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14章:没死?(新书期求推荐收藏)

第14章:没死?(新书期求推荐收藏)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传说,人的身体有三盏灯火。分别代表人体三魂,胎光,爽灵,幽精。

    简称三体……

    一旦三体……不,三火湮灭,活人将魂魄离体,真正死亡。常人三火相当旺盛,如果有一盏灯火微弱甚至熄灭,这个人就是俗称的“阴气太重”,会遇到一系列不顺心的事情,比如降职降薪,事业不顺等等。

    如果这个人的八字还偏阴一点,大约就能看到一些不太正常的事情。还有种传说,夜半的路上,或者空无一人的傍晚,听到人喊你,是没有听过的声音,千万不要转头。因为一转头,鬼就会吹灭你肩膀上一盏灯。

    这就是所谓的人点火,鬼吹灯。摸金校尉里也有相似的规矩。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了一次阴,秦夜的目光只要想,就能清晰看到对方三盏灯火。然而现在的王成浩,不过一日之隔,头顶上的火都即将熄灭。

    这绝非一个好信号,能让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在一天之内进入濒死境地,只说明……这只鬼物绝对不简单!

    “阴阳两隔,普通的鬼物根本无法对人产生影响。”秦夜将封魂球挂在了书包上,做成一个别致的挂饰。阿尔萨斯徐徐道:“本宫曾经也在阳间任职百年,你们凡人影片中的贞子,楚人美,杰森这种直接取人性命的鬼物,至少在五十年以上。”

    “他家里这只鬼物我现在确定,拿到阎罗印碎片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年。否则区区一个凡人,早就死了。”

    “对你而言是个好消息。”

    秦夜点了点头,静静看着魂不附体的王成浩。就在看得对方汗毛倒竖的时候,淡淡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成浩咬着嘴唇,点开手机,翻出那张照片放到了秦夜面前。

    他的目光几乎是挂在秦夜身上,秦夜刚还回手机还没开口,他就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颤声道:“以前……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我再也不会了……求求你……求求你救我一次!”

    平时在学校里耀武扬威,人高马大的少年,此刻双腿软了又软,嘴唇都咬出了血痕。如果不是在街上,他恐怕已经跪下了。要是让同学看到学校名人王成浩居然挂件一样挂在平时毫不起眼的秦夜身上,还满脸祈求,恐怕大跌眼镜。

    “换个地方说话。”秦夜抬了抬下巴说道。

    话音未落,王成浩一把把他拉了下来:“走……还没吃早饭吧?我请!你吃什么我都请!不要管你这辆车了,回头我送你一辆Pinarello皮纳瑞罗!”

    “怜悯?”两人打了一辆车,车上,阿尔萨斯嗤笑道:“弱者的感情。”

    “你觉得我会对一个才见过两三年的人生出这种无用的情感?”秦夜看着窗外淡淡道:“在我的生命里,他不过是个过客。但是这件事情着落在他身上,有他帮忙……方便。”

    两人直接开到了县城里被高中生誉为“约会天堂”的“第一站”小店,里面是满满的动漫风,这家店开店已经有十几年了,价廉物美,最重要的是,这里分成一个个的隔间,私密性相当好,经常作为早恋少男少女的约会地点。

    刚坐下,王成浩就拿过了菜单,讨好地捧在秦夜面前:“想吃什么随便点。”

    秦夜随便点了几个炸串冰饮,早上没人,小吃来的很快。他抿了一口刚端上来的冰镇柚子茶:“说说吧。”

    自然而高傲。

    和平时学校里不吭不响完全不同,然而王成浩丝毫没有感觉不对,双手死死握着手中奶茶,眼中满是惊恐,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组织好了语言。

    他颤声道:“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几个月我每天都在学校吃饭?”

    秦夜回忆了一下,点了点头。

    王成浩缩在座位里,低声道:“因为……家里的菜完全没法吃!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爸开始喜欢生食,开始还是日料一样,我吃个新鲜,后来……后来越来越严重!烤肉,牛排这些,他开始七成熟,五成熟,三成熟……最后二分熟!”

    “一口咬下去全是鲜血和生肉!根本没法吃!我爸也变得很奇怪,他最近十天左右,身上总带着很浓烈的香水味。但是、但是他以前从来不抹香水的啊!对了……对了!近一周来,我爸他连饭都不吃了!”

    一些平时觉得只是怪癖的东西,现在在王成浩极度惶恐之下,竟然全部想了起来。

    “我之前还没有太在意,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直到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他浑身都颤抖起来,用力抓着秦夜的手,满手冷汗:“我明明锁了门,那个女人却在半夜三点钟坐在我床头!而且离开之后,踩出了一行血脚印!并且……并且……”

    他猛地抖了抖,沙哑道:“我……我、我看到她,她……她吃了家里的拉布拉多!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眼,狗窝空了!空了!”

