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90章 情知起193

第190章 情知起193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三章

    这天开始,牧锦尝试着不再将自己的心锁在小小的方寸之地,而是伸出了一些小小的触须,试探着要去触碰顾震苏。

    没结婚以前,她对于顾园的规模自然就有所了解,但是真正住在顾园里,她才真正明白管理一个庞然大物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精力,因而也就十分敬佩顾大太太。

    顾园有一位总管家,两位副管家,分别负责不同的管理方向。偌大的顾园里有佣人、保镖、园丁、厨师、维修工等不同的职位,常住的有二十个;一日三餐,扫洒除尘,常规检查,都是他们每日的必要工作。

    每隔一段时间,顾园的装饰品就要变动一下,将库房中的物品拿出来清理保养,以免受到腐蚀,遭受损失;庄园之中大大小小的花园要经常修剪,池塘要定期换水,打扫;每年还必须进行一次大的检修,毕竟是多年的老宅了,比其他宅子付出的关注要多的多。

    除了这些以外,顾园几乎每个月都会举行聚会,小到景山大道太太小姐们的闺中活动,大到邀请整个安市乃至全国、国际上的人来参加的大型舞会、活动等,非常繁琐。

    而且,顾家除了这一处主宅之外,更有处于全国及国外的十几处重要宅子,过问那些宅子的保养和管理,同样是顾家主母的工作。

    难怪,顾震苏说他的母亲从前也是商界的巾帼传奇之一,但是掌管顾园之后,就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牧锦其实很担心这些事最后会落到自己的头上。顾家的二房太太是没有管理资格的。因为虽然二房的人能够住在顾园,并不分家,但是顾园的主人只有一位,顾老太爷之后,一定是顾震苏的父亲顾子衡,二房终究会分出去。

    一想到将来顾园的重担会落在自己身上,牧锦就觉得很恍惚。她是参加过不少活动,自身也进行过很多策划,甚至为优媛雅集组委会做造型监督,可她确实没有管理这样大一个庄园的能力。

    这个和公司活动是不一样的,能掌管一个公司,靠的是用卓绝的眼光选拔合用的人才,可掌管一个宅子,付出的细心程度,是管理公司所不能比的。

    难怪从古到今,“管家”能力一直是大家族对媳妇的考验。

    牧锦思想挣扎了几日,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假装不了解而对顾家的事情不管不顾,于是主动去找顾大太太讨教。

    她很佩服这位贵妇人,每每见她在品茶吃果之中,就将管家汇报上来的事情一一做了处理,绝对是胸中有丘壑。

    顾大太太也有意让牧锦参与顾园的管理,特意拿了几本册子交给牧锦让她细看。册子上是各处宅子的内部情况,粗到地址、面积、房间等数据,细到每个宅子有几块地毯、几把椅子,都列在其中。

    还有一本册子,更是重中之重,那便是顾家所拥有的收藏品名册。看了这个,牧锦有点熏熏然,好几天都没能安稳入睡。要知道,那些古董藏品可都是大名鼎鼎、价格不菲,任谁知道自己脚底下的藏品室里有那么一大笔财富,能睡得安稳才怪!

    又是一个月过去,牧锦适应了牧家的生活,渐渐开始后悔对顾震苏说过的那些话。

    顾震苏是什么人?在自己家里,他有什么必要忍受每晚睡沙发的委屈?顾园那么大,就算是分房睡,他也有无数个选择。再不济,他还可以不回家。可是他无怨无悔地睡在沙发上,就为了早晚能够和牧锦见面。

    牧锦心软了,她想起过去他们相处时的种种甜蜜。无论怎样,顾震苏对她的爱,她从来没有怀疑!

    12月,安市刮起了寒冷的北风,气温骤然下降得厉害,牧锦去锦绣轩处理完事务之后,接到了江丹姿的电话,约她去咖啡店聊天。

    地点离公司不远,牧锦也就懒得开车,裹紧了身上的复古黑色大衣,围上黑白格子羊毛围巾,步行走到了咖啡馆。

    “你来了。”江丹姿坐在包厢里,正在沉思。

    这几年江丹姿的模样改变了许多,原来的婴儿肥圆脸变小了,两腮上的肉也减掉了,圆眼睛拉长了些,配着高挺的鼻子,红润的嘴唇,倒也是个瓜子脸美人。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针织衫,两手撑在下巴上,眼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怎么了?”牧锦脱掉大衣放在一旁,拿起菜单来看,随口调侃她一句,“有心事?”

    江丹姿没精打采地撑着脸点点头,“嗯,我心烦死了,你给我出出主意。”

    牧锦叫来服务员点单,然后饶有兴致地问:“说来听听。”

    江丹姿仿佛不知道该怎么开头,嗫嚅了半天,忽然转了个话题,“呃……那个,我还是先说别的事情。阿锦,我想和你合伙开一个婚庆公司,你看如何?”

    “婚庆公司?”牧锦一愣,“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还不是被你的创意给惊艳了!”江丹姿嘿嘿的笑道,“你那天给我嫂子说的策划,让我豁然开朗,当天回去我就又开一家婚庆公司的打算了。我觉得,有你这么厉害的人才坐镇,不愁没有生意!”

