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218章:接头(二)

第218章:接头(二)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昨天章节名字错误,内容无措,已修改

    ………………………………

    拘魂……就在对方走出的刹那,秦夜立刻认清了对方的身份,随即微微皱了皱眉头。

    身为无常,他太清楚拘魂和无常的差距了。不客气地说,如果他想,今天这座山上没人能活。

    但是这个拘魂不太一样。

    他的面具上没有一丝孔洞。整个脸都封闭了起来,而且,身为阴差,他清楚地看到,对方身上没有阳气。

    而且……死气竟然比孙悟空更浓郁,如果不是对方刚才开口说话,居然身为无常的他都感觉不到。

    这到底怎么做到的?

    “你想救他?”秦夜微笑道:“你可以试试。”

    刷……四面八方的树叶无风自舞,渐渐旋转成圆,汇聚在他们周围,老榕树的树冠就像被一只巨手压过,缓缓低了下来。

    “您不能这样!”孙悟空身体都在发抖,就在刚才,他明显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气氛,就像刀子已经横在了脖子上,又好像面对着一尊修罗恶鬼。让他呼吸都开始不畅。

    他掏出一方丝巾,拼命擦着汗:“佳德是由……”

    “我管你是谁。”秦夜波澜不兴:“我很早就知道啊……世间任何事情,都是讲代价的。我很确定,你一个古玩掌柜的命和我的命,天平绝对压在我这边。你们背后的人恐怕问都不会问。”

    没有人开口。

    死寂的坟场,如同绷紧的铁丝。白亦山和猪八戒齐齐看向唐三藏,唐三藏沉默两秒,咬牙道:“他没说谎。”

    说完这句话,他沉默了一秒,长叹一声,伸手抓向自己的面具。

    就在他面具掀开的一瞬间,另一只手上寒光一闪,霍然伸长一米,直刺秦夜手臂!

    刷!

    空气中都响起恐怖的音爆声,这一击对方用尽全力,为的不是取谁的命,而是震慑。

    当!就在寒光刺中秦夜手臂的同时,他脸上的面具已经一声脆响中化为碎片,而寒光已经贴近了秦夜手笔,却再也无法刺入半寸!

    面具下,是一张满是刀疤的脸,没有眼珠,眼珠是两个黑色窟窿。而且……对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皮包骨头,眼睛,鼻子,嘴巴,全都被线缝了起来!

    轰!

    对方脸上肌肉都在扭曲,然而下一秒,他的黑色斗篷头部赫然从中分开,朝着两边飘下,整个头部仿佛被无形巨手击中,猛然朝着后方猛然一扬!

    “这是……”秦夜轻松的脸色倏然严肃了起来:“尸体?”

    “月代头,这是日本人?”他倏然看了过去,然而,这一次却越过了白亦山,直接看向猪八戒,目光闪烁地开口道:“这具尸体死去至少三百年以上……三百年以上的日本尸体……战国时期……曜变天目碗……别告诉我没有关系。”

    “而且,你是鬼匠,封住了尸体的七窍,难怪死气不外泄……你到底是谁?真正管事的人……是你?”

    月光下,猪八戒的袖口中,一丝丝就算仔细看也几乎看不见的光华一闪而过。而对方垂着头,一语不发。

    那是丝线。

    专门用于控尸的丝线。

    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七大鬼匠中的……赶尸人。

    现场一片死寂。

    尸体的袖中伸出的是一道钩锁,顶端是一把寒光熠熠的匕首。然而,根本无法突入秦夜皮层。

    无常和拘魂天差地别,秦夜现在能抗住阿尔萨斯信手一掌,肉身堪比人形兵器,怎么可能是这种东西能伤到的?就算热武器都大部分失去了作用。

    孙悟空没有开口,数秒后,才幽幽叹息了一声,伸手揭下了自己的面具。

    秦夜目光愕然一闪,面具下的人,居然和白亦山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位白亦山满脸憔悴,眼窝深陷,布满血丝,仿佛几天都没有睡过。如果不是一股意志支撑着他,秦夜相信自己轻轻点一点,对方就会倒下去。

    佳德果然发生了什么事……秦夜目光微寒,希望不要和曜变天目碗有关,他实在不想横生枝节。

    “所以……你才是真正的白亦山?”

    真正的白亦山点了点头,还不等秦夜开口,他猛然跪了下去,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木板,手颤抖地捏住了秦夜的手,眼中只剩下祈求:“救我……”

    “求求你……救救我!”

    “我能帮你……救救我!他来了……他就在这里!他马上就要来了!”

    说到“他”的时候,白亦山好像是想尖叫起来,但是,却仿佛有一种巨大的恐怖压抑着他,他连尖叫都不敢发出,只能颤抖地低呼。

    秦夜眼中霍然一动:“谁来了?发生了什么事?你可别告诉我……是曜变天目碗出了问题?”

    “森兰丸……他说他叫森兰丸!”白亦山的眼泪终于涌了出来,涕泪横流:“秦先生……救命!这是厉鬼!从未见过的邪祟!它……它太可怕了!它从燕京追杀到了这里……它就在附近!我能感觉得到!我不该……我不该的……我不该这么做!啊啊啊啊!”

