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79章 情知起182

第179章 情知起182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二章

    众人都在笑,顾震苏却唱的十分认真。

    渐渐的,众人也就收敛了笑意,转而欣赏起他的歌喉。

    平心而论,顾震苏真有令人嫉妒的资本,家世好、长得俊、头脑聪明,连唱歌都那么好听!

    闺房里,牧锦和闺蜜江丹姿笑得眼角都快泌出泪花了。

    “哈哈,我没想到你家的顾大公子居然还会唱这首歌!当年我可是这个组合的粉丝呢,可是他们这帮男孩子全都说有啥好看的,可把我给气死了!”江丹姿笑得捂着自己的肚子。

    牧锦低头忍笑,“我……也没想到他会唱这首歌。”

    谁能想到呢?顾大少平时那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贵公子范儿,竟然还会唱这种老掉牙的情歌。

    当然,许多年以前,这首歌也曾经风靡过大江南北呢!

    门外,一首充满了青春意味的《爱》结束之后,顾震苏垂头思索了片刻,很快,第二首歌又来了。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哇……!”伴娘团有人禁不住赞叹了一句。

    这首歌是很经典的《月亮代表我的心》,顾震苏选用了一种特殊的男低音方式来演绎。他站在那里,如同雪山上的一株青松,挺拔健朗,眼神坚毅。

    走廊里挤满了来看热闹的人群,此时也似乎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听着顾震苏的演唱。

    一曲完毕,也不知是谁开的头,人人都拍起手来,一时掌声雷动。

    更有性子活泼的伴郎吹了声口哨,引来笑声一片。

    牧玉翔和冯贞静,还有魏家夫妻、牧家的二老没好意思凑到小辈堆里去,而是在人圈外面听着看着。这时,这些牧锦的至亲之人,都充满了喜悦之情。

    他们从歌声里,能够听得出顾震苏的深情和迷恋,他是真心地爱着牧锦。

    “最后一首啦!”伴娘吴美娇宣布,“新郎一定要好好表现!”

    顾震苏嘴角噙着笑,点点头,凝神思索了一阵,唱出了第三首与爱字有关的歌曲。

    “两个人相互辉映,光芒胜过夜晚繁星,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恐怕听见的人勾起了相思……让你幸福是我一生在乎的事……”

    屋子里,牧锦听得咬住了嘴唇,眼里有着幸福的泪花。

    她仰头,让泪水轻轻地在眼眶里打转。

    江丹姿侧耳倾听,闭着眼睛似在跟着哼唱。

    终于,顾震苏将这首《爱就一个字》唱完了,然后他突然提气,对着闺房的桃花心木门大声道:“牧锦,我爱你!”

    众人完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爱语,一时都愣住了。

    下一秒钟,所有人都爆发出了轰然的赞美声……

    “真有你的啊,当众示爱呀!”

    “这有什么,人家可是合法夫妻了,哈哈哈……”

    “要是这样都不能感动新娘,那还有什么能感动啊!”

    伴郎团想起了他们的职责,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般,拍着墙壁和门板,齐声吼:“开门!开门!开门!开门!”

    伴娘一个个想要上前阻挠他们的鲁莽行为,累得香汗盈盈。

    顾震苏老神在在地站在正对着门的地方,捧着一束玫瑰花球,眼里满含情意。

    里面的江丹姿扑哧一笑,转头看牧锦,逗她,“哎哟,怎么办,外面急了,要不要开门呀?新娘子?”

    牧锦漂亮的杏核眼中少见地流露出了一丝焦急,“开门吧。”

    “噗……”江丹姿笑嘻嘻地拍了拍门板,“喂,外面的人听着,要开门啦!闲杂人等闪开!”

    她的声音正巧在伴郎团吼叫的间歇发出,外面的人听得一清二楚,于是都自动自发地转头看向顾震苏,“嘿嘿,新娘子要出来咯!”

    “快快,新郎快站到门口!”

    此时此刻,顾震苏的心跳频率徒然增大了!扑通扑通!

    他竭力忍着激动,往前迈了一步,脸冲闺房门,认认真真站好。

    江丹姿又侧耳听了听,回头望着牧锦,轻声道:“准备好了吗?”

    牧锦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头发,又拽了拽礼服,急问:“我的脸,我的妆……”

    “哎呀,完美无暇!”江丹姿笑嘻嘻的,“我开门咯!”

