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212章:这是找的代笔吧?!

第212章:这是找的代笔吧?!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徽省,省会岱山市。

    车水马龙,人流接踵。就在一栋低调的别墅中,余院士正看着一副LED屏幕,面前站着三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而上面的内容是“论阴灵的进化与大环境的适应。”

    “停下吧。”余院士揉着眉心挥了挥手,立刻有助手端上茶来。他叹了口气,皱眉看向LED屏:“不行。”

    三位中年男子纷纷苦笑了一声,中央的一位叹道:“资料太少了,您从宝安回来之后,一直投入这个课题,我们收集各地‘有可能’变异的案例只有几十件。对比阴灵的基数,这个课题很可能不成立。”

    余院士没有开口,轻轻闭上了眼睛。

    他回想起当日看到那位少年,信誓旦旦地说,阴灵的变异并非个例,而是从古至今都有。可惜,自己事情太忙了,第二天就回到了岱山,否则,多听听他的课一定会碰撞出新的火花。

    他从不以为这是耻辱,三人行必有我师,固步自封,阳间对抗茫茫多的阴灵绝不占据优势。

    “我们的论据太薄了。”十几秒后,他睁开眼睛说道:“你马上联系一下第一修大,让他们把导师的公开课内容全部发过来……等等。”

    就在此刻,他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他拿起来一看,“89届学生陶给您发来了一条信息。”

    谁啊?

    余院士根本想不起是谁,每天在他面前过的至少都是各大研究机构的一把手,周先龙那个级别。他点开看了看,本是随意,却忽然看到了自己感兴趣的字眼。

    秦导师么……

    难得的,他发了一条语音:他写的?

    89届学生陶:是,能打搅您一点时间吗?

    余:发。

    很快,一个WPS文件就传送了过来。其他白大褂安安静静地等着余院士,他则立刻点开看了起来。

    标题:论阴灵的变异原因,发展,及可能。

    瞬间,他的目光亮了起来。身体情不自禁地坐直了,几位白大褂全都愣了愣。

    这是余院士感兴趣的表现。

    能让这位老人家感兴趣的东西,必定是深奥的学术。整个修行界,能和他平辈论交的不过十指之数,这……是哪位大佬发过来的新研究?

    心中蠢蠢欲动,但没人敢打搅。

    余院士已经完全注意不到其他人的心情了,因为就在他看了三句话之后,只有一个感觉。

    高手!

    这个人,如果不在特殊机构,至少是省部级的干部!如果在特殊机构……他立刻开始回想自己的老友。

    不……不是老陈,这不是他的笔锋,他的年纪,挂着他的名字,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观点尖锐?不存在。

    也不是老马,老马会更温和一些,而这篇文章开头不过短短百来字,平和中却不失锋锐,却不让人反感……

    这特么到底是谁!

    不过,他很快就没有在意这个了。

    对于他这种一生钻研学术的人来说,一篇好文章绝对等同于爱车一族眼中的布加迪威龙,酒徒眼中的冬日烈酒,作者什么的等会儿再说!这个论点和自己心有灵犀,他太急于看看其他高手怎么着眼的了。

    第一个论点,他飞快地看着,速度很快,但每一个字都印在脑中。三分钟后,寂静的房间里猛然想起一个声音。

    啪!

    余院士眼睛都在放光,用力一拍木椅扶手,一声轻喝:“漂亮啊。”

    “用赶尸人来佐证阴灵在特殊的情况下会发生进化,且进化之后实力明显上升……这个论据选的简直是画龙点睛!而且根本无法驳倒,毫无指摘之处!”

    “我怎么就没想到赶尸人呢!”他轻轻舒了口气,立刻继续看了下去。

    这个一个开头,他更加期待下面的内容了。

    三分钟后。

    “共阴灵……还有这种灵体?从小寄生人体?生而共阴,宿主天生具有阴阳眼,共阴灵半阴半阳,随着宿主长大,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这论据……举证的居然是七星宝库的那个小子……活的证据啊……这儿竟然还有逼出共阴灵的方法……小李!!”

    一位白大褂马上走了过来:“老师。”

    “你马上去七星宝库!带那个甲……甲多少来着?半人半鬼那个!马上带他来我这里!小王!”

    “老师。”另一位白大褂立刻拱手道。

    “你!立刻打开我的地下研究室,所有设备检查,保持运转状态!”

