疾风骤雨,对方攻势根本不停。哪怕是泰山,对方也要将其凿穿!

    “阴气还能照常动用……”明世隐咬牙道。

    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秦夜根本不敢伸出头去看外面如何,现在风压都被本多忠胜斩开,他好似身处暴风之眼。不等明世隐说完,立刻大喊道:“你要的东西!我给你!!”

    啊啊啊……还真的是要这么做啊……明世隐神色木然,为什么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

    枪影倏然停住。秦夜小心翼翼地从招魂幡形成的大伞后探出一个头,马上又缩了回去。清了清嗓子道:“如果拿到了它,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但……此事我必定禀报地府,你必定遭受华国地府追杀!你确定?”

    本多忠胜仰天长笑,隔得越近,他越能感觉,那个东西就在附近,而且威力绝不亚于生死簿!

    拿到它……超越伊邪那美不过是时间问题!以自己的武力,远逃韩国,马来一带,伊邪那美凭什么找自己?

    阴羽?

    哪个阴羽是他的对手?

    “就凭你们?”笑够了,他垂下头来,寒声看着秦夜:“给你一分钟时间,乖乖交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如果耍什么花招,那……别怪让你这位华国阴差死无葬身之地!”

    “你真的要交出去?!”明世隐都疯了,伸进来了……秦.无耻阎罗.夜的手已经伸进来了!

    你敢信!?你敢信?!

    一位阎罗要出卖阎罗印?史无前例的耻辱!你敢信?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被捏住了。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目光中,秦夜的手避过阎罗印,握紧明镜高悬,再被他放在招魂幡上,送了过去。

    送了过……

    送了……

    送……

    堂堂明镜高悬,被送给日本厉鬼,这一瞬间,明世隐的耻辱和怒意瞬间突破天际。就在镜面闪烁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秦夜刚才的话。

    “你现在还能做到什么?”

    很简短。但这一刻,他顺着本多忠胜的长枪看过去,落到了对方的手上。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