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92章 情知起195

第192章 情知起195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五章

    回到顾园之后,牧锦心神不宁,迎面看见副管家小赵,连忙问他,“大少呢?”

    “大少还没有回来。”小赵恭敬地回答。

    “哦。”不知怎么,牧锦忽然有种强烈的想要见到顾震苏的*,但人不在,她也没有什么办法。

    她刚回到房间里换了衣服,就接到了顾震苏的电话,急忙接起,“震苏!”

    “……阿锦。”顾震苏好像被她急切的语气给惊了一下,声音里很快带上了喜意,却又有点愧疚,“我有点事,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牧锦张了张嘴,肩膀垮了下来,“哦,那好吧。”

    baby蹲在牧锦的脚边,用嘴扯着她的裤子,跃跃欲试地往上跳。

    “唉。”挂了电话,牧锦蹲下身来,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自言自语道:“圣诞节快到了。”

    baby哪里知道什么圣诞节,只是哼哼唧唧地求抱抱。

    吃完晚饭,顾太太特意留下牧锦,与她商量今年的圣诞活动。

    “皇庭酒店的圣诞慈善晚宴是顾家的固定节目,这个你也知道,今年是一场慈善拍卖。早在月初,接受邀请的各个家族就把捐献的物品名目都送过来了,今年这件事就交给你督办,务必要办得成功,知道吗?”

    顾太太看来是有意要考验她的能力,竟然临时把事情交代到了她的头上。

    “这……”牧锦心里不禁打鼓,“妈妈,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个,需要您的指点。”

    顾太太呵呵笑起来,“别担心,顾家做这种活动是早就熟练了的,孙副管家手上有各种流程,每项工作都有专人负责,你只需要监督就可以。别说你不行,这是不应该的。”

    “那好吧。”牧锦只能点了点头。

    饭后,她急忙让孙副管家给自己汇报了一番情况。

    “少夫人,今年的慈善拍卖会预计在24日下午举行,地点在皇庭酒店的水晶宫宴会厅。这是邀请人员名单,开场白依然是由市长来介绍,董事长宣布拍卖开始。拍卖中途休息,有歌星姜敏儿演出……”孙副管家主要负责顾家外联事务,所以一张口从来都是有条不紊的。

    牧锦听着,很快也就适应了。认真地点着头,看着流程表的内容,偶尔蹙蹙眉尖,表示她在思考。

    “不过……”孙副管家突然欲言又止。

    “怎么?”牧锦抬头,用黑白分明的杏眼望着他。

    孙副管家一低头,“少夫人,有件事,我不知道如何处理。”

    “你说。”

    孙副管家道:“景山东侧山腰的李家,今年送来的古董花瓶,经鉴定师鉴定,极有可能不是真品。”

    “什么?”牧锦睁大了双眼,“你是说,李家送来了假的古董?”

    孙副管家点点头,“少夫人,你可能不清楚,李家的生意从早些年就出了些问题,今年李家大少和二少在澳门赌博,将家族里大概有八千万的流动资金全部押了进去,输了个精光。李家的二房气得不行,因此要求分家。李二老爷一直都比李大老爷能干,他一走,整个李氏就直接垮了。本来慈善晚宴并没有邀请李家的意思,但是李家大老爷直接求到了董事长这里,说是要在晚宴上和人谈几个单子,拯救李氏公司,求董事长答应。董事长看在早年同窗的情分上,这才让太太给了李家帖子,谁知道……”

    孙副管家摇了摇头,“少夫人,你说这应该怎么办呢?”

    牧锦在脑中搜索着李家,片刻后回忆了起来,这就是前世那户破败之后从景山大道搬出去的人家,连老宅都卖给了临海大道的一个新家族,也就是这几年的事了啊。

    牧锦闭了闭眼,问道:“李家送来的单子怎么说的?那花瓶有名字、年代等详细介绍吗?”

    “李家在名册上注明了是明永乐青花人物梅瓶。”孙副管家老实回答。

    “是谁送来的呢?”

