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113章:阴司执法(一)

第113章:阴司执法(一)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本章说中,希望大家努力吐槽~~光我一个人吐槽好无聊~~

    ……………………………………

    十分钟后,两人已经坐在了一间夜宵店中。

    当然是风靡全国的麻小。

    距离天禧四街不远,就在街对面,一街之隔,这一边是昏暗无光的街区,另一边却是歌舞升平,华灯璀璨。

    孙康亮选的麻小店子位置不错,装修也不错,虽然已经是一点过,仍然宾客满座。周围墙上贴着不少川剧脸谱。此刻,他和秦夜面前已经放了满满一盆麻小,通红的身体撒上翠绿的葱花,红彤彤的辣油里漂浮着各种调料。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这是一间雅间,只有他们两人,但谁都没有开口。

    秦夜是没有食欲,李家的事如鲠在喉,不超度了他,念头难以通达。

    他没有开口,只是端着茶杯把玩着,而孙康亮的醉翁之意也不再酒,秦夜出神了多久,他就观察了多久。

    对面的人不超过二十岁。

    但是相当耐得住气,并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觉得一个不到二十的小年轻,目光……很深邃?

    他都被这忽然冒出来的词吓了一跳,但立刻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是的,就是深邃。

    没有年轻人的轻狂跳脱,有的只是阅尽尘世后,褪去伪装成熟的外皮,嬉笑怒骂从心而发,却不会让旁人感觉难堪或尴尬,仿佛……

    返璞归真?

    一片沉默中,他脑海里组织了好几个开口的方案,又被一一否决,最后,选择了最简单粗暴,也最真诚的方法。

    “四号咖啡厅监视器的画面我们一直都在观察。”他收敛了笑容,诚心得地推过去一包中华,他不抽烟,但是身上随时都带着,这是他的习惯。

    秦夜随意嗯了一声。

    “您下午一到,我就知道了。听完您和李健康的对话,我就立刻赶到门口等您。不过请原谅,我实在不敢踏入那条街……您怎么称呼?”

    “秦。”秦夜淡淡说道:“不过,在问我问题之前,我也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请。”

    秦夜把玩着茶杯:“你们怎么知道调查处的?知道多少?谁告诉你的?”

    孙康亮笑的温和:“秦先生,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透风的墙,总有一些人有资格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事。”

    “而腾龙地产,董事长位居华国富豪榜五百强第三百四十九位,他特意在一次董事会严正提醒过,遇到所有调查处的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幼,哪怕只是个十岁小孩,也必须退让。”

    秦夜低头看着茶水,倒映出他模糊的影子。

    意外的收获。

    来岱山市,最大的目的其实都不是优秀导师名额,而是……和地产公司拉上线!

    他的问题也不是无的放矢,他在试探孙康亮的地位。部门经理这个职位,可大可小,一个地产公司中,大型标的部门经理,很可能董事长亲任。而孙康亮也给了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对方,是腾龙地产的股东。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对他来说正好够用。

    太大容易引起注目,竞争对手的瞩目,他不希望牵扯到他,太小职权又不够。这是常年生活磨练出来的聆听艺术。很多重要的细节就是在不重要的对话中流露出来的。

    不过……还得看看天禧四街和对方牵扯多深。

    “你们要拆迁天禧四街。”就算现在心情不怎么美好,他也提起精神应付了下去:“我看过图纸,总面积在二十五平方公里左右。很大的工程。现在只剩下李健康?”

    尽管孙康亮已经做好了坦白的准备——直觉告诉他和这人不要绕弯,或许平时可以,但现在对方心情不太好。但是面对秦夜开门见山的提问,也顿了顿才回答:“是……秦先生,这其中没有问题,我们必须等到李健康搬走才拆迁,有不得已的原因。”

    “您或许不清楚,但是每次拆迁,我们都必须先安置拆迁民众,这是统一安置,是在同一个地方。但是……您觉得,发生了那种事,谁敢和李家做邻居?”

    “普通居民怕,他们怕那个消失的李成再回来,更不想挨着一个杀人犯的父亲居住。剩下的都是李家周围的居民,计划上注定要和他再居住在一起,他们全都提出了条件,那就是绝不和李家在一个小区。”

    秦夜微微颔首,表示理解。接着他的话说道:“所以,他们都在等李家先搬走。他们才敢确定?”

    “是……”孙康亮苦涩地笑道:“李健康不搬,剩下的人没人会搬,而他对我们地产公司提出的条件也是:只要解决他家的事情,他可以只要基本安置金,但是不解决,除非他死在房子里,否则绝对不走。”

    秦夜微微皱起眉头。

    有哪点不对?

    刚才简短的对话,脑海中仿佛灵光一闪,好像抓住了什么,但瞬间就一闪而逝。

    孙康亮还在继续说下去:“我们拆迁过不少地方,我很清楚,这样的人,不是钱的问题,但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以前请的和尚道士,还有些所谓的有道高人,十个有八个是骗子!也不知道李健康怎么想的,有些人试探一下都知道不太可能的,他仍然来者不……秦先生?”

