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173章:外域阴差

第173章:外域阴差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华国阴差和外域阴差的首次相逢,画面如同地狱绘卷,一方身穿华国古式长袍,黑眸白发,手中一把巨大骨刃,鬼火冲天。另一方半人半蛛,全身无数碧绿眼睛,狰狞如地狱修罗。

    四目相对,谁都没有废话,几乎在同一时间再次扑上!

    鬼头刀带起漫天绿炎,迎接它的是流星锤一样的提灯,没有一个人开口,刹那之间,鬼头刀和提灯不知碰撞了数百下,就连空间都能看出震荡的波纹。

    疾风暴雨,却没有一点声音,黑暗中双方甚至都没有完全看清对方的长相。然而三分钟过去,秦夜就松了口气。

    对方阴气很强。

    然而……却像被什么东西压制,无法完全施展。同为拘魂,他已经有了隐隐占上风的趋势。

    “这你可杀不了我。”他舔了舔嘴唇,鬼头刀上轰然绽放万点鬼火,直斩蛛女胸膛。

    这一刀,就连空间都仿佛被劈开,蛛女张开嘴,好似尖叫了一声,猛然退后中,双手已经飞快结印。

    不过短短0.5秒,她的灯笼上绽放起圈圈黑芒。紧接着,上百鬼魂蜂拥而出,化为阴风刀刃,冲向秦夜全身。

    术法!

    秦夜暗骂了一声,现在地府还没有建好,他根本没有术法。难道要现在开刃?

    来不及考虑,劈出的鬼头刀陡然收回,舞做一团银球,无尽黑火在银球表面炸开。他左手大拇指已经摁住手心,只要一用力,就能划破手掌。

    很沉。

    每一点黑火,都重逾数十斤,就像正面被机枪扫射。就在他咬牙准备划破手心的时候,忽然间,一声轻轻的“咔擦”声,响起门外。

    下一秒,所有鬼火顷刻消失。蛛女和秦夜的目光交接不过半秒,两人心有灵犀地朝着黑暗中隐去。

    秦夜躲到了一处拐角的阴影中,蛛女全身碧绿的眼睛悄然熄灭,毫无踪迹地趴到天花板上,两人没有再关注彼此,而是同时盯着门外。

    还有人……

    来的不止一个……

    秦夜只能听到心脏在耳边咚咚作响,活了近百年,哪怕当年杀鬼子,也从未遇到过这种惊心动魄的局面。

    他手中的刀已经隐隐对准门口,来者不是蛛女的人,否则对方不可能躲起来。而天花板上的蛛女,提灯也早就对准大门。

    谁进,谁死。

    就在令人压抑的死寂中,大门轰然化为碎片,迎面而来的是一道绚烂刀光,若黑夜中的半月,两道身影紧贴着刀光猛地冲了进来。

    “这是……”秦夜目光一跳,没有立刻出手。

    迎着月光,他看的很清楚,来者穿着黑色的锯裙,披着黑色羽织,带着斗笠。然而全身都破破烂烂,就像坟墓中的孤魂野鬼爬出来了一样。

    他们脚步快而密集,手摁在腰侧刀柄之上,和秦夜蛛女一样,斗篷之下,漆黑的纯正阴气喷薄而出,全身衣袂虽然破烂,却无风自舞,数不尽的阴气鬼哭之声伴随左右。

    阴差……还是阴差!外域阴差!

    而且,这身衣着秦夜太熟悉了。

    日本阴差!

    “誰もいない!”左方的阴差刚进屋就低声道。右方的阴差沙哑开口:“油断しないで!彼の魂を取り消すのは私たちだけではない。”

    “要勾他魂的不止我们?”秦夜勉强听得懂他们的对话,嗤笑道:“护廷十三番队?”

    “捞过界了吧?”

    最后一个字落下,就像约定好的一样,房顶数十只眼睛同时亮起,数十点黑火如暴雨倾盆。拐角处,秦夜长刀在手,鬼火飞扬,在空中斩出一道绿火刀光。

    “喝!”变生肘腋,两名日本阴差一声低喝,却发现没有一丝声音。身形凭空飞退,倒退中双手整齐结印,随后两人一左一右双手一合,再拉开时,一卷古旧的经文迎风见涨,瞬间化为数米大小,将秦夜的道光和黑色鬼火全部收纳其中。

    “人がいる!”“中東の希里斑地獄!”两名阴差落地之后,已经在祠堂之外,再次发出了声音。却不退反进,疯了一样朝着祠堂冲来。

    “艹!”秦夜气的直咬牙,所有阴差中,就他一没神通二没宝物,来的哪个不比他富有?

    手已经摁在了刀刃之上,两位日本阴差进门的刹那,阴气轰然暴涨,腰侧长刀如雪,然而,刚拔出一半,所有人,再次停住了。

    “啪嗒……啪嗒……”连续三声响动,出现在祠堂之外。

    死寂。

    死亡的默剧中,日本阴差打量了一下四周,冲向另一片阴影。天花板上蛛女握着提灯的手已然泛白,却最终没有动。

    秦夜也没动。

    刹那间,整个祠堂又沉入黑暗之中,两把武士刀,秦夜的鬼头刀,蛛女的提灯,全部对准门口。

    安静到只能听到屋外狂风怒号,秦夜一动未动。然而,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他忽然感觉不对!

