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105章:阴司术法

第105章:阴司术法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秦夜若有所思,低声问旁边的水龙头:“你知道教职分高有什么优待吗?”

    他本来没有指望林瀚知道,就随口一问。然而林瀚却点了点头,悄声回答:“我听说,教职分在90以上,会评定为优秀导师,每个系只有一位教授。一位副教授,一位资深副教授。只有优秀导师有资格冲击教授的职务。”

    “而每一位教授,他们兑换阴灵石都有折扣,具体不清楚,但是据说优秀导师就是九折优惠。”

    秦夜深吸了一口气。

    九折……那么到副教授,资深副教授……岂不是七折?教授更享受非人道的六折?!

    这……是诱惑自己成为狼王的节奏啊……这、这真的好吗?

    哈士奇看了一圈狼群,暗搓搓地伸出了自己的爪子。

    阿尔萨斯拼命啄着他的脖子:“九折啊!九折!除了成为教神你还有其他路可以走吗?争取在你脱离特别调查处之前搬空他们的藏宝库!现在还没用到阴灵石,等整地完毕,你卖屁/股都不够用!”

    秦.哈士奇.夜强压住自己兴风作浪的心情,仔细清理起思绪来。

    如果要以哈士奇之身冲击优秀导师,那么这两个月不仅每天都要按时打卡,更要获得不知道藏在那里的四十分……他已经无比期待起岱山市的一行来。

    他在沉思,然而好不容易看到他开口的林瀚却坚持不懈地凑了过来:“……今晚我请客?高中我就是在岱山上的,我知道一家徽墨酥和黄山烧饼,那味道简直了……”

    秦夜一把推开对方的大脑袋:“你就不能思考地有点内涵?”

    林瀚莫名眨眼:“这不是为了报答你让我拿了实战系排名第一吗?”

    你特么能不能不要提这茬?!

    秦夜眼中的急冻死光简直要把林瀚化为飞灰,咬牙切齿道:“……那我还真得谢谢你啊?”

    又过了一个小时,车终于开到了徽大主校区门口。莘莘学子在气派的大门中进进出出,门口一溜的餐厅酒店,与已经冷清下来的分校区形成鲜明的对比。

    交接也很流畅,他们分到了不错的宿舍内,一人一个单间,秦夜放下箱子,没准备和坑爹的苏锋小队一路,脱离大部队逛到了岱山街上。

    他可没那么好心,争夺优秀导师的名额还会提点对方。

    就算对方能想到,也是自己想,凭什么要多一个竞争对手?

    和宝安市相比,岱山市繁华的多,作为一省省会,车水马龙,高楼大厦,一家家店铺述说着人间的繁华,一张张朝气蓬勃的面容,仿佛在歌颂这片远离灵异的乐土。秦夜有些感慨地看着如同旭日东升的城市,竟然生出一种人间桃源的感觉。

    “多少年了……”他捧着一杯奶茶,站在公园中,看着悠闲散步的老人,遛狗的情侣,提着鸟笼看着报纸的退休职工,有些感慨地说道:“多少年,我都没有看过这种宁静的画面了。”

    这是岱山市中心公园,绿化非常好,古树成荫,行走在树叶飘飞的林荫道上,有一种独特的静谧。偶尔能看到一两位带着耳机,捧着书在长凳上休息的年轻人,只感觉岁月静好。

    阿尔萨斯立在他肩膀上,纸鹤只有拇指大,丝毫不显眼。秦夜踩着铺满落叶的过道,沙沙声响。

    “你说,什么时候本官可以退休?”

    “做梦的时候。”阿尔萨斯幽幽道:“这种画面就不属于你,你适合血一样红的树叶,阴风阵阵的酆都,还有一大群跟着你混吃混喝心里却想着怎么推翻你的鬼民。”

    ……秦夜美好的心情瞬间消失无踪。

    “我说……你是不是得了一种我好过你就会死的病?”秦夜痛苦地摁着眉心,想到晚上就要面对那群头疼的鬼民,就感觉脑仁儿阵阵发痛。

    “本宫只是在陈述事实。”阿尔萨斯优雅地用嘴啄了啄翅膀:“最多三四天,感觉到地府成立的阴灵会大批赶到。那时候你还没有拿出章程,让一批有灵智的鬼民无事可做……那别人只好勉为其难顺手造个反了。”

    秦夜一屁股坐到长椅上,刚刚明媚的心情瞬间阴云密布。

    他何尝不知道?

