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93章 情知起196

第193章 情知起196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六章

    牧锦还在公司里,放下电话,叹了一口气。

    以前别说是她赌气,就是她眉头稍蹙、眼圈微红,顾震苏就会马上小意温柔地讨好她。如今轮到她想放下身段来讨好对方,却感觉完全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人最怕的就是将心比心啊,不比,就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比,才知道自己付出的远远及不上对方。

    看看手表,已经六点过了,也该回家吃饭了。

    牧锦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关上了电灯,回头看见尹容还坐在门口的助理位上,于是招呼了一声,“阿容,我先回去了,你们也下班吧。”

    “好的,牧总慢走。”尹容点头回应。

    牧锦经过走廊,看见办公室大厅里还有几个下属,纷纷跟她道别,她也一一笑着搭了几句话。

    她来上下班都是自己开车,所以出门就乘坐电梯直通地下停车场。

    电梯叮声响起的时候,她连忙将帽子压好,裹紧了围巾,门一开,呼啦啦的冷风吹送了进来,叫人直打哆嗦。

    坐到车里,马上开了暖气,这才暖和起来。

    牧锦坐在座位上,默默用手套捂着脸,等手脚不那么僵硬了,才将安全带系上。

    就这一个动作,又让她想起了从前和顾震苏约会的场景。只要两人单独出门,他绝对不会让她动手,都是替她系上安全带,到了地方又替她放开,然后绕过车尾去给她开车门,还要用手挡着车顶,以防她碰到头……

    想到那些幸福的画面,牧锦觉得十分沮丧,将脑袋缓缓靠在方向盘上,结果一不小心额头碰到了车喇叭,汽车猛然嘀的一声响,倒把她吓了一大跳。

    她甩了甩脑袋,连忙发动了车子。

    回到顾园还没到饭点,牧锦画了一天设计图,脖子有些酸痛,正想着晚上是不是要用一用spa室,晃着脖子经过厨房附近的走廊时,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牧锦一愣,停下脚步,鼻子秀气地嗅了嗅,忽然转脸走进了厨房,“王师傅,你们在做什么啊?”

    厨房里,大师傅和几个小厨工、女佣人正围在一起吃着什么东西,看起来热热闹闹的。那股子香味,酸中带着辣,又有说不出的鲜甜,搭配着蔬菜、菌菇和海鲜的香气,总之非常醒神好闻。

    几个佣人连忙问好,“少夫人回来了啊。”

    大厨王师傅是个微胖的中年人,总是一副笑脸,憨憨厚厚地摸着后脑勺,“少夫人,这个是我尝试做的酸辣米粉,想着明儿一早要不要新增添一道早餐呢……”

    原来是酸辣米粉。

    这种食物对于牧锦来说,具有非凡的意义。

    她和顾震苏确定关系的那天是在京城,她生病感冒了,嘴里没味道,想吃点味道重的小吃,比如酸辣米粉。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那天下午,顾震苏竟然派人从安市买了送到京城,而且还按着拍下来的视频,学着给她做了一碗新鲜的。

    那时她就明白了,如果她想要天上的星星,恐怕顾震苏都会给她摘下来。所以她在顾震苏面前一直严于律己,就怕自己一不小心说出什么难以办到的事,惹得顾震苏费神。

    即便是这样,这几年顾震苏送她的礼物也怕不有小山那么高了……

    望着厨房中央长条桌上摆放着的一大盆王师傅制作的酸辣米粉,牧锦的眼睛忽然有点热有点湿,连连眨巴了好几下,才将湿意眨了回去。

    “王师傅,你怎么会想到做这个。”她笑了笑。

    有个机灵的小厨工忙道:“少夫人,是大少要吃的。”

    “震苏要吃?”牧锦奇了。

    几个佣人七嘴八舌解释道:“少夫人,就是打雷打得特别厉害的那天下午,大少回来的时候带了一碗酸辣米粉,结果已经糊了,大少提着米粉惋惜了好久,才叫我们拿去扔了……”

    “是啊,那天雷打得那么厉害,大少还冒雨出去买这个米粉,他肯定特别想吃。”

    “王师傅这几天有空,所以特意分析了一下米粉里面的作料,又加了好些食材进去,绝对比外面买的更美味!”

