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 > 2410:谁也跑不了

2410:谁也跑不了

作者:钓人的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丁二狗的肆意人生最新章节!

    对于邸坤成请自己吃饭,赵君平还是很忐忑的,而且在他的办公室里,他也没说什么过分的事情,这倒是让赵君平摸不清他找自己来到底是想干什么了。

    “多吃点,你们基层的干部苦,这个我知道,以后市里的一些政策也会像基层干部倾斜,对了,你自己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比如说你的职位或者是家里的什么人,有没有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个我可以给县里说一下”。邸坤成说道。

    “没有,谢谢书记,嗯,我只倒是有几句话想和书记说一下”。

    “嗯,你说,我听着呢”。邸坤成心想,你无论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毕竟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赵君平稳住,最主要的矛头应该是对准何照明那个混蛋,居然敢这么设计自己,他真以为他手里有那点东西就可以给自己套上套了?

    “其实,那件事除了何照明和丁长生知道之外,没人知道,我谁都没有告诉过,不过何照明手里有那些视频倒是真的,我奈何不了他,但是我也希望他倒霉,毕竟那视频里也有我,书记你肯定会有办法的,对吧?”赵君平天真的问道。

    邸坤成没接这个话茬,却问道:“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对丁长生说呢,你要是不对丁长生说,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他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赵君平闻言茫然的摇摇头,看着邸坤成,邸坤成点了一支烟,说道:“丁长生一直都在和我作对,一直想着把我从这个位置上赶下去,你说你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了他,你猜他会怎么做?我就算是处理了何照明,但是丁长生怎么办?我也处理他吗?”

    赵君平一下子愣了,她一个镇党委书记,哪知道上面的这些事,丁长生是反贪局的,而且当时对自己逼迫的那么厉害,自己脑子稍微一短路,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想收回来,门都没有了。

    “那,那,邸书记,那我该怎么办?”赵君平惶恐的问道。

    “怎么办?赵君平,你要知道,这件事你我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我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所以,现在你要听我的,明白吧?”邸坤成问道。

    赵君平被吓得不知所措,茫然的点点头,手里的筷子因为害怕而用力,居然被她一只手就给掰断了,咔嚓一声,吓了邸坤成一跳。

    “你看你,别这么紧张,事情还没到不可收拾的时候,我要处理何照明,肯定还会涉及到你,对吧,但是处理了何照明,这事就完了吗?没有,还有丁长生那里,所以我们要分个工,你负责丁长生,我负责何照明,我处理何照明时涉及到你的事,我都会压下来,但是你要怎么摆平丁长生,那就看你的本事了”。邸坤成说道。

    “可是,邸书记,我和他不熟,你和他不是上下级关系吗,您不能……”赵君平想要解释,但是被邸坤成抬手制止了。

    “丁长生不会听我的,他是省里派来的,我刚刚和你说了,他来湖州的目的是我,不是你,所以,你去想办法摆平他比较合适”。

    “可是我,我和他认识才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我也没钱,我怎么……”赵君平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了,但是表达的思想还是很清晰的,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你不要想着给丁长生送钱,他不缺钱,他这次算是第二次回来从政,他在国外就是个大富豪,你说他缺钱吗?”

    “那他……”赵君平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对于一个不缺钱的上级来说,下级琢磨上级就要费很多的力气了。

    “他是不缺钱,但是他也不是没有缺点,他最大的缺点就是好色,但是这个人很小心,好色但不是色鬼,所以,这方面他很小心,就看你的本事了,你要是把他搞定了,我们俩都没事,要是搞不定他,我下去,你和何照明都要倒霉,尤其是你,一个女人是靠着什么上位的,你比我心里更清楚是怎么回事吧?”邸坤成的语气有些严厉起来。

    赵君平双手捂住脸,眼泪从手指缝里流出来,她很后悔,后悔为什么在第一次被何照明弓虽女干后没有举报他,虽然可能丢了工作,可是现在自己不也是面临一样的结局吗?

    “你好好想想吧,吃完了就可以走了”。邸坤成说完起身出去了,这是他在食堂里的小包间,没人可以进来吃饭,而且是在食堂的二楼,他的办公室直达这里,没人知道。

    邸坤成走后不久,赵君平也起身出去了,回到了招待所里,想着邸坤成说的话,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甄绿竹此时窝在沙发上,头扎到了沙发的一角,撅着屁股,丁长生站在地上,角度和高度刚刚合适,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每一次结束后,甄绿竹都会讨好般的为他清理干净,当然,是用嘴,于是这么周而复始的动作让丁长生一次次爆发。

    “今天到这里吧,你的表现还不错,挺上镜的”。丁长生坐在沙发上,甄绿竹跪在地上为他清理着,此时甄绿竹抬眼看了正在拍摄的他,昨晚她的努力没有白费,至少现在丁长生和她算是确定了一种秘密的关系,他不再向外推她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丁长生问道。

    “那要看你什么时候对他动手了,你对他动手之前我就走”。

    “好,没问题,你出去之后,会有人给你钱的,你好好在国外活着就是,别再回来了,也不要再露面,否则,我也保不了你,哎,我问你件事呗”。丁长生两条腿架在甄绿竹的肩膀上向自己这边拉了拉,甄绿竹更加的卖力了。

    “南雅平到底是谁杀的?”丁长生问道。

    “咳咳咳咳……”甄绿竹闻言剧烈的咳嗽起来。

    “怎么了?”丁长生问道。

    “太,太深了”。甄绿竹想要把这个话题搪塞过去,但是丁长生却没有给她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