    “明白。”

    吩咐完这些,房间里再次安静了,然而接下来十几分钟,拍椅子的声音不时响起。几乎是余院士看完一个段落,必须拍一声以表心意。脸上已经泛出了一片激动的红色,手甚至有时候都轻轻挥动两下。

    看嗨了。

    一篇好的论文,一个全新的观点,一组充实的论据,这足以让醉心学术的人陶醉其中,他都没有想到,这篇论文居然能给他如此大的惊喜。

    房间里的人不时被点名:“小周,你马上给我调SRCXX省XX市7月4日的案件。”“小徐,你给我打开SRC的B号文件夹……”

    “妙啊……这个案子我听说过,确实,如果这样佐证,不正说明了作者的观点?不谋而合……这个论据选得非常棒!”

    “很好,这是……第三个论证点,一如既往地珠联璧合……这到底谁执笔?谁定的资料?SRC现在有这么强的单位?”

    终于,房间里彻底安静了下来。

    余老不知道多少次闭上了眼睛,他在回味,在压制心中的焦急。他急于想用实验证明这上面的论据没有差错。这只是推断性质的论文,一次实验足够。如果成功……

    他轻轻睁开了眼睛,呼吸却有些粗重。

    如果成功……那么自己一直钻研的课题,就被推开了一扇门!

    对于论文的质量,现在他已经不再有任何怀疑。全程顺理成章,环环深入,到最后水到渠成,无可反驳。

    “论文论文……是要论的,要有争议的……”他眼皮有些乱跳地拿起论文:“但这篇论文看完,给我的感觉居然是:就应该是这样……且不说论据和论点这些骨干的充实程度,单说文字的排列,逻辑的引导……这到底那位大拿写的?我居然看不出来?”

    太过兴奋的刺激之下,他已经忘记了陶教授的话,当翻到第一页。终于看到了一串名字。

    最顶部,是加黑加粗的字体,第一作者:秦夜。

    布加迪威龙忽然变成了大黄蜂,冬日的烈酒突兀化为了岩浆。

    火一样炽热的房间里,余老的情绪忽然冷却下来,吃了SHI一样看着这个名字。

    这个……略尴尬啊……

    不是……怎么就是你呢?

    你才多大点?你凭什么写出这种级别的论文啊!不是我老余狗眼看人低,知识这种东西是要靠时间累积的啊!你特么18岁走了81岁路?娘胎里都在斩鬼吧!

    “这小子……是阎罗吗?对阴灵这么了解!”余老感觉太阳穴都在跳,汝甚叼,汝母可知?不是……你这么吊让我们的脸往哪放?我这整整八十多岁的老脸呢!研究了大半辈子的阴灵,老来的大课题居然是让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导师打开的门?

    接着看了下去,第二作者:林瀚,苏锋。

    下面是助手,参与撰写的十几位学生。

    他瞪大了眼睛想找出一位老熟人的名字,但是……这个真没有。

    余院士感觉有些自闭。

    “余老……您去哪儿?”看到他站起来,两位白大褂马上问道。

    “别管我……我出去走走……”余院士揉着乱跳的太阳穴走到阳台上,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没来由一阵颓然:“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对!这后浪太古怪了!这没找代笔吧?”

    不不不,且容老夫再挣扎一下……老夫仍然不相信啊……老夫感觉自己的信心还可以拯救……

    仿佛发泄一样,他哭笑不得地点着护栏,自言自语道:“整篇论文,哪怕论据,论点出自于他,但这种老辣的整合方式,这种字里行间默契的配合,这种对专业用语的娴熟运用,这种逻辑的排列……说他在政府部门做到省部级高官我信,说他在SRC达到我这个水平我也信,他是第一修大的导师我怎么都信不下来啊!”

    深呼吸几口,他立刻拿出了手机,找到陶然的号码,马上开了视频。

    “余老?”电话那边,陶然也吃了一惊,余老的视频可不是谁都能接到的。

    “谁给他代笔的?”余院士五味杂陈地说道:“这种水平……绝对是笔杆子都捏烂了的人才写的出来的,谁指导他的?”

    “不是您代笔?!”没想到,陶然比他更惊讶。

    握草……还真是那几个小子捣鼓出来的?

    视频中,两老头大眼瞪小眼。数秒后,余院士哼了一声道:“我什么身份?他又不是我的私生子,我凭什么给他代笔?”

    陶然只感觉心都在乱跳,压抑住激动小心回答:“余老……宝安市全军事化管理,不到下学期,无人可以外出,就算我也不行。更不可能接触外界网络,而且……我们学校的领导,除了两位校长没人有这个水平……”

    余老叹了口气。

    这些事,他不早知道了吗?

    读完第一段,他就知道绝非出自李桃和许安国之手。自己打电话,只不过是确实无法承认这种变相的失败。

    真是那个小混蛋写的?

    这……容老夫再自闭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