    更可怕的是,说不定阴灵感觉到了,三位道主也感觉到了。指不定现在全华国有多少阴刺军在搜寻着他。他如果自己基本盘都搞不定,那……一辈子窝在宝安是最好的结果,还要祈祷日后的阴阳决战,阳间占据上风。

    哦,对了,屁/股底下还有个谛听。

    对方醒来之前,整个地府阴气容量达不到三千万,随时准备被一爪子拍死。

    阿尔萨斯徐徐道:“其实,你来岱山,是个机会。”

    “地府百废待兴,你想过没有,找谁坐椅子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建材。器械。”

    “宝安市全城封禁,你敢在宝安市买这些器械?买了放到哪里?怎么解释?本宫敢打赌,现在宝安市小到哪一家晚上去了哪里,都在特别调查处监视之下。你怎么和周先龙说明,对方可是和本宫一个级别的判官啊。”

    秦夜舒了口气,将心里的繁杂甩出去,抬眉道:“你是说……”

    “趁着这两个月,在岱山市找好建筑器械和建材的下家。确定合作关系,这比你在宝安动手安稳的多!”阿尔萨斯沉声道:“本宫记得,你解决徽大的问题之后,还有一百万?正好在徽大问问老校长。实在不行就弄死小王同志吧……咱们再补偿他一把椅子如何?钱也有了,审死官也有了,相信他不会怪我们的……吧?”

    秦夜目光迷离,仿佛在看着美好的前景,强压住向胆边生的恶意,吞了口唾沫:“本官觉得吧……他恐怕不大愿意……”

    “妇人之仁!”阿尔萨斯冷哼,随即温柔道:“要不……你泡了他?人财两得,美滴很。”

    秦夜见鬼一样看着阿尔萨斯:“你这个想法非常前卫啊。”

    “他迟早都是你的人,哪怕死后……本宫说你这个人就是优柔寡断!别人长得又不差,身高也够,好歹也是草级,还家有千万遗产,配你绰绰有余!”

    “……亲,这是节操问题吧……你不觉得读者已经感觉小王同学遇到我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吗?我也是要脸的啊!”

    阿尔萨斯还想劝解,秦夜主动使用了打断技能:“好了,这个话题太惊悚了,我们换一个……假如,我是说假如,我有了足够的钱,买下了这些机器,怎么带回去?难道在宝安市直接焚化?”

    阿尔萨斯忽然沉默。

    数秒后,幽幽道:“你这个重申两次的‘假如’……本宫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你几十年都没‘假如’成功过……”

    秦夜只感觉太阳穴乱跳:“说正事!”

    阿尔萨斯想了想,随后一本古书BIU的一声出现在秦夜手中。

    “这是?”秦夜看了看这本泛黄的古书,上面写着几个黑字,龙飞凤舞。

    阴司术法。

    很简单,也很易懂。

    秦夜眼睛一亮,果然,阴司是有术法的,否则怎么压制那些阴灵?看看别人的网文小说,主角神通都是一套一套的,什么大荒囚天手,惊蛰十二变,斗战圣法,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山崩地裂阴月有晴……

    就问牛逼不牛逼?

    自己终于到了可以进入玄幻的阶段了啊……

    打开第一页,上书四个大字:阴风百里。

    “这名字显然不省心啊。哪个傻逼取的?”秦夜相当不满意,看名字就知道这指定是一个速度向的神通,居然没有斗天战地,一看就不威风。

    不和天,不和帝过不去的神通,都不是好神通!

    阿尔萨斯淡淡道:“你说的那个傻逼就是我。”

    ……

    秦夜理智地没有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继续往下看。

    解释也很简单,日行百里,快如疾风。

    秦夜面无表情地翻了过去。

    怎么个意思?

    本官现在面对的是一群不安分的阴灵大军,以及下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苏醒的谛听,你告诉我走为上策?

    本官这种有血性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丢脸的事!

    第二页:袖里乾坤。

    眼睛再次一亮,这一次,终于靠谱了。

    袖里乾坤,名字仍然不够霸气,但是它的来历却绝对够逼格。而上面的解释也一样,任何东西,都可以一袖装之,修为足够,哪怕一座城市,也不成问题。

    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看了下去。

    戮阴剑,府君印,万鬼拘魂……后面几道术法已经可以一掌平一地,就在他看的脸色发红,激动无比的时候,翻到了最后一页。

    “以上术法必须以地府为根基施展,所以,现在都是屁话。”

    字歪歪扭扭,一看就是阿尔萨斯的手笔。

    秦夜瞬间愣住了。

    数秒后,嘴角抽筋地问道:“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纸鹤响起打了个哈欠的声音:“本宫说过很多次,这个世界,最大的老大是天道,天庭,接下来才是人间,阴间的各种规则。就像阳间的修行,依托在某一种规则上。地府的术法也是一样。现在地府都不存在,谈什么术法?”

    “我不是已经建立了吗!”

    纸鹤飞了过来,翻到其中一页:“你那个村落也敢叫地府?好吧……就算是吧,以现在的地府能容纳的规则程度,大概可以施展这个术法。”

    秦夜扫了一眼,感觉眼睛痛。

    术法:隔空移物。

    范围:三米。

    限制:不可移动二十斤以上的物品。

    我特么要来干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