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17章:五年前的往事(二)

第17章:五年前的往事(二)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新书期,求推荐票!收藏,点击,各种求!

    另外,新书期更新每天是1-2更,看上架的时间安排,很可能过几天就一更了~上架当天石更,然后稳定2更

    ……………………………………………………

    阿尔萨斯认输了。

    她敢打赌,如果是几百年前,手下有这种阴差,早就送他去地藏菩萨脚下超度了。奈何啊……人在精灵球,不得不低头……

    史上最后一任鬼差极为强烈的求生天赋全都点在了偷奸耍滑上你敢信?

    强压住心中的不适感,她鄙夷道:“你让他去,不是找死吗?”

    “NONONO。”秦夜胸有成竹地摇了摇指头:“首先,你忘记了王大锤的身份。”

    “……王大锤又是谁?”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锤锤可是王泽敏的儿子。能进入王总办公室的只有他。第二,他白天去,鬼物根本不敢出来。”

    阿尔萨斯想了想,简直天衣无缝!

    “逻辑上毫无问题,但总觉得有些不适应……本宫去休息一会儿……没事儿尽量别叫我……”

    心塞。

    ……………………………………………………

    王成浩是在秦夜左右开弓的巴掌中醒过来。

    眨了眨眼睛,他顾不得脸颊的火热,愕然看着周围:“我……我刚才是不是看到我爸了?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如同兔子一样环住自己,颤声道:“到底怎么回事……秦夜……求你……求你你告诉我……我、我都要疯了!”

    秦夜捏住他的双颊让他抬起头来,直视着王成浩躲闪的目光:“你爸早就死了。你的母亲应该是鬼上身。如果我没猜错,你家里只有你一个活人。”

    王成浩震撼地张大了嘴,眼睛眨了好几下。浑身都抖了抖。

    一种从头到脚的恐怖感让他手脚都在发凉。

    怎么可能……一起生活了这么久,自己……自己竟然和一群活尸生活在一起?!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秦夜一丝都没放过王成浩的表情,直到对方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才微笑道:“想活下去吗?”

    王成浩拼命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现在的秦夜很可怕。虽然在笑,却可怕到……足以让他完全相信。

    “啧啧啧……看看你,以前在学校耀武扬威的势头哪去了?抬头,挺胸,站起来。”秦夜用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想活着,就用自己的手去拼!”

    王成浩咬了咬牙,是啊……没有人有义务为自己做什么,求……总是在求,求了这么久,还不如求自己!

    秦夜语重心长地收回手,满脸慈祥:“拼完了你就会发现,仍然没什么卵用。”

    王成浩脸色瞬间扭曲。

    其嘴微张,似言欲止,忽感食屎……缘何屎中带蜜?

    秦夜收敛了笑容,肃容道:“如果你想活下去,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你爸的办公室,那里应该有个保险箱。密码是200086。里面有一块石头,你拿来给我。”

    “好……我,我早上就回去……得得得……”王成浩的牙齿有节奏地颤抖起来,本能地避开秦夜危险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双腿:“哈……腿,腿怎么在发抖哈?我不怕……不怕……”

    “不怕就好。放心,不怕的男孩有好运。因为没好运的都死光了。”秦夜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现在晚上回去太危险,就在这儿住下吧。”

    王成浩捂着心口点了点头,用被子把自己裹得死死的,颤抖着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七点,王成浩就惨白着面容离开了丧葬一条街。而他头顶的最后一盏灯,哪怕在旭日初升之下,也摇曳得好像下一秒就熄灭。

    秦夜没有管他,而是打开了电脑,开始上论坛搜索五年前的海悦事件。虽然时间过去了很久,但应该还有一些蛛丝马迹。

    打开天涯社区,输入关键字海悦,很快,上百份帖子就出现在了眼前。

    “你居然有会员?”阿尔萨斯惊讶。

    “正常……在人类社会生活太久,该有的会员我都有。”秦夜点开一条回复几千楼的帖子,作者赫然是“那一场风花雪月。”

    这应该就是这次事件的原贴。

    也是一切的起点。

    阿尔萨斯曾经说过,阴差行走阳间的第一条铁则,不管多诡异的情况,都逃不开鬼物生前执念。因为鬼物会本能地重复它的执念。这些细节,很可能就是超渡这只鬼物的关键。

    虽然已经开始匍匐前进偷塔了,但是也要做好两手准备。活的太久,早已明白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让自己猝不及防。

    一条条评论看了下去,事情和他记忆中的没有什么两样。

    “LZ能省省心吗?这种博眼球的故事每天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能换点新花样吗?简直浪费你爹的脑细胞。”——用户029344。

    “呵呵,无照无真相,LZ说老总看上了你,你以为你是热巴还是天宝?”——华国柯南。

    “哪怕这是真的,楼主也是个心机婊,不就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吗?现在成破鞋了,来这里博同情?滚你丫的吧?”——厌世愤俗。

    语言暴力就像一把无形刻刀,从薄薄的嘴唇里发出,重重刻在别人心上。秦夜平静地翻了下去,很快,看到连续几十张图片的时候。秦夜停住了。

    “怎么?”