    “等一下!”牧锦手足无措,素手按着胸口,深深呼吸了两下,然后才毅然决然点头,“嗯,开门吧。”

    江丹姿一笑,轻轻地打开门锁,然后闪身到门背后,伸长胳膊,将闺房的门缓缓的拉开。

    吱呀……

    开门的这个瞬间,对于门里门外的两个人来说,仿佛经历了无数个世纪。

    偏江丹姿又调皮,故意使用了电视节目里的那种慢镜头处理方式,明明只需要半秒钟不到就可以打开的门,她足足开了将近半分钟,一点一点地将门板拉开。

    桃花心木门在最初的轻响之后,便无声无息打开了一条缝,在众人殷切的目光之下,那条缝慢慢吞吞地变大、变大……

    “急死我了。”不少围观群众心中都这么想着,但却不敢出声,唯恐破坏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氛围。

    孟令晨还是站在男傧相最外围的位置,从他的角度,甚至不能看见门里的情况,但他只是低眉敛目,直直的站着,默不出声。

    江劭峥倒是站在门边。随着门缝的增大,门里柔和的光线也透了出来,一阵馨香若隐若现,不似香水,而是清新而甜蜜。他想起,小妹江丹姿曾经说过,牧锦的房间角落摆满了清香的水果,用那个来净化空气……

    曾对牧锦动过心思的男人们,此时都有一阵恍惚。

    今天,这个在景山大道算是个传奇人物的牧锦姑娘,终于要出嫁了……

    今天以后,她就将是别人的妻。

    孟令晨努力又努力,到底挤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顾震苏这位景山贵公子,额头上隐隐有着浅浅的光亮,那是沁出来的紧张的汗珠。

    当闺房门终于开到最大,门里门外的人总算是四目相对了。

    顾震苏的凤目一瞠,望见了那位站在屋子中央,仿佛林中女神一样的女孩。

    她的黑发,就是顶级的上好绸缎;她的俏眉,好似远山般淡雅;她的眼睛,就是最灿烂的星辰;她的琼鼻,可爱挺翘;她的唇珠,丰美而润泽;她的肌肤,堪比世上最温润的玉石;她的身姿,婉约而诱人……

    顾震苏心中涌起了激动的浪潮,就在这个刹那,他真的聆听到了幸福敲门的声音。

    剑眉凤目,高大俊朗的男人沉稳地迈着缓慢的步子,走进了闺房之中。

    牧锦的接亲礼服是古希腊风格的纯白色长裙,她房间的窗户是大开的,微风送爽,轻飘飘的纱裙裙摆扬了起来,整个人好似要飘飞离去。

    顾震苏一怔,立刻加快了脚步,走到了牧锦的面前。

    女孩的额前装饰着一块绝美的祖母绿宝石额饰,衬得她的皮肤更加洁净无暇。

    顾震苏慢慢地单膝跪下,将手中的花束递给了她。

    本该起哄的人群却静悄悄的,在这如梦似幻的气氛里,丝毫不敢发出声响。

    只见屋中绝美的女孩接过了花束,并且拉起了她的新郎。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见此情形,江丹姿“噢”的尖叫了一声。她这声喊,仿佛按下了欢乐的按钮,立刻,欢呼声、尖叫声、笑闹声、口哨声齐声响了起来,此起彼伏!

    扛着摄像机的摄影师忠实地记录下了这一切。

    牧锦和顾震苏拥抱了一会儿,齐齐转过身来,笑着面对众人。

    伴郎们又开始发出了新一轮的红包。

    江丹姿从孟令晨手中接过一个鼓鼓的红包,笑吟吟看着他,“谢谢令晨哥。”

    孟令晨有一丝不自然,咧咧嘴,转过头去。

    江丹姿面上的失望一闪而过。

    接亲这件事,已经让顾震苏满头大汗了,但是他外表依旧优雅自持,根本看不出来。

    安市的规矩,新娘出嫁离开家的时候必须脚不沾地,原本是由哥哥或者弟弟背出门,现在演化成了新郎背或者抱着新娘下楼。

    于是顾震苏二话没说,当即一弯腰,两手一兜,轻轻松松来了个公主抱,将牧锦抱在了怀中,接着就要急吼吼地走下楼。

    在场人一愣,再次大笑。

    牧锦也是捂着嘴笑个不停,轻轻拍打他的肩膀,“笨蛋,要先给祖父祖母、爹地妈咪敬茶!你快放我下来!”

