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 > 第530章 蒙着面具的男人来了

第530章 蒙着面具的男人来了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最新章节!

    她之所以到正院看郭络罗氏,主要是看她过的怎样。

    如今见她珠圆玉润的样子,她就放心了。

    看来八爷那大猪蹄子,对郭络罗氏还算好了。

    不然不会让郭络罗氏又怀上,平安地生下,身子还胖乎乎的。

    就冲那个狠毒的阿茹娜。

    八爷能做到这一点,也算是不错了。

    回到前院,洗三礼刚好开始。

    若音就融入到那些贵妇当中。

    她今儿难得戴了两根金钗子在头上,手上也戴了两个金镶玉戒指和手镯。

    等轮到她时,她便把金钗子和手镯,还有戒指,通通都扔到了清水盆子里。

    大约半个时辰后,仪式就结束了。

    若音便坐在一旁,嗑嗑瓜子儿,听着贵妇们讲八卦。

    她知道多说多错,所以她向来不参与那些八卦。

    但这并不妨碍她听八卦。

    不过坐了一会子,她就能把京城富贵人家的那些事儿,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比如......哪个皇子福晋弄得侍妾流产啊。

    哪个亲王家的侍妾手段高明,夜夜独宠啊。

    再到隆科多家的李四儿,居然替他生了个带把的啊。

    甚至连康熙宠得绮妃无法无天啊,诸如此类的。

    只可惜,宴席开始后,这些八卦也就断了。

    用过膳后,若音在这呆的无聊,就想早点回去。

    便让李福康去通知四爷。

    不一会儿,李福康就回来了。

    “福晋,爷说他和阿哥们有事,可能要晚些时候才回去了。”

    “那行,我们先回去吧。”若音扶着柳嬷嬷的手,就准备打道回府。

    想来是阿哥们难得放个年假。

    就趁着这次洗三礼,大家聚一聚了。

    男人们的聚会,虽说私底下有弯弯肠子,可平时那些小聚会,还是好嗨皮,喝酒喝的比谁都爽快。

    不像若音,要是在一群八卦的女人当中,听一天的八卦,她是会腻的。

    片刻后,若音就乘上了马车,往府里赶,至于那赶车的车夫,自然就是李福康了。

    巧风也坐在前头,柳嬷嬷则在车里陪若音。

    马车周围,有几个侍卫骑着马儿,保护着若音的安全。

    可马车开到一个小巷子时,突然有个人推着推车,蹭了马车一下。

    一时间,马车剧烈摇晃了一下。

    “你怎么推车的,这巷子这么宽,你不会一边儿去吗,我这马车都开边上了,你还撞上来,不知道车里坐着贵人,要是惊着了贵人,你担当得起吗!”

    若音坐在车里头,听见车夫和和侍卫,骂骂咧咧的。

    她便掀开了车帘,往外头一看。

    只见车外有个奇怪的男人,正推着一车的蔬果,似乎要摆摊卖的。

    之所以说他奇怪,是因为对方穿着浅灰色的粗衣麻布。

    甚至,上面还打了好几个补丁。

    本来寻常百姓,身上缝几个补丁,也不打紧的。

    关键是那个人的身材魁梧,像是个练家子出身。

    整张脸还用棕色的皮面具,盖住了整张脸。

    而那面具边缘,有粉色新肉长出来似得疤痕,看起来异常的可怖。

    “马车无碍吧?”若音问了侍卫一句。

    “回福晋,无碍的。”

    若音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

    瞧着那个人怪可怜的,毁了容,又穷得穿补丁衣裳,兴许真的是无意的。

    于是,她扫了那个人一眼,淡淡开口:“既然没事,那就罢了。”

    语音刚落,那个男子从推车上拿了两个苹果给若音。

    若音看着面前两个有些红色纹理的苹果。

    朝对方投去诧异的目光。

    可那个男子没说话,只是朝她点点头。

    若音就当是他要补偿,让柳嬷嬷收下后,就放下车帘,马车继续行驶了。

    不多时,柳嬷嬷惊讶地道:“主子,这苹果柄的缝隙里,怎的会有纸条?”

    若音本来还斜斜靠在软垫上,闭目养神。

    如今听了柳嬷嬷的话后,顿时就睁开了眼睛。

    她接过柳嬷嬷手里的纸条,打开后细细一看。

    只见上面画着一个奇奇怪怪的顶箱柜。

    可那柜子不是封闭的,而是完完全全打开的。

    所以,那些木格就全都曝光着。

    她细细数了一下,总共有五个木格子。

    难道......这幅画有什么寓意?

    若音在脑海里默念着“五个格子”。

    念了差不多有六遍后,她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讶和欣喜,甚至心头百感交集。

    “停车停车!”若音掀开车帘,往后看。

    就见那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正推着车子,慢悠悠地走着。

    “福晋,什么事儿。”陈彪问。

    若音看了眼身躯同样魁梧的陈彪,勾了勾手指,在陈彪耳旁小声嘱咐着。

    然后,陈彪就单独掉头了。

    若音放下车帘后,让车夫继续开往府里。

    只是她的心口,却“噗咚噗咚”地跳个不停。

    既然对方这般大费周章的给她递纸条。

    那她就更加要小心谨慎,不能打草惊蛇,露出一丝蛛丝马迹了。

    半个时辰后,若音回到了府里的正院。

    她前脚刚到堂间,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陈彪就带着那个蒙着面具的男人来了。

    人进屋后,柳嬷嬷就直接把堂间的大门给关了。

    一时间,屋里的光线暗了下来。

    巧风就点上了油灯。

    若音都来不及看清,就颤抖着声音问:“四哥......是你吗?”

    回答她的,是一声熟悉而沉闷的“嗯”。

    那是阳刚中透着沧桑的声音,似是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往事。

    然后,只见对方单膝跪地,握拳撑地,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四福晋吉祥!”

    借着昏黄的灯光,若音看着面前戴着面具的五格,亲自把他扶了起来。

    “四哥,你可知道这些年,我和四爷找你找的好辛苦。”

    听到这句话,屋里的奴才,似乎才明白什么。

    个个面露喜色,可又不敢打搅了若音和五格重逢。

    “我也是去年年底,知道四爷到处埋了眼线,在暗地里打听我的消息,但我又不敢相信那些人说的话,更不敢明目张胆的找上门,怕给你们惹麻烦。”五格声音有些哑。

    若音请他在一旁入座后,自个才在上首坐下。

    “那你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