    秦夜挥开了他的手。

    看得出来,白亦山已经快崩溃了,他做了什么?对方直接追杀到了宝安?

    而且更重要的,是森兰丸这个名字。

    活了太久,有些信息会无意识地进入脑海。比如本能寺之变的信息。

    当年信长被明智光秀背叛本能寺,和信长一起切腹自杀的人,有好几个。他的妻子斋藤归蝶,儿子织田信忠,家臣村井贞胜,还有就是小信森兰丸。

    传说中,森兰丸是一个长相比女子还好的男子,日本的小信差不多就是将军的公务员,很多还和将军有某些不清不楚的关系……想到这里,秦夜猛然抬起头来,脑海中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推测!

    曜变天目碗……该不会聚集的不止一道灵魂吧?

    如果真的是森兰丸,那么……斋藤归蝶,织田信忠,村井贞胜……这三人的灵魂,会不会也被这只亚洲十大阴器聚集起来了?

    否则,森兰丸怎么会追杀拿到碗的白亦山,到这种不死不休的地步?

    “秦先生!”白亦山蛆一样附了上来,死死抓住秦夜的裤子:“宝安!只有宝安是安全的!您送我进去!求您了!我不想死在恐怖之中!太可怕了……每天晚上……每天晚上我一闭眼,都能看到那个恶鬼的脸……”

    秦夜一把推开了他:“晚了。”

    白亦山愣了愣,正要尖叫,秦夜淡淡道:“他已经来了。”

    拉得这么死,拦住本官的逃跑路线了怎么办?

    森兰丸啊……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小信啊……秦夜潇洒转身,脚程飞快,在白亦山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渐行渐远。

    告辞,再见,先走一步。

    然而刚跑了十几米,他的背影猛地一拍脑门儿,又转了回来。

    天堂到地狱莫过于此,白亦山双腿在地面上爬行者,哭泣着追了过去:“秦先生!您不能丢下我啊!”

    秦夜也感觉无比尴尬,刚刚才想起来……自己是无常了啊?对一个拘魂怕什么?这……这口锅丢给本能,本能接不接?

    “别动。”秦夜瞬间底气十足,迎着白亦山身后走了上去:“动就死。”

    就在白亦山身后,那些黑夜的影子,月光照射下来,散溢在墓碑上的阴影,以及墓碑上的灯火投影,此刻……如同活过来一样!疯狂地从四面八方汇聚,没有管其他人,直指白亦山头颅!

    沙!无边狂风陡然刮起,深邃地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道身影缓缓行走于狭窄的墓碑中央。

    看不清面容,然而对方每走一步,就让人耳中响起可怖的哭嚎,仿佛……死在本能寺那场大火中,无数切腹的家臣,还有无数被火烧死的无辜者。

    哒……哒……死寂中的声音,让人觉得压抑而疯狂。还有一种沙沙声,仿佛什么东西拖在地上,一寸寸挪动的声音。

    就在同时,山顶上的摊位,烛火齐齐一边,化为森绿色。墓碑上坐着的所有黑衣人齐齐一惊,猛然抬起头看向烛火。

    一片死寂中,不知道谁首先站了起来,东西一卷,疯了一样朝山下逃去。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眨眼之间,刚刚还一片安静的鬼市如鸟兽散。还有无数惊恐的声音响彻空间。

    “厉鬼……百年厉鬼!这……怎么可能!”“宝安市边缘有百年厉鬼将至?为什么没有通知?”“哪里出来的怪物!好强的怨气!”

    刷啦啦啦啦!!就在他们刚崩溃地逃开,下一秒,整个老君山上,那些烧完的和没有烧完的钱纸,海潮一样朝着C8区域飘飞过去,甚至……在天空形成一片金黄纯白的龙卷!

    猛鬼出笼,活人退散!

    山顶,林瀚仍然站在原地,阴风大作,就连周围的墓碑都在卡卡作响,一道道细微的裂痕出现其上。他的大衣已经被吹动得上下翻飞,深深看向C8区域,喃喃道:“好强的阴气……这到底是什么鬼物?”

    咬了咬牙,他立刻朝着下方冲去。

    老君山是阶梯形状,就像梯田一样安放着墓碑,C8区在第三层,然而,他刚冲到倒数第二层,却发现……根本无法出去!

    这里已经挤满了人,那两三只被政府认可的阴灵也在其中,极度的惊恐让他们已经丧失了理智,疯狂地垂着前方虚空:“谁!到底是谁!!”“打开这个鬼东西!让我们出去!”“什么人!居然敢在宝安闹事!告诉你们,我们这里可是有判官级别的大高手镇场的!”

    “这是……”林瀚倒抽一口凉气,他忽然意识到,今晚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就在他面前,墓碑上不知何时已经被拴上了一根根丝线。整个上两层全部被丝线封住,而此刻,这些丝线正散发出道道青紫色的微弱光芒,上面沾满了符箓和铃铛。前面的人即便再怎么努力,却仿佛锤在看不见的墙上,根本出不去。

    “结界……而且不是华国的手法。”他目光深深看着周围:“还有人……还有其他人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