    “……”

    牧锦听着,内心惊讶又感动。

    顾震苏怎么会想吃这种小吃?那天他一定是买来想给自己吃,要哄自己高兴。

    牧锦眼前一片朦胧,几乎能够看到那样的画面——天上下着雨,她英俊的新郎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地走到小巷中,在油烟熏黑的店面里打包了一碗酸辣粉,小心谨慎地捧着,怕被雨淋湿,然后开车一个多小时回来想要送给自己,结果打开时卖相已经很差,他满脸失望,不得不让佣人丢掉……

    而那天,他们都做了什么?

    牧锦回忆起,就是第二天,她看见古橡树被劈断,心中悲恸,一急之下说出要“分开”的话。

    她真的不知道,顾震苏曾经想到那么笨拙的方式来讨好自己。

    “少夫人?少夫人?”几个佣人唤着牧锦。

    “什么?”牧锦被打断了思维。

    “王师傅做的还有多,您要不要先尝一碗?”厨工问。

    牧锦想了想,摇摇头,“不用了,肯定很好吃,但是今天晚饭时间到了,我就不尝了。我和大少明天早上想吃这个做早餐,可以吗?王师傅?”

    “好,少夫人,没问题。”

    牧锦回到房间里,倒在了床上,趴在顾震苏睡觉惯常躺的地方,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惭愧。

    顾震苏一直在为这份感情、为他们的婚姻而努力。可她呢?

    晚上牧锦洗完澡,早早坐在起居室里看电视等待顾震苏,等到十一点钟,她上下眼皮开始打架,赶紧站起来倒了杯冰水喝下。

    大冷天,虽然开了暖气,但是喝下冰水,依然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胃里也像坠了一块冰,冷得她打了个哆嗦,抱着两只手臂搓了搓,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盖上了华贵的绒毯。

    小巴哥趴在沙发旁边属于它的篮子里,下巴抵在地板上,小眉头皱起,睁开眼睛瞧了瞧牧锦,又闭上了,模样悠闲得很。

    那杯冰水只管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牧锦平日里的睡眠时间不会超过十一点半,所以她不知不觉中,还是睡着了。

    顾震苏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屋里亮着暖橙色的灯光,娇美的少妇靠在沙发上,长发披了满背,身体盖着毯子,头枕着手臂熟睡。

    顾震苏站在一旁欣赏了片刻,先去洗漱,关掉电视,这才将牧锦抱了起来,往卧室走去。

    “震苏?”牧锦脑中一直有事,所以睡得还是不安稳,被抱起来就醒了,睡眼惺忪望着自己的丈夫,绽放了一朵迷人的微笑,“你回来啦?”

    “嗯。”顾震苏忍不住吻吻她的唇,“我不是说了让你到床上去睡,为什么这么晚还在沙发上?这几天别等我了,我有点事。圣诞节以后,我保证每天早点回家。”

    牧锦睡意朦胧,嘟着嘴,“我想等你……我想跟你说话。”

    顾震苏听得心荡神摇,他当然也想啊!但是思及那做了一半还没成功的礼物,只能坚定地拒绝了诱惑,“下周就是圣诞节,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两人躺在了床上,牧锦自动依偎进了他的怀中。

    顾震苏心里欢喜不已。原来阿锦是真的不生气了!他情不自禁把她纤细的腰身搂得紧紧的,嘴唇贴在她的鬓边,声音有些微沙哑,“现在说就不是惊喜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

    牧锦心跳变快了,一只小脚丫轻蹭了一下顾震苏的小腿,“哦……”

    她忽然抬头想说什么,正巧顾震苏偏偏低着头,所以两人的唇瓣倏然碰在了一起。

    顾震苏眼睛一亮,想吻她又有点不敢,贴着她冰凉的唇不动,试探着。

    牧锦却心一横,闭上杏眸,主动启唇,探出了舌尖。

    顾震苏身体明显震动了一下,紧接着,他的气息强硬起来,开始蛮横的攻城略地……

    不知为何,这天夜里,牧锦稀里糊涂的,竟然品出了一丝奇妙的滋味,她禁不住发出低哑的呻-吟,却换来狂风暴雨般的掠夺。

    顾震苏听着她的娇声轻呼,疯狂得简直忘记了自己是谁。

    直到牧锦累得沉沉睡去,顾震苏也还是精神抖擞,紧紧搂着她,亲吻着她的秀发。

    ……

    清晨,窗外难得阳光灿烂,卧室里朦朦胧胧。

    “醒了?”

