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 > 第658章 风流,但不下流

第658章 风流,但不下流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最新章节!

    一双眼睛,也朝钮钴禄氏投去质问的眼神。

    若音看腻着这些,她转头看了看堂间的花鸟虫钟,时间也差不多了。

    便淡淡道:“你们都回去吧,尤其是李氏和钮钴禄氏,往后好生在院子里歇着,没事不用来请安了。”

    “是。”众人起身,李氏在路过钮钴禄氏身边时,心气不顺地道:“呵,我就说嘛,钮妹妹怎的比我还娇贵,不过喝口茶,就在这作呕,原来是有了呀,那我可要好好恭喜你了。”

    见状,若音板着脸,严肃地警醒:“爷才当上雍亲王,你们在后院都安生些,要是成心不想过好日子,我和爷头一个饶不了她。”

    听到这话,众人都低垂着头,应了声“是”。

    钮钴禄氏本来想反驳李氏的,最后把话吞进了肚子。

    李氏也咬咬牙,将话咽下去。

    只是心口剧烈的起伏,心气不顺地扶着奴才的手离开。

    待众人的身影,消失在正院的大门。

    柳嬷嬷忍不住啐了一口:“呸,竟开始狗咬狗了,福晋又何必警醒她们。”

    “你以为我这样说,她们就会听吗?”若音挑眉,眼角透着冷血的笑意,“错,她们只会更隐蔽的使那些腌臜手段。”

    她一直好奇,钮钴禄氏的肚子,怎的还没动静。

    如今虽说晚了些日子,但恰巧碰上李氏有孕,那就不算太晚。

    这位在历史上,可是生了个优秀的儿子:弘历。

    那可是大清朝最长寿的皇帝,了不得啊......

    “您的意思是......”

    “随她们,无非就是狗咬狗骨头,看谁的牙更尖,谁的手段更硬咯。”她的指腹,大力地抚了抚雕花扶手。

    这两个人于她而言,都是有前科的。

    在她怀大阿哥时,李氏和钮钴禄氏可没少掺合。

    倘若是后院别的人有孕,她或许会帮衬一把,毕竟保住皇嗣要紧。

    可这两个人么,她是不会帮她们的。

    要是只一个有孕,她还得掂量着点。

    没保住的话,旁人会觉得是她这个正妻暗地里使手段。

    可现在看来,明显是李氏和钮钴禄氏在暗暗较劲儿。

    她便隔岸观火,坐享渔翁之利。

    四爷这些年,对于后院都是雨露均沾,从不偏心谁。

    一直都是按照位份宠幸后院的人。

    她身为福晋,自然是伺候得最多的。

    一月里,四爷有八天左右,是在她的正院宿下。

    有时候,就算没在她这儿宿下,也会在正院小坐,说些正事。

    李氏身为侧福晋,膝下又有个大格格。

    四爷一月有四天左右,在李氏的院子宿下。

    钮钴禄氏虽说也身为侧福晋,但他无子无女,一月比李氏少个一两天。

    而且,基本四爷去了李氏那儿,下一个就是去的钮钴禄氏院子。

    这也是她们两个,怀上的日子差不多的原因。

    宋氏因为怀不上了,加之家室又不太好。

    四爷一月去她那儿的日子,少得可怜。

    但总归是府里的老人,又是四爷的第一个女人,一月也能侍寝两三天。

    武氏长得靓丽,但因为不太懂做人,几乎一月只有一天。

    甚至,有时候连一天都没有。

    倒是孟氏,平时瞧着闷不吭声,穿着素净,也不打扮得多艳。

    但因为生了二格格,为人处世又格外的圆滑,比武氏和宋氏都要得宠些。

    平日里伺候四爷的日子,竟跟钮钴禄氏对等。

    碰上二格格挑食或者身子不好,那就还要多些。

    所以啊,光长得好看没有用。

    还要有手段,有皇嗣。

    剩下的日子里,四爷一般在书房里用功,批阅奏折,接见一些门下的奴才。

    他不比旁的皇子,或者有钱有权的男人。

    那些男人,是因为坏而坏,总觉得家花不比上野花。

    喜欢三五成群去逛窑子,或者撬别人家的小妾。

    三不五时就往家里带些貌美的侍妾。

    这一点,四爷还是很好的。

    他除了选秀,或者宫里头贵人给选进府的,从没主动猎美人。

    这说明他风流,但不下+流。

    至于雨露均沾的好处,便是后院不会争得厉害,起码大家都是公平的。

    所以这些年,后院也还算安分,若音少操了不少心。

    不过......对于这些,若音通通都不在意。

    确切地说,应该是后院的人有了身孕,她不放在心上。

    毕竟,四爷身体健康,睡的又不是塑料娃娃,怎会没有孩子呢。

    后院那些人,也是清清白白的官女子,用轿子抬进门的。

    且不说李氏和钮钴禄氏不是好的。

    就拿宋氏和武氏、孟氏来说。

    难道她们进府就应该孤独终老,没有子嗣吗?

    身为女人,谁不想膝下儿女双全,有男人疼爱。

    这就是这个朝代,很现实的问题......

    另一头,武氏离开正院后,就跟钮钴禄氏走在一块。

    并且,在要分开时,她当真支支吾吾地问:“姐姐,你是不是真的偷偷服了求子的方子,不如......你就把方子给我吧,我要是有了身孕,第一个谢谢你,就是把孩子放你膝下养着都行。”

    “武妹妹,你这说的是哪里话,我要是有特殊的方子,早就告诉你了。”钮钴禄氏微微蹙眉,道:“平日里我如何教你的,你可千万别着了李氏的道。”

    武氏:“......”

    “依我看呐,你这根本就不是没孕的事情,四爷一月都不见得去你那儿,你又如何怀得上。与其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不如动动脑子,怎样留住四爷的心,那才是对的。”钮钴禄氏用指尖,戳了戳武氏的头。

    武氏难得听话,耸拉着脑袋,应道:“知道了,姐姐回去后安心养胎,我改日再去看你。”

    说完,她就行礼离开了。

    钮钴禄氏看着武氏的背影,摇摇头,就转身回了自个的院子。

    接下来的日子,李氏和钮钴禄氏院里的赏赐,就没怎么停过。

    说不上谁比谁得宠,反正李氏有的,钮钴禄氏也有一份。

    关于这些,四爷没有偏心,有意要平等的意思。

    倒是正院里的赏赐,若音有,旁人不一定有。

    几天后,太子邀请了诸位阿哥,有意表现出兄弟团结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