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 > 1443

1443

作者:钓人的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丁二狗的肆意人生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大早,陈炳泰比丁长生到办公室都早,这可能是他最近这一年多以来到办公室时间最早的一次了,当然这么早来办公室,不是来上班的,而是来吵架的。

    自从知道自己要被调走后,陈炳泰对开发区也死心了,但是现在好像是出现了转机,因为一直想把自己调走的石爱国走了,不知道是无能为力了还是根本没有顾得上,反正最后没有给丁先生扫清开发区的最后障碍。

    他一天没有调走,那么他就还是开发区的党委书记,自己说的话就得有人听,而且党委管人,你丁长生就是再牛逼,难道你不是组织的人?你就可以撇开党组织为所欲为?

    这件事坏就坏在胡佳佳身上,而且胡佳佳一定是故意这么做的,昨天胡佳佳下通知时并没有说其他人也是一样被丁长生给挑出来了,但是唯独告诉陈炳泰,你塞进来的那几个人要交钱,否则就别想去,开发区不点支。

    陈炳泰本来和丁长生就不怎么对付,你再这么拱火,这不是往陈炳泰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吗?所以陈炳泰积了一肚子的火,就等着丁长生来了给她算账呢。

    但是等来等去,丁长生九点多了还没到办公室,不是因为工作去了别的地方,而是昨晚买完房子后就去了宇文灵芝那里,虽然宇文灵芝算不得丁长生正式的情妇,但是宇文家要想翻身,丁长生就是最大的靠山,所以,每次丁长生去她那里,宇文灵芝都是极尽巴结之能事,甚至不止一次的提出来让祁竹韵伺候丁长生,可是丁长生每次都拒绝了。

    要给人留脸面,而且丁长生看得出来,祁竹韵并不是特别相信他能帮得上宇文家,所以,他也不愿意去强迫一个看不起自己的人,他要让祁竹韵心甘情愿的匍匐在自己脚下,但是现在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那就是加快马桥三的案子进度,决不能让这个案子被检察院抗诉。

    听到丁长生的汽车在院子里停下了,陈炳泰在窗帘后面偷偷看了看,他现在已经压下了不少的火气,比起早晨刚来时冷静了不少。

    “小张,你去丁主任办公室叫他一声,就说我有事找他”。陈炳泰大声的对着办公室喊道,而这个时候丁长生刚好上楼,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这家伙居然没有拐过弯去陈炳泰的书记办公室,而是径直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在他看来,陈炳泰能有什么事,你都半年多没管事了,你现在对开发区的建设能有什么建议,十天半个月都不来一次,这次招商你还是不出头,那你就憋着吧,老子也没工夫搭理你,尤其是想到前段时间偷偷挪用开发区的钱买车,丁长生就恨得腮帮子疼。

    “丁主任,刚才陈书记说……”办公室张明瑞看到丁长生进了办公室,紧紧的跟了过来。

    “我听见了,嗯,给我泡杯茶,然后把明天出发的安排拿给我看一下,对了,我们的票都定了吗?”

    “我们的都定了,但是那些塞进来的人,好像都没把钱打过来,所以办公室都没定票”。张明瑞看了看门口,小声说道。

    “不定更好,奶奶的,都以为我们开发区是唐生肉,都想来吃一口,门都没有”。丁长生嘟嚷着将包扔在沙发上,疲惫的歪在大班椅上,昨晚一夜征伐,这宇文家的女人还真是不能小看,不但是头脑厉害,就连床上的功夫都是一流的,要不是丁长生久经战阵,昨晚非得败下阵来。

    张明瑞笑笑,端起丁长生的茶杯出去给他倒茶了,但是这个时候陈炳泰好像是等不及了,气呼呼的朝着丁长生的办公室走了过来,这一下不要紧,开放式的办公环境里,很多人都随着陈炳泰的目光看向了丁长生。

    “丁主任,你很忙啊”。

    “还行吧,陈书记有事,坐下说吧”。丁长生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前面的椅子说道,那个地方张明瑞刚刚坐过,陈炳泰一愣,看着坐着纹丝不动的丁长生,心里的火一下子就起来了,这到底谁是上级,谁是下级?

    “丁主任,我想知道那几个人到中北省出差的事……”陈炳泰脸色阴冷,但是还是耐着性子说了出来,他感觉到自己真是屈辱极了,自己是开发区的党委书记,但是被这个小屁孩处处压制,以前那是他有石爱国护着,但是现在石爱国走了,你小子为什么还这么牛?

    “我知道,你稍等,请坐,我打个电话”。丁长生没等陈炳泰说完,直接就打断了他的他话,因为办公室的门都没关,外面很多人都是侧着身子听着呢,都想知道待会要是斗起来,谁会赢。

    虽然丁长生来的时间不短了,但是因为开发区职工的成分很复杂,基本都在市里有些背景,在陈炳泰主政的这几年里,开发区完全变成了一个吃粮食不干活的好地方,谁不想往这里塞人呢?

    丁长生没有理会愤怒的即将爆发的陈炳泰,而是将电话拨给了楚鹤轩,而且昨天他一直都在等楚鹤轩的电话,他还以为楚鹤轩要是真想让那些人去的话,就会给开发区送钱来,但是没想到的是,张明瑞说市里根本没送钱来。

    这倒是如了丁长生的意了,他猜测楚鹤轩也不会这么干,要是真那么干得话,不但是落人口实,还意味着市里的脸真是丢尽了,被一个开发区玩的团团转,还得颠颠的给人家送钱去,丢人不丢人?

    “楚市长,我是丁长生,您好,还是昨天那事,您看看你们这边什么时候把钱送过来,我好订票,不然的话,可能就没票了”。丁长生笑吟吟的说道。

    “你定你的吧,那些人不用你管了”。

    “哎呦,那感情好,您也知道,开发区的财政……挂了?”丁长生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很显然,对方没听完就把电话给挂了,这让丁长生对楚鹤轩的为人又看低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