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 > 第521章 爷偏要用满身酒味熏你

第521章 爷偏要用满身酒味熏你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最新章节!

    不过,四爷的前院倒是非常的热闹,来了不少宾客。

    四爷接待男宾,女宾则由谢嬷嬷招呼着。

    她是四爷的奶嬷嬷,众人见了她,还得礼让三分。

    吉时一到,前院的一台八仙桌上,就放了一个茶盘。

    还有一个盛着清水的盆子。

    一些意思意思的,就往茶盘里放些银票、桂圆、花生、红枣、栗子之类的喜果。

    寓意“早儿立子”,连生贵子,连中三元。

    而那些有头有脸的王公贵族,就可劲了往清水盆里放金银锞子,或者“黄白”首饰。

    寓意“长流+水,聪明伶俐”。

    一般情况下,普通人家,都是茶盘满了,清水盆子寥寥无几。

    可今儿个,能来四爷府上参加洗三礼的,自然都是王公贵族了。

    反而那茶盘没多少东西。

    清水盆子却堆得老高了,里面满满的,不是金饰就是银饰。

    那些碎金银锞子都少。

    大多都是金银镯子、然后戒指或者扳指。

    还有许多镶嵌着宝石的项链什么的。

    其次就是金银元宝和金叶子、金花生等等......

    再者就是黄白相间的金银珠宝。

    渐渐的,清水盆子就堆成了一座金银小山。

    期间,郭络罗氏把手上的金镯子摘下,就往清水盆里添。

    似乎觉得这样不够,她就把头上唯一一根金簪子也取下,扔了进去。

    她素来不爱满头金饰,只一两根点缀便是。

    佟佳采羚也是无比的豪气,摘下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就往里头扔。

    后又从袖袋里抓了一把金花生,一把金叶子,一起扔进了清水盆里。

    等到添盆结束后,收生的嬷嬷就拿木头做的棒槌往盆里一搅和。

    嘴上还念念有词。

    “一搅两搅三搅,哥哥领着弟弟跑。七十儿、八十儿......”

    等她念完后,奴才们就抱着小弘修沐浴,洗的还是凉水澡。

    受凉后,那张小嘴就“哇哇”大哭。

    但这儿认为孩子哭,是吉利的表现,称为“响盆”。

    等到一番礼仪下来,都大半个时辰了。

    然后,宾客们才开饭。

    此时,若音正躺在床+上,有些不安。

    如今不比她生弘毅那时,娘家的人个个都在朝廷做官,名声也好。

    可现在,五格叛贼一事刚刚过去,她担心场子撑不起来,丢了四爷的面子,又或者是对于弘修来说不吉利。

    宾客太少,届时后院肯定也会嚼舌根的。

    这会子,她见巧风进屋了,忙问:“怎么样,洗三还顺利吗?”

    “福晋,您就放一百个心吧,谢嬷嬷将场子打理的很好,四爷往上首一坐,场子就镇住了,个个只管往清水盆子里添好家伙呢。”巧风笑嘻嘻地回。

    “那就好。”若音牵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看来,只要四爷不倒,就算她娘家出了那样的事情,她和孩子照样能有面子。

    虽然那些人避讳是一码事,但没有人敢瞧不起她和孩子们,又是另外一码事。

    夜里的时候,四爷面上微醺的到了若音的院子。

    若音本来在看账本呢。

    转头就见他面上醺红,墨瞳迷离地看着他。

    “爷,你怎的又喝那么多酒。”她嘟着嘴道。

    四爷听见女人娇滴滴的抱怨,二话不说,一把甩开苏培盛。

    他抬脚到床边,就直接在若音的床+上倒下。

    床就那么大,他这么一横着,自然就是睡在了若音的叫上。

    若音动了动脚,道:“爷,你压到我的腿了。”

    男人随意“嗯”了一声,继续雷打不动地躺着。

    见状,苏培盛甩了甩拂尘,把屋里的奴才都遣出去了。

    若音看着一动不动的男人,尝试着用温柔的话语,跟他讲道理。

    “好四爷,你看我还在坐月子,不如你还是回去歇着吧。”

    语音刚落,本来一动不动的男人,突然就坐起身子。

    两只脚大力一甩,靴子就随意地脱在了地上。

    然后,他双臂撑在锦被上,慢慢朝女人靠近。

    就像是匍匐着的猛兽,正直勾勾地盯着猎物,一点一点地靠近。

    那双神秘深邃的墨瞳,正散发着侵略性的精光。

    仿佛下一刻,他就要猛地扑过来,将面前的女人吞噬殆尽。

    若音咽了咽口水,“四爷......你......你要克制住,我可还在坐月子啊,而且,你满身酒味,是不是要洗漱一下......”

    四爷靠近后,直接坐在女人面前。

    性+感的薄唇勾了勾,牵出一抹邪魅的弧度。

    那双神秘的墨瞳,噙着坏坏的笑意。

    他轻轻擦了擦高+挺的鼻尖。

    充满雄性特征的喉结,在高高的衣领下滚了滚。

    整个人散发着野性魅力,令女人沉醉。

    “每回都嫌弃爷,爷偏要用满身酒味熏你。”

    四爷可不是什么听话的主儿。

    他的体内,似乎天生就有种逆反的性子,和刚毅的征服欲。

    此时,他抬起左手,直接从侧面贯穿进女人的秀发。

    在他低头吻上的那一瞬间,宽厚的大掌死死扣住女人的后脑勺。

    “唔......”若音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他死死的扣住了。

    顿时,浓烈的酒香味,和势不可挡的男人气息,猛然灌入她的檀口。

    这个坏男人,居然在他坐月子的时候,满身酒味的吻她。

    偏偏她拳打脚踢都使上了。

    对方非但没有收敛。

    反而擎住了她的双手,把她摁在锦被上,狂肆地吻着。

    并且,他吻的很是投入。

    一开始,他就像清水点水般,只是轻轻触碰一下。

    渐渐的,雪白的皓齿就跟野兽牙齿似得。

    开始啃噬着女人的红唇。

    再往后,他直接撬开女人的贝齿,与她彼此舞动,互相推放。

    而且,每吻一下,就“啧啧”作响。

    四爷那色里色气的样子,加上吻得特别流氓的声音。

    充斥着若音的视觉和听觉。

    勾得她如水般的身子,瘫在锦被上,任由他摆布。

    一时间,正院的里间,俊男美人儿吻得如痴如醉。

    场面就像是行走的唯美画卷,从两人中间冒出红色小心心,令人忍不住想恋爱。

    “嗯......四爷不要......”若音扭动着身子。

    内心仅存的理智,就快要被男人给耗光了。

    生理上完全战胜了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