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 > 200

200

作者:钓人的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丁二狗的肆意人生最新章节!

    丁长生将车停在中南省武警总队的大门不远处,看着不时有车进进出出,丁长生不愿靠近,就这么远远的看着门口,他在等周红旗出来。

    过了一会,远远的看到周红旗出了大门,只不过今天穿的是常服,没有军服帅多了,这让丁长生有点小失望,但是今天来是办事的,不是来泡妞的,再说了,周红旗这样的,他也不敢要,想要也要不起。

    “教官,这里呢”。丁长生下了车,在车门边远远的挥手喊道。

    周红旗迈着整齐的步伐,齐耳短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虽然是冬天,但是她穿的衣服并不多,所以胸前依旧鼓鼓囊囊。

    “真没有想到,你还会来找我,说吧,什么事?”周红旗看了看丁长生,在他面前一米处站定,说道。

    “教官,上车吧,我请你吃饭,顺便有点小事找你帮帮忙”。

    “行啊,丁长生,现在混得不错,都开上车了,看来你当初拒绝我是正确的”。周红旗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什么不对。

    “教官,我,什么时候拒绝你了?”丁长生略带委屈的说道。

    这个时候周红旗也意识到自己的话里有毛病,俏脸一寒:“找打是不是?”

    “不不,我真有事找你帮忙,这事除了你,我看别人也办不了”。丁长生殷勤的走到车的另一边打开车门,非常绅士的将周红旗让了进去。

    “丁长生,我发现,你现在比在警察学院时机灵多了,拍马屁的功夫也有长进啊”。

    “唉,教官,你是不知道,我回去之后遇到一件奇冤的案子,没办法,我只能是含恨离开警队,现在在一个山沟沟里带着一帮老百姓修路呢,我容易吗我?”丁长生上来先发一顿牢骚。

    “那你找我是什么事,想调到省城来?”

    “不不,是这么回事,我们想找个地方吃饭,饿死我了,你看看这篇文章,审核一下有没有违规之处”。丁长生将张强写的文章递给了周红旗。

    周红旗翻开手里的文稿,丁长生发动汽车驶向市区,找了一家高档的西餐厅,女人都喜欢这调调,他想通过周红旗找个在报社的朋友,帮着张强把这篇文章给发了,以前他记得周红旗说过,她认识中南法制报的人,不能在公安报上发,在法制报上发也可以啊。

    “这是在哪抄的?你写的?”

    “不是我写的,我的一个朋友写的,先声明,我问过他了,坚决不是抄的,人家是警察学院的科班出身,这点水平还是有的”。

    “我看着写的不错,你给我看是什么意思?”周红旗将文稿随便的扔在汽车操控台上说道。

    “他现在面临一个坎,有个机会能提派出所所长,但是竞争对手很强大,局长有心想提拔他,但是他自己也得造造势吧,所以我想,教官,你在省城认识的人多,看看能不能找个报纸给发了”。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周红旗摆开面前的餐具,问道。

    “这事是一件事,当然,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就是自从培训结束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你,这不,过来看看你”。

    “看看我?我需要人看吗?”周红旗面无表情的揶揄道。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师父不是”。丁长生今天真是连脸也不要了,这样恶心的话也说得出来,这事要是办成了,张强那五万块钱别想要回去了。

    “别介,我是女人,可做不了什么父亲”。

    “师父,你哪是女人呢?你是……”丁长生话还没说完,就被周红旗眼睛一瞪,接下来的话声音小了很多。

    “师父,你顶多也就是个女孩,你看看这餐厅里的女人,哪个比得过你,和你相比,她们简直就是……”

    “行了,没看出来啊,丁长生,这不到一年,你的舌头也利索多了,丁长生,你这样我很不喜欢”。说完,周红旗将手里的刀叉放到了盘子里,一下子发出清脆的响声,连不远处的客人都向这边看来,更是将丁长生震了一个机灵。

    这女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啊,丁长生低着头,一声不吭,直到听见周红旗又将碟子里的刀叉捡起来,他才稍微出了一口气。

    “教官,我不是故意的,你在军营里可能不知道在社会上混有多难,就像是这次发这篇文章,其实我完全可以不来的,还不是想多结交一些朋友,在官场上,人脉就是光脉,我不这样别人也会这样,这不像你在军营里那么简单,所以,今天的事,就当我没有说过,或者,就当我没有来过吧”。丁长生叹了口气,怯生生的说道。

    “就当你没来过?那这饭钱谁付啊?”周红旗说道。

    丁长生还是没有反应,只是默默的掏出银行卡准备付钱了。周红旗看到丁长生这个样子,恨不得一脚踹过去,这家伙聪明的时候和猴一样,笨的时候就像黑熊的亲戚。

    “服务员”。周红旗一招手,将服务员叫来了。

    “美女,有什么吩咐?”

    “再来一份,十分钟后上”。周红旗吩咐道。

    丁长生抬头看看周红旗,还别说,这个在训练场上生龙活虎的女人这会真像是一个大家闺秀,有教养,知性,高贵,含蓄,刚才训人的气势一点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