    他全身筛糠一样抖着,声音都嘶哑了:“她是鬼……他不是人!她一定是厉鬼!”

    秦夜拿起杯子里的勺子轻轻搅了搅饮料,打断了他:“你爸呢?”

    王成浩满头雾水。

    “他的丧事怎么样?”秦夜皱眉道。

    王成浩愕然看着秦夜:“你在说什么?”

    秦夜有些不悦:“你爸的丧事,是你妈操办,还是你?”

    “我爸的……丧事?”王成浩嘴唇都哆嗦了起来,一把捏住秦夜的手:“秦、秦、秦哥……你、你、你千万别吓我……”

    “我、我爸他……他活的好好的啊……”

    刷……秦夜的目光霍然一闪,深深看了王成浩一眼。

    这一刻,四周只剩下清晨的微风吹动树叶的声音。

    很安静。

    安静到人毛骨悚然。

    王成浩满头冷汗拿出手机,立刻拨通了王泽敏的电话。

    “阿浩啊……爸爸在忙……嗯……好好学习……挂了……”

    简短的对话,但确定是王泽敏的声音。

    只是……这个声音有些古怪,一顿一顿的,说话并不连贯。就像很久没有开口的人那样。

    王成浩嘴唇都在发抖,秦夜刚才那句话太惊悚了,他到底什么意思?

    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秦夜,秦夜轻轻搅动着柚子茶,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身为阴差处理灵异事件。却遇到如此诡异的情况。

    王泽敏没死?

    这根本不可能!

    这个鬼物绝不可能有孟婆厉害,王泽敏的魂是孟婆亲自从骸骨桥头抓回来的,不可能出错!

    那么……

    他深吸了一口凉气。那么……王成浩家里那个爹,到底是谁?

    是活死人?还是……其他?

    “知道了。走吧,白天它不敢出来。晚上六点后,来我的店。”

    王成浩喉结动了动,胸口急剧起伏,拼命点了点头。然而并没走。眼巴巴地看着秦夜。

    “不敢走?”秦夜指了指隔壁:“坐过去。”

    “我……”王成浩沙哑道:“我、我不会打搅你的……别离开我……”

    “过去!”

    王成浩无奈地咬牙离开,但就在这时,秦夜猛然摁住了心脏,脸色苍白地靠在了椅子上。

    “秦夜,秦哥!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王成浩吓得差点跳了起来,对秦夜的叫法瞬间升级都没发现。

    秦夜没有开口。就在他手掌之下,心脏竟然……缓缓停止了跳动!

    那是肉体能清晰感觉到的,生命在一丝丝流逝的感觉。

    周围仿佛突然安静了下来,咚咚……咚咚……心脏跳动的声音牵引着每一根血管,渐渐走向消亡。

    生命倒计时!

    “走……”秦夜脸色苍白无比,从牙缝中对王成浩说道。

    “我……”王成浩也吓到了,手足无措。

    “滚!!”秦夜低声喝道,额头上青筋乱跳。

    王成浩二话不说,这次拿起书包就跑到了隔壁:“有事一定叫我!”

    隔间里安静了,秦夜仿佛听到阿尔萨斯在喊他,但是根本听不清晰。

    这种情况持续了足足五分钟,心脏的跳动才慢慢复原,他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

    “呵……”又过了五分钟,他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狠狠喝了口茶。

    太难受了……

    刚才那种体验死亡的感觉,他绝不想有第二次。

    “临终纪念。”阿尔萨斯的声音凝重无比:“地府的失衡导致你不生不死的状态被打破。你的名字……已经出现在了生死簿上。虽然地府已毁,但是先天至宝就算只是碎片,有一些也会自己发挥作用,比如生死簿。”

    “否则……这个世界上都会是不老不死的怪物。这是天道。”

    秦夜深深点了点头,死亡已经在敲门,他的时间……不多了。

    “可以确定,他家里的人都有问题。”阿尔萨斯也不废话了,言简意赅地说道:“就是不知道是哪种问题,鬼上身……或者别的。而且王成浩的父亲是关键。他一定死了,但是现在魂死而肉身活,这有好几种情况。”

    “我交给你阴差行走阳间的第一条铁则。”

    “不管多诡异的情况,都逃不开鬼物生前执念。”

    “任何鬼物,生前都有执念。要么横死,要么冤死,执念太过,才导致对方凝而不散。久而久之成为厉鬼。它所在地的一切问题,一切反常。都和它生前有莫大的关系。因为鬼物会本能地重复它的执念。”

    “这些细节,很可能就是超渡这只鬼物的关键。”她肯定地结尾:“今夜十二点,我教你招魂。把王泽敏的鬼魂重新唤醒,一切都落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