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187|夏听音作品

187|夏听音作品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名媛计中计最新章节!

    这世上,没有谁会对谁负责一辈子,自己要的生活,也未必是别人要的。叶霓虽然郁闷四府这步棋临到最后没按照她设想的结局来,但是向远很开心。叶霓也就只剩下祝福一条路。

    位于大厦顶端的公寓,夜晚有全城的无敌夜景,叶霓站在窗前,林赫站在她身后,扶着她的肩头,把她推到另一个方向,“这边,无敌海景。喜欢吗?”

    叶霓说:“我就知道你一定很喜欢。”

    “那当然,离咱们俩的公司近。这样你每天可以多睡一会。”

    叶霓转身,卧室方向传来声音,“这床也太大了。你睡还是让叶霓睡?”随着说话声,胡晓非走了出来,刚参观过卧室。

    林赫推着叶霓,“走,看厨房。”

    叶霓看着那一目了然的开放式厨房,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

    “外面有阳台,错落式的。”林赫把她推到厨房,打开旁边的门,冷风灌进来,叶霓被吹的立刻闭眼靠近林赫怀里。

    林赫笑着搂她,“漂亮吧,这么大的阳台,夏天在外面吃早餐你一定喜欢。”叶霓从他怀里侧过脸去看,外面是灰蒙蒙的天。

    她想到自己曾经在纽约的一栋公寓,也是这样的大阳台,四周都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像,而这里,外面有新种的盆栽,整个一新贵聚集地。

    林赫很幸福地问:“喜欢吧,看这里景观多好,看着就敞亮。”

    叶霓默默抠着他衬衫钮扣。她知道他已经尽力了。

    林赫又说,“这房子还是我们公司最早开发的时候我留下的,那时候我也想过自己来住,后来要住家里,没想到现在便宜你了。”

    叶霓笑起来。伸手搂他的腰,又亲他的下颌,“心意重要,收到了,收到了。”

    林赫搂着她转头,看向胡晓非说,“你说你,非要跟来做电灯泡是为了什么?”

    胡晓非坐在沙发上,诧异地说,“我做电灯泡。”他一指那沙发,“我明明已经眼不见心不烦了。谁倒看你们了。”

    “别打岔,为你到底过来干什么?”林赫揽住叶霓,站在那里看他。

    胡晓非看着他们故意“金童玉女”般的造型,空了会说,“其实也没事,我昨晚睡觉,做了个挺不好的梦,心里一直空落落的。我来见见叶霓,定定神。”

    “我是定海神针吗?”叶霓指着自己笑。看胡晓非神色还瞒认真,她和林赫走过去,“怎么了?”

    林赫也觉出他不对来,今天是叶霓的生日,他带叶霓来送礼物,胡晓非没理由这么没眼色。

    胡晓非迟疑了一下,看向林赫说道:“昨晚我爸打电话,他说他觉得那个项目有点不对劲。”

    “黄金海岸?”

    “嗯。”胡晓非点头,“你们也知道,那地方,很多人争,大家去的时候都是踌躇满志,但是现在钱也投了,准备大展拳脚……可是……”他面露踌躇,好像不好意思开口。

    林赫看叶霓一眼,叶霓猜测着说道:“……可是批文还拿不到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这下轮到胡晓非诧异。

    林赫也奇怪地看着她。

    叶霓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上坑外地开发商的事情又不是没有。”

    “可是这么大的项目?”

    “排场铺的越大越容易令人相信。”叶霓想到自己所知的无数这类事情,说道:“不止你们,还有其他地方的开发商不是吗?”

    “可是你怎么能猜这么准,你才进这行多久?”胡晓非有点执着,好像穷途末路的人忽然遇上个貌似能掐会算的。

    林赫打断他说,“你先别管这个,你说说你爸那边,为什么说会弄不到批文?”