    “敢情你是想让我来给你做苦力呢!”牧锦呵呵一笑,明白了她的意思。

    其实之前她也想过开一家婚庆公司,但是这种公司的实际工作比较繁琐,而且目前婚庆市场良莠不齐,婚庆的观念还比较老套,要改变老观念,并且建立起市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实在忙不过来,于是才作罢。

    不过,如果江丹姿有想开婚庆公司的打算,她倒也不是不支持。

    江丹姿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阿锦阿锦,我不是要你给我打工,我是说合伙!合伙!我出钱、出人,你只需要出想法,我们共同抢断这个市场,如何?还别说,就你出的那几个创意,就够我们吃几年了!”

    “噗……”牧锦笑了。她喝了一口矿泉水,润润嗓子,“可以啊。和你合伙没问题,但是我有个条件。”

    “你说!”江丹姿亮着眸子,双手合十。

    “股份我不要太多,照你说的,我只出想法,管理我是鞭长莫及,还需要你励精图治。但是,绝对不可以半途而废!要做就要让这个公司做出个成绩来,如何?你能不能做到?”牧锦歪头,嘴角一翘。

    江丹姿简直是万般豪情壮志,一拍桌子,“没问题!这就是我想说的话!”

    “哈哈哈……”

    牧锦笑起来,心中感慨。

    在她的印象中,上辈子的江丹姿其实是个没什么出息的富二代混混女,每天出入高档场合吃喝玩乐,和魏熙然狼狈为奸。虽然她不像魏熙然那么绿茶、那么喜欢勾引男人,但也是整日无所事事,口碑并不是很好。

    那时江丹姿被魏熙然欺骗,总是对牧锦恶言相向,闹到最后,江劭峥看不过去,将她送走,牧锦才得了清静。

    ……重活一世,谁能想到这个富家女竟然成了自己的好朋友呢?而且还打算做出一番事业来。

    牧锦埋头垂着眸子,轻叹一口气。

    两人的咖啡送了上来,喝着,聊了会儿关于婚庆公司的事。牧锦放下咖啡杯,看了看腕表,“好了,如果是这件事,今天没时间谈了,我们哪天找个地方好好聊一聊。要是你没别的事,我可要回家吃饭了……”

    江丹姿一听此言,怨念地抬头瞥她一眼,“你和顾大少天天在一起,还差这点时间啊?都不肯陪陪我!”

    牧锦苦笑,“干嘛这么说啊,我问你你又不肯把话跟我讲!我晚上还要和妈一起听宅子里管家的汇报呢!”

    “你是说顾太太啊?”江丹姿惊奇,“你是在学习管家吗?”

    “那还用说?”牧锦点点头,“这个可真是一门学问,单是分析佣人之间传递的信息,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不知为何,江丹姿低下了头,喃喃道:“……是吗?这么难吗?……你都说困难了,那我肯定更不行。”

    最后一句她是嘀咕着说的,牧锦没有听清,“什么?”

    江丹姿摇摇头,“没什么。”

    牧锦作势欲拿大衣穿,“要真没事,我就回去了哦。”

    她看出江丹姿有想要倾吐的话,所以故意使了个激将法。

    果然,江丹姿连忙想按住她的手,“别走!我说就是了!”

    牧锦又坐下来,鼓励地望着她,“好吧,有什么烦恼,你讲,我听着。”

    江丹姿拿咖啡勺在见了底的咖啡杯里搅了搅,“……我、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牧锦心里切了一声,百无聊赖地说:“哦,孟三少是吧。我还以为你要谈什么秘闻呢!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好不好。”

    “什么!”江丹姿刷的抬起头,瞪着眼睛不可思议,“你、你怎么知道的!”

    “拜托!”牧锦鄙视她,“你表现得很明显好吗!你以为我没有眼睛不会看啊!”

    江丹姿脸红了,“你、你都看出来了,那别人会不会也……天哪!”她捂着脸,无地自容的样子。

    牧锦噗嗤一笑,“我说,干嘛这样啊,喜欢他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孟三少其实挺不错的,这几年景山的人们都在夸他呢。”

    “可是、可是你不会觉得……不开心吗?”江丹姿小心翼翼问她。

    “我?我不开心?”换牧锦惊讶,“我干嘛要不开心?”

    “就是……从前他是喜欢你的,不,他现在还喜欢你……”江丹姿用手指头在木头桌面上划圈圈,偷偷瞟牧锦的脸,有些不好意思。

    牧锦哭笑不得,“你喜欢他我干嘛要不开心?还有,你别说什么他喜欢我之类的话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而且我也结婚了,我可不想跟他有什么。”

    江丹姿忙道歉,“对不起。”

    “不用对不起。”牧锦摆摆手,“你是不是想要我给你出出主意?……那你这个可问错人了,我哪懂谈恋爱啊!”

    江丹姿立刻撇嘴,“你还不会谈恋爱?那是谁把顾大公子追到手的?阿锦你再谦虚我可就要鄙视你了哦!”

    牧锦苦笑。

    这个,她真的不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