    耳边传来男人清冽中带着喜悦的声音,牧锦嗯了一声,长而卷翘的眼睫毛轻轻眨着,感觉窗帘透过来的光线很强烈,有点刺眼,她忍不住呻-吟一声,又闭上了眼睛,往旁边人温暖的怀抱里钻去。

    但是光滑的触感却让她渐渐的醒了神。

    这是……熨帖、滚烫而火热的年轻男人的身体。

    牧锦蹙起眉尖,总算回忆起了昨晚的事。

    啊啊啊啊……她、她主动了!

    牧锦假装自己还没有醒,一动不动地伏在男人的怀中,闭着眼睛。但是不甚平稳的呼吸和僵硬的躯体出卖了她。

    “噗……”是顾震苏的闷笑。

    他不仅在笑,而且手还很不老实。

    “别动!”牧锦恼羞成怒,睁开盈盈大眼,瞪着他,“笑什么!”

    顾震苏在她光滑圆润的肩头印下一个吻,才坏笑着回答,“没笑什么,只是,刚才有个人好像一只小鸵鸟啊。”

    “哼哼。”牧锦悻悻地哼着,“你最讨厌了,得了便宜还卖乖!早知道,我才不……”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顾震苏堵了回去。

    牧锦放松身体,伸手轻拥男人强壮的肩膀,这般慵懒而甜蜜的时光,真的不想起床。

    “阿锦。”顾震苏一直摩挲着她纤薄的脊背,在她头顶小心的浅吻着,“你……不再生我的气了吧?”

    牧锦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缓缓点了点,“……对不起。其实我不该那样,是我做得不好。”

    她总算还是勇于承认错误的人。

    “不。”这个时候没有必要去追究谁对谁错,顾震苏心下感叹,只是抬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牧锦伸长四肢,伸了个舒服的懒腰,然后又像乖巧的猫咪一样蜷缩起来,全身紧贴着顾震苏修长挺拔的身躯,两个人好似两尾连体的鱼,滑溜溜的鳞片互相摩擦。

    “嗯,今天真不想起床,不想去公司了……”牧锦发出了鼻音。昨晚的感觉太好了,她身体里的震荡似乎还没有停止,想好好品味品味。

    顾震苏低头瞧着小妻子翘起来的嘴角,知道她食髓知味,心里也自豪而骄傲。

    说真的,这件事是他心头的一个阴霾,之前总觉得自己不够好,生怕牧锦对他不满意,今天看来,他还是很厉害的嘛!哈哈哈哈哈!

    小夫妻静静地拥抱了好一阵,忽听卧室门传来欻欻的声音,伴着可怜兮兮的哼唧声,“呜呜……汪……”

    原来是小巴哥baby饿了!

    往常牧锦起床的时间很早,带着小东西到楼下,有专人会给它准备食物,从来没有挨过饿。

    然而今天,牧锦偶尔睡一次懒觉,小东西就抗议了。

    小狗的爪子在门上抓着,虽然没什么力气,也是刮擦刮擦的响。

    顾震苏两手捂住牧锦的耳朵,“别管它。”他特别后悔送牧锦这只小狗狗,总是坏他的事!

    牧锦拍开他的手,水润的眸子嗔着他,“掩耳盗铃也不是这样的吧。”

    “饿它一会儿又怎样,反正它好多脂肪,饿不出问题的。”顾震苏又把人揽到怀中,低头吻去,“阿锦……”

    “唔,别恼!”牧锦伸长粉白的玉臂推开顾震苏,“起床了,真的晚了。”

    她想起来了,昨天傍晚她要求大厨把酸辣米粉当做今天的早餐,可是现在都快到中餐时间了,家里的佣人见他们总是不下楼,肯定会猜到他们俩赖床的原因。

    啊……!这脸,真的丢到姥姥家了!

    顾震苏腆着脸又胡闹了一阵,总算是黏黏糊糊地抱着她去洗澡了。

    这期间又经历了一些不可对外人道之事,总之,牧锦下楼梯的时候,两条腿绵软得差点走不动路。

    气得她怒瞪顾震苏很多眼!

    小巴哥baby早就蹬着小短腿,骨碌碌,好像一颗球,滚下了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