    “我爸也没细说,只说让我从这边再派几个人过去。我今天来找你们俩,其实是想和你们说一声,我恐怕得过去看看。”胡晓非说着这话,却看着林赫。

    林赫看出他的意思,大概是想让自己帮忙。

    他手搭上叶霓的肩膀,说道:“要不让叶霓和你一起去看看。”

    “我?”叶霓略诧异。

    胡晓非也是,他可没想到能带走叶霓。就想林赫说句能帮忙的话。更奇怪的是,他给庄殊今早说的时候,庄殊也说,希望他能把叶霓带走。

    林赫和庄殊,不会是弄什么事吧?

    他这样想着心里怪怕的。就摇头说:“我不带叶霓,她是你的心肝宝贝,我带她也不见得有什么用。”

    叶霓:“……”

    林赫看着叶霓说,“四府那边这两天就该实施赔偿了,你离开一下也好。”言下之意,怕向远找她。

    叶霓刚想说话,音乐声响起,她周围看,胡晓非把旁边的手提包递给她,叶霓打开一看,她的手机上,向远的电话。她按了接听,走去一侧接电话。

    看她离开,林赫对胡晓非说:“你把叶霓带走。”

    “为什么?”胡晓非神色略焦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干,你有别的女朋友要来?”

    他不说还好,一说林赫神色都变了。

    “真的?”胡晓非露出了傻气的样子。

    林赫又忙摆手,压低声靠近他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带她去转一转,玩一玩就行。”

    叶霓走过来,手里的电话已经挂了。她看着他们俩,奇怪道:“你们俩做什么鬼鬼祟祟。”

    林赫故作坦然,往椅子里一靠说:“没有——”他拖着调子,“我让他代替我给你几个惊喜。到时候把你照顾好。”

    叶霓疑惑地看着他,到底没追究,对胡晓非说:“你爸爸以前帮过我,对我也挺好的。能和你一起看看也好。你不介意我去吧?”

    胡晓非怏怏地嘟囔,“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当然求之不得。”

    叶霓没有坐,往卧室去,“那我去看看,这边怎么安排,回头让他们给我搬家,我们今晚就走。”

    胡晓非一下站了起来,“这么快?说走就走吗?”

    叶霓已经进了卧室,又退回来一步,看着他说,“不是都说,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吗?我的老板就在这里,我当然要趁着机会,去看看外面那么大的世界。”

    胡晓非看着林赫,林赫这老板,也一脸笑的看着他。对视了几秒,胡晓非拿起手机说:“我订机票。”

    *******

    叶霓和胡晓非飞机腾空没几天,四府人也拿到了钱。“团购”计划一切顺利。鉴于买的车太好,他们拆迁之后的临时安置房,也得租很好的地方。

    四府人都觉得,生活质量从这时候就开始不同起来。

    而叶霓的生活也不同起来

    黄金海岸的项目很大,被圈来的开发商,除了国内的,还有港商和台商。一到这里,她就发觉了问题。

    这些港商,台商,包括老陈,还有胡晓非的父亲,没有一个是有深刻背景的。这就糟糕!

    在这个凡事都要讲人脉,关系的世界,特别是这样上百亿的生意,政府现在行驶的权利是合法的。而这些被招商来的,却做着违反规定的事情。

    胡晓非不相信,对她说,“这么大工程的招工,招商引资,怎么敢骗人?”

    叶霓说:“如果人家真骗了,那你又能怎么样?”

