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88章 情知起191

第188章 情知起191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古橡树被雷劈,对牧锦来说,无疑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牧锦现在已经有点钻牛角尖了。

    “顾震苏,你好好想一想,我们两个人,真的合适吗?我们的兴趣爱好根本就是南辕北辙。我喜静,喜欢一个人呆着看书看电影做设计,就算是旅游,我也喜欢安静漂亮的小城或者古镇,清清静静的那种地方;你呢?你喜动,你玩的就是心跳和刺激,你喜欢的那些运动我一个都没有胆量去尝试,我们在一起,不是你迁就我,就是我迁就你,不可能同时让双方满意,也许现在还可以相处,但是将来必定会因为这种事情而产生深刻的矛盾!”

    牧锦语速非常快地说着,这是她的心里话,已经憋了许久。

    顾震苏想说点什么,但是无言以对。

    牧锦淡笑了一声,“我没讲错吧——你前几天是去了哪里?峡谷蹦极还是深海潜水?那种画面我连看都不敢看,你却能够镇定自若地去享受那个过程……”

    顾震苏打断她,“那只是兴趣爱好而已,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独立空间,我绝对不会要求你和我一起去做那些事!”

    “呵,你以为我独自一个人等待你从那种危险活动中回来的感觉很幸福吗?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是危险程度我会不知道吗?你在玩心跳和刺激,我也同样感到心跳和刺激,但是于你是享受,于我却是痛苦!”

    牧锦摇了摇头,说不下去了。

    顾震苏沉默,他再也不想给出承诺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确做不到。

    “还有,你这个人,我最不喜欢的一点就是,你总是那么的绅士风度,让所有的女人觉得在你身上能够看到希望。景山的这些女孩子就不说了,当年明明你喜欢我,还要和唐筠瑶一起出席京城的活动!再比如李嘉雯那种人,既然你明知她对你很痴迷,就不该邀请她来参加婚礼!”牧锦恼怒说。

    顾震苏辩解,“我没有邀请李嘉雯,她是自己来的。”

    “就算她是自己来的,但是没有你的同意,她能进这个庄园吗!”牧锦气哼哼道,“婚礼是什么?一辈子只能举行一次的事!要留下无限回忆的事!但是现在,只要一想到婚礼两个字,我的脑子里就只有那个女人想要羞辱我,还在大厅门口抱着你的画面!我只能想到她在你的衣领上留下唇印的恶心事儿!”

    最后几个字,牧锦说得越发大声,少见的情绪不稳。

    顾震苏走上前去抱住了她。

    牧锦这次没有被他安抚,而是挣脱开来,走到了一旁,“你别碰我,我还不想和你和解!”

    顾震苏张着手臂,怀中空空,表情惊愣。

    “从我见你第一天开始,你就是那样,充满了绅士风度。我记得在酒楼时,魏熙然从楼梯上摔下,是你转身抱住了她;淑女盛会时,第一场舞你是和唐筠瑶跳的;在我办公室里,每次邓朝华都会花痴的盯着你,你却从来没有斥骂过她,甚至连一个瞪眼都没有……你虽然不曾接受过任何人,却让人觉得你是可以靠近,有机可乘的!”

    牧锦说出了心中的话,呼呼地喘着气。

    顾震苏收回了手臂,凤目有些震惊,盯着牧锦,张嘴想说什么。

    牧锦走到沙发上坐下,这么片刻的时间,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冷冷地说:“我不能改变你的性格,因为我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只是觉得……看不到希望罢了。”

    说这句话时,她眼中含着泪,却强忍着不流下来,喉咙里有些微的哽咽。

    顾震苏站在屋子中央,一直一直凝视着她,神情从最初的震惊,到慢慢变得痛苦起来。

    他没有想到牧锦竟然能够记得那些他完全毫无印象的事,所以他也就无从辩解。

    女人的小心眼真是可怕,哪怕她表面再镇定从容,她的内心世界究竟是怎样,男人也完全无法了解。

    顾震苏不想在这个时候与牧锦吵架,他感到了深深的失望。

    原本他以为牧锦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她是特别的、是独一无二的,她从贫民区回到富人区,但她的风采却盖过了景山所有的女孩,甚至与全国的淑女相比也不遑多让。

    他欣赏她的冷静自持,欣赏她的坚强自信,欣赏她和别的女孩不一样的狡黠小心思……

    他觉得自己是最了解牧锦的人。

    然而今天他才对“了解”这个词有了新的感受。

    有时候,你以为你了解一个人,结果她说的话、做的事,却让你大吃一惊。

    想要了解一个人,一年两年不算长,甚至可能一辈子都不够……

    顾震苏将想说的话都忍在了腹中。他是男人,他不应该和女人置气。

    ——无论怎样,他确信自己还深爱着这个女人。

    须臾,顾震苏走到牧锦的沙发前,慢慢蹲下,握住她冰凉的双手,“阿锦,不要说看不到希望,永远不要这么说。”

    牧锦抿着唇,脸颊绷得紧紧的。

    “你刚才那样是对的,如果你觉得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你应该说出来,告诉我你想要我怎样。我们的沟通和交流不应该仅仅只是那么一点。”顾震苏轻声劝着她。

    牧锦哑着嗓子道:“那么,我现在想说,让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好吗?”

