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 > 1102

1102

作者:钓人的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丁二狗的肆意人生最新章节!

    因为有了吴雨辰的警告和提醒,所以丁长生在见到齐文秀后表现的很低调,甚至是拘谨,因为他不认为齐文秀有什么理由示好自己,自己好像还没有那个能量和魅力。

    “小丁,你不要客气,多吃点”。

    “齐老师我真的吃饱了,谢谢”。丁长生只有自己知道吃饱没吃饱,但是还是装作吃饱了的样子。

    “齐老师,他就这样,跟谁都这么客气”。

    “是吗?我倒是听说你哥哥打到院里来了,还把内部招待所的门给拆掉了,不是和他打的时候拆的吗?”齐文秀笑笑说道。

    “啊,齐老师,这事你也知道了?”吴雨辰吃惊的问道。

    丁长生冷眼旁观着这俩个人的一对一答,突然间他发现自己有一种入局的感觉,但是到底不是,他又说不准,只是自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尤其是像吴雨辰这样的美女蛇,他是要小心再小心了。

    “小丁,有没有这回事啊?”齐文秀看了一眼丁长生问道。

    “齐老师,那都是闹着玩的,不能当真,我哪打得过她哥哥啊,人家那可是高手”。丁长生底气不足的说道。

    “胡说,我哥哥被你打成那样了,你居然说没打过他,你知不知道我要是告诉我哥哥,他肯定会认为你在侮辱他,说不定还会找你算账的”。

    丁长生现在明白了,这就是齐文秀和吴雨辰这俩个女人做的一个局,就等着自己来入这个局呢。

    “小丁,其实呢,我是有事想请你帮忙的”。齐文秀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齐老师,不知道我能帮上你什么忙?”丁长生虽然心里不爽,但是刚刚吃了人家的饭,而且人家还是公安厅齐厅长的妹妹,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我是警察学院的老师没错,但是教的却不是什么理论知识,我教的是体育,擒拿格斗什么的,这点雨辰没有和你说吗?”齐文秀看了一眼吴雨辰道。

    “哦,那个,齐老师,是这样的,你呢,在小丁眼里一直都是一个温文尔雅,端庄秀丽,魅力无限的女人,我要是说你是全国武术冠军的话,我怕把他吓着,也怕毁了你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吴雨辰一本正经的说道,但是这番一本正经的话在丁长生听来,完全是胡说八道。

    齐文秀虽然长得不是那种很有女人味的女人,但是人家很有气质,气质这玩意很难说是好还是坏,有些不漂亮的女人,但是本身散发出来的气质让人感到这个女人的气场很强,很有吸引力。

    但是在丁长生眼里,齐文秀明显不是他的菜,更谈不上对她仰慕之类的话,可是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

    “净瞎说,小丁,你不要往心里去,我除了在警察学院当老师之外,还开了一家武馆,平时就是教人练武术,规模不是很大,但是在江都市的名声还算不错,不过最近遇到麻烦了,我想请你帮帮我”。齐文秀说道,脸上写满了真诚,这一点连丁长生也能看得出来,不用说,吴雨辰看着丁长生,真的希望他能答应齐文秀。

    “齐老师,你不会是让我去当教练吧?”丁长生问道。

    “还真是,你去给我指导一下,我自己会的肯定都交给学员了,所以我的那些东西基本都被对手知道了,他们针对性的进行了训练,所以这次比赛我感觉我们会输,这段时间我真是为难死了”。齐文秀说的很是诚恳,要知道武术一行,很少有人承认自己不行的,无论如何都是要拼一把的。

    “比赛,和谁比赛?”吴雨辰代替丁长生问道,看来比赛的事她是不知道的。

    “江都新开了一家空手道会馆,是一个日本人开的,可能是同行的缘故,也可能是想尽快打开局面,所以到外面武馆来要求比赛,还正式下了战书,你说我到底是接还是不接呢?”齐文秀苦恼的摇摇头道。

    “那肯定要接了,妈的,这伙子小日本还以为这是三十年代的大上海啊,横行霸道?”丁长生一听急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我的几个徒弟气愤不过,私自到了空手道会馆,几个回合下来就被人家打出来了,我这脸真是被丢尽了,但是没办法,实话实说,就是我去,也不见得能打过对方的馆主”。齐文秀皱眉道。

    “齐老师,你是女人,和对方打对你不公平”。丁长生脱口而出道。

    齐文秀叹了口气说道:“对方也是女人,日本前年的全国空手道冠军,在日本被称为空手道天才少女,今年不过二十五周岁”。

    “女人?”丁长生很是疑惑,在中国,还真是很少知道有外国女人敢到武术的老祖宗家里来开武馆的,还正儿八经的挑战中国人,胆子可是够肥的。

    “没错,女人,而且这个女人也不一般,知道我们江都市开发区有一个最大的日资企业松下重工吗?”

    “知道啊,造挖掘机的”。

    “松下重工的大中华区总经理酒井五郎是她的父亲,她叫酒井惠子”。齐文秀道。

    “哦,那这样说来下黑手也不行了?”

    “要打我们就正大光明的打,下什么黑手啊,你这人,真是的,叫你来是要你想个好办法,不是让你胡咧咧的”。吴雨辰白了一眼丁长生道。

    “我知道,这不是在想吗,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啊,对了,这个空手道会馆在哪里,我找个机会去看看”。丁长生问道。

    “是不是去看看这个什么惠子长得漂不漂亮?”吴雨辰一言揭穿了丁长生的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