    胡晓非不信邪,开始了每天走关系,奋力盖章,跑批文的日子。叶霓当然不能打击,这项目折进去,胡晓非家可伤了元气,所以她也跟着跑,帮忙出主意。

    而另一边

    林赫也终于弄明白了一些事。

    在叶霓离开一个月,二月的一天,他忽然来到金叶,行驶他作为控股目公司负责人的权利。

    早会上,

    叶嘉主持,林赫就忽然带人来了。

    “找蔡副总,为什么他知道。”林赫说。

    y靠在叶嘉耳边,飞快说了几句。叶嘉的眼睛一下瞪大了。

    蔡庭倒是不意外,他平静地站起来。叶嘉招手让大家都出去,炒一个副总的鱿鱼,也是很严重的事情。

    大家转眼去了个空。

    林赫看着蔡庭,不急不缓地说,“tony,告诉他你查到的。”

    y板着脸说:“十月的时候,他存了一张四百万的支票去离岸的银行。开支票的是一间贸易公司,那间公司的负责人,是中殊国际的一个部门经理。”

    y说完拉开椅子,让林赫坐。

    林赫坐下,翘着脚看蔡庭,“解释吧。”他语气闲闲的,却令人觉得,这男人和那个和叶霓一起的,是两个人。

    叶嘉有些不敢相信,说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蔡庭从公司一开始就来了。叶霓非常信任他。”

    林赫说:“有没有误会,让他说。”

    蔡庭看向林赫,一次次的交往中,他对林赫,也是有好感的,但是……就算有好感,这件事不会有任何的不同。

    他弯起嘴角笑了笑,说道:“我没有出卖过叶小姐。”

    林赫面无表情看着他。

    蔡庭又说,“但我的确收了钱。——不过我没有出卖过任何公司的商业消息,也没有出卖过叶小姐。”

    “那别人给你钱干什么?”叶嘉声音提了起来。

    蔡庭低下头,他当然不会说,在上次的测试事件中,他并没有通过,到目前为止,他也对公司没有做出重大的贡献,所以他的股权希望落空。

    “我看不见这家公司的希望。”他最后说。

    “放屁!”叶嘉忍不住反驳他,“像金叶发展这么快,这么好的公司,海景城你还能找到第二间吗?你说没前途,你心是有多高?”

    蔡庭微微歪着一边嘴角笑,嘲讽的意味,看着林赫慢声说道:“叶霓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那个女孩子,更像是富裕环境下长大,崇尚个性自由的那种人。懂所有名利场上的规则,却已经不屑为这种规则而折腰。”

    林赫不置可否。

    蔡庭看向叶嘉,继续说:“这说明了她以后可以达到的高度就注定有限!她能走到今时今日,完全是因为林赫。如果没有林先生,他们公司别说盖楼了。当初的耕地别墅群,但凡少点维护,也是被拆的下场。

    钻政策的空子,政策就能收拾她!”

    叶嘉不懂这些,他入行时间还短,不知道如何反驳。

    林赫说,“所以这就是你背主的理由?”

    蔡庭说,“钱的来源您也查到了,那应该查到,送钱的人,原本和我也是熟人。我们几年前在外地就认识。他借钱给朋友,并不违反任何规定。”

    林赫冷漠地一笑,“你说钱是他借给你的。”

    蔡庭点头,“完全可以这么说。”

    林赫换了下腿,坐的更舒服了点,说道:“那等叶小姐回来,叫上给你钱的庄殊,你们一起把这事情说一说。”

    “不用了。”蔡庭说,“您今天能来找我,就是为了不让叶小姐知道。我都明白。”

    手下最信任的对象背叛,该有多伤心,林赫确实不想让叶霓知道。他沉下了脸。

    “你走,别让我在海景城再看见你。”林赫说,他们查的清楚,确实知道蔡庭什么也没做。何况……这事情林赫不想张扬出去。

    蔡庭往外走,步伐果断,好像早已准备好,走到门口,他手搭上门把手,却忽然说:“……叶小姐很聪明,她的成功,正是最初利用了您和庄殊的关系,利用你们互相忌惮,还有您想扩张的心思,才巧妙地把金叶发展了起来……可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您对她的维护。”

    空了一会他又说,“叶霓没有了林赫,她不能有今天。我只是看到了她的前途。她将来会嫁给您,金叶,终究只会是昙花一现式的产业。所以我必须为自己打算。”说完他拉开门,再无一丝犹豫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