    “是李家的大少派人将花瓶送来的。”

    “这样?”牧锦不知不觉考虑道:“该不会是真品被这位大少卖了,所以拿个赝品来以次充好……”

    她想到了什么,忽然摇头,“——嗯?这不对!”

    孙副管家不禁问:“少夫人,哪里不对?”

    “若是真的明代青花,价格定然不菲,这次只是一个慈善拍卖会,所有拍卖款都要送到仁馨修慧慈善基金会去,就算拍出高价,李家也一分钱都拿不到。李家现在落败,怎么可能会拿真品明青花来拍卖,所以肯定打的就是送赝品过来的主意。”牧锦分析道。

    孙副管家愣了一下,不禁点点头,“对,少夫人说得在理。那您看,是否要把这件事汇报给太太?”

    孙副管家不由自主对牧锦用上了敬语。

    牧锦凝神思考,很快就理清了思路。

    顾太太让她来负责慈善晚宴,摆明了就是考验她的能力。其实李家送来赝品拍卖品的事,顾太太肯定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想看看自己如何处理而已。好吧,看来自己也摆出一个态度来,才能让顾家上下接纳自己。

    她摇头,“不用汇报了,太太说让我全权负责,那么我来决定就可以,不用拿这件事麻烦她。这样吧,在这件拍品的前面加上一个‘仿’字,当天拍卖的时候,让拍卖师介绍说,这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

    她如此这般说了一通,孙副管家听得连连点头,又问:“少夫人,这个鉴定结果是否需要通知李家呢?毕竟他们送来的物品真伪与鉴定结果不符。”

    牧锦又摇头,“不用。是李家拿了仿品在先,假若在顾家的慈善拍卖会上以真品的名义拍出去一个仿品,那顾家的名誉将会遭受到什么样的损失?李家又不是不知道这点!无非是打着希望鉴定师鉴定错误的算盘而已。他们既然这么做了,肯定心里已经有底,无论顾家是以真品还是仿品的名义拍出去,李家都不敢来说什么的。哼,再说了,敢骗到顾家头上,我没去找他们的麻烦就不错了!”

    孙副管家点头称是,心里对这位年纪轻轻的少夫人已经有了欣赏之意。

    其实这件事之前他早已汇报给了顾太太,顾太太说的话,跟牧锦说的话分毫不差。而顾太太吩咐让他来问牧锦的决定,就是想看看她会如何处理。

    ——后来,孙副管家将牧锦说的话一句不漏地告诉了顾太太,顾太太果然非常满意。

    这天牧锦又听孙副管家介绍了一些拍品,直到很晚才结束,她拿着流程单回到自己和顾震苏的房间,本以为能够看见顾震苏,哪知房间里空空的,人还没有回来。

    她有一些失望,洗完澡换上睡衣,然后坐在沙发上,边看流程单边等顾震苏,手指随意抚摸着沙发的布垫。

    小夫妻的套房是顾家目前最大的,有一个起居室,一个卧室,一个洗手间,两个衣帽间和两个书房。

    顾震苏每晚睡在起居室的沙发上,到天明的时候又赶紧将东西收拾回卧室,就是担心家里收拾房间的佣人看出他们分床睡。

    牧锦有时极其后悔,让顾震苏受了这样的委屈。可她想让顾震苏回卧室睡觉,又开不了口。

    摩挲着沙发上的布垫,那上面似乎残留着顾震苏的体温和身体的味道。

    牧锦禁不住趴在上面,用脸颊蹭了蹭,居然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阿锦?”一个小时后,一道轻柔磁性的嗓音在牧锦耳边响起,是顾震苏蹲在沙发便,在轻轻推她,“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快回房间。”

    “唔。”牧锦懵懵懂懂的,下意识搂住了他的脖子,把脸埋进他的怀中,“震苏。”

    顾震苏身体轻微震动,小心翼翼地在她光洁饱满的额头上亲了亲,见她没有反对,又在粉嫩的脸颊上吻了吻,“我抱你回卧室?”

    “嗯。”牧锦很困,在他强壮的肩臂上蹭了几下,迷糊地问:“你怎么……回来那么晚?”