    不由分说立刻卧倒,几乎就在同时,从那破落的窗棂中,破败的大门里,无数利箭破空而来!

    刷啦啦啦!这是真正的箭雨,这些箭全部由阴气组成,一旦触碰到祠堂,立刻化为灰烬,然而触碰到秦夜鬼头刀上,却泛起一片漆黑的阴气!

    这片箭雨是如此凶猛,半空中泛起一片片涟漪,紧接着轰然破碎。窗棂的夺夺声,屋外的狂风声,顿时再次充盈耳中。

    结界被硬生生打破!

    “死神ヘラ!!”“北欧陰刺軍!”“Ο θ?νατο? Hella!!”其他三位阴差发出一声惊呼,提灯,武士刀顿时挥舞为漫天银芒,将所有利箭拨开。

    “每一根都有几十斤的冲击力……这他妈到底来了多少势力?”秦夜再也顾不得隐藏,目光一扫,这个破旧的祠堂中还有一些桌椅板凳,他飞快冲到最近的一张桌子旁,躲到了后面。

    不过,就在结界破碎的一瞬间,所有箭雨都停了下来。

    秦夜没有放松,刀刃已经割破了皮肤,只要一用力就能开刃。

    若暴风雨前的宁静,一种压抑的直觉,远比之前强烈,让他头皮都在发麻!

    这……可能是来的人中,最强的一批!

    对方说的他听懂了,两位日本阴差说的是……死神海拉。

    死神海拉,如果按照传说,执掌海姆冥府,居住在冥府中的埃琉德尼尔死神冥宫。有两位仆从,男仆叫做迟钝,女仆叫做缓慢。

    还不等他想完,三声凄厉的狗叫,忽然响彻这方夜空。

    “汪汪……呜……”

    随着叫声落下,秦夜震撼地发现,地面都在轻轻颤动!

    咚咚咚……仿佛什么无形巨、物在地面狂奔,屋里的桌子椅子震动不已。他只愣了半秒,就知道了这三声狗叫代表什么。

    地狱三头犬,加姆。

    “真的……妈的……神话传说都是真的!老子被坑惨了!”他死死咬着牙,神经已经绷到了最近。

    怎么办?

    出去?

    不可能的,外面至少有三位阴差,有术法,有宝藏,他一个新晋地府阴差出去等于找死。

    留下来?

    加姆冲刺,这间祠堂能顶得住?

    不只是他在飞快考虑,其他人也是一样。随着屋外声音越来越响,狗叫声越来越猛烈。两位日本阴差突然一声怒吼,齐齐飘了起来。

    不知何时,他们已经咬破手指,双手结印几乎出现残影。阴气随着他们的印法飞快升腾,一秒后,两人双手一合,一声大吼。再拉开时,一面晶莹剔透的镜子出现掌中。

    “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八尺镜吧?”秦夜愕然看着这一切,真正面对外域阴差,他才明白,自己缺的实在是太多了。

    刷!

    就在镜子出现的瞬间,一道白色光华从镜中喷涌而出,随着光华一闪,两人的身影竟然被收入其中,紧接着,镜子化为丝丝缕缕的阴气,飘散虚空。

    “走。”就在此刻,阿尔萨斯的声音忽然出现秦夜耳边,还不等他反应,只感觉身体突兀进入了一个漩涡,两旁景物飞速倒退,最后化为一片虚无。当他浑身一震清醒过来时,已经到了宿舍之中。

    这时候,他才听到心脏的狂跳声。赫然发觉后背湿透。

    他立刻站了起来,从宿舍楼看出去,然而,祠堂的方向,没有一点声音和异状。

    “你不要命了吗!”阿尔萨斯都有些惊魂未定,死死瞪着秦夜:“外域阴差每一个都有正统传承!有术法,有宝藏!每一个出来勾魂的阴差,都是他们冥府的个中翘楚!”

    秦夜瘫了一样倒在椅子上,擦了把汗:“放心,打死我也不会再去了。我特么还以为是青铜,结果全尼玛是王者!”

    阿尔萨斯舒了口气,凝重道:“要不是我感觉到你有生死危机,也不会特意赶来。本宫来的太急,已经被你们学校的判官发现了。如果再多用一分力,他就能确定我在哪里!记住,苟活!苟住才能活命!你一个小黄叉的EZ凭什么跟无尽薇恩对点!”

    秦夜撇嘴:“这个比喻我就很欣赏了,至少……帅。”

    惊魂一瞬,两人都没有再开口。阿尔萨斯难得地给秦夜泡了杯茶,亲自端给他:“说说,在本宫不在的时候,你又去踢了哪位王者的馆?被几大冥府追杀,你的面子还真是大啊……”

    秦夜苦笑着将一切都讲了一遍。

    阿尔萨斯沉默着,她在屋里无声踱着步,目光闪烁,许久,她才回过头来,直视着秦夜的眼睛:“你……信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