    顾震苏一听这话,气息顿时不稳,下意识就要反对!

    话到嘴边,却看见牧锦的杏眼中有种了然的失落,他心头猛然一跳!

    顾震苏苦笑了起来。

    才刚结婚就分开,这样的事情谁能接受呢……

    可是,若这是阿锦的心愿,他愿意成全。

    “阿锦,我不想和你分开,但是如果你坚持,我持保留意见。从今天开始,我睡在外间,你睡在里间,我们暂时这样可以吗?我不希望我的爸妈和你的爸妈因此而难过。”

    实际上他心里才最难过!

    牧锦想了想,也默认了。

    其实到了这个地步,她又有一点后悔了。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而婚礼,其实也应该是两个人的事。当时顾震苏提出了无数种婚礼的创意,全部被她pass掉,可她的决定,顾震苏却丝毫没有异议,从顾震苏的内心来说,对这场婚礼,会不会也是感到遗憾的呢……

    当晚,牧锦惆怅的躺在大床上,孤枕难眠。

    其实,知道身边还有一个人,习惯了两个人一起睡,然后再重新独睡,也会难以适应。

    顾震苏躺在外间的沙发上,各种孤独绝望。

    他们本来是景山最被人看好的一对情侣,谁能想到如今却是这样。

    ……

    “顾大少,你可是这里的单身狗最羡慕的人之一啊!”

    “顾少夫人真是惊为天人!”

    “是啊,今天舍得出来和我们喝酒了?不陪你的娇妻了吗?”

    安市的高级男士俱乐部长安会所里,顾震苏和几个生意上的伙伴喝着酒。

    听着别人的恭维,他散漫地应付着,嘴上挂着笑,心里却像吃了黄连一般。

    “震苏,你今天也来了啊。”江劭峥从门外走了进来,看见顾震苏的身影,愣了一下,笑着打招呼。

    顾震苏和他举了个杯。

    旁边几个人对近几年崛起的江家也有讨好之意,“江大少,什么时候轮到你的好事呀?你看顾大少都结婚了,下一个肯定就是你了吧!”

    江家与深市的梁家结亲,两个家族的势力相整合,想必对安市和深市的格局又会造成一些新的变化。

    江劭峥爽朗一笑,“嗯,已经请人算过了,明年一月三十日是个好日子,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就定在那天了。”

    “哟!这就不到三个月了呢!”有个男人立即道:“江少,到时我可要去讨杯喜酒喝,可别忘了给我发帖子。”

    江劭峥点点头,他说到喜事的时候面容比较柔和,但整个人依然还像以前一般,表情冷峻。

    顾震苏也趁势道喜,“恭喜了。”

    江劭峥瞥他一眼,“谢谢。我的婚礼大概会在皇庭酒店举行。”

    那是顾家的产业,顾震苏笑道:“好,有什么要求尽管与宴会部提出,一定满足你们的各种愿望。”

    江劭峥忽有点郁闷,“说实在的,真有件事要请你帮忙。上次你和阿锦婚礼的时候,含颖和我母亲坐在一起,看到了那条花路、花亭和空中的那颗花心,她对那个非常感兴趣,但又不想做成一样的,正在举棋不定呢。”

    “哦,那你是想……”

    江劭峥说:“我们本来请了一个策划师,那天婚礼时,含颖又去咨询了你们的策划师,但是策划师说,全是顾少夫人的主意。所以,含颖想请阿锦帮忙,帮她设计一些比较独特的出场方式,提供一点想法……”

    江劭峥有点迟疑。

    人家才新婚,就拿事情去打扰人家,真的不应该。可是妻子的要求,他又不好拒绝。是以特意观察着顾震苏的脸色,如果顾震苏有一丝不耐,他都不会坚持。

    哪知顾震苏的脸却隐藏在阴影里,光从脸上的表情是看不出什么的,眼睛里的神色,别人却瞧不见。

    只听顾震苏说:“哦,这个没有问题,我回去就告诉阿锦。是让她和你未婚妻联系,还是和丹姿联系?”

    江劭峥急忙道:“怎么好意思?过几日,我会让丹姿和含颖去拜访她,这样可以吧?”

    “没问题。”顾震苏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