    顾震苏知道她根本没有清醒,所以笑着亲她的头顶,“我在做一件事……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也不知牧锦听清楚没有,只听她“嗯”了一声,手指抓住顾震苏的衣袖不放。

    顾震苏将她放在床上,想抽身走开,却被她抓得紧紧的,瞧着她水葱般纤细的手指,抚摸着手背上细致的肌肤,男人的眼神瞬间就融化了,“阿锦,先放开我。”

    “睡、睡觉了……”牧锦梦呓了几句,回答他。

    “你先放手,我洗完澡就回来陪你,好不好。”顾震苏忍不住埋下头在她耳边轻轻说。

    牧锦这才乖乖的放开了手。

    等顾震苏再次回到卧室,却是站在床边呆立了好一阵。他不敢确定,若是明早起来,牧锦发现他睡在身边,会不会恼怒?

    他们还在“分居”中,他还没有做什么事来挽回她的心,他准备的礼物也还没有成功……

    顾震苏皱着眉头,又想躺下,又想转身出去,一时举棋不定。

    正在这时,牧锦的手探出了被子,在身边的位子上寻找着什么,嘴唇在睡梦中也撅了起来,一脸不满的神情。

    顾震苏什么都不管了,立即上前握住那只粉白色娇美的玉手,放在唇边吻了几下,并且躺下,拉上了被子。

    牧锦撅起的小嘴这才放下来,乖巧地钻到了他的怀中。在这过程中,她的眼睛一直没睁开,鼻息也很平静,显然是睡着了。

    顾震苏将那只可爱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但是心跳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半晌他才关掉了台灯,小心地将牧锦抱在怀中。

    有种宝贝失而复得的感觉,差点热泪盈眶。

    至于明早会怎样,真的顾不得了。

    这个晚上,牧锦意外地睡得很好,而顾震苏居然失眠了。鼻端满是心爱的娇妻身上甜甜的香味,搂着她娇柔的身躯,却一动都不敢动。

    到快要天明之时,顾震苏才闭了会儿眼。他再睁开眼时,拿起手表一瞧,也才到六点钟而已。

    这一晚上甜蜜的折磨可想而知,但顾震苏却没有丝毫的懊悔。

    要知道,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有自控力。

    真正的爱一个人,不仅是想和她做任何事就去做,更是想和她做任何事,却能控制自己不去做。

    顾震苏感慨了一阵,在怀中女人的嫩脸上偷了几个吻,就悄悄地起身,离开了卧室。

    当他的身影走出卧室门的时候,原本正在熟睡的牧锦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听着男人的脚步声走进浴室,又听见他在衣帽间里换衣服,然后走出了套房的门。

    牧锦将脸埋在顾震苏睡过的枕头上,深深地嗅了一口。

    直到这时,她才觉得心里实在是思念得紧……

    这几日,牧锦都有意早点回家,想跟顾震苏见面聊一聊,却总是接到他的电话,说他有事,不能早归。

    ……

    “嗯,我很快就会忙完了……对,圣诞节的时候肯定能忙完……阿锦,如果我回去晚了你就先睡,别等我了。”

    顾家的仓库里,顾震苏站得笔直,眼神温柔地讲着电话。

    这几天,每天回去的时候,牧锦都在沙发上睡着等他,他每天都可以与她睡在同一个被窝,尽管还有小小的失眠,但在相拥而睡面前,一切都不是个事儿,他的心情也格外的好。

    “好好好,我尽量早些回去。嗯,拜拜。”终于挂了电话。

    接过顾震苏手中的电话,帮他收好,“老板,你真的不打算告诉少夫人吗?”

    顾震苏望着仓库地板上自己正在准备的礼物,皱起了眉头,“还差几天就是圣诞节,可是我连一半都还没有完成,让我怎么跟她说?别吵了,站旁边去,别弄坏了我的模具。”

    “喔。”ken偷偷撇嘴,点着脚尖,走到一旁。

    顾震苏左右看了看,又埋头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