    “哦……”顾震苏有些微懊恼。这些流程他明明记得的,明明演练过的,但是心里一急,居然忘了!

    什么冷静、什么矜持,上哪里去了?到底还是漏了馅!

    “哈哈,震苏哥,你是有多希望马上把阿锦带走呀!”江丹姿取笑他。

    几个伴郎也拆台地打趣说笑话。

    吴美娇跟韩秀萱尖叫道:“啊啊啊……我也要结婚!我、我下个月就结婚!”

    “噗……”韩秀萱乐了,“早叫你答应杨生的求婚了,你不干。现在知道结婚是件美好的事情了吧。”

    孟令晨没有打趣顾震苏,而是对江劭峥道:“话说,你的婚礼是不是也快了?你比他俩订婚还早几天呢。”

    江劭峥笑笑,“是的,今年最好的日子就是今天,但是顾家已经定下了,所以我大概会在明年第一个良辰吉日结婚。”

    “哦。”孟令晨点了点头。

    他其实也是没话找话,前面的新人伉俪并肩而行,男的帅、女的美,那样的画面刺激了他的眼睛,他实在不想看。

    可是一偏头,却发现了一双盯着自己的漂亮大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丝毫没有因为盯着别人看却被发现的尴尬,而是微微的一笑,就扭过了头。

    孟令晨有点迷茫了。

    “祖父祖母,请喝茶!”

    “爹地妈咪,请喝茶!”

    两位新人跪在软垫上,向牧家二老和牧家夫妻敬过了茶。

    牧锦曼妙的双目四下里一扫,然后招手唤道:“爸爸,妈妈!”

    站在远处的魏刚和林晓兰呆住了。

    ……在牧家要给魏家夫妻敬茶的事情,牧锦是与顾震苏商量过的,也和牧家长辈商量过了。

    魏家对她毕竟有十八年的养育之恩,这份恩情是永远不会断绝的。牧锦是一个念旧长情的人,所以她还是决定给养父养母敬茶。

    开始牧家长辈都十分别扭,明明是自己家的姑娘,却要给别人敬茶,这叫什么事!

    但是牧锦把自己的理由跟他们说了一遍,“祖父祖母、爹地妈咪,其实我是可以不去管魏家爸妈的,只给你们敬茶就好。但是,如果我对他们那么绝情的话,你们不觉得这样的我,将来也不可靠吗?人的身份和地位,都是自己挣来的,我不会因为想要掩盖曾经的过去,就否认自己从小到大的成长历程。在我看来,根本没有什么好掩盖的。魏家爸妈虽然并没让我过上很好的日子,但是他们也曾全心全意的对待我,我不能忘记他们的恩情。”

    最终,牧家长辈被她说服,同意了小夫妻给魏刚和林晓兰敬茶的事。

    而在顾震苏这里,牧锦本来以为会有阻碍,她有点怕顾大公子屈不下这个膝盖。没想到顾震苏一听就点头同意了,“如果没有他们养育你长大,我怎么能碰见我一生的挚爱呢?”

    当时牧锦非常甜蜜,捏捏他好看的嘴唇,“酸!肉麻。”

    这件事,反倒在魏家夫妻这里遇到了麻烦。

    牧锦给他们打电话,说要给他们敬茶,两人竟然异口同声的否决了此事,坚持不肯答应。

    牧锦那时并没有勉强他们同意,但是今天,还是决定一定要这么做。

    魏家夫妻觉得,他们都躲到人群的后面去了,都还是被牧锦发现,如果再拒绝,会让阿锦感到难堪,这才磨蹭着走了上前。

    冯贞静已经摆脱了心理障碍,笑意盎然地对林晓兰说:“你们不要拘束,这是阿锦的主意,快些去上位坐着吧。”

    夫妻两个战战兢兢地沾着椅子边儿坐下了。

    牧锦和顾震苏举着两杯茶,“爸爸妈妈,请喝茶。”

    有些围观者其实没有见过魏家夫妻,听见两人敬茶还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伴娘团负责给他们解惑,人人听了原委,对牧锦的做法都感到有些吃惊,有人赞同,有人莫名其妙,有人觉得很奇怪。

    但这些统统不在牧锦在意的范围之内。

    她决定的事,没有别人置喙的余地!但是,她也根本不在乎别人置喙!