    “奇怪……”秦夜凝重地看着那些图片:“这些图片原本应该是一些男女混合肉搏的动态图,而且早已经该被404了,这就是那一场风花雪月的反击。从这些图发出来开始,这件事彻底进入了高潮,但是……现在为什么还在?”

    现在出现的图片,并非是什么混合肉搏图,而是……一张张办公室的图片!

    这是王总的办公室。

    是夜晚照的,灯火通明,却没有一个人。每一张都是同一个角度。就像……有一双无形的眼睛,每天夜晚都在静静凝视这里一样。

    “你看这里。”阿尔萨斯忽然开口,秦夜随着她说的地方看过去,赫然发现……就在王总身后的玻璃窗里,摇曳的灯光下,一个垂手的女人,正披头散发地站在灯光之下。

    这些照片的角度和灯光都很差,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这个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和夜幕几乎融为一体!只能模糊看到一只血红的眼睛,通过披散的头发死死盯着王总的座位。

    鬼照片!

    这根本不是人拍摄下来的,而是这只厉鬼本身……用自己的眼球看下来的东西。然后……放到了所有人面前。还没有一个人知道!

    “这是什么时候更改的?”秦夜愣了愣,随后立刻看向帖子上方。上面赫然写着“2025年8月19日。”

    “十天前。”

    这是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楼,这些照片是她发的,也就是说……一个五年前死去的女人,十天前在这个帖子里编辑了自己的贴。并且……在背后的黑暗中无声凝望着王总近十天!

    秦夜目光如火,紧接着立刻转到了第一页,立刻看了起来。

    “有发现?”

    “有。”秦夜目光一亮,指着屏幕上的楼数说道:“我这个人,唯一的优点就是记忆不错。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帖子的楼数是8472?”

    “8472个人回帖,这是我打开帖子之前的数量。而现在……你看看是多少?”

    8473!

    就在他打开这个石沉大海的帖子同时……有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东西,悄悄回了一贴。

    按照论坛的规矩,一旦回帖,这个帖子会被顶到第一页,所谓的顶帖就是这个意思。

    然而这个帖子没有。

    他深吸了一口气,飞快滚动到最后一页,打开一看,连续七个帖子,字是如同血一样的鲜红,署名赫然是……

    那一场风花雪月!

    一个五年前死去的女人!

    “我……回来了……”

    “我没有骗人……”

    “我抓住他了……”

    “今晚……”

    最后一个帖子,赫然是刚刚发的。

    “我知道……你在看……”

    现在是白天。

    白天的丧葬街。

    阳光透入身后事,照在那些惨白的纸人纸马,鞭炮香烛上。仿佛蒙上了一层白烟,分明是正午,房间里忽然安静了下来,只让人感觉到一种渗人的阴寒。

    “可以啊。”阿尔萨斯愣了愣,笑道:“有脾气,好久没有看到敢和阴差叫板的灵魂了。哦……对了,以她成为怨灵的时间,恐怕根本不知道地府是什么。现在只有那些百年老鬼才会对地府保持敬畏吧?”

    秦夜也有些意外,真正去过地府,他才知道那是一个怎样恐怖的地方,阿尔萨斯这种前省长都只配在边缘的缝隙中苟延残喘,六方鬼王更是一击就能瞬杀省部级干部的存在。更不要提上面的十殿阎罗,以及最顶峰的阎罗王了。

    不……就连孟婆,都是一个看到就让人抖三抖的存在。

    这是多肥的胆子才敢挑衅国家机构?

    喷他!

    秦夜运指如飞:“你大概没有听说过我,给你一个投案自首的机会,今夜十二点,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怎么样?”

    没有回答。

    好像电脑另一边也愣住了。

    画风不对啊……

    数秒后,又有一行血红的字出现:“看手机。”

    话音未落,手机忽然疯狂叫了起来。

    秦夜没有立刻接,而是看了一眼身后事里的老式挂钟:“十二点了。”

    阿尔萨斯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

    出事了。

    五个小时,没有一个未接来电。以王成浩已经被吓破胆的情况,只要完成必定立刻打来。现在都没有……

    秦夜叹了口气:“看样子他运气不太好。难道死了?”

    阿尔萨斯嗤笑一声:“不是我小瞧这只鬼物,能在白日动手杀人,就算本宫当日都有些忌讳。就凭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