    秦夜站了起来。

    找到了……

    刚才脑海中一闪的灵光,终于找到了!

    “你再说一遍。”他撑在桌子上,死死盯着孙康亮的眼睛:“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孙康亮眨了眨眼,看到对方的态度,他心中突兀升起了一种希望。

    可能的吧……

    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人……真的有可能解决这件事吧?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肃容道:“我们请过不少人,有本地的,有丧葬街上所谓的高人,什么神婆天公这些。我们每次工地开工都要请不少人祈祷工程顺利。我见的多了,所以请的有些人,问几句我就知道是否靠得住。”

    “然而,李健康来者不拒,只要去,他就欢迎。他的话很少,除了自己的故事从来不说多余的话……对了,只有一次,我们听说调查处的人过来了,我那天破天荒进了天禧四街,但是,李健康却拒绝了。”

    秦夜霍然抬起眼睛:“理由?”

    孙康亮想了想:“当时他说的好像是……他们的证件不全,他无法相信。”

    就是这样了……

    无数的碎片在秦夜脑海里组合起来,他转身朝外面走去:“准备好酬金,明天,这件事就能结束。”

    “真的?”孙康亮猛然站起,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如火:“如果真的可以结束……我们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数字!”

    咚……门关上了。

    秦夜在屋外,双手没入黑发抓了抓,眼神中罕见地带着一抹杀意。

    “原来是这样……原来如此啊……”

    “你们真的……是在挑战我作为阴差的底限……”

    “那……就别怪本官拘了你们的魂!”

    没有掩饰身形,十几分钟后,他再次出现在李健康的楼前。

    轻轻打开门,关上。他环顾了一圈四周深邃的黑暗,忽然开口道:“我知道,你或许在什么地方看着我。”

    “给你五秒钟,滚出来。投案自首和本官亲手抓捕,下去之后面对的东西完全不同。”

    没有回答。

    “五……四,三,二,一……很好。”话音刚落,秦夜轰然化为阴差状态,如同地府中最可怕的恶鬼,白发飘扬,黑衣鼓荡,惨白的骨刀足足半人大小,被他一把抽出,咚一声顿在地上,刹那间,无数蛛网纹蔓延开来。

    一道道纯黑的阴气从袖袍,七窍中喷薄而出,如蛇缠绕,阴差出行,万鬼退避。黑暗中响起一声恐惧至极的惊呼,随后消弭无声。

    “小阿,阴差的眼睛怎么不看阴灵,只看人?”秦夜看着四周,平静开口道。

    “简单。”纸鹤飞了起来,在他面前一转:“好了。”

    下一秒,秦夜的瞳孔从苍白转化为血红。他四周看了一眼,一声喟然长笑:“果然如此……”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秦夜用力握住了刀,随后用尽全力猛然朝着地面砍下:“李健康!”

    轰!!!

    地面直接被砸落一块,下面是坚实的地基。

    与此同时,岱山市特别调查处留下监视的两人,齐齐睁开了眼睛。

    “好强的真气……”一位调查员倒抽了一口凉气,目光如火:“是那里……他动手了!终于动手了!”

    只有他们可以看到,百米开外,真气如潮,拘魂级别的强大真气横贯夜空,周围的树木都在疯狂波动!

    “他……这是遇到了什么?还是已经解开了这个捕食区的秘密?”另一位调查员也死死盯着李家老宅,低声说道。

    “不可能的吧……这里就连我们岱山市的精锐都没有解开……”

    他们的疑惑,秦夜用行动回答。

    长刀如雪,带着伪装成真气的阴气疯狂冲击地面,地板从蛛网纹,变为巨大的裂缝,下方的地基轰然作响,越来越往下陷!

    一米,三米,五米……十米!

    卡啦啦啦……无数的裂痕从小变大,化为割裂地下的伤疤,随着一声轰然巨响,整片地面竟然被他硬生生砸塌十二米!也就在同时,轰!!

    十二米下,一刀再次砸下,砸出的却不是坚实的地基,而是……一个二十多平方米的漆黑大洞!

    无数的残渣碎片,土木砂砾,伴随着月光投入这个散发着腐臭的地洞,就在中央,一个穿着黑色绒大衣,带着帽子,拄着拐杖的身影,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头顶。

    就在他头顶上,万道月光洒下,一位穿着漆黑古装,满头白发,瞳孔血红,眼睛漆黑,全身阴气如万蛇狂舞的生物,正用血红的眼睛看着他。

    无常再世!

    “啊……一家人都在啊……”秦夜舔了舔嘴唇,逆着苍白的月光,长刀刷一声斜指下方,带起百鬼嚎哭。若厉鬼拘魂。

    